荷包网 > 种田文 > 重生之若水归来 > 第九章 他是谁?

重生之若水归来 第九章 他是谁?


    男子轻轻颔首,信步走到桌边,伸手拿过桌上的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端到鼻前,轻嗅着……

    这男子倒是真不见外,拿着我的酒水就自斟自饮起来,真是好不害臊。百度:本名+比奇若水略显不快的开腔:“还不知这位公子要如何称呼,在下水荣牧!”“柳端铭。如果公子不介意的就称呼我为端铭吧。”“如此甚好,那端铭就称呼我荣牧吧。”

    “好。你我二人空坐着看表演甚是乏味,不知荣牧你擅长什么,咱们玩点什么可好。”“当然,我也正觉无聊,我平时在府内闲暇时大多都是弹琴写字,不知端铭兄觉得如何!”

    “好,我这便让小厮取来笔墨纸砚,咱们题词作画岂不快哉!”说着便朗声叫来小厮吩咐着。

    ……

    小厮很快的取来了东西,摆好了长桌,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

    柳端铭走到桌前,挽起长袖,拿着墨块细细研磨,若水在旁看着颇为赏心悦目,此男子虽然容貌普通,但是却气质超凡,举止得宜,必是哪个名门大家的儿孙,可是这京都里并没有柳姓大家,难道是刚是外地人士。“看端铭兄举止高贵,又不似无名之辈,坊间又不曾流传端铭兄的名讳,不知是哪里人士。”“呵呵,荣牧谬赞了。我虽是京都人士却甚少出门,文采也不及他人,自然默默无名了!”柳端铭笑着解释着。

    ‘这女扮男装的女子,虽身上衣着普通,举止有违礼教,但是却气质不俗,顾盼生辉,撩人心怀,又观察敏锐,心思细密,不知是哪家的小姐,若是娶回家中,必会让以后的日子里充满乐趣。咦,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柳端铭微微晃头,似要将这想法抛出脑外。

    “端铭,你怎么了,可是不舒服?”若水见端铭又是皱眉又是晃头的以为他不舒服,就急切的问道。

    “哦……我没事,只是刚才喝了两杯酒,头有些晕罢了,如今已经没事了。”说着拿起笔架上的狼毫笔,浇满墨汁,抬笔写道。

    稍过片刻,若水抬眼看往纸上。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濉?p>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b。’

    “端铭兄,文采斐然,这字形端庄,刚劲雄浑;遒劲豪放,布局当,结构严谨。”

    “呵呵,还不是为兄久盼佳人,才能写出这样的诗文。”“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本是常理呀。只是不知谁家的女子能得兄台厚爱,写下如此美的文章……哦,小弟知道了,必是那名满京都的国公府二小姐慕容若泠吧,小弟也听说她琴棋诗画无一不,更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虽然是姨娘所生,但是深具大家闺秀的气度,待人接物处处妥帖。那女子温柔恭谨倒也不失为一位贤内助哦,小弟祝哥哥早日美梦成真。”若水略一思量走到窗前朗声道,冲着端铭眨了眨眼睛。

    柳端铭接收到若水那狡猾,调皮的眼神也配合的走到窗前,颇有感伤的说:“弟弟,要是了解为兄的心意,可是为兄身无功名,家底不丰,就算那国公府二小姐只是庶女,怕也不是为兄能肖想的,只盼那洛神般的女子日后能得一优秀的男子伴她到老,弟弟,以后莫要再提这二小姐了,免得别人听见坏了她的清誉。”

    若水看着柳端铭这般聪明的配合着自己,又声情并茂的描述着自己的感情,若不是看见柳端铭脸上那戏谑的笑容怕是也要当真了,这男子真是个演戏高手阿!

    “是弟弟我失言了,只是一时为兄长不甘,想着这里嘈杂,又是在雅间内就失了分寸,弟弟以后一定不会再提及二小姐半句,只是弟弟真真是好奇这二小姐是否真如传言般美好。”

    “弟弟有所不知,为兄上次为祭亡母去庙中上香,刚好遇到国公府二小姐也去上香,曾在庙门口见过二小姐一面,风吹起二小姐头上的纱帽,真真是一副笑颜如花绽,玉音婉转流的美好画面。虽然不曾近处观看,却远远的看见二小姐虔诚的替家人求平安,又见她待下人如亲人般,与坊间传言一模一样。”

    “那么说来,真如坊间传言那般二小姐经常被大小姐欺负了。”若水准备添把火的说着。

    “虽然为兄不曾见过那国公府的大小姐,但是二小姐那般温婉的子,定也是被欺负不少,不然坊间也不会有这样的传言。而且常听国公府的小厮在外议论说大小姐又责骂了哪个奴才,又嘲弄了哪个姨娘,顶撞了国公,就算不似传言那么严重,想必也是无风不起浪吧。”柳端铭配合着说着。‘这女子到底是何人呢,为何要处处赞扬二小姐而贬低大小姐呢,该不会这女子就是传言中的二小姐吧?此等女子真是坏极了。’柳端铭心中揣测但面上不改温和的笑容。

    “唉,弟弟听说当今的太子殿下与那国公府的大小姐有婚约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这若是那大小姐真的成了太子妃岂不是贻笑大方,这样的女子,怕是平民百姓都不愿娶回家中吧。”

    “弟弟,这可是非议皇室,小心隔墙有耳。为兄看弟弟你真是喝多了,快喝杯浓茶解解酒吧。”柳端铭不愿再配合这个小女子诋毁一个不曾谋面的女子就拉着若水离开窗边,无意中看见若水手腕上那个似凤非凤的朱砂红的胎记,忽然一愣,想起多年前皇上为国公府嫡女赐婚时说的话。

    “此番国公府得女,腕上又有飞凤印记,必是天赐皇儿良缘,特赐婚国公府嫡女与太子浩轩结成连理,待太子成年礼,国公府嫡女及笄后大婚。”原来这个女扮男装的女子就是那个命定天女,可是她为何处处贬低自己抬高庶妹呢,莫不是她不愿嫁给太子。

    “嗯……是弟弟失言,只是为当今太子不平而已,想咱们太子,宏图大志,气质儒雅,文采武艺皆是世间少有,怎么能让那么个不拘品行的女子缠住呢。”若水嘟嘟囔囔的说着,颇似气不平般的说着话。

    “弟弟,这都是皇家的事,咱们就别跟着瞎心啦。想必当今圣上知道那女子没有半分修养也不会赞成这门婚事的。咱们还是听曲喝酒看美人吧。”刘端铭配合着若水下了结束语这番挑拨离间的话算是告一段落了。

    “多谢兄长成全。”若水轻声对柳端铭道谢。这男子到底是谁呢,既然他是京都人士,却又声名不显,怕是告诉我的是个假名字,没准连这张脸都是假的,这般气质非凡,怎可能相貌如此普通。

第九章 他是谁?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01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