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种田文 > 重生之彼道非凡 > 第十六章 现形

重生之彼道非凡 第十六章 现形


    对于免费住宿这件事,谢非凡跟燕吕航说过,可以在旅馆打些零工,比如擦擦地打扫房间,算算帐什么的,偿还一下住宿费。【本书由】

    燕吕航没答应,只是告诉她,把她当做朋友,不必介意太多。

    真是个仗义的朋友!

    此刻,谢非凡坐在房间这张柔软的大床上,一边吃着面包,一边看着谢安捧着六年级课本聚会神的读着。

    “有没有认真看啊”她拍了一下谢安的头。读书的速度太快,她有些怀疑这孩子走马观花,随便扫扫,没有真正看进去。

    “姐姐”谢安扬起嘴角,笑道:“要不你出几个题来考考我?”

    安安比她小三岁,应该读四年级的,可是他从来没有上过学,一是他自己不愿意上,二是任禾由着他不上。

    这种纵容加任,导致谢安没有朋友,在陌生人面前异常冷淡,一副冰山死人脸,谢非凡很不愿意看见她可爱无比的正太弟弟以后变成这个样子,所以经常趁任何不在的时候掐他脸,掐的他皱眉,喊疼,直至懂得微笑。

    但这种类似家暴方法,最终结果也只是让谢安学会对她一个人笑。

    不只是应该感到荣幸还是悲伤。

    “真的?”她偏头问道,“六年级的题目你都会?”

    “嗯”

    她想了想,然后拿出一支笔,在旁边的白纸上写了一道数学题,递给他。

    谢安接过纸笔,略微思索一下,便开始下笔写上解题过程,很规矩,跟书上的解题方法差不多,字也很规矩,看起来很平常,跟谢非凡那狂傲的草书比起来,简直一个天一个地。

    “安安,我觉得你需要练一下字”她的字很潦草,一般人本看不懂,却有一种独特的美感,而谢安的这种字实在是太平常了,不能入她的眼。

    “姐姐“他扬起头,轻声说道,“娘说你的字太锋利了,不好看”说完便低下头,似乎害怕看见某人暴怒的神情。

    果然。

    “我的字哪里丑了!!!”她蹭的站起身,叉着腰,训道,“谢安,你别听任禾瞎说,告诉你,明天就给你去买字帖,你把这稀松平常大街上随处可见的字体给我改过来!听见没有?”

    “额,嗯”他低着头,默默笑了笑。

    “不过”她绕了一个音,笑吟吟说道,“安安挺聪明,自学也会做题,继续加油!”

    ………………………

    下午的课后,橘红色的夕阳透过玻璃,照在桌子上,一片亮光。

    谢非凡趴在桌子上,翻开课本,看了一下自己的写的名字,在斜阳的映照下,似乎开始流动起来,那些笔锋,如同一把把利剑,闪着透骨的光芒。

    “姐姐,娘说你的字太锋利,不好看”

    耳边忽然回荡起这一句话,她立即将书关上,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那如利剑般的笔锋,一点一点的刺着她的肌肤。

    手腕上的胎记在夕阳的照耀下变得更彩夺目,颜色愈加深沉,上面有一道牙印,极浅极淡,仔细去看还是可以看出来的。

    “锋利个p”没眼光,她将下颚放在一只手臂上,抿了抿嘴。

    举起另一只手,遮住阳光,这样无意识的动作,正好使那鲜红的胎记正对着她的眼睛,逆着光,那块胎记埋没在黑暗中,看的不是太清,她眯了眯眼,直直的盯着那几个牙印。

    一股淡淡的疼痛感忽的袭来。

    她凑近看着胎记,觉得里面似乎藏着什么东西,这是一个很可怕的猜想,身体里面藏着自己所不知道的东西,任何人都会有种恐惧感。

    “你,到底是什么呢”她将脸颊贴了上去,缓缓蹭着,虽然有未知的心悸感,但总的来说,对它却已经产生了依赖,或者说,很有亲切感,毕竟救了她几次。

    脸颊蹭的是柔软的肌肤,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慢慢的,慢慢的,就有一种凉意,从她的脸上传到内在,似乎整个人都凉了下来。

    这是一种冰铁般的冷硬感。

    她蓦地将脸移开来,随即看向手臂上的胎记。

    啪!

    脑海似乎响起一道裂雷,震得整个人都愣住了,她看见了什么,那是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她睁着大大的眼睛,里面满是怔然与不可置信。

    她的手壁胎记上,浮现了一把剑,一把很小很小的剑,隐隐分布着花纹的剑柄,银白的剑身,上面萦绕一些淡淡红气,剑锋处似乎是立体一般,看不清具体面貌,最吸引她目光的便是,那剑尖处的,一点紫色寒芒。

    紫色,很熟悉的紫色,是那天山上除邪的紫色闪电的颜色。

    一样给她一种心悸的感觉,砰砰砰,她感觉她的心跳太不正常了,跳着真快,她用另一只手抚上了心口。

    “你是什么?”她看着那把剑,淡淡问道,努力平息自己内心的震动。

    剑当然不可能回答她,静静地浮在那儿,像是一个乖孩子。

    她再次将眼光投向那一点寒芒,举起手臂,如一把剑凌空而立。

    哗的一声,她将手臂垂直劈下,那胎记上的剑,也随之劈下,一点寒芒抖得出,比光快,比电疾!在那一目光间直直进前排桌子。

    很安静,安静的有些不正常。

    那桌子安安稳稳的立在那儿,并未出现什么异常,这使得她有些怀疑自己那一瞬间看见的紫色寒芒,出现幻觉了吗,威力不是很大吗?

    她再次抬起手,看向手臂,那把剑已经开始慢慢隐没在胎记之内。

    她将另一只手豁然贴了上去,食指和无名指紧紧压着那把剑,很真实的触感,她真真切切的到了剑身。

    凉凉的,却不是那么凉,感觉像是一个未成形的孩子,她的心里涌起一阵莫名的喜悦感。来得急,去得也快。

    那把剑消失了,两只手指,在手腕上,似乎在给自己把脉。

    她愣愣的看着手腕,脑子很是混乱,她怎么也想不到身体有一把这样的剑。

    “不过,很漂亮呢”她轻轻呓语着,神色温柔。

    夕阳西下,她看了落日余晖,脑子终于清醒了不少,收拾一下东西,就离开了。

    教室一片安静,不久后,一个大叔便拿着一大把钥匙走了过来,看见教室未关的大门,摇了摇头,低声叹气说道,“这些崽子,咋又忘记关门了!”

    他将们狠狠一拉,撞向门框。

    接着,一道道更大的声响从教室传来

    “哐当哐当”声音无比之大,似乎有什么倒塌一般。

第十六章 现形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01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