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腹黑小说 > 绮梦璇玑 > 第231章 畅怀四海(大结局)

绮梦璇玑 第231章 畅怀四海(大结局)


    又过两天,一封鬼工教众转交沈氏的密信,彻底将他的希望粉碎——璇玑在岳国响铃山铜铃峰被岳逆劫走,不知所踪!璇玑醒来时,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漆黑的山洞之中,身下垫了厚厚的干草倒还不难受,身前不远处的大石上放着一盏油灯,晦暗的光线所及,岳逆正盘膝坐在一旁似乎是在练功。\  、m \\

    璇玑偶然也会看见纪见慎这样盘膝而坐地运功,心中想到里的片段,不知道现在扔块石头到他身上,能不能让他走火入魔,直接吐血昏迷死翘翘呢?正在犹豫间,岳逆忽然“虎躯一震”,哇地吐出一口鲜血。

    璇玑也震到了,她不过想想而已,还没化作实际行动,怎么岳逆就真地“走火入魔”了?不会她这个天女已经发展到可以用念力攻击的高度了吧。但是岳逆也只是吐了这一口血而已,咳嗽几声,再睁开眼睛时却是神智清明,精神不错的样子。璇玑不由得大失所望。

    岳逆盯着璇玑眼睛眨都不眨,璇玑被他看得心里发毛,动都不敢动。“你饿不饿?”岳逆一开口竟然问了一个十分温情的问题。

    璇玑心里苦笑,饿也没胃口吃啊,不过现在还是先顺着他的口气说话比较好,于是点点头道:“有点。这里是什么地方?”

    岳逆从石后取出一只竹篮放到璇玑面前,又拿过一个水囊递给她。竹篮里放着不少的干粮。看上去就让人没胃口那种,璇玑抓了一个慢慢一口一口地咬,深刻反思“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的哲学意义。

    “这里是我当年拜师练功的地方…”岳逆忽然开讲。

    璇玑一边用牙齿跟干粮搏斗,一边用鼻子“嗯”了两声以示自己有在听。

    “后来,师父也葬在这个山洞中。”

    咳咳咳!璇玑被噎得掩嘴狂咳!这个变态。把她拉到他师父坟上干什么!

    “你怎么了?”岳逆说话之间,人已到了璇玑身边。铜铃峰上,岳逆看着身边昏迷不醒的两名男子,心中兴奋难抑,很快那个让他快要想疯了地女人就要属于他了,再没有人可以将她夺走!

    红翼与璇玑依约而来,岳逆盯着璇玑头上所戴地帷帽沙哑道:“你脱了帽子,慢慢走过来,不要搞什么古怪。”

    璇玑听话地摘下帽子。露出小脸,看着地上昏迷不醒的两人,大声道:“你把他们怎么了?”

    岳逆近乎贪婪地将璇玑从上到下看了几圈。眼前的不是那张平板无味的画像,她的人就站在离他十丈之外,鼻中似乎已经闻到她身上如水般清澈的味道。

    “他们还活着,不过受了点轻伤。”岳逆勉强按下心中地狂喜,催促道:“你过来我就放了他们。”

    璇玑想了想道:“我过去可以,但要我大嫂看过他们是否性命无碍我再跟你走,否则,你就带着我的尸体走好了!”

    岳逆挑挑眉道:“好!”

    璇玑转头看了一眼红翼,轻声道:“岳逆还不想杀我。你不要轻举妄动,看大哥和洛扬没事,马上带他们走然后找人来救我。”

    说完转身向岳逆走去。岳逆看着璇玑慢慢走来,每一步都像踏在他地心上。山风将她地衣袖长裙吹得飘飘舞动,仿佛下一刻就要随风飞去,就像当日在赤圣山上一般…只是,当日她是一步一步离他而去,今日却是向他而来。

    为了今天,他已经准备了一个多月。绝不再容许任何意外发生。

    终于,璇玑走到他身前两步远的地方,正想弯腰去看易青云和洛扬,却被岳逆一手拉开,带到几丈之外。

    红翼身形一闪,落到洛扬与易青云身边,紧张地伸手探探易青云地鼻息,呼吸平稳只是有些虚弱,又按按他的脉搏四肢。确认只是受了一些不算太重的内伤外伤。这才放下心来。再去看洛扬,受的伤反而还要更轻一些。

    两人昏迷不醒。应该是点**及下葯所致,心中略定,抬头对这已被带开一段距离地璇玑点点头道:“他们没事。”

    岳逆道:“放心了?走吧!”

    说罢伸指点了璇玑的**道,一把将她抱起,几个起落便不见了踪影。

    红翼从怀中取出传讯焰火,抛向空中,灿烂的火光在夜空中绽放,附近地鬼工教众纷纷各就各位开始追踪搜索岳逆潜逃的方向,四名鬼工教众抬了担架上山,助红翼将易青云与洛扬二人送到最近的分舵中休息。也有人骑了快马向契谨明报信。

    纪见慎率领大军离京出发之前,契谨明即借口要提前安顿契**队先行带着随从骑了快马离去。

    大军到了纪国与岳国的边境处,纪见慎才收到消息,璇玑与红翼在宫中偷袭制住了赵十六等人,双双离京失踪…

    其实从可儿清醒那天早上,就已将此事奏报给留守京中的赵正,消息这么多天才传到纪见慎手中,皆因契谨明太了解沈氏的传讯系统,暗中使了手段将情报阻截下来,为红翼争取更多时间。

    纪见慎又惊又怒,握着可儿转交呈送过来璇玑的亲笔信,心中恨死了璇玑的胆大妄为,自作主张!更痛恨兄弟为了一个男人竟然以这样的方式出卖自己。红翼就不必说了。如果此刻她在面前,他第一件事就是拿刀将她劈成两段!

    璇玑地信中详细交代了事情的原委,又替各人求情,末了信誓旦旦道自己一定会想办法回到他身边等等…说得好听,今日的岳逆早已经一无所有,不顾一切。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落到他手上,还有什么办法可想!

    难怪小乌龟在他出发前一天夜里表现那么奇怪,她根本是打定了主意等他一走,便拿自己去换易青云和洛扬!

    纪见慎的心像被油煎一样地难受,但越是这种时候,便越要冷静。、深呼吸几口气,纪见慎吩咐发动所有沈氏地、官方的密探,尽快探查红翼与璇玑的踪迹。希望能在她们与岳逆接头前将人拦截下来。一边吩咐在岳国的密探加紧搜索岳逆的踪迹。

    又过两天,一封鬼工教众转交沈氏地密信,彻底将他地希望粉碎——璇玑在岳国响铃山铜铃峰被岳逆劫走。不知所踪!

    璇玑醒来时,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漆黑的山洞之中,身下垫了厚厚的干草倒还不难受,身前不远处的大石上放着一盏油灯,晦暗的光线所及,岳逆正盘膝坐在一旁似乎是在练功。

    璇玑偶然也会看见纪见慎这样盘膝而坐地运功,心中想到里的片段,不知道现在扔块石头到他身上,能不能让他走火入魔。直接吐血昏迷死翘翘呢?

    正在犹豫间,岳逆忽然“虎躯一震”,哇地吐出一口鲜血。

    璇玑也震到了,她不过想想而已,还没化作实际行动,怎么岳逆就真的“走火入魔”了?不会她这个天女已经发展到可以用念力攻击的高度了吧。

    但是岳逆也只是吐了这一口血而已,咳嗽几声,再睁开眼睛时却是神智清明,精神不错地样子。璇玑不由得大失所望。

    岳逆盯着璇玑眼睛眨都不眨。璇玑被他看得心里发毛,动都不敢动。

    “你饿不饿?”岳逆一开口竟然问了一个十分温情地问题。

    璇玑心里苦笑,饿也没胃口吃啊,不过现在还是先顺着他的口气说话比较好,于是点点头道:“有点。这里是什么地方?”

    岳逆从石后取出一只竹篮放到璇玑面前,又拿过一个水囊递给她。

    竹篮里放着不少地干粮,看上去就让人没胃口那种,璇玑抓了一个慢慢一口一口地咬,深刻反思“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地哲学意义。

    “这里是我当年拜师练功的地方…”岳逆忽然开讲。

    璇玑一边用牙齿跟干粮搏斗。一边用鼻子“嗯”了两声以示自己有在听。

    “后来,师父也葬在这个山洞中。”

    咳咳咳!璇玑被噎得掩嘴狂咳!这个变态。把她拉到他师父坟上干什么!

    “你怎么了?”岳逆说话之间,人已到了璇玑身边。

    铜铃峰上,岳逆看着身边昏迷不醒的两名男子,心中兴奋难抑,很快那个让他快要想疯了的女人就要属于他了,再没有人可以将她夺走!

    红翼与璇玑依约而来,岳逆盯着璇玑头上所戴的帷帽沙哑道:“你脱了帽子,慢慢走过来,不要搞什么古怪。”

    璇玑听话地摘下帽子,露出小脸,看着地上昏迷不醒的两人,大声道:“你把他们怎么了?”

    岳逆近乎贪婪地将璇玑从上到下看了几圈,眼前的不是那张平板无味的画像,她的人就站在离他十丈之外,鼻中似乎已经闻到她身上如水般清澈地味道。

    “他们还活着,不过受了点轻伤。”岳逆勉强按下心中的狂喜,催促道:“你过来我就放了他们。”

    璇玑想了想道:“我过去可以,但要我大嫂看过他们是否性命无碍我再跟你走,否则,你就带着我的尸体走好了!”

    岳逆挑挑眉道:“好!”

    璇玑转头看了一眼红翼,轻声道:“岳逆还不想杀我,你不要轻举妄动,看大哥和洛扬没事,马上带他们走然后找人来救我。”

    说完转身向岳逆走去。

    岳逆看着璇玑慢慢走来。每一步都像踏在他的心上。山风将她的衣袖长裙吹得飘飘舞动,仿佛下一刻就要随风飞去,就像当日在赤圣山上一般…只是,当日她是一步一步离他而去,今日却是向他而来。

    为了今天,他已经准备了一个多月。绝不再容许任何意外发生。

    终于,璇玑走到他身前两步远的地方,正想弯腰去看易青云和洛扬,却被岳逆一手拉开,带到几丈之外。

    红翼身形一闪,落到洛扬与易青云身边,紧张地伸手探探易青云的鼻息,呼吸平稳只是有些虚弱,又按按他的脉搏四肢。确认只是受了一些不算太重的内伤外伤,这才放下心来。再去看洛扬,受地伤反而还要更轻一些。

    其实从可儿清醒那天早上。就已将此事奏报给留守京中地赵正,消息这么多天才传到纪见慎手中,皆因契谨明太了解沈氏的传讯系统,暗中使了手段将情报阻截下来,为红翼争取更多时间。

    纪见慎又惊又怒,握着可儿转交呈送过来璇玑的亲笔信,心中恨死了璇玑的胆大妄为,自作主张!更痛恨兄弟为了一个男人竟然以这样的方式出卖自己。红翼就不必说了,如果此刻她在面前。他第一件事就是拿刀将她劈成两段!

    璇玑的信中详细交代了事情地原委,又替各人求情,末了信誓旦旦道自己一定会想办法回到他身边等等…说得好听,今日的岳逆早已经一无所有,不顾一切,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落到他手上,还有什么办法可想!

    难怪小乌龟在他出发前一天夜里表现那么奇怪,她根本是打定了主意等他一走。便拿自己去换易青云和洛扬!

    纪见慎地心像被油煎一样地难受,但越是这种时候,便越要冷静。、深呼吸几口气,纪见慎吩咐发动所有沈氏地、官方的密探,尽快探查红翼与璇玑地踪迹,希望能在她们与岳逆接头前将人拦截下来。一边吩咐在岳国的密探加紧搜索岳逆的踪迹。

    正在犹豫间,岳逆忽然“虎躯一震”,哇地吐出一口鲜血。

    璇玑也震到了,她不过想想而已。还没化作实际行动。怎么岳逆就真的“走火入魔”了?不会她这个天女已经发展到可以用念力攻击地高度了吧。

    但是岳逆也只是吐了这一口血而已,咳嗽几声。再睁开眼睛时却是神智清明,精神不错的样子。璇玑不由得大失所望。

    岳逆盯着璇玑眼睛眨都不眨,璇玑被他看得心里发毛,动都不敢动。

    “你饿不饿?”岳逆一开口竟然问了一个十分温情的问题。

    璇玑心里苦笑,饿也没胃口吃啊,不过现在还是先顺着他地口气说话比较好,于是点点头道:“有点。这里是什么地方?”

    岳逆从石后取出一只竹篮放到璇玑面前,又拿过一个水囊递给她。

    竹篮里放着不少的干粮,看上去就让人没胃口那种,璇玑抓了一个慢慢一口一口地咬,深刻反思“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的哲学意义。

    “这里是我当年拜师练功的地方…”岳逆忽然开讲。

    璇玑一边用牙齿跟干粮搏斗,一边用鼻子“嗯”了两声以示自己有在听。

    “后来,师父也葬在这个山洞中。”

    咳咳咳!璇玑被噎得掩嘴狂咳!这个变态,把她拉到他师父坟上干什么!

    “你怎么了?”岳逆说话之间,人已到了璇玑身边。

    纪京城外碧玉山上

    已经退位的赤见慎站在山巅,长风中衣袂翻飞,好似天上的谪仙一般俯瞰着天下芸芸苍生,远处大批工匠与护送金银财帛的军队整装离开纪京,长长的队伍向着西方即将建造新京城的临川缓缓行进。

    日后赤国将走向何方,就要看远儿这位真正圣君地了。赤见慎悠悠叹了一口气,心中涌起淡淡的失落。

    “好端端地,怎么忽然叹气?”一名清丽灵秀的女子轻轻走到他背后,快乐地伸手环抱着他的腰身。

    赤见慎笑着将身后的璇玑拉到身前抱住,道:“大概还是有些不习惯吧。”

    也是,做惯了皇帝的人,忽然从天下第一大忙人变成天下第一大闲人,不习惯也是正常的。

    璇玑眨眨眼睛笑道:“你难道不觉得,离开那张坐得一点都不舒服的龙椅,现在天下才真正是属于你的吗?”

    赤见慎一怔,继而开怀道:“确实,我不但有天下,亦有美人,何其有幸!不知美人可愿与我畅怀四海,同赏天下?”

    璇玑低头,轻轻捉住他地手,抬头盈盈一笑,道:“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大结局)

第231章 畅怀四海(大结局)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236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