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种田文 > 庶女高嫁 > 第九章 撒谎容易圆谎难

庶女高嫁 第九章 撒谎容易圆谎难


    罗素纨这话的杀伤力很大,因为正是罗沂公当年决定把赵红英和罗素锦母女二人关进旧马房,之后他再也没有放她们出来过。可以说,那一对母女这么多年的幽禁生活,全都归咎于罗沂公当年的一句话。若说那母女二人恨他,是完全有理由的。

    也是罗沂公自己心里有鬼,罗素纨说这话,他马上便信了,不禁勃然大怒,训斥罗华亭道:“你听听!你听听!我就知道这里面一定有缘故,竟然是这样!你刚才还劝我放了她们母女!可是她们却在咒我死!”

    罗华亭当然是不信的,因为他刚才问过罗素纨的身边人,并没有提到什么扎小人儿的巫盅之术,只说三姑娘昨天不开心,便去了旧马房。

    虽然罗素纨言之凿凿,他却有几分怀疑,便对罗沂公道:“父亲,这种事总要听一听双方的说法,不如把赵姨娘和五妹妹叫来,若她们真的做了这样的事,父亲自不必饶恕。”

    罗沂公听了儿子的话,再看三女儿和鲁姨娘的表情,也觉得可疑,便着人去带赵红英和罗素锦。

    可是人去了一刻钟,怎么去的,怎么回来的,并没有把人带来。

    “老爷,五小姐说什么也不肯来,她说老爷有话,让她们母女住在旧马房,不得离开。”去带人的是罗沂公身边的六福,他一脸无奈,向罗沂公回禀道。

    罗沂公一听这话,差点儿气得厥过去,骂六福道:“废物!连两个女人都带不回来吗?绑了她!把她拖过来啊!”

    六福苦着脸:“老爷,小的当然想要带她们回来复命,可是当小的带人接近五小姐的时候,她突然抓起戴在前的班指,威胁我道:你们别过来啊,你们要是过来,我就把这班指砸碎,到时候我就说是你们弄坏的,这班指可是太子赏给我的,你们可吃罪不起……”

    六福这样说,罗华亭便能想象出罗素锦耍赖时的样子,不禁莞尔。

    可是罗沂公却已经气得七窍生烟了,他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好啊!她了不起了!太子赏她的东西,她拿来做挡箭牌!她不就是想让我去吗?我便去会一会她!别让我问出什么不好的来!否则她真的不必再出旧马房了,太子的班指也救不了她!你们都跟我来!”

    说完,罗沂公一撩袍摆,杀气腾腾地出了书房,奔着旧马房去了。

    罗华亭怕闹出什么事来,赶紧跟上。鲁姨娘和罗素纨是当事人,当然也要跟着。再加上罗沂公身边的下人们,这一众人便有些阵势了。

    这一伙人气势汹汹地来到花园后头的旧马房,有人嚯啷啷开了门。

    罗沂公迈步走进院子里,满眼破败之相。他皱了皱眉,在院子里扫了一眼,问:“人呢?在哪里?”

    六福赶紧前面引路,把一众人引到院子的角落里,那里有一间低矮的小破屋,以前是堆放喂马饲料的。

    六福开了门:“老爷,人在这里呢。”

    这个时候,被关在里面的赵红英母女已经听到有人来了。赵红英从窗户的破洞里看到罗沂公,吓得两腿发软,跌坐在地上,一个劲儿地说:“糟了!糟了!我就知道你肯定闯祸了!这下我们完了……”

    她正嘟囔着,罗沂公已经矮身进来了。

    她赶紧翻身跪下,不住地叩头:“老爷!素锦不懂事,是我没有教好!错全在我!要罚就罚我吧!素锦还小,求老爷饶了她!”

    罗沂公本是为那巫盅之事而来,赵红英这样,反而显得她心虚了,好像她们母女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罗沂公脸更黑了。

    罗素锦倒是淡定得很,走过去扶赵红英:“娘,你不要这样,我没有做错事,你更没有错,为什么认错?你这样,别人反而以为我们娘俩儿有错呢。”

    赵红英已经有十二年没见到罗沂公了,此刻她浑身发抖,脑子里充满了恐惧,哪里听得进女儿说什么。

    罗沂公哼了一声:“素锦,你倒是嘴硬,你自己做了什么,自己应该清楚!趁早低头认罪,我还可以念你年幼,轻罚于你。”

    “我没有做错什么,非说我有错,那我便错在不该生在罗家!外人都赞罗府书香门第,礼高德重,孰不知金玉其外,败絮其内!早就礼崩德坏!对我们母女二人比蛇蝎还要狠毒!若是你看不上我们母女,那便撵我们出去,我们自有生存的法子,这样像关犯人一样关着我们,还不时地受欺凌,却为哪般?”

    罗素锦说这话的时候,已经下定了决心了。既然不受待见,不如闹一场,离开这个鬼地方。她相信,离了罗府,她们娘俩儿会活得很好。

    罗沂公是来兴师问罪的,没想到反被罗素锦教训了一顿,他更加不悦,便说:“就因为我关着你们,你们就怨恨于我,狠毒地扎小人诅咒我吗?”

    罗素锦愣了一下:“扎小人?什么意思?”

    罗沂公懒得解释,冲着罗华亭摆摆手。

    罗华亭从踏进旧马房那一刻起,心中就很不是滋味儿。刚才罗素锦那一番话,更是说中了他心里的痛处。外表风光无限的尚书府,内里却有这样一个不为人知的暗角落,不正是罗素锦说的那句话吗?

    金玉其外!败絮其内!

    他走近罗素锦,抬起一只手,扶在她的肩膀上,温和地说:“素锦,我问你一件事,你不要激动。素纨说,昨儿她从你这里搜出一个小人儿,上面写着父亲的名字,身上还扎满了针。你跟我说实话,有这回事吗?”

    罗素锦这才听明白,原来是罗素纨在为自己的行为开罪呢。

    她冷笑了,眯着眼睛斜睨着罗素纨:“这种鬼话你也编得出来,我真是要佩服你了!”

    罗素纨欺惯了罗素锦,从来没有见过罗素锦有这样沉静犀利的表情。

    她不是应该跪地磕头如捣蒜,恳请饶命吗?她不是应该缩在墙角嘤嘤地哭,面色苍白吗?怎么感觉一天不见,罗素锦像是换了一个人?

    事情到了这个份儿上,罗素纨当然不能松口,她冲上前一步,指着罗素锦的鼻子:“你自己做的肮脏事!还诬赖我说鬼话?你们母女二人心肠歹毒,诅咒父亲,还不快认罪?”

    “说话要有证据!小人呢?”罗素锦追问。

    “小人……被我烧了!那种邪的东西,我还留着它做什么?”罗素纨反应也算快的了。

    罗素锦马上又问:“扔了?好!既然是你搜出来的,那你必是见过那小人的,它长什么样子?”

    罗素纨一怔,眼珠滴溜溜地转了一圈,看了罗沂公一眼,说道:“当然……当然见过,就是父亲现在的样子嘛……乌纱帽……山羊胡……飞鱼官服……”

    罗素锦不等她说完,便呵呵笑了:“父亲,你听到没有?素纨描述的多么仔细,她说那小人就是父亲现在的样子!还有山羊胡!敢情父亲十二年前便如现在这般老了呢!”

    罗华亭抿了抿嘴唇,看了一眼罗沂公。

    罗沂公的脸已经蒙了一层寒气。

    罗素纨尚不知自己说错了什么,正在努力想呢,罗素锦便好心告诉她了:“三姐姐,你似乎忘了,我们母女已经十二年没见过父亲了……”

    ------题外话------

    求收藏,求评论!看过的亲请留下你来过的痕迹!

第九章 撒谎容易圆谎难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1/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