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家香火 第1页


    楔子

    银白月光冷冷地洒在地上,富丽堂皇的大宅后不断地传出隐约的痛呼声,大宅里的人不少,但却奇怪的没几个人过去关心。

    有些是不想,有些则是怕惹麻烦,总之在这个看似平静的夜里,向来丝竹声不断的金氏府邸却静得可怕,所有人都约好似的紧闭房门不出,点灯听着主院传来的声音辗转难眠。

    而在主院中,丫鬟嬷嬷们一脸紧张地跑来跑去,从房中端出来的是一盆盆血水,让人看得头皮发麻,怵目惊心。

    一个面容姣好长发披散的女子正躺在大床上喘气呼疼,白玉般的手死命揪紧了身下的被褥。

    即使疼得几乎无法开口说话,她仍硬挤出一丝力气,再次询问床旁穿着象牙白衣裳的贴身丫鬟,“杏儿……杏儿……老爷呢……老爷在哪里……”

    被问话的丫头脸上闪过一丝纷纷之色,但还是安慰着主子,“老爷很快就回来了,夫人你放宽心啊!”

    女子没有被安慰后的释然,反而倒是冷冷地一笑,忍着剧痛而紧咬着唇瓣慢慢地渗出血丝。

    那就是她所要选择的男人,那个她以为可以依靠终身的男人……

    闭上眼,她身心交瘁地回想往事。

    一年多前桃花林的相遇,后来非他不嫁的坚决,婚后她一个又一个的小妾迎进门,以及他流连青楼;乐不思蜀的种种……她忍不住流下悔恨的泪水。

    猛地睁开眼睛,她拼尽全力,感受到身下的疼痛加大,然后是响亮的婴啼,女子开始意识涣散,全身虚软得像不是自己的身体一样。

    一旁的稳婆忍不住惊声尖叫,“哎哟!夫人大出血啦!快!快去找大夫……”

    杏儿挥手让一旁吓得发抖的小丫头连忙出去,然后跪在床边,握着主子的手惊惶地说着,“夫人……夫人…醒醒啊……老爷他很快就会回来的……”

    一声老爷让本来已经陷入半昏迷的女人睁开了眼,眼里有着疲惫恨意和不甘。

    她知道自己撑不久了,而她的丈夫却还在青楼里不知道哪个女人的床上。

    她条地紧紧抓住贴身丫鬟的收,那力道像是用尽她全身最后的力气,喘着气,她咬着牙慢慢地说,“杏儿……我不甘心……我不甘心……那个男人骗了我……我为了他不惜违背爹娘替我订下的亲事……那个男人……他就这样回报我的一片真心……”

    杏儿被她眼中的决绝还有恨意给吓了一大跳,突然愣住不知该说些什么,泪珠不停地滚滚落下。

    她陪了十来年的小姐变成现在这种样子,她同样也有不舍还有恨。

    女子眼神迷离,视线似乎无法专注在一个点上,甚至唇上还有她咬出的血痕,但她还是字句分明地继续说着,“我恨……我恨这金家的男人……”

    “夫人……”

    女子望向屋外罩着冷冷月色的夜幕,像是低喃却又无比坚决地说,“他这般糟蹋我,我要他金氏满门男子以后不得纳妾,若娶错人,不得真心人相伴,则三十而殁,不得子嗣……我愿用我的血与魂起咒,金氏男子如有违背,暴毙而忙……”

    说完,她忍不住猛咳,在咳出一口血后,人突然脱力往后一躺,双眼未闭便断了气息。

    杏儿抖着手伸过去探她的鼻息,接着凄厉地高喊了声,几乎要昏厥过去。

    “夫人……”

    冷月辉映,床边蔓延的血红染上不详的诅咒,只是这时候还没有人知道,女子那最后的不甘咒誓已如一片乌云笼罩上这深深大宅。

    第1章(1)

    屋外天气晴朗,春光正暖,金府上下沉浸在一片喜气当中,但本最高兴的金老爷夫妇却一个皱眉、一个担忧。

    端坐在两人之上的金老妇人看着儿子媳妇这种脸色,忍不住微怒地低斥,“这是做什么?尔凡从边关打了胜仗回来,靠自己的力量封侯拜将,你们为人父母的不欢喜也就罢了,摆这什么脸色?”

    金老夫人见儿子吞吞吐吐的,转头又看向媳妇,恼怒地命令,“慧娘,你来说,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金夫人先是支支吾吾地不敢说,又一脸踌躇地望着丈夫。

    金老夫人被他们的态度彻底激怒了,“好啊!我老了,不中用了,所以你们都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只是要你们说个话也遮遮掩掩的,老太婆我还活着干吗?干脆死了称了你们的意!”

    金老爷只差没马上跪在地上,一脸惶恐地弯腰讨饶,“娘请息怒,儿子和媳妇万万不敢有这种想法!”

    金老夫人冷哼着,“不敢?你们有什么不敢的?连我问话都敢不答了。”

    “不是这样的,实在是这件事……”金老爷说时看看四周的下人们。

    金老夫人马上意会地挥退下人。

    “说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金老夫人脸上恢复了平静。

    “昨个儿退朝时,皇上独独留了儿子下来说话,听起来皇上似乎有要为尔凡指婚的意思,不过皇上说得隐晦,儿子就没多问,这两天尔凡回来了,怕是皇上还会提起这件事来……”

    指婚之于别人家来说可能是无上的荣宠,但是对他们金家来说,是祸的可能远大于那些荣宠。

    金老夫人一听也是一脸的苦恼,叹了口气,她无奈地说:“这都是孽……”

    金老爷夫妇同时低下了头,不敢多说一个字。毕竟这是先人种下的因,也算是家丑,娘亲能够说,他们却说不得。

    金老夫人万般感概地喃喃说着,“要不是当年爹那样伤了娘的心,我们金家又岂会落得今日的凋零,人丁不茂也就罢了,不能纳妾也不能娶错人,违者当真全应验了那诅咒,活不过三十,唉……”

    自从当年她娘亲死前的诅咒传了出去,先不说后来娶了媳妇的那些堂兄弟大都活不过三十,一些通房纳妾样样来的叔伯也都活不过一年,就是她爹也难逃诅咒,没留下半个儿子就莫名其妙的病死,最后只留下她一个嫡女招婿来传金家的香火。

    不过她也就生下一个儿子而已,对于他们这样的大家族来说,香火凋零是衰败的开始啊!

    金夫人毕竟还是心疼儿子,忍不住问道:“娘,媳妇早有疑问,难道这事就没有破解的方法吗?”

    金家的诅咒她也是嫁过来后才明了一二,毕竟这算是家丑,哪有传得沸沸扬扬的道理,只是对自己来说,丈夫永远不会纳妾是好事,可是轮到自己的儿子,怕娶错人活不过三十时,她身为人母就不禁要担忧了。

    “破解?谈何容易。”金老夫人苦笑了下。

    金家家大业大,可以说得上是有权有钱,难道都没人想过去找破解的方法?但若真有破解之法,又岂会沦落到她一个孤女当家,又岂会让金家人丁凋零至此?

    金老爷也是知道这情况的,按下妻子的手叫她别急躁,“娘,儿子也知道这事不好办,但是皇上既然露了口风,我们也不能就这样等着皇上指婚,若是对的人也就罢了,若是错了,我们金家三代可是只有尔凡一个孩子啊……”

    金老夫人也知道其中的严重,看了看他,“有什么想法说出来无妨。”

    “儿子和慧娘当初是由玄明大师合婚的,儿子也平安度过而立之年,是以儿子想,是不是再请玄明大师替尔凡算八字排命盘,就算不能直接知道要上哪提亲,起码也有个方向找寻。”金老爷说出他昨天琢磨了一晚想出的主意。

    金老夫人想了想,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只不过……

    “算八字排命盘倒是无妨,只是还有两个问题,一是符合八字的女子不一定是名门之后,二是尔凡怕是对这娶来的女子不喜……”

    孙子烈不若儿子温和,在儿子身上适用的方法,他不见得接受。

    金老爷像是早已想到这些问题,连忙回答:“娘莫忘了要阻止诅咒应验,关键除了我金氏一族男丁不得纳妾外,便是得娶一个真心相待的伴侣,所以品行良好、遵从三从四德的女子反倒是我们该优先考虑的,再说,我金家时至今日,还求什么?不就求子孙平安承欢膝下吗?是不是名门之后一点也不重要,至于尔凡……自古儿女婚事谁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上战场拖延这许多年,现下哪还有他挑三拣四的道理。”

第1页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