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种田文 > 庶女高嫁 > 第一章 划花她的脸

庶女高嫁 第一章 划花她的脸


    马小楠以为自己死了。

    这个周末,她从学校回家,一开门,爸爸就从屋里冲出来,扯住她的头发,像是抓着一个破布袋子,不停地往墙上撞:“我白养你这么大!你这个白眼狼!竟然挑唆你妈和我离婚!我让你嘴贱!让你嘴贱……”

    听这话,她就知道,妈妈受不住爸爸的打,如实招供了。

    没错,是她怂恿妈妈和爸爸离婚的,因为她实在受够了爸爸对妈妈的殴打和辱骂。从小到大,不但没见他有悔意,反而变本加厉了。

    今年夏天她就毕业了,她想带妈妈离开这个家,离开这座城市,去过一种她渴望已久的平静安宁的生活。

    没想到这竟然给她招来一顿暴打。

    她没有防备,便没有反抗的余地,额头一下一下撞到墙上,剧痛之下,意识开始渐渐飘远。

    她想:完蛋了,这回我死定了!

    没想到,她竟然又活过来了!

    当她恢复意识的时候,就感觉脸上一片刺痛,像是被无数只蜜蜂蜇了,而且还没有结束,这种扎痛还在持续增加中。

    她睁开眼睛一看,就见自己身边围了五个妇人,有两个负责按住她的腿,两个负责按住她的手,剩下那一位正在拿着一长长的银针往她的脸上扎!

    很痛!所以她确定,这不是梦!

    所以,她的第一反应是:我靠!那畜牲居然找来这么多的帮手!

    紧接着,她又意识到一件更严重的事:竟然扎我的脸!这不是要毁我的容吗?这也太毒了!把我的脸扎成蜂窝,我将来连个工作都找不到啊!

    这个时候,她听到旁边有一个细弱的声音在嘤嘤哭泣,边哭边哀求:“别扎了!求你们放过她吧!要扎就扎我的脸吧!”

    她本能地认为,这一定是她的妈妈!

    她想:我的脸都快被扎烂了,你还在那边哭?你求她们有用吗?还不和她们拼命?

    这样想着,她突然就抬起头来,猛地撞向那位正在扎她的妇人。那妇人冷不防被她撞过来,吓得人往后一仰,就把身边的另一个妇人撞倒了。

    这样,她就空出一只手来了!

    她抡起那只空出来的手,使足了全身的力气,往另一位按着她手臂的妇人脸上呼过去。那妇人被打得“啊”了一声,就歪倒在一边了。

    双手一解放,她马上坐起来,也不管手边有什么,抓起来就往那几个妇人的身上丢。

    “素锦!你别这样!素锦!”旁边哭泣哀求的那位妇人突然就扑过来,抱住了她。

    她心想:素锦?谁是素锦啊?不管谁是素锦!我先把这几个扎我脸的恶妇打跑再说!

    她一把推开那个妇人,接着便站了起来。虽然两腿有些发软,但她还是卯足了力气,往那些扎她脸的恶人身上撞过去!

    “哎呀!了不得!这小妖反天了!当着三姑娘的面儿,她竟敢如此张狂!快来人啊!把这小贱人抓起来!”有人在喊叫着。

    一屋子的人,她一个也不认识。就连那个哭着喊“素锦素锦”的妇人,也不是她妈妈。

    可是她现在也无暇去想这些人是谁,为什么她会在这里。她甚至都没有留意到,这里已经不是在她家,满屋子的人都像是演古装剧一般,穿着襦袄长裙。

    此刻,她的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毁我脸面!一群王八蛋!看我不跟你们拼了!

    离她远远的,有一个华衣丽服的姑娘,年纪大约十四五岁的样子,柳眉倒竖,杏目圆睁,一手叉腰,一手食指尖尖对准她:“快抓住她!她还敢反抗!把她给我摁住!划花她的脸!”

    靠了!针扎还不够!还要划花她的脸!这是有多大的仇啊!

    她愤怒了,看到手边有一把椅子,她抓住椅子扶手。她心里的想法,是想要把椅子抡起来,砸到那个小姑娘的头上去。

    可是她拽了一把,发现椅子好高,而且好重,竟然提不起来。

    她只道是这把椅子的问题,她没有料到是自己的问题。她不知道,她现在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儿,瘦弱娇小,身高与那把椅子平齐。

    她叫罗素锦,对面嚷嚷着要划她脸的那位,叫罗素纨。她俩儿是姐妹,可又不是亲姐妹。

    罗素锦只与那把椅子纠缠了片刻,那帮人就趁机扑了上去,把她摁在了椅子上。

    见她被制服了,罗素纨越发叫得欢了:“快!划花她的脸!划花她的脸!”

    罗素锦被摁得死死的,挣扎了几下,本挣不过那群人。

    旁边那妇人不来救她,反而扑跪到罗素纨面前,磕头如捣蒜:“三姑娘!你放过素锦吧!你要是气不顺,就划我的脸!求你放过她!求你了!”

    就见罗素纨一脚把那妇人踹开:“滚开!滚得远远的!别脏了我的眼!贱人!”

    那妇人被踹趴在地上,哀哀地哭着。

    罗素锦心里痛嚎一声:“今天我算是栽了!就算以后这些坏人被抓起来,我的脸大概也难以恢复原来的样子了!”

    就在这时,她的头发被揪住,她被迫抬起了头,就看到一把锋利的匕首逼近她的脸。

    那匕首的利刃闪着寒光,刺痛了罗素锦的眼睛,她忍不住大叫了一声:“我看你们谁敢划我的脸!我一个一个都记住你们了!要是我今天毁了容!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你们!”

    那执刀的婆子被她这睚眦欲裂的样子吓到了,往后缩了缩。

    她这一退缩的功夫,门外跑进一个人来:“三姑娘!老爷和大爷回来了!”

    那罗素纨一听这话,顿时就慌了,一迭连声道:“快!快把这一对贱人押去关起来!没有我的话,谁也不许放她们出来!否则我要他的命!”

    那些婆子妇人们便将罗素锦拉了起来,扭着她的胳膊,把她推出屋去。那快要吓晕的妇人,也由两个婆子拎着。这二人一起被押着,过了一道垂花门,又穿过一座荒芜的院落,被推进一间破烂不堪的屋子里。

    不等罗素锦爬起来,屋门就被“嘭”地关上,并且咣啷啷上了锁!

    罗素锦冲过去,对着门又踹又撞,却本没有用。别看这房子挺破,门倒挺结实,怎么也踹不开。

    她在屋子里转了一圈,也没有找到趁手的可用于砸门的工具,不禁有些丧气,靠在门上,垂下头。

    片刻,她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冲到那一直在哭的妇人眼前,指着自己的脸,问那妇人:“你快看看,我的脸还好吗?还能看吗?还有救吗?”

    那妇人其实是罗素锦的娘,她叫赵红英,是罗家老爷的五姨娘。

    她心疼地捧着女儿的脸,也不说毁容了没有,只是哭:“素锦,是娘对不起你,娘连累你受这种苦啊,要是我死了,她们就能放过你,那不如让我死了吧……”

    罗素锦没耐心等她一直哭诉,拨开她的手,说:“我不是素锦,你认错人了!你就帮我看看,我这张脸毁了没有?”

    赵红英听罗素锦这样说,惊得停止了哭泣:“素锦,你……”

    罗素锦见她惊恐的样子,以为是自己的脸状况不好,吓到她了,顿时就绝望了:“我就知道不可能好了!这么痛,一定是趁我昏迷,把我的脸扎烂了!我饶不了那个混蛋!等我出去后!我非告到他蹲一辈子监狱,再也出不来!还有那伙帮凶!法制社会!还容得下她们逞凶行恶?我先让她们赔我祛疤整容的钱!要是我的脸不好,我就把她们的脸全划花了!要毁大家一起毁!”

    赵红英吓得抱住她,捂她的嘴:“素锦!不要胡言乱语!小心祸从口出!你别吓娘!你快快回过神来啊!”

    罗素锦已经被这个女人闹得不耐烦了,一把推开她:“你安静一些好不好?叫什么叫?都跟你说了,我不是素锦!我是……”

    话说到这里,她看到墙角有一面破镜子,马上扑了过去,把镜子捡了起来。

    没想到还是一面铜镜,不知被遗弃在那里多久了,蒙了灰。

    罗素锦也顾不上许多,用袖子使劲蹭了蹭镜面,举起来照着脸,想要看看自己的脸有没有被毁掉。

    一眼看过去,镜子里的人本不认识!是一张陌生的脸!陌生的女娃娃的脸!本不是她啊!

    “啊!”她像是见了鬼,甩手丢开镜子,跌坐在地上。

第一章 划花她的脸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1/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