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家香火 第4页


    他脸一沉,少了笑容,大喝一声,“你受了伤是不是?”

    金尔凡脸上一僵,没想到自己想隐瞒的事这么快就被拆穿,还想辩解,但眼中一闪而逝的犹豫却被金老夫人眼尖注意到了,也担心地追问。

    “还想说谎骗我们是不是?你是不是就像你爹说的受了重伤,才会做出刚刚那种保证来?”

    金夫人一听到宝贝儿子受伤,眼眶不禁又红了,脸上更是焦急,“哪里受伤了?伤得重不重?有没有请大夫好好看过了?”

    金尔凡叹了口气,安抚着母亲,“没事的,只是一点小伤……”

    金老爷沉不住气地瞪他,“还想骗我们!若不是重伤,皇上可能同意你以后不再上战场吗?”

    他也是在官场上走动的人,边关动乱可不是一两年就能够解决的事,这回败北的蛮夷,难保过几年不会又卷土重来。

    一听到丈夫这么说,金夫人更是慌张起来,抓着儿子的衣袖不放,“尔凡,尔凡你到底是哪里受了伤?跟娘说,娘马上让人去找黎老御医来帮你看看。”

    黎老御医已经退休了,开的药汤就位在京城东市,平常人家要请他出诊可能不容易,不过凭两家交情,相信他会愿意走这一趟。

    金尔凡先是苦笑,然后放缓声音安抚,“不用这么麻烦了,娘忘了彦儒那小子可是随军御医,就跟在我身边的。”

    “那……”金夫人还想再问,却被金尔凡给打断。

    “爹、娘,你们先坐下吧,我慢慢说就是了。”

    等到所有人都坐下,金尔凡才开始娓娓道来,“前阵子我遭到敌军暗算收箭伤,伤口不大,不过箭头淬了毒,彦儒虽然及时帮我做了处理,却还是留下一点后遗症,平时走路骑马没大问题,就是处理或者是快跑时脚会使不上力气,虽然不是什么大毛病,但是行军大战时一点小差错都能要人命,更何况我这种情况也只是拖累其他人,所以彦儒已经将我的情况回禀皇上,皇上也说他自会定夺。”

    金老爷看而在像是毫不在意地说着这些话,心中却有些恻然,明白受伤的状况绝对不如他所说的那般轻描淡写,但是既然儿子想要隐瞒,他也无意揭穿,以免母亲和妻子担心。

    “既然你已经确定不会再上战场,那正好,也是时候定下来了……”

    金尔凡眉头一皱,心想着果不其然,才想开口反对,马上就被一个斜眼瞪过来。

    “别说你还不想娶,当年要替你订亲,你就说要先求功名,会耽误人家,现在功名有了,以后也不会再离开了,就该好好地娶个媳妇才是。”

    进而反见母亲一脸打定主意的样子,知道这件事大概已成定局,但还是忍不住想要做最后的挣扎,“儿子才刚回来……”

    金夫人掩着嘴笑了笑,“不用担心早收到你要回京的消息,我们就让人出去打听了,还特地请玄明大师帮你合了八字,确定这真是门好亲事才帮你订下的。”

    金尔凡双眉一蹙,看着父亲,沉声问:“这会不会仓促了点?”

    不过是一两个月时间久已找人合八字,订下亲事,又得准备成婚要用的东西,照道理来说,这事匆促得过分了。

    金老爷示意下人都退下,才一脸严肃地看着儿子道:“你也知道我们金家这几十年来香火不盛是怎么一回事,你又是金家三代唯一血脉,这亲事我们也不敢大意,只是在收到捷报没多久,就得知皇上有意将公主嫁给你,为免事情真的演变成那种地步,我们只好赶忙帮你订下这门亲事。

    他们都清楚,到时候万一真出了什么问题,不只他们金家有可能断后,还会连累公主当了寡妇,而这事一旦传到皇上那里,本就人丁凋零的金家还能不覆灭吗?

    他也不是没有想过向皇上坦诚此事,奈何除了考虑到家丑不可外扬,也怕皇上认为这是推托之词。

    金尔凡点了点头,知道自己说了也改变不了什么,只是心中还是有点郁闷和愤懑。

    先是受了伤不得不从战场上退下来,回到家里又马上被塞了个据说只是八字不错的女人,即使他忍耐力再高也被逼到极限了。

    只是现在无论说什么或做什么都于事无补。金尔凡神色复杂地看着已经热烈地讨论起婚礼事宜的还有母亲,心中忍不住叹了口气。

    算了,就当身旁多了个不能使唤的丫鬟好了!

    至于夫妻间的情分,他想,那就是随缘了。

    相较于金尔凡的郁闷,王幼昕则是带着紧张还有期待准备着自己的嫁妆。

    武定侯府那边催得急,确定了金家少爷回京的日子后就急着下聘定日子,让她整日几乎都关在房间里,从早到晚忙着量身刺绣还有婚礼的琐碎事项。

    王夫人虽然与这个女儿不亲,但王幼昕毕竟是王家的长女,还是嫁给鼎鼎有名的武定侯,她有心替她办得风风光光,谁知当将要才买嫁妆清单拿给女儿看时,却小家子气地要她不要如此浪费,只要依照古礼将该采买的东西备好即可。

    王幼昕知道自己的态度扫了母亲的兴,但她真的觉得不必如此铺张,毕竟她底下还有许多弟妹,就算她是正室所出也不该因为她一个人出嫁耗费如此多的钱财,然而娘一句“别连这件事都要跟我作对”便堵住她的嘴。

    所以她在紧张着即将到来的婚事时,又多了一抹遗憾,为她和母亲未能修补反而更加恶化的关系。

    但即使金尔凡合王幼昕对于这件婚事各怀不同心思,日子还是如白驹过隙般快速溜过,很快地就到了两人成亲的当天。

    第2章(2)

    王家张灯结彩好不热闹的同时,王夫人穿着一身喜气来到王幼昕的房里。

    正在梳头的王幼昕看着母亲脸上依旧到这微微不豫的神情,不由得有些情怯,她垂着头,低低地喊了声,“娘。”

    王夫人坐到一边的软榻上,看着穿着大红嫁衣的女儿,神情复杂。

    她是她的孩子,但不知怎的就是跟她亲近不起来,即便到了她出嫁的时候,她心中也没有为人母应有的悲伤情绪。

    比起这个亲生女儿,反倒是那些庶子庶女跟她的关系比较融洽。起码在她的教养下,个个看起来都像大家闺秀和名门公子,而不是整天不施脂粉还老爱在下人堆瞎混。

    明明她这个做娘的此时该叮咛她一些出嫁后该以夫为天、孝顺公婆的话语,但顿了顿,她终究什么也没说。

    房里一片沉默,与屋外的忙碌嘈杂形成强烈的对比,也让王幼昕更加的不安。

    最后王夫人垂下眼眸,淡淡地开了口,“嫁了人更要注意自己的行为,别让夫家与娘家丢了面子。”

    说完,没有母女俩泪眼相望的场景,王夫人起身就往外走,这房里满眼的红让他有有种烦躁感。

    王幼昕怔住了。没想到在她这最重要的日子里,娘也只是说了这样一句不痛不痒的话……

    她忍不住唤了声,“娘!”

    王夫人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还有什么事?”

    迟疑了下,她还是鼓足了勇气开口,“娘,可以给我你平时戴的那支翠玉簪吗?”

    那支簪子不是最名贵的,造型也不华丽,但是偶尔会看到娘戴着它,虽然娘待她始终冷淡,可是她还是希望出嫁后有件东西可以让她看着素年娘,比起那堆丰厚冷冰冰的嫁妆,她宁愿留一两样娘用过的东西。

    王夫人顿了下,然后淡淡地丢下一句,“晚了,你三妹前两天说缺了支素净的簪子,跟我讨了它,我就给她了。”

    “啊?可是……”王幼昕呆愣了下,还想说下什么,王夫人却已头也不回地走出房门。

    她难掩伤心失望地垂下眼,低低问着站在身边替她整理东西的姚妈,“我是不是很不好,所以娘在这么不喜欢我,连支簪子都不愿意给我……”

    其实想要那支簪子的话在之前她就说过了,刚刚她看首饰盒里没有那支簪子才特地出声讨要,没想到的是娘给了不是亲生的妹妹……

第4页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