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腹黑小说 > 有凤来仪 > 069章 刀与鱼肉070章 并无娶亲

有凤来仪 069章 刀与鱼肉070章 并无娶亲


    柔妃当然没有安好心,可是她倒底是有恩于红鸾,这一点她是不能否认;可是宫奴院却是丽妃地盘,而做主花女史是想要她性命——不用古安平提醒,红鸾也知道她现危险了。

    虽然她现已经是宫女。

    古安平脸通红:“你,已经没有退路;眼下想要保住暂时安危,只有、除掉花绽放。”虽然脑子有些晕晕沉沉,但是他依然能判断出红鸾近危险是源自哪里。

    红鸾扶着他走得出了汗,雨水已经把她衣衫打湿,汗水和雨水混一起倒也分辩不出来:“现先不说这些,你要先回房换下衣服请人诊治才成。”

    古安平看看红鸾:“也罢,你要自己小心意;我会好起来。”红鸾已经不可能出宫,他现能做得就是努力让红鸾能平安无事。

    偌大皇宫中他想保红鸾绝对平安是不可能,但至少他能做到:只要他活着,红鸾就不会被人所伤害。这句话他只是放了心底并没有说出来,因为他认为没有必要。

    走到一处宫门前,古安平道:“把我放墙边,你走吧;那边,你不便过去。”

    红鸾当然不肯如此,古安平却坚持:“宫中规矩,你还是听我吧;我这里大喊一声,自然会有人来。”

    古安平再三坚持下,红鸾躲到一旁看着自门里跑出小太监把古安平扶进去,她才轻轻吐出一口气来转身回去。

    冷冷雨水拍打她身上,让她渐渐冷静下来,所有事情都浮上了心头,尤其是想到福王她就一阵战栗。

    折腾到现,夜色降临,宫中已经点起烛火。

    红鸾实是累坏了,她行经亭子时进去避雨也稍做休息,也好好想一想以后要如何做。

    原本花绽放她眼中已经是高不可攀人物,但是今天她看到了花绽放卑微;不管是柔妃好整以暇,还是福王、太子漫不经心,以及康王任意所为,都让她生出另外一种心思来。

    她原本面对黄宫女、花宫女都要小心翼翼,应对花绽放都是战战兢兢;今天花宫女和花绽放面对柔妃时也同她一样;可是柔妃面前,太子和福王、康王却没有一丝紧张,那么随便。

    因为黄宫女、花宫女、花绽放于她来说是刀,而她是鱼肉;柔妃等人却是这皇宫锋利刀,所以花绽放等人都成为了鱼肉。

    红鸾扬首看向黑鸦鸦天空长长吸了一口气,她以后要做刀子,不要再做鱼肉

    借势可以借得一时、两时,并不能借得一世;就像现她已经是宫女,却还是受制于花绽放。

    柔妃不是她敌人,丽妃也不是她敌人,她不需要变成两位贵妃头上刀;但是皇宫中为了自保,她不想再成为如花绽放这等人刀下鱼肉,那么她就要成为悬她们头上刀。

    要怎么才能做到?她要有自己权与势,而不再总是借势。

    女官,她要成为女官。

    红鸾握紧拳头,为了报父母仇,为了自保她都要努力成为宫中女官,而且还不是女史这样末等女官。

    一个宫女连自保要做到都很难,她不想成为某人棋子。

    权与势很简单两个字,可是要怎么才能做到;不要说是皇宫中,就是她做乞儿时候就懂,权与势都离不开人。

    如果某人有万贯家财,却无朋友、无仆从,就没有势,做不来仗势欺人勾当;能仗势欺人,哪一个家中不是恶仆如云?

    红鸾敲了敲自己头,要成为女官不是今天想明天就能成,而且就算是成了女官她无人可信、可用就如同空有万贯家财,一样还是人家刀下鱼肉。

    她需要有自己人。

    皇宫里宫女们都是清白出身,女官们都还是官宦人家、高门大户出身,哪一个没有同乡、没有好友?她没有,但也只是现没有。

    一个人势再大,也比不过一群势大。

    红鸾被一阵凉风吹得打起冷颤才惊醒亭子停留时间过长,连忙提起湿裙急急往回赶;好路虽然偏僻但并不繁复,黑夜中她也能认得回去路。

    行到大半时忽然听到远处隐隐有喊叫之声,她心中虽然受惊但是脚下却是加:不管宫中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要和她无关她都不想知道。

    知道事情多了会短寿。

    风雨再次变大,她小跑起来:不止是为了能些回去,跑动也可以发发汗免得她刚刚静坐时间太久而受了风寒。

    现她可是病不起,有太多事情等着她去做。

    红鸾忽然一脚踩到了什么,身子不由自主扑倒地上,虽然把脸抬起来,却还是摔得她极痛,还差一点咬到自己舌头。

    她却来不及叫痛,急急起身就想跑,因为她感觉自己踩到可不是木头之类:皇上家路上也不会有这些杂物,那应该是人腿或是胳膊之类,一点点软且有弹性。

    那人是生是死,为什么会躺路上她都不想知道,她只想赶回房去,假装她没有摔倒过:这么大风雨会把她来过痕迹冲刷谁也看不到。

    她只迈出一步去再次摔倒,因为她裙子不知道是被什么挂到了,还是被躺路上人抓住,用力往外冲反而再次跌倒。

    红鸾看也不看背后,伸手就想把裙子撕下来,,忽然又停下:不能撕下来,如果留下了裙角就会被人追查出来;况且她是刚刚领了宫女服饰,衣裙都是有数。

    用力扯可是她力气显然太小,那裙角依然没有被她扯过来。

    不得已她叹息着回身,只是想看看她裙子怎么了,并没有想看那路上跌倒之人意思:有过和太子“共患难”经历后,她对宫内救人可是存有极大戒心——救人一命而要搭上自己性命,她还是看着那人死原地好。

    红鸾心并不是硬,她只是想活得久一些。

    顺着她裙子看过去,是一只大手;她咬牙喃喃骂道:“该死”

    居然是被倒路上人握住了她衣裙,这是糟糕事情了。红鸾不得不看一眼躺路上之人服饰,哦,还好是宫中侍卫。

    不过她没有那么天真,以为他就一定会是侍卫。

    所以她依然只是想把衣裙弄出来然后头也不回跑掉,管它路上之人是侍卫还是什么人,是生还是死呢。

    那人就是不松手,红鸾用力气也不能把裙角自那人手中弄出来;她力竭坐地上,看向那人脸:“你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现还是梦中,你睡一觉醒来就会发现根本没有人你身边经过。乖了,松手。”

    7章并无娶亲

    那人闻言眼开眼睛低低笑了起来:“你叫什么名字?”他其实只是想让这个小宫女去送信,让侍卫们来救自己;但是现这个宫女引起了他极大兴趣,开口第一句话就是问她名字。

    这个小宫女踩到他小腿跌得很重,只听声音他就知道;可是他被人用刀伤到了腿,那刀显然是有毒,多半个身子已经麻木;不然他也不会平白让人踩一脚。

    他原以为小宫女会大叫,那也省得他让她去叫人了;可是小宫女没有叫不说,起身就想跑掉连回头看他一眼意思也没有:他还真是没有想到。

    正好那小宫女裙子挂到了他腰间刀鞘上,所以就用手握住了她裙子:已经用了他所有力气;所以他开口喊了那小宫女一次,可是风雨让他呼吸都难,出口声音又虚弱不堪,被风雨吹散根本没有引起小宫女注意。

    而小宫女接下来又拉又扯想弄回来她裙子,却打死也不回头忙活着,让他感觉有趣儿了;为了节省力气,也可能是看着小宫女太过有趣儿,所以他居然没有再开口。

    终于小宫女知道弄不走自己裙子,终于肯回过头来坐到他身边时,却开口就是哄小孩子话,他想不笑都不成。

    嗯,如果他今天晚上没有遇上刺客,如果他没有因为追上刺客而受伤,今天晚上风雨还真是让人赏心悦目啊。

    红鸾看着他,黑暗中看不清他长相也让她松了口气,知道他也看不清自己相貌:“你不相信这是梦?真得是场梦,你受伤了高热现都是幻觉。”她说得很认真,其实是胡扯。

    就是为了能让那人松懈下来以便能救出自己裙角溜之大吉。

    那人低笑:“我相信,这就是梦;我看到了仙女,还有满天飞舞仙花。”

    红鸾挫败叹气,知道眼前之人不好哄骗:“男女授受不亲,你放开我衣裙。”她想晓之以理。

    那人笑声依然低沉:“下家中并无妻妾,也并没有定亲。”

    红鸾一脚就踹了过去,她可是做过很久乞儿却不曾被人沾到过一丝便宜,听到半死之人调笑她当即就怒了:“你去死了”

    那人话还是带着笑意,却低低让红鸾听不太清楚:“我真得并无娶亲。”

    红鸾一脚踹出去,居然让裙角自那人手中挣了出来,也顾不得想太多爬起来就跑;可是跑了两步后她脚步慢下来,回头看一眼路上动也不动人,想起他刚刚低笑与话语——他不像是个坏人呢。

    真要见死不救吗?

    她迟疑了一下,看看远远晃动灯光,她咬牙跺脚跑回到那人身边,他身上手忙脚乱翻找起来,可是没有找到她想要东西。

    “咳,男女授受不亲,姑娘你也没有许配人家吧?”那人居然又清醒过来。

    红鸾恨恨瞪他一眼:“你死吧。”回头她就飞跑走了。

    过了好一阵子,那人不远亭子里有火光闪动,由小自大越来越亮,终于吸引宫中侍卫注意;赶到侍卫们只是看到几枝湿湿树枝燃烧——这种树枝居然湿着、不经干燥自树上取下就能烧着,侍卫们还真是不知道。

    那晕倒路上人也被侍卫们救走,除此之外侍卫们什么也没有发现:因为风雨已经把周围痕迹冲刷极为干净,没有一丝蛛丝马迹留下来。

    那人被救走时候,红鸾已经回到自己院子;她是自后门进去,悄悄回到正房除了大妞没有其它人发现她。

    大妞看到她一身泥泞并没有惊叫,只是拿出衣服来让她换下来,自拿了红鸾换下来衣物去清洗。

    红鸾很满意大妞镇定,她身边不要那种什么也大惊小怪一番人。

    正房里自有小炉子,她弄了大大一碗姜汤喝下去,然后和大妞一起把衣服洗净,又把衣服架到炉子旁边,希望它们明天就能穿用。

    大妞收拾完后问道:“你是宫女了?你现是我们这里掌理姑姑?”

    红鸾点头:“是。”她现才感觉到疲惫,打了一个大大哈欠道:“我们到床上去谈。”

    大妞闻言知道红鸾要留她身边,当然是极为高兴。

    红鸾拣着能说对大妞说了说永福宫事情,之后打着哈欠道:“花女史大人那里好像不太高兴我来做掌理姑姑。”

    大妞沉思了一会儿:“你想怎么做?”

    “什么怎么做?”红鸾反问一句。

    大妞看着红鸾:“你是想送些银子、东西巴结奉承花女史大人力表忠心呢,还是另有打算?”她眼睛亮晶晶。

    她真得不算聪明,事到临头时候她想不出法子来救人与救己;但是她有一样长处,能细细分析知道如何做才是有利。

    红鸾拉过被子来盖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时忠心能保多久平安日子?”她没有正面回答。

    大妞已经有了答案轻轻吐出一口气躺下,看着帐顶轻轻道:“我宫中这些年受够了,如果没有遇上你我顶多能熬多几年?一年还是两年,我自己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不可能活着出宫。”

    “这宫中,我们想要活命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你做,我不悔。”大妞说完翻了身,过了一会儿鼻息绵长睡熟。

    红鸾终于合上眼也睡了,她真得需要臂膀而大妞无疑是很好;能得大妞这句话,她也就没有什么不放心。

    只是红鸾和大妞并没有睡好,而当天晚上宫中却有许多人是彻夜无眠,因为太子再次遇刺,同时连福王也遇刺了。

    病中皇上大怒,宫里自然是忙乱整晚,但是宫中大搜之后依然没有找到刺客;那刺客就好像完全消失空气中,怎么也寻不到一点踪迹。

    <hr/>

069章 刀与鱼肉070章 并无娶亲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211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