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种田文 > 庶女高嫁 > 第二十五章 贱种

庶女高嫁 第二十五章 贱种


    罗素锦从赵红英屋里出来的时候,陈姨娘还在跳着脚骂呢。看见罗素锦风风火火的样子,她还吓了一跳,以为罗素锦又要冲出来和她打架了。

    没想到罗素锦理都没理她,直接走了。

    罗素锦很清楚,她和她娘在这个家里是不受欢迎的人。要想改变这种处境,像她娘那样一味隐忍肯定是不行的。你越忍,别人就越是觉得你理亏心虚,越觉得她们对你的欺辱是有道理的。

    所以她不会忍,她会让罗家的人知道,她是不好欺负的。

    她和她娘不同,她不怕这家人。那位皇姑姑不是告诉她吗?不要惊疑,不要惶惑,安之若素,必有后福。

    她相信,皇姑姑所说的“安之若素”,必不是让她忍气吞声,而是要她在这一世好好地生活。

    好好生活的第一要素:要有尊严!

    所以,现在谁要毁她尊严,便是她的敌人!

    她一想起早上被罗素绡骗得满府跑,还顶着一张斜眉歪眼的白脸,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她从西院偏房一路来到后花园的湖边,走过一条木栈桥,来到了湖心亭。

    罗素锦站在湖心亭门外的台阶上,往四周观望,心里不由地感慨:这可真是一处景色别致的所在啊,用来做思过堂,会不会太可惜了?

    等她推开门,进了亭子里,才明白罗沂公将这里设为家人思过之所的用心。

    准确地说,这是一间悬于湖上的亭屋,三面由竹墙封闭,只有一面开着门,就是罗素锦进来的地方。亭屋里面,地上铺着竹地板,正对面挂着一幅翠竹图,有题字:外直中通,襟怀若谷。

    地中央陷下去一块,是一个圆形的平台,靠机关控制,这便是思过堂里的惩戒台。

    这台子若是升起来,便与亭子的地面严丝合缝。但此时它是降下去的,因为罗素绡正在惩戒台上受罚。

    她跪在台子中央,湖水从周围漫上来,浸没了惩戒台,也让罗素绡湿了裙摆和小腿。

    罗素锦还以为思过堂只是一个让人随便跪一跪的地方呢,没想到会这么用心。这个设计最奇妙的地方就在于,受罚的人一旦懒惰了,不想跪了,往下一瘫坐,屁股和腰就会湿。

    万一腰部湿了,罚跪的时间会加倍。为了保持腰部不湿,受罚人只能直挺挺地跪着。

    罗素锦站在地上,绕着惩戒台走了一圈,嘿嘿笑了:“二姐,你跪得可真直啊,累不累啊?”

    罗素绡长到十七岁,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严厉的惩罚。她其实是一个很机灵的女子,懂得怎么样讨太太的欢心,懂得如何在父亲面前表现她的端庄贤淑。

    没想到她人生第一次受此严惩,竟然是因为罗素锦!这个从旧马房里走出来的野丫头!

    她心里恨啊,瞪着罗素锦,咬牙道:“你别得意!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也跪在这里,跪到你死为止!”

    “二姐,你不能怪我啊,我是无辜的啊。做坏事的是你,在太子面前丢脸的是父亲,罚你的是太太,跟我都没有关系的。你人长得挺美,怎的嘴巴如此恶毒?动不动就要人死吗?”罗素锦坐在地板上,低头看着罗素绡,颇有耐心地陪她聊着天儿。

    “哼!你死了,府上就清静了!你这个来历不明的野丫头!竟然还敢腆着脸出来见人!我要是你,早就羞愤地撞墙了!”罗素绡此刻已经完全不掩饰自己对罗素锦的厌恶了。

    罗素锦居高临下,看着罗素绡的裙摆随着湖水荡漾,不愠不恼,笑着说道:“我姓罗,叫罗素锦,是礼部罗尚书的女儿,我娘跟你娘一样,都是罗尚书的姨娘,你怎么能说我来历不明呢?”

    罗素绡冷笑一声:“不要脸!还敢说是父亲的女儿?不过是贱人生下来的贱种罢了!”

    罗素锦滞了滞。

    到这个时候,她才想起来,她娘赵红英还未脱贱籍呢!怪不得偏房的几位姨娘都瞧不起她!

    “你说我是贱种?你再说一遍试试!”罗素锦趴在地板上,伸手敲了一下罗素绡的头。

    罗素绡跪在方寸之地,不敢乱动,生怕一动就掉进湖里去。所以她不敢还手,只能恼火地叫骂:“你就是贱!你娘是贱人!你是她带来的贱种!我就说了,怎么样?”

    “二姐姐,你想清楚再骂!你不会是想在这里跪到死吧?”罗素锦又敲了她一下。

    罗素绡这才意识到,自己口不择言了。

    罗家人都知道,罗素锦极有可能是太傅梁朝宗的女儿。骂她是贱种,无疑是在骂太傅梁朝宗。这就是罗尚书封大家的口,不许大家提起罗素锦的原因。

    见罗素绡不言语了,罗素锦又笑了:“我就知道你没有这个胆量!以后嘴巴干净点儿,再敢说我来历不明,我也不怕把事情闹大。今儿你已经害得父亲在太子面前失了颜面,他日若是再闹出什么不好听的来,这里还会成为你修心养之所!”

    罗素绡别提多憋屈了,双膝已经跪到针扎般疼痛,两条腿浸在湖水里,又冷又胀。身上不好受就算了,偏偏上头还有一个罗素锦,说的话句句戳她心窝子。

    “你滚!你别在我跟前儿晃!脏了我的眼睛!”罗素绡气得发抖。

    罗素锦听她这样说,恍然醒悟道:“你倒提醒我了,我来这里,本就不是跟你谈心的,我还真就是为了脏一脏你的眼睛。”

    说着话,她拿出一眉笔,趴到地板上:“我也想给你好好画个妆,让你在这里呆得愉快些。”

    罗素绡一眼瞥见她手中的眉笔,马上明白她要干什么,厉声威胁:“罗素锦!你别胡来!你要是敢对我动手,我回去不能饶了你!”

    罗素锦一把按住她的头,在她的脸上画了起来:“你别动!这台子不太稳,小心别掉进湖里了……我今天动不动手,你也不会饶过我的,所以我胡来一下也没什么关系……你看吧,我比你善良,我不会给你画斜眉,我画得多么平整……”

    她一边嘀咕着,一边用眉笔在罗素绡的双眼下方画了两条上弯的眉,又在她的额头上画了两个鼻孔和一张嘴。一张扁扁怪怪的人脸就清晰地出现在罗素绡的额头上,与她自己的脸相映成趣,看着就可乐。

    罗素绡只听罗素锦在笑,也不知道她在自己脸上画了什么,急得挥手去打罗素锦。

    可是她在下方,处于劣势,被罗素锦一按,她没有挺住,一下子扑倒在惩戒台上,别说腰了,整个身子都湿透了。

    罗素锦看着她,摇头惋惜道:“我让你不要挣扎,你偏偏不听。这下可好了,本来只需跪两个时辰,现在恐怕要多跪一阵子了。”

    ------题外话------

    继续求收藏,姑娘们若是觉得此文值得追下去,记得登陆帐号收藏一下,多谢!

第二十五章 贱种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1/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