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种田文 > 妖魅难逃 > 第七章:情伤路,只得白衣做红衣

妖魅难逃 第七章:情伤路,只得白衣做红衣


    落晓漫无目的的走到大街上,左看右瞅,果真是在细心寻找着什么,只不过只一会不看着眼前的路便被人猛的撞到了一边。

    还好旁边是墙,她不至于尴尬的摔倒在地。本想转身大骂一番,却看见一个仓皇逃窜的背影,那是一位白衣姑娘,似是被追赶似得,转身拐进了一条小巷中,只是恍然间落晓却看到,那位姑娘的尾巴露了出来。有尾巴的自然不会是人,但是落晓也不多惊讶,皇城之中人群闲杂,偶尔有妖混入也是常事,她便是其中一个。

    “再急也得看路啊姑娘。”扶着墙站稳后落晓不悦的嘀咕了一声,可话音未落便被另一群人给撞倒在地,这次可真是狼狈了。

    忍无可忍,忍无可忍!当她是透明的啊?一个个撞的挺开心是吧?

    刚想开口大骂,面前便有一人伸手扶起了她。

    “下人们撞伤了姑娘实在是抱歉,这有些银子姑娘拿去看大夫。”扶起她的是位眉宇威压声音沉稳的男子,他脸上有着急之色,慌忙把一锭银子塞进落晓的手中,而后便急忙追了过去。

    落晓一时还未反应过来,旁边围观的人便议论了起来。

    “方才那位不是玄吉昌将军吗?”

    “那刚才跑过去的白衣女子想必便是他的小妾胡瑶吧?”

    “那是,大夫人怀有身孕,自然不会独自跑出来。”

    听了旁人议论,落晓大致了解,胡瑶是玄吉昌半年前远征时从外带回来的女子,据说相貌美艳,回来后便成了玄吉昌的小妾。

    胡瑶,狐妖。这又是一人一妖之恋,落晓叹了口气,红衣女子的话犹在耳边。人和妖相恋是不会有好下场的,你们会死,都会死。那句话像是诅咒一般,千年不散。

    罢了,这种闲事她不想管,不过倘若能遇到那个叫做胡瑶的女子,落晓一定要好好的跟她说说大道理。

    天色渐暗了下来,落晓这才意识到自己没有住的地方,这可为难了,虽说妖是在哪都能生存,可是她本尊却是人,自是没有真正体验过妖的生活。

    远见前方有座坡面,反正没有落脚之地,先去那里歇息歇息。

    落晓刚进庙中便闻到黑暗中散发着一股血腥的味道,她屏住呼吸细细聆听,除了她之外,还能听到另一个人微弱的呼吸声。

    她随手捡起地上的一木棍,手指轻点便升起一团火焰燃着了木棍。

    借着这微弱的火光她这才看清庙内情景,乱七八糟横七竖八的东西一一忽略,她赫然看到地上的血迹,血迹一直延伸地方是一座破败的佛像身后。

    落晓轻手轻脚的走到了佛像后,见到的是一个面色苍白身着红衣的女子,她此时已经奄奄一息,虚弱的睁着眼睛却很难挪动身体。

    走近一看落晓才看明白,她穿的哪里是红衣,这明明是被血染成了红衣的白衣,这伤重的还真是骇人。

    “你这是怎么了?”一开口落晓就觉得这问的不是废话吗?明显人家是受了重伤,可是这样诡异的情形之下,又是相对比较陌生的人,她还真不知道说什么最合适。

    女子咬着唇,极力的忍着身体的伤痛,艰难的开了口:“我中了毒,妖蚀。”

    妖蚀,落晓听师父说过,那是一种只针对于妖的剧毒,中了此毒后便会妖魂破散,不复存在。可是眼前的女子却似在硬撑着不想离开这人世。

    “求求你,帮我.”女子突然抓住了落晓的衣袖,像是抓着救命稻草,霎时眼泪大片大片的滑落了下来。

    落晓有些为难,虽然她妖力深厚,但是妖蚀的毒她也解不了。

    “帮我带话给他,求求你。”出乎落晓的意料,女子并不是想活命,她已经意识到没人能救的了自己,可是她心里的结却必须要让人传达给那个男人。

    落晓心头一软,便点头答应了。“说吧,你要我带话给谁?”

    “玄吉昌将军。”

    原来眼前的女子便是胡瑶。

第七章:情伤路,只得白衣做红衣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