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种田文 > 妖魅难逃 > 第九章:我不怕你是妖

妖魅难逃 第九章:我不怕你是妖


    一片厮杀后,敌人落荒而逃,胜利者便是玄吉昌和那白衣女子。

    “多谢姑娘出手,刚才若不是姑娘相救,恐怕在下便无法携余下的兄弟平安回皇城。”

    白衣女子颔首一笑,温柔可人,玄吉昌顿觉如沐春风。

    “将军不必言谢,胡瑶只是报答将军三日前的救命之恩。”

    玄吉昌有些不解,解释道:“胡姑娘可是记错了,三日前在下并未救过姑娘。”

    胡瑶掩唇而笑,眼中潋滟晴光。

    “若胡瑶说,我便是三日前将军救过的白狐,将军可信?”

    虽是实话,却被胡瑶说的像一句玩笑,她心想,这个男人不会相信吧。可没想到,玄吉昌只是出神的看着她,随后认真回答:“我信。”

    胡瑶眉眼含笑的看着他,“如此将军可害怕?”

    玄吉昌回答:“不怕,姑娘是善心人,救了在下及我身后的这些人。”

    胡瑶渐渐收起了笑,她看着选吉昌沾染了几滴血污的脸庞,随后从腰间抽出一条锦帕,轻柔的替玄吉昌擦净了脸上的血污。本来这只是女子细心的动作,可以权当胡瑶有洁癖,可是不知怎地,玄吉昌竟然情难自禁的捉住了胡瑶的芊芊玉手。

    突如其来的动作使胡瑶愣住了,玄吉昌也跟着愣住了,随后赶忙散开,他心中暗自斥责自己,不管对方是人是妖都是个姑娘家,他这样突如其来的举动恐怕也是惊着人家了。

    “在下失礼了,望姑娘别往心里去。”玄吉昌的神情有些尴尬。

    胡瑶倒是表现的落落大方,虽然面颊上早已飘起了红云一片。

    “若将军不嫌弃胡瑶是妖,可否允许胡瑶伺候在将军左右。”

    胡瑶的眸子晶亮,闪闪的倒映出玄吉昌坚毅的面庞。

    玄吉昌恍惚了一阵,思绪翻飞。

    于是众兵将便看到玄将军和白衣女子同乘一匹马,共同回京。

    玄吉昌凯旋归来的消息使静叶激动不已,玄吉昌不知,每次征战,静叶便会寝食难安。

    玄吉昌是回来了,但是同时也带回了一名美貌的白衣女子。

    静叶的冷眼相待在玄吉昌的意料之中,但是要纳胡瑶为妾却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胡瑶选择和玄吉昌在一起为的并非是名分或者荣华,对于妖来说,人间这些浮华对她来说没有任何吸引力,她爱玄吉昌,从第一眼见到他时便难以自拔。有时候作为一只妖就是这么单纯,爱一个人便只想留在他身边,没想过从他那里得到什么,没想过要和谁争抢。

    玄吉昌执意的给了胡瑶一个名分,因为这个女子便是他一直所想要的初初一眼便难以忘却,正室的名分有静叶霸着,他能给胡瑶的只是一个小妾,即使这样胡瑶也已经开心的不成样了,她以为做了玄吉昌的妾便能一直待在他的身边。

    静叶自然没有反对什么,但是也没表示接受,傲娇的子使她不屑去用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假把式,虽然是将军夫人,但她仍然是华旭公主,而华旭公主擅长用的便是手段,信奉的是不利己者定要斩草除。

    可能是上天给了契机,一个月之前静叶无意间发现了胡瑶是狐妖。

    胡瑶本就是只修炼了三百年的小妖,除了受伤后无法自由幻化,其余时间都可以很好的保持这副人形,可是那天晚上她给书房中的玄吉昌送了热茶在回屋的途中,突然一阵恶心袭来,便蹲在墙角吐了起来,吐完后便发觉自己的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并且一时半会收不回去。

    她四下察看了下,确定没人便赶紧回了房去。而这一切,不偏不倚的被躲在暗处的静叶冷眼看了个清楚。

    怪不得玄吉昌被迷的神魂颠倒,自从上次回来后便几乎夜夜都在胡瑶的房中过夜,原来这个女人是狐狸,静叶猜测,玄吉昌多半是被迷惑了。

    在那之后静叶仍色没有张扬,白日里见到胡瑶也是如往常般视若不见,而暗地里却寻了几位道士求能致胡瑶与死地的方子。杀个平常女子她可以做到,杀只妖却是凡人难以做到的。

    就在前几日有道士给静叶送来了妖蚀,她终于要结束和一只妖分享夫君的日子了。

    一日晚间,饭后玄吉昌如往常那般先去书房看书,而胡瑶因身体不适而早早的回房了。

    刚准备解衣歇息,房外响起了轻微的敲门声。

    胡瑶以为是玄吉昌回来了便去开门,见到的却是镜叶,她手中端着碗热汤,静静的立在门外。

    平日里静叶总是对胡瑶态度冷漠不闻不理,所以胡瑶以为她是来找玄吉昌的。

    “姐姐可是来寻夫君的?若是的话,他还在书房。”胡瑶是妾,自然要称呼静叶一声姐姐。

    夫君?静叶心底冷笑,心说,夫君这二字是你这只骚狐狸能喊的吗?

    心底虽这么想着,脸上却又是另一幅神情。

    “我刚才已经见过吉昌了,厨房用野人参熬了些汤水,我刚才端给了吉昌,原想让她把这些端给妹妹的,可见他看书那样专心便自己端了过来,参汤滋养身体,妹妹趁热喝了吧。”

    许是这两声妹妹喊的胡瑶心中甚喜,便没有多做怀疑。

    她接过静叶手中的汤水,客气的说道:“如此便有劳姐姐了,姐姐不妨进屋坐坐,夫君没回来我一个人也闷得慌。况且胡瑶来府中将有半年了,却从未和姐姐好好的说说话。”

    静叶微微点点头便挺着大肚子进了屋内。

    看着胡瑶把碗中的汤水喝下了肚,静叶这才把准备好的话说了出来。

    “妹妹是狐妖的事情,吉昌已经跟我坦白了。”

    只一句话便噎的胡瑶咳嗽了起来。

    好不容易止住了咳,胡瑶有些难以置信。

    “夫君怎会跟你说此事?他曾答应过胡瑶,不会向任何人提起。”

    静叶讽刺一笑,说道:“有些时候,男人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人总会说一些谎言。胡瑶,你容貌这样美艳自是使吉昌受到了迷惑,许他在你枕边说了些海誓山盟甜言蜜语,但是那也只是风月话,就像是逛青楼的男子总会和那些姑娘们承个诺表真情,但是离开后又有几个会当真呢?”

    胡瑶脑袋一阵嗡响,随即尴尬一笑,声音细小,“胡瑶不是很明白姐姐的说的是什么意思。”

    静叶故作无奈的叹了口气,“其实方才在书房吉昌向我诉苦,当日他只是见你生的美丽,脑袋一热便带你回了将军府,纳你为妾也只是因为那时候对你迷恋太深,而今他跟我说,很后悔带你回来,想想,你是妖,他是人,本不是同一道,他说他怕了,每日和一只狐妖睡在一起,真是苦不堪言,同时他更害怕的被外人知道了自己纳了个妖妾,这传出去了岂不是让天下人耻笑?”

    “不会的,夫君没跟我说过此事。”胡瑶面色惨白却故作平静。

    “他当然不会跟你明说了,他向我忏悔,自己不该一时被美色所迷惑,如今风流之后只留得心中恐惧。另外,见你对吉昌也是一片真心,我不得不告诉你,这汤中下了名为妖蚀的毒,这毒是吉昌托道士带来的,他不敢亲自端给你喝,想来因为他心善,用着法子觉得有愧于你,所以便让我端来了,妹妹你也别怨姐姐,我也是拗不过吉昌的哀求。”

    静叶把自己完全撇出了事情外,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了毫不知情玄吉昌。

    胡瑶眼前一阵晕天转地,妖蚀,这是能要了她命的毒,但是她心中仍有期待,断然不会相信这是玄吉昌所为,他说过,即使她是妖也无妨,他不会怕她。

    “吉昌说妖蚀的毒会在明日发作,今晚他有些怕了,所以要回我的房间,妹妹若是不信,且看今晚吉昌会不会回来过夜。唉,我也是念在妹妹对吉昌情深,所以在临死前告诉你真相,免得你死的不明不白。”静叶说着便叹息了一声,起身走出了房间。出了房间后,便忍不住扬起了唇角,不管怎么样,她已经取得了胜利。

    胡瑶顿感天都塌下来了,她告诉自己,这都不是真的,夫君会回来的,像往常那样回来,温柔的对他笑着,她也如往常,轻柔的替他解下衣袍。于是她就这么坐着,没有去找玄吉昌,只是这么静静等待着,她没有胆量主动去找寻答案,便只能懦弱的等待着。

    这晚,胡瑶真的没有等到玄吉昌,明明在静叶来之前也没有任何征兆,可是玄吉昌却如静叶所说的那般,没有回来。

    她不知道,静叶在来房间找她的时候已经去书房找过玄吉昌,大致意思就是各种柔弱,拿着腹中孩子为借口,说孩子应该快要临盆了,最近她愈发的难以入眠,所以想让玄吉昌去她房中一晚,念在孩子的份上玄吉昌自然是答应了,并且让下人跟胡瑶打声招呼去,只是这下人早已被静叶安排好了,因此到最后胡瑶见到的便是静叶。

    第二日,在房中坐了一晚等了一晚的胡瑶缓缓的站起身来,妖蚀的毒开始发作了。就算玄吉昌之前给的承诺都是一场梦,她也知足了,因为她爱他,即使因此自己将不能为妖,甚至死后不能转世投胎。

    可是夫君呐,你既那样怕我,不妨直接与我说,胡瑶爱你之深,又怎会让你为难呢?

    当静叶冷静的告诉玄吉昌,胡瑶走了,她要离开将军府,她主动承认昨晚自己去胡瑶房中,以玄吉昌的名义赶走了她,只是她隐去了给胡瑶下了毒的那段。

    于是便有了先前那段,玄吉昌派人去寻胡瑶,最后不是很放心,自己也跟出去了,只是他不知道,那些人都听命于静叶,静叶对他们下的命令便是,若见到胡瑶后她的毒没发作,便避开玄吉昌将其杀害。可怜的玄吉昌完全的被蒙在鼓里,以至于当时下人撞倒了落晓后他还会好心的扶起来。他本想,胡瑶是找得回来的。

第九章:我不怕你是妖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