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种田文 > 庶女高嫁 > 第十五章 太太的人也照打

庶女高嫁 第十五章 太太的人也照打


    一直到罗素锦站在了罗华亭的面前,她也没有想好,到底要怎么解释自己懂番邦事务这件事。

    罗华亭倒也没有马上逼着她问,而是先让她吃饭。

    他指着一桌好菜,对罗素锦说:“我也不知道你爱吃什么,问了厨房,她们说,平时妹妹们爱吃的,也就这些,我就让她们各样做了,你尝尝,有没有喜欢的。”

    罗素锦感动得眼泪差点儿掉下来,从小到大,没有人这么体贴地关心她的口味问题,包括她的妈妈。因为她的妈妈整天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分不出太多的心思来关怀她。反而是她在懂事后,照顾妈妈多一些。

    有哥哥就是好啊,尽管有可能不是亲哥哥。

    罗华涛在一旁叫道:“喂,大哥!你对我怎么没有这么好?难道是因为五妹妹有太子撑腰?大哥你可不是一个趋炎附势的人啊!”

    罗华亭瞪他一眼:“你整天在外面花天酒地,还好意思向我讨吃的?我不打断你的腿,就算是对你客气了!”

    罗华涛赶紧申明:“咱把话说清楚哦,我是爱出去喝酒,可是我从来不喝花酒,大哥你可不能冤枉我!”

    罗华亭揍他一拳:“你这嘴巴管不住是吧?当着素锦的面儿,你说些什么?”

    “没事儿,你们说什么我听不见,我先吃一会儿。”罗素锦只在刚进太太院里的时候,在花厅吃了些点心,现在早饿了。

    她闷头大吃,罗华亭和罗华涛就坐在对面,浅斟慢酌,看着她风卷残云的吃相。

    罗素锦也没有客气,敞开肚皮,吃掉了一整盘蒸羊羔,一整盘油焖大吓,还喝了一大碗**汤,这还不包括她为了调节口味吃下去的青菜,还不包括两碗米饭。

    罗华亭看着她这样吃,不免有些心酸。在他想来,这孩子在旧马房十二年,日子过得凄惨,一定是没有吃过这么好的东西。

    虽然明知她吃得有些多,但他还是没有阻止她,还不停地给她夹菜:“别只顾着吃,这个茄鲞也好吃。”

    罗华涛抿了一口酒,啧啧称奇道:“我说五妹妹,你这个吃法,好像吃了这顿没有下顿了似的。”

    罗素锦顿时就被他的话噎住,吃不下去了,含了一口饭,瞪着他:“二哥,你那嘴巴是淬了毒吗?妹妹我才吃上一顿好的,你就心疼了?”

    “不心疼不心疼,我只是怕你撑坏了。你量胃而吃哈,今儿大哥请,明儿我请,咱明儿还吃好的。”罗华涛说着话,笑了起来。

    “我不吃了,二哥影响我的食欲。”罗素锦说完,站起来去漱口洗手。

    等她再回来想坐下,才发觉自己果然吃多了,胃里顶着,坐不下了。

    她干脆不坐了,就那么站着,靠在椅背上,看着罗华亭:“我吃饱了,大哥有什么话,尽管问吧。”

    “你知道我要问什么?”罗华亭先是吃了一惊,随即看向罗华涛,“又是你这张破锣嘴,是你说的,对不对?”

    罗华涛也不否认:“我就是好奇嘛,急着想知道,就先问问她喽。”

    “你问出什么了?”罗华亭问。

    “她不肯告诉我,她说要跟你讲。”罗华涛忿忿的,“大哥在这里,你可以说了吧?我都快急死了。”

    罗素锦刚才闷头猛吃,脑子却没有停。要解释清楚她这件事,正常说法肯定不行了,她只能胡编乱造了,不是说古代人都迷信吗?她就大胆一试吧。

    她说:“说实话,这件事我也迷糊着呢,我到现在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我说给大哥听一听,大哥帮我想一想。我记得自己八岁的时候,那年夏天很热,有一天晚上,我坐在院子里的老榕树下乘凉,却不想睡着了。然后我就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个白胡子老头儿,他说他跟我很投缘,要教我一些东西。我那时候无聊,不仅仅是醒着的时候无聊,梦里也挺无聊的,就说好啊,你教我啊,然后他就教了我好多莫名其妙的东西。我在榕树下睡了一个晚上,他就教了我一个晚上。第二天亮,我醒来,回头一想,那些东西有的能记住,有的记不住,反正都是些不知道干什么用的学问。我就奇怪了,梦里学的东西,怎么还能记住呢?不是应该醒了就忘了吗?也是想证实一下那白胡子老头儿的存在,第二天,我又睡在榕树下面了,结果那白胡子老头儿又来了……”

    罗素锦说着话,见罗华亭皱眉,心中不由慌张:这是什么意思?编过了吗?我总不能说我来自未来吧?那样的下场应该会很惨,直接被当妖怪处置了,还是讲白胡子老头儿的故事安全一些。

    “大哥,你是不是不相信啊?我跟你说吧,要不是因为亲身经历,我也不信的。”罗素锦试探罗华亭的态度。

    罗华亭沉吟不语,罗华涛却开口了:“素锦,你娘就让你整晚睡在榕树下面?不会着凉吗?”

    “二哥,你去旧马房住两天试试,夏天热死人。睡在屋里,热出一身的痱子,睡在外面,顶多被蚊子咬几个包,要是你,你睡在哪里?”罗素锦瞪罗华涛。

    罗华涛了脸颊:“好吧,我知道你委屈了,不过你睡在榕树下,会有白胡子老头儿入梦,这事儿我也想体验一下。”

    “你是说,你会那些偏门歪道的东西,都是梦里跟一个白胡子老头儿学的?”罗华亭终于说话了。

    “恩,是的!”罗素锦毫不犹豫,果断点头。尽管这是胡话,但她也要让人家听着像真的。她自己都没底气,别人怎么会相信?

    “那白胡子老头有没有告诉你,他为什么要教你这些?”罗华亭又问。

    “他说……”罗素锦略一思索,“他说总有一天,我会用上这些,靠别人来救,不如自救,多长些学问总不会错的。”

    “哦……我知道了。”罗华亭不置可否,他不说信,也不说不信,“行了,天色晚了,你先回去吧。听说梁大夫来过了,他的药你要记得搽,先把脸治好,别过几天肿着脸进,不好看不说,对太子也不尊重。”

    “好的,我记住了。”

    罗华亭放她走,她当然撒腿就撤啊!她不是一个擅长撒谎的人,今天真的是没有办法了。可是那一段故事编完,她浑身都在冒汗,紧张得整张脸都僵硬了,再不走就被看出来了。

    她一路急走,总算回到了西院上房。撒谎真是一件即耗脑力又耗体力的事情啊,她要赶紧躺到床上去,平复一下身心。

    可是她一迈进东厢那间屋子,就看到碧桃躺在她的床上,半倚着她的被子,睡得正香。

    本来罗素锦来自现代,不是一个有强烈尊卑观念的人。但是今天下午,碧桃与罗素纨的那一番互动,着实是惹到她了。

    她想:你觉得跟着我委屈是吗?你想攀高枝是吗?我不妨让你清醒一下!

    思及此,她从桌子上拎起茶壶来,掀开盖子,直接把一壶茶水泼向碧桃的脸。

    碧桃睡得正香,突然被泼了冷茶,人一下子就醒了。鼻子里又呛了一些茶水,人也难过,一眼看到罗素锦,本心也没有多少尊重,不免有些暴躁:“姑娘,你这是干什么?”

    罗素锦既动了手,当然就要收拾得她服服帖帖,否则不是白担了一个泼名?

    她一见碧桃皱眉瞪眼,只在床上坐着,也不下来,便抡起手中的茶壶,“呯”地砸在了碧桃的头上。她手下掌握了力道,没有砸太狠,但也砸得不轻。

    “你还好意思问我做什么?你睡在哪里?这是你睡的地方吗?我回来了,你不说来伺候,还睡得挺香!临了还问我要干什么?你说我要干什么?我来服侍碧桃姐姐啊!你要不要洗脚啊?我给你打洗脚水?要不要宽衣啊?要不要铺床啊?我一定尽心服侍,让碧桃姐姐满意!”

    碧桃理亏,捂着头,磨蹭着下床。

    这个时候,就听对面床上发出一声尖叫,正是罗素纨的声音:“哎呀!不得了!罗素锦打人啦!罗素锦打人啦!”

第十五章 太太的人也照打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1/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