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家香火 第7页


    他扶着她在床上躺好,拉来被子替她盖上,就当是回报她刚刚尽心尽力的服侍。在心中如是告诉自己,金尔凡也重新躺好睡下。

    红烛夜,就在两人各有所梦的情况下无事到天亮。

    第3章(2)

    第二天,小桃她们一大早就起了床,站在门外等着进去服侍自家小姐姑爷,只是等了半天都没有听见传唤,也只能焦急地在外面候着。

    王幼昕早上起床时只觉得全身舒畅,她好久不曾睡得如此沉。

    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只看见一道男人背影站在站床前,顿时清醒过来,整个人猛地坐起,结结巴巴地喊着,“夫君?”

    “嗯。”金尔凡没有转身,只是轻轻地应了句,然后说道,“差不多可以起来了,你的丫鬟在外面等了有些时候了。”

    王幼昕一听,连忙手忙脚乱地下床,一脸困窘地望着他的侧脸,“是,我马上整理……”

    “整理好就到中厅去。”

    金尔凡没有多说什么,叮咛一声就迳自离开,顺便开了门让那些在外面急得团团转的丫鬟进去。

    王幼昕这才轻轻地吐了一口气旋即一脸困惑地看着床上凌乱的被褥。

    “我昨天怎么睡到床上去了?”她喃喃自问着,却百思不得其解。

    不等她多想,小桃已经带了人捧着热水盆还有几样点心走进来,看到主子还在看着床发呆,不由得出声提醒,“小姐,等等还要跟老爷夫人他们请安呢!”

    王幼昕回过神,连忙让她们帮着换衣梳妆,等打理得差不多正打算往外走时,她才忽然记起,“对了,少爷呢?”

    这新人过门的第一天请安,是要夫妻俩一起过去的,现下如果只有她一个人去,公婆肯定会疑惑,她又该如何回答?

    等在门口的阿行听到她的问话,抢在其他人面前回答,“少夫人,少爷平常都有晨练的习惯,他要您直接过去中厅就好,他收拾好就会过去。”

    王幼昕听完脸色刷白。他明明知道今天夫妻一起出现的重要,却还这般对她……

    虽然昨天已经可以感受到他并不喜欢她,但却没有想到他排斥她到这种程度,连在人前替她留点面子也不愿意。

    她忍住了,小桃可忍不住,不满地嘟囔道,“姑爷这是怎么一回事,就不能往后挪挪时间,非得要挑这时间……”

    王幼昕回过神来,连忙阻止贴身丫鬟的抱怨,“好了,别说了,我们走吧。”

    既然知道他的想法,她就更应该坚强起来才对,否则连这点委屈都忍受不住,那么她以后要怎么在这里生活下去?

    说完,她抬头挺地跟着阿行往前而去。

    来到了中厅拜见了三位长辈,王幼昕表现得体,金老爷夫妇相视而笑,觉得这个媳妇目前看起来还是不错的,各自赏了一个大红包给她。

    “以后要跟尔凡两人互敬互爱,多多努力替金家开去散叶。”金老夫人还更是直接,把心中最大愿望说出来。

    金家人口实在是太少了,以往热闹的府邸现在大多时候都冷冷清清的,她也有许多年没有听到新生婴儿的啼哭声了。

    王幼昕被她直言不讳的叮咛给吓了一跳,害羞地垂下头,晕红漫上她的脸,低声道,“老夫人……”

    “好了,金家没那么多规矩,规矩是做给外人看的,,在家里不用那么拘谨,你带来的几个丫鬟也先让她们下去吧,我有话要跟你说。”金老夫人也见过世面的人,自然明白这个新进门的孙媳妇有口难言的无奈。

    不过见她什么都没说,也没有表现任何不愉快,证明这个孩子的心还是不错的。

    金老夫人一想到今天早上她派去的人回报的事,就忍不住想叹气。

    尔凡昨夜拉着彦儒那孩子在书房里喝闷酒,喝得醒醺醺回房,早点起来又跑去练功房练功,完全不把新婚妻子放在眼里,幸亏这孙媳妇脾气好才能这样忍他,若是其他有点脾气的女娃,大概今天早上就会摆脸色闹起来了。

    他不给人家面子,府里难免会有些没眼色的下个给她气受,也只能由她这地老骨头!多给她一点支持了。

    等小桃她们退下,金老夫人才开口,“若家里有人欺负你可别忍着,尽管来跟说,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受了什么委屈千万要跟提。”她和蔼地望着她,还不忘拍拍她的手。

    王幼昕一听这话,眼眶顿时泛红,“老夫人……”

    从小因为娘的冷淡态度,让她对亲情一直极为渴望,但是爹长年不在家,她和同从异母的弟妹又不亲近,所以有时候看着人家家里那种和乐融融的情景,她就忍不住羡慕。

    没想到她渴望又羡慕的那种亲情却在出嫁后得到了。

    金老夫人望着她,笑着说,“还喊什么老夫人,刚刚都敬了茶了,以后就喊吧!”

    金老夫人看婆婆对这个孙媳妇满意,也凑上来打趣道:“娘可不能只让媳妇腻在你身边,也让她认认我们两个爹娘吧!”

    金老夫人器笑不得地看着她,“都是当婆婆的人了,难不成还要跟媳妇争宠吗?”

    她说完,所有人都笑了。

    金夫人虽然被调侃得有点害羞,也是拿着帕子掩嘴笑了起来。

    就在气氛一片欢欣时,一个男声突然响起。“怎么今天早上大家都这么开心?”

    金尔凡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但他还是按照自己平日的作息去晨练,又回房收拾了下才过来中厅。

    却不料平日颇为严肃的和父母都笑声连连,他还以为今早他没陪着新婚妻子请安,会让家中三位长辈不快呢。

    视线接着扫向旁边站着的小女人,她是做了什么或是说了什么让所有人不怒反笑?

    金尔凡往她望去只见她脸色微红,却没有不开心的神色,反而带着笑容,看起来不像是刚告完状的样子。

    不是告状,那她到底说了什么?

    金老夫人见到孙子进来,也没谴责他,而是等他坐下才开口。“尔凡,从今天开始你就已为人夫,以后做事要多想想,可不能老是依着自己的子做事。像今天着这样的日子,你就应该先陪着幼昕过来请安,要练武什么的等等去做也不迟,明白吗?”她点到即止,“好了,等下带幼昕回去你们自己屋里吃饭,昨天大家都忙了一天,今天就都在自己屋子里好好休息。”好特别强调了“自己屋子”这几个字,要他别又像昨天一样冷落妻子。

    “是,。”金尔凡自然听得出来祖母的意思,面无表情地应了。

    金老夫人和金老爷夫妇看到他又摆出这个表情,心中都忍不住想叹气。

    当初要他娶亲时就是这种样子,心里头不高兴也不说,若不是昨天他们特别叮咛过彦儒,这小子还不知道打算在书房折腾到什么时候。

    唉,算了,儿孙自有儿孙福,总之媳妇是替他娶进门了,只要他不要做得太过份,他们也不会多管什么。

    只是可能要委屈那个看起来乖巧的媳妇了。金老爷夫妻相视而望,心中不约而同地想着。

    第4章(1)

    王幼昕跟着金尔凡的脚步往外走,一路上她的心烦躁不已,因为她不想这样不明不的地就被他冷落,也不想两人就像陌生人一样住在一起。

    想了半天,她终于鼓起勇气,抬起小脸对走在前面的金尔凡道,“请等一下,我有话想跟你说。”

    即使拚命安抚自己,那种莫名其妙被人讨厌的难受还是难以平复,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什么,让新婚夫婿在洞房花烛夜喝得酩酊大醉不肯回房,第二天又不顾礼俗地丢下她一个人前去向长辈请安,他的排斥是如此的明显,让她想不在意都难!

    停下脚步,他蹙着眉转过头来,“我跟你有什么好说的?”

    王幼昕被他凌厉的眼神一扫,顿时有点结巴,但还是鼓起勇气,“你没有,但是我有。”

    他眉头蹙得更紧,抿了抿唇,看着她明明一脸害怕却还是鼓起勇气说话的坚定小脸,口气不佳地道,“那就麻烦你长话短说,别浪费我的时间。”

第7页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