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家香火 第5页


    万般失落让她忍不住回想过往母女俩相处的情形。

    从小时娘就很少抱她,也很少对她笑,平常没事更是连话都说不上几句,让她甚至怀疑自己不是娘亲生的。

    娘是大家闺秀出身,重规矩,也讲究排场,她则喜欢安静,做点绣活,或者是在厨房里钻研菜谱,也不重打扮,她想过迎合娘讨她欢心的,但却发现她永远达不到娘的要求,只是换来她更多的斥责,久了她也放弃了,试着从拿手的事情取得娘亲的认同。

    只是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原本她以为自己出嫁的这日母女俩至少可以说一点体己话,谁知得到的也只是这样简短的训斥而已。

    王幼昕越想眼眶越红,身上的大红喜衣对她来说更是刺目到不行。

    姚妈心疼看着她小脸上的落寞,心中忍不住一阵酸,拿起帕子轻轻地在她的眼角压了压,安慰地说:“今天可是大小姐的大喜日子,出大门前可是不能哭的。”

    “姚妈……我只是……”王幼昕眼眶含泪,却不知该怎么诉说自己心中的委屈。

    姚妈拍了拍她的手,轻声劝着,“大小姐,夫人虽说不常亲热地待你,但是冬天夏日什么好东西也没有缺了大小姐的份,大家还说大小姐很幸福,我们镇上哪个姑娘出嫁嫁妆有你一半的丰厚,如今你要出嫁了,夫人说不定心底难过,才不知道跟你说什么,小姐可千万不要因为一点小事哭红了眼,不说会让人给笑话,这大喜日子哭成这样也是不吉利的。”

    知道姚妈是在安慰她,她们都心知肚明王夫人是出于爱面子才替她筹办如此丰厚的嫁妆,但王幼昕还是配合地露出一抹浅浅的笑容,眼神中带着一点释然。

    是啊,比起世上许多困苦的人,她衣食无缺,生活无忧,娘待她虽冷淡了些,但也没有打骂过她,她有什么好抱怨的?

    想通了这点,心中的失落总算消退了些,反而是出嫁前的紧张又占据了心房。

    不知道她的夫君是怎样的人?

    不知道他是不是会待她好?

    不知道公婆是否好伺候?

    太多的担心又让她的小脸皱了起来,她下意识地回头看着姚妈。“姚妈,我好紧张。”

    姚妈可蔼地看着她拿起梳妆台上的凤钗轻轻帮她上,“大小姐别担心,为人妻该会的事你都学得差不多了,武定候府人丁简单又没有小姑妯娌,更不用担心未来要勾心斗角地过日子,更何况小姐这样惹人疼爱,到了武定候府里必定也会顺顺利利白。”

    姚妈温柔的声音安抚了她出嫁在即的紧张心情,比起自个娘亲,王幼昕许多时候这个看着她长大的厨娘待她更亲、更好。

    姚妈还想说些什么来宽她的心,但是屋外突然响起的竹声却提醒着她们吉时已到,迎亲的人已经到了大门外了。

    姚妈眼神一黯,匆匆又补上一句,“大小姐,我不知道夫人有没有帮你准备压箱底的东西,就擅自帮你备了一份,放在箱子里的檀木盒中,等到没人时,你再拿出来看。”

    说完,姚妈即使不舍也得离开了,毕竟今天这种日子府里上上下下都很忙碌,她这个厨娘不得回去张罗糕点菜肴。

    王幼昕还想说些什么,但是红盖头已经兜头罩下,随着嘈杂的人声逐渐接近,她揪紧手中的帕子,忐忑地坐在椅子上。

    “请新娘出门……”喜娘拔高的声音在房门外嚷着。

    王幼昕在两名丫鬟的搀扶下站了起来,一步一步地走了出去,每一步都像是踩着自己剧烈的心跳声而行。

    走出门口,炙热而刺眼的阳光穿透了红盖头,只剩不一片炫目的红光在她眼前闪现。

    她轻闭上眼,然后又睁开,眼底的紧张全化为一种坚定。

    总之不管如何,她一定要好好地过接下来的日子。

    当火红的轿子被抬出王府时,一个身姿绰约、面容艳丽的女子隐身在门后,揪着帕孑,死死地看着那顶轿子远去。

    “总有一天,我也能坐在那样的轿子里……”她喃喃地说着,揉碎了手里红色的凤仙花。

    手空,汁染红了手掌和地上。

    迎亲拜堂等一连串仪式之后,一群人就跟着喜娘簇拥着新卜往新房走,不只金尔凡想知道自己未来的妻子长得什么模样,就是几个亲朋好友也兴致勃勃。

    本来金尔凡就是家中有女儿的人特别关注的对象,本来想说等他回京后就上门打听消息,谁知他刚一回京,就跟着收到金家派人送来的喜帖。

    而且婚期也挺匆促的,金尔凡回京还不到一个月就准备拜堂,让一大群人都莫名所以,还有好事者暗自猜测会不会是他对人家姑娘一见倾心,所以赶着把人给娶回家。

    这众多猜测和流言让黎彦儒这个喜欢凑热闹的专程搜集来,一一说给好友听,顺便取笑了他一番。

    金尔凡对于现下这个坐在喜床上的女子除了好奇,其实还有些不以为然。照理夫家收到丰厚奢华的嫁妆应该心喜,但对他这个长年在边关贫瘠之地带兵作战的人而言,只觉得王家财大气,对于在那种环境长大的王幼昕也难有好感。

    他接过喜娘递来的喜秤,随手一挑,红盖头就这样落了地,所有人全都专注地看着坐在喜床上的新娘含羞带怯地抬起头。

    王幼昕在红盖头挑开的瞬间,稍微眯了下眼来适应终于不是血红一片的视野,然后才注意到站在她面前身姿挺拔的男人。

    即使她没见过几个男人,但光是那第一眼,她就可以肯定地说,她的丈夫是个勇敢无畏的男人,不愧是个纵横沙场的大将军。

    高壮挺拔的身姿巍然屹立,刚毅的脸孔显得刚正不阿,黝黑的眼里不知在想什么,却让她难以自遏的脸红心跳,紧抿的唇看起来更是带着几分威严,有种号令千军的霸气。

    即使他现在穿着一身喜气的红蟒袍,依然无法遮掩他一身一夫当关万夫莫敌的剽悍气质。

    在打量完他后,她的心猛地一抽,因为她注意到他的脸上没有半分的喜色,只有敷衍和不耐烦。

    当他那种审视的眼神望向她时,王幼昕忍不住咬着唇垂下头,不是害羞,而是看到他明显不愿意亲近的眼神,令她有些退却。

    没人注意到这对新婚夫妻眼神交流后不寻常的表现,除了眼尖心细的黎彦儒,但在某人眼神的威胁下,他也只了鼻子没有说什么。

    然后金尔凡再度被簇拥出去敬酒,王幼昕听着外面的吵闹声和房里其它女眷的祝贺声,只觉得喉咙里像梗了什么东西,有种说不出的苦涩。

    等应酬完所有人,她再次坐在喜床上发愣。

    王幼昕,不过是一记冷眼难道就吓退你了吗?

    说起来,娘从小到大的冷脸似乎更可怕伤人,既然如此,她又有什么好畏惧担心的?

    一边宽慰着自己,她的神色也逐渐放松开来,小手在袖里握成拳,坚定自己的意志。

    既来之则安之,不管怎么样,她都是她要依靠一辈子的夫君了。

    她就不信他能摆一辈子的脸色给她看!

    第3章(1)

    夜逐渐深了,王幼昕换下拜堂的喜服,改穿上红色常服端坐在床上,心中又是一阵忐忑不安。

    只是到了月上枝头,喜房里还是静悄悄的,只有烛火偶而跳窜的声音传来。

    王幼昕因为紧张,所以即使忙了一天也不太感到累,但是她的陪嫁丫鬟们都有点受不住地频繁了点头。

    “小桃,你带着其它人先下去睡吧,我来等他就好。”王幼昕体贴地交代着。

    小桃猛地一震,脸上带着不安,“怎么可以?姑爷到现在都还没回来,说不定等一下还要人服侍……”

    “好了,哪那么多事你们去做,等等也不过就是宽衣洗漱之类的小事而已,这个我做得来。”

    “小姐……”小桃还是有点犹豫地看着她。

    王幼昕温和地笑了笑,“先去睡吧,明天我还要跟公婆请安呢,早起时仍有得忙,到时候你们一个个都神不济想打瞌睡,不是让我更没面子吗?”

第5页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