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腹黑小说 > 冠玉美人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斗

冠玉美人 第一百一十三章 斗


    就拿后这块所谓的春彩过浓的翡翠来,其实这个样子也是有人要的,价钱也不会很低,只不过是肯定不如刚才那边解开的那块春带彩的。而照乐莲这样直接在翡翠上面来一刀的话,好好的大块翡翠料子就被毁了

    其实现在已经有人在想,乐莲这样不会是破罐子破摔吧,反正自己的毛料已经输了,解出来的翡翠卖多卖少已经都不是她的了,所以索性这样解毁了,大都干净

    持这样想法的人还不再少数,所以此刻不少人看向乐莲的目光都带着鄙夷既然早知道是这样后果的话,为什么还要在这里显眼,愿赌却不服输

    “乐姐,你这样可就不对了。愿赌服输嘛,这样切坏翡翠对谁都没好处。”

    乐莲刚才上前画线的时候,赵国伟一方的人虽然是嘲笑,但是也有坐不住的,赵国伟就是这坐不住的一个

    这个赌约在他看来简直就是荒唐至极,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神使鬼差地促成了,这么一个起来根本就没有人相信的赌约

    可是左思右想,他实在是不知道如果这是有人故意设圈套的话,会在哪里下套

    毛料他们都验看过的,全部都是如假包换的原装毛料,一点作假的痕迹都没有。所以他想来想去,唯一的问题就出在标王身上。可是标王,他甚至请了几位缅甸方面的老手看过,得出的结论都是里面一定能出高绿甚至是帝王绿也是有可能的。而那个丫头片子唯一的胜算就是标王彻垮彻垮有可能吗

    所以今天他一来就在注意这那个丫头,可是她竟然不知死活还要赌

    在势一边倒的时候,她竟然还是不慌不忙,反而是要亲自去画线解石。所以他开口象征性的阻拦,其实他根本就没有打算真的让她停止,不过是这样的话等她再解垮了,那就是一败涂地。

    “为什么我不可以这样解这外面的哪里叫翡翠,根本就是一不值的破石头,这样的也能称之为翡翠哼,就照我画的解”

    乐莲冷声道。那解石师傅一看赵国伟并没有继续阻拦的意思,就按照乐莲画的线开始解了。

    而就在这时,标王已经做好了所有开解前的准备,激光解石仪也已经调整好方向。

    赵国伟很是兴奋地在标王前面,大声道:“开始”

    “好”顿时就有不少人喝彩。

    每年的标王都是人们追逐的对象,今年因为有了乐莲这个亿元金的赌约,使得看热闹的人们热更胜

    因为这么大块的毛料,即便是激光解石,也不是几分钟就可以完成的。所以一直关注着标王的目光并不多,很多人则是在等着看乐莲的笑话。

    那几位理事的毛料已经基本上都解出来个大概了。借出来的翡翠果然如刚才看到的那样,表里如一。

    所以人们就又将目光投入到乐莲这边的毛料上面。乐莲刚才可是亲自画线解石,但是那些毛料开窗看到的翡翠,已经肯定比不上理事们这边的了,她那样做不过是端惹人嗤笑罢了,还不如痛痛快快地认输的好

    “咦,这是什么这翡翠里面还有杂质”

    一直在关注着那块所谓的死血毒血翡翠,就是暗红色翡翠的一个人突然惊叫道。

    “杂质有什么奇怪这样颜色的翡翠在形成过程中指不定闯入了多少的矿质离子,没有杂质才奇怪呢。”边上的一人连看都不看就反驳道。

    “你懂什么你见过银色的杂质吗”先前那人立刻驳斥道。

    “什么颜色的杂质不是杂质银色的杂质又不是银子,有什么大惊怪的”不以为然的声音。

    “这自然不是银子嘿嘿。”

    “哦,那是什么”本来根本就不欲看的这人,兴趣被完全挑起。转头去看那块暗红色翡翠。人群中离得近的早就按耐不住了,一个个纷纷挤过去看。解这块暗红色翡翠的师傅也很是讶异,刚才解出来这暗红色翡翠,他已经对这块毛料不抱什么希望了,正是心灰意冷的时候,乐莲过来在这毛料的背后画一条线,让他照着这里切。别他是解石的老手了,就是一般的解石师傅也不喜欢在自己解石的时候指手画脚。再者,看她画线的位置,这样切下去的话,至少有五公分厚的毛料被切掉了哪里有这样解石的

    但是当他真的按照这位姐画的线切开毛料时,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块种地一般,色很差的翡翠,竟然,竟然

    “哇,这些银色的星星是什么”边上已经有人忍不住问出声了。免费

    这一句话引来了更多人的围观

    现在呈现在所以人面前的是刚才开解的暗红色翡翠的背面,只见依旧是暗红色的翡翠,但是上面却是多了几颗繁星

    “这银星是什么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翡翠”

    “是啊,原本这暗红色的翡翠色太老太暗,没想到现在配着这些银星看起来倒是有种别样的漂亮啧啧,这搭配真是有儿”

    这些人本就是看热闹的,也是真正的墙头草,他们对物不对人,也对也不对因为明显刚才乐莲处于下风的时候,他们对乐莲的评价就很恶劣。其实这也的通,都是华人,那几位可是华人赌石协会的领导,只要在这里就有可能请人帮忙,在确定的事实面前,他们不介意再锦上添花,而乐莲对于他们来不过是个名卒,再者,乐莲的态度在他们看来也着实嚣张

    而现在,局面扭转,他们也是第一个倒戈的讽刺那几位自然是不可能,但是给乐莲这边吹捧几句关痛痒的话,他们还是乐意的。

    “是很漂亮,但是这究竟是什么呢”

    “是啊,这是什么”

    一时间,很多人都在思考这个问题,这样的翡翠他们当真是没有见过的。

    赵国伟也挤到了前面,一看这翡翠,他的脸色立刻就变了。

    那位解石师傅是个老人,愣了半响,这才幽幽道:“这就是传中的钻石星翡”

    “钻石星翡师傅你是这里面的银星是钻石怎么可能啊”

    “就是啊,这翡翠里面怎么能出钻石”

    此刻,赵国伟的脸色已经是一片惨白

    “知这钻石星翡可是传中的翡翠,那是你们这些知辈妄加评论的翡翠可是有灵性的灵玉,断不可胡。”老师傅斥道,顿时周围的声音就停了。

    老师傅继续道:“我也没有见过,至于钻石星翡的名,还是我师傅的师傅传下来的,这种传级的翡翠,若没有分,那是万万不能得见所以,今天,你们有福了。乐姐,这等灵翡,还请您能允许在场的人一观。”

    于是更多的目光投向乐莲。乐莲迎着众人的目光,微微一笑,道:“有何不可”

    “谢谢乐姐”

    “谢谢”

    乐莲在这众多的道谢声中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休息,同时淡淡地瞟了眼脸色发白的赵国伟赵国强兄弟,和其他的那些个参赌的理事,唇角微微勾起。好戏已经开始了。

    “啊,这是春眼,不对,还有紫眼睛天啊,竟然是双眼”

    正当所有人都被那钻石星翡吸引过去的时候,忽然又有人大喊

    相对于对钻石星翡的知,在场的人都是听过春眼和紫眼睛的,尽管见过的可能没有几个,但是大概都知道是个什么样子

    这会儿一听得有人喊春眼和紫眼睛,顿时就有人冲了过去。

    “春眼在哪紫眼睛在哪”

    很快那个爆出春眼和紫眼睛的地方已经被围住了,后面看不见的人只得高声问道。大概是想着,你们先看春眼,那我们就先看紫眼睛。

    “蠢货,没听到是双眼吗双眼懂不懂啊”问话的人身边立刻就有人回敬个大白眼。

    “双眼天啊,难道是春眼和紫眼睛同时存在于一块翡翠上那是什么样子的奇景啊。你们倒是快点,给我们看一眼啊”

    一听这话,后面的人顿时挤的更起劲了双眼啊不管是春眼还是紫眼睛都是难得一见的奇迹,这竟然是双眼

    见过任意两者其中之一的人都难以想象,双眼齐聚的画面是个什么样子;而连单眼都没有见过的人,就更加地好奇了

    “让一让,让一让,请退后到警戒线外”

    此刻不管是钻石星翡还是双眼翡翠,都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解石根本就法进行了。不待乐莲开口,江祈就已经叫了保安过来维持秩序。

    “大先不要急这些翡翠都是传中的翡翠,平时难得一见的,所以我想,后不管是谁赢得了这些翡翠,都不会吝啬于让大一观的会长副会长和各位理事们,你们是吗”

    江祈见保安根本就难以维持这秩序,所以就起来朗声道。同时还看向华人赌石协会的那些人。

    江祈这话听在岑会长和其他没有参加这场赌约的人耳中,也没什么不妥的。但是听在赵氏兄弟和其他参加赌局的理事耳中,则是分外的刺耳

    可是现在众目睽睽之下,这谁要是个不,那就是犯众怒,所以那些人也只能僵笑着点头称是。

    这话一开,又有了保证,所以人群也就不那么乱了。缅甸这边的保安,是保安,实际上,在这个时候,保安根本就不够用,现在维持秩序的多是缅甸政府的军队这可都是荷枪实弹的装备着呢。先前公盘的时候还不明显,现在解石拍卖的时候就能看出来完全不同了

    人群退到警戒带以外,圈子里面的解石继续

    事实上,这个时候,这些毛料已经解的差不多了。

    赵氏兄弟那一方,分别是玻璃种白翡,玻璃种艳红翡,玻璃种紫罗兰,玻璃种阳绿和冰玻种春带彩。单单这样看来,这五块翡翠绝对是超豪华的组合这几块一不是极品

    而乐莲这边,被人们关注的则是,钻石星翡和双眼翡翠另外的四块也解开了。

    乐莲先拿出来的那块解开正是,墨翡繁星另外的两块就不是那么特别了,一块是冰种的鸡油黄,另一块是玻璃种的蓝水翡。这两块不那么特别,当然是相对于前面的钻石星翡和双眼翡翠来的,事实上,这两块尤其是后一块,已经完全可以与赵氏兄弟那一方的翡翠相媲

    因为有了钻石星翡的冲击,所以墨翡繁星对人们的吸引力已经没有那么大了。这让乐莲有些郁闷,因为本来江祈拿了墨翡繁星来,她心里还隐隐有种不得不出风头的感觉,这墨翡繁星可是她选的,但是现在,神马风头都被钻石星翡和双眼翡翠给抢去了。自己选的这个倒是不上不下了。

    其实只有乐莲知道,这墨翡繁星里面的繁星,可都是一点点凝固的灵气,比那钻石星翡中的钻石要珍贵多了。但是这外观上可看不出来,所以乐莲也只有自己暗暗气闷。这个江祈,怎么恁般会挑

    “天啊,我还是第一次见过这么多的极品翡翠呢,甚至连传中的翡翠也有幸见到,真是不虚此行不虚此行啊”有人感叹道。

    “是啊,这位乐姐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头,竟然一下子就拿出这么多毫不逊色的翡翠毛料,真是大手笔后生可畏啊”

    乐莲听到这里只想笑,刚才还的是丫头片子不知好歹,现在就变成了后生可畏。

    这时再看赵氏兄弟一方几个的脸色,那真是白啊,不涂粉去唱戏都可以了。

    听着一边倒的恭贺声,赵国伟毕竟是久经事故的老人了,除了脸色惨败之外,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现。而坐在一边上,自从来了之后就没有几次话机会的赵国强忍不住了

    赵国强走到标王前面,正对着人群,冷笑道:“诸位,今天的主角可是这块标王这会儿别的那些翡翠再好,等这标王一出嘿嘿”

    赵国强这话确实适时地给他这帮人挽回了些面子,不得不这伙还没有蠢到。但是这种况只会发生在标王解出帝王绿,或者是标王解开是一块巨大的高绿净料的时候

    赵国强此话一出,底下的评论声倒是了不少。但是也有不同的声音

    “除非解出帝王绿,否则什么翡翠能越过钻石星翡和双眼翡翠”有人不以为然地道。

    “就是就是,帝王绿才是王者但是如果不是玻璃种的帝王绿,那是万万越不过这两种传中的翡翠的”

    乐莲暗自摇头。翡翠从来就是以绿色为尊的。别看春带彩啊福禄寿之类的,除非多色翡翠各种色过度非常完,翡翠本身也毫瑕疵,否则的话,到了老坑玻璃种帝王绿面前,都是不堪一击的

    这就是翡翠的传统化,常言,赌石只要出绿就是涨了正是这个道理不过确实,看过各色翡翠的乐莲,也认为只要绿色才能完地诠释翡翠的高贵冷艳

    “帝王绿的几率实在是太了啊往年不是没有见过表现这么好的毛料,几次都能出帝王绿,但是真正出了帝王绿的有几个都是空欢喜啊空欢喜”

    “可不是对了,你们还记得前些天,据在暗标过来一点的那个明标摊位上,有一个人买一块作假的毛料,后竟然解出了帝王绿的虽然种地不能达到真正的玻璃种,但是也是绝仅有的”

    “对对,怎么不记得,那个人好像是个女人啊我记起来了那个人八成就是眼前的这个乐姐,对对,越看越像”

    “就是这位乐姐,我能确定。那天我先听到动静,就在圈子里边我确定,买下毛料的就是这位乐姐”

    “乖乖,这么厉害啊看来我们这次是走眼了,人哪里是什么不知好歹的丫头,分明就是久经赌场经验丰富的翡翠皇后啊”

    “”

    诸如此类的赞扬声越来越高,听得赵国伟兄弟的脸色又是一阵青白交加。

    “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没听”赵国伟的脸色现在真不是一个简单的难看可以形容的,那简直就是别样精彩啊

    该死的,他一听到什么作假毛料解出帝王绿,心里就开始发慌原本也以为这个丫头不过是个狂妄自大的愣头青,年少气盛经不起别人言语相激,才做出此番荒唐之举的。可是现在突然之间告诉他,这个丫头竟然解出过帝王绿这叫他怎么能不心惊

    “国强,到底怎么回事”赵国伟看着也是一脸青白交加的赵国强,呵斥道,“还不快”

    赵国强此番的脸色也是精彩之极,此刻见大哥生气了,才惶惶道:“大哥,这我也是听的。那天我听到风声赶过去的时候,已经散场了。只是听别人,那个摊位解出了帝王绿,后来我也跟着人进去强毛料,但是没有抢到。哦,我一个朋友抢到了,但是大哥你猜怎么着,那些毛料竟然是做过假的后来朋友不忿,遂将这假毛料状告到了主办方那里那个摊主不是被赶跑了吗这事儿后来你们都知道了。”

    “我是问你,那天卖毛料解出帝王绿的是谁”赵国伟生气,这个弟弟真是不着调,就分不清重点

    “啊”赵国强一脸的茫然,“这个我没问”

    “哼,不成器的东西”赵国伟这会儿突然就开始后悔了。自己早不该信这个白痴兄弟的,竟然还被他鼓动去参加这么荒唐的赌局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现在只盼着标王开出来的结果,能有预期的一半那么好就行了,也不指望解出什么帝王绿,只盼着能出个百十公斤的高绿翡翠就成了。现在只要能赢得这赌局,有了一亿金,那就不算输

    环视一周,与共同投资标王的那几位对视,交换个眼神,赵国伟很满意,都是人精,想法也都差不多现在的关键就是开出来的标王,能不能卖过六千万去

    哼,哪怕是出来的不是高绿,即便是卖不过六千万,凭他和缅甸方面那几位的关系,让他们给硬抬到六千万也不是什么大事想到这里,赵国伟冷笑连连,斜眼看向乐莲,暗道,丫头,还是太嫩了

    乐莲根本就不想知道赵国伟的想法,管他什么念头,等标王一解出来,哪怕是神仙念头,你也给我熄掉吧

    “解开了,解开了”

    有人叫道。乐莲也转过头去看,果然,只见激光切石机已经关掉,但是因为毛料体积的巨大,激光切的刀口细,又是从三分之一的地方一刀切开,所以切开来的两块毛料都还好好地着

    赵国伟此刻脸色已经回转,满面红光,大概是太兴奋太期待了,所以心脏的血液都专供脸部了乐莲忽然很想知道,当他看到切开的切面呈现在他面前的时候,那通红的脸庞上,红色刷地褪去

    赵国伟直接指挥着两个工人,开着型自装卸车过来挪动毛料。

    必胜的信念让他根本就没有想过先去那切开的缝隙处看一眼

    赵国伟双手背后,冷眼看着兴奋期待的人群,斜睨了一眼依旧平静的乐莲,暗道,待会看你还能不能这样若其事

    型自卸车吊住用钢丝绳固定好的毛料,向两边拉扯,顿时,各重数百公斤的毛料就被拉开。

    毛料的切面就这样毫保留地呈现在所以人的面前。

    赵国伟还是连看都没看毛料一眼,那表,除了自信还是自信

    可是,过了有一会儿了吧,人们都已经看到了毛料的切面了吧为什么没有人欢呼难道出现了帝王绿把这些人都给看傻了

    赵国伟满面笑容地侧身看向人群,但是在看到人群中那一张纸错愕的面孔,一个个惊悚的表后,他的笑容慢慢褪去。

    手机访问:

第一百一十三章 斗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241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