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家香火 第8页


    王幼昕先是看了看周围,确实洒扫院子的那些下人距离够远,听不到他们的谈话,她才吸了口气,大胆地问道,“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他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接地问他这个,微微一怔之后,低哼了声,一脸不悦地瞪着她。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已,谈可喜欢?”他平板地回答,“你要说的就只有这个?”

    王幼昕要的不是这个答案,若说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自己也是,但他的态度分明带着成见,看着他脸上的不耐神色,她竟冲动地上前拉着他的衣袖。

    “不是,我想说的是,就算你不喜欢我,但是我们毕竟已经成亲了……”说着,她硬虎慌乱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那又如何?”

    “我是想说……我是想说……我们以后好好相处,像一对普通的夫妻一样地过日子……”

    不用像《上邪》里“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那种轰轰烈烈,也不需要“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那种承诺,只要他不要把她当陌生人视而不见就可以了。

    这样一点小要求,难道他都无法做到吗?

    普通夫妻……金尔凡低下头看着眼神带着希冀,红唇紧抿的王幼昕。

    看来这个女人果真不可以第一印象来衡量她。

    迎亲时安安静静的,只能从身上那华丽的嫁衣感觉她是个奢华又重排场的大小姐,昨天晚上却温柔贤淑,刚刚请安时看起来又像个知书达礼的大家闺秀,结果现在却大胆地要他站住听她说话。

    从昨天到现在,他第一次正眼望着这个女人。

    她不高,约莫只到他肩头处,鹅蛋脸,眼睛圆圆的像杏子,鼻子小巧,算不上美人,顶多可以用小家碧玉来形容,但为什么却出乎意料地有活力和朝气……还有勇气?

    他突然很想知道,她知道自己被娶进门的真正原因,是不是还会像现在一样,要他与她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他往前走一步,脸上平淡无波,语气却显得咄咄逼人,“你知道武定候府为什么会挑上你吗?”

    王幼昕连连退了两步,手捂着平缓自己急促的心跳,脸上带着一点苍白,隐隐有预感他接下来要说的话她不会想听。

    不过金尔凡打定主意要说的话,又岂容她不听?

    “既然你已经嫁进金家,那么金家的秘密你自然有权知道。金家男人不能娶妾,因为如娶二妻,必将暴毙而亡。你可别不信邪,我许多堂兄弟就是不信,最后导致诅咒应验,而且也不是只娶一妻就没事了,如果娶错人,那不但无法生下子嗣,男子刚活不过而立之年。”看着她益发苍白的脸色,他冷冷地问道,“如何?还想要跟我做什么普通夫妻吗?”

    “我会娶你,是因为玄明大师说你八字与我相合,说不定可以避掉那个诅咒,这么匆忙地举办婚礼,则是为了躲避皇上的赐婚,从头到尾,我本就不想娶妻。”

    应该说,如果不是皇上来这么一招,他本就不想娶妻,当初毅然决然地请缨随大军出征,一部分是想实践报效国家的理想,另一部分也是不想拿婚姻去赌,害人亦害己,与其要那样,他还不如轰轰烈烈地战死沙场为国捐躯。

    王幼昕抚着口,虚弱地道,“就算是因为八字,我们既然成亲了难道就不能……”好好地过日子吗?剩下的话她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不能。”他一口否定,“别怪我狠心,或许以后你当了寡妇时,还会庆幸我今日这样做,起码我们两人之间没什么感情,以后就是我死了,你也不会太伤心。”话是无情了些,但却是他最真实的想法。

    她听得进最好,听不进去也无所谓,反正他话都说清楚了,以后两人“相敬如冰”即可,他不想让她有不必要的期待。

    至于昨晚她亲自为他热敷时他心中产生的那份骚动,应该只是一时错觉。

    王幼昕快速地收敛心神,垂下头不知道想些什么。

    金尔凡想她大概受到的打击太大,才会是这种反应,毕竟被当成一个防咒的工具娶进来,倚靠一辈子的丈夫还可能是个短命鬼,任谁知道了大概都无法接受吧。

    他扭头离开,突然有点不忍心看她的表情。

    坦白说,听了那些话,她真的几乎快哭出来了,但不是为自己的未来担忧而是为他身上背负的枷锁难过……

    难怪堂堂的武定候迄今才娶妻,难怪会挑中她这个商贾之女……

    然而不管他是何想法,总之她已经嫁进来了,就是他金尔凡的妻,与他祸福与共,他想要无视她,她是不可能一声不吭的。

    看他越走越远,她顾不得礼数地大吼,“金尔凡,你有你的想法,我有我的做法,你别想把我当隐形人!”

    没有听到预期的哭声反而是大胆的宣言,金乐凡忍不住停下脚步,却没有转过头。

    有了开始。王幼昕发觉接下来的话也没有那么难以启口。

    她深吸了继续喊道,“虽然你不愿望娶,但我既然嫁给了你就会做好我分内的事,我会努力,让你把我当成你的娘子。”

    金尔凡还是没有回头,想嗤之以鼻,嘴角却不自觉地勾起一点弧度。

    她……或许有点意思……

    王幼昕觉得把心里的话大声喊出来之后,整个人都轻松不少,只是那种不顾颜面的大吼,让她最后还是忍不住羞涩地快速躲回自己房里。

    小桃正在张罗早膳,将碗筷汤匙摆放好,却见主子一个人冲回屋里,还是没有看到姑爷,让她微有不满,但也不想当着主子的面说什么,就怕惹她不开心。

    “小姐,刚才金总管照老夫人的吩咐要人把早膳送来,小桃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你一早就去中厅拜见几位长辈,应该早饿乜,赶快坐下来用膳吧!”

    “小桃,谢谢你。”

    “小姐,你又来了,小桃是下人,服侍你是应该的,以前在家时夫人就最不喜欢你一点主子的架子都没有,如今嫁进武定候府,一定要讲求规矩,虽然老夫人刚刚要你别太拘谨,但还是要小心。”她家小姐人好心地又善良,人家不地她们这些奴才当人看,她却待她们后亲人,她虽然感动,不过为了小姐好,她还是得提醒她一此。

    小桃爱心的个让她一开口便口若悬河地说个不停,王幼昕听得既感动又好笑。

    “好的,桃嬷嬷,你说的我都谨记在心了。”小桃的个有时候就像个老妈子一样,其实她说的她又何尝不知但被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小桃听了忍不住跳脚。“小姐,人家在跟你说正经的,你怎么还取笑人家?”

    “好了好了,不闹你了,提到正经事,我倒想要你替我想想我有什么长处?”从发下那样的豪语后她就一直想着,该怎样取得丈夫还有夫家人的欢心?

    琴棋书画?不行,她顶多就是识得字而已,要说文采什么的那可是差远了。

    拉弓猎?也不行,她平常连我杀**宰鹅都会怕,更不用说打猎了,更何况她连弓长得什么模样都没看过!

    想来想去,她竟然找不到可以突显自己优点的东西。

    “啊?长处吗?小姐绣工挺好的,厨艺也不差,不过……”小桃话还没说完就因为主子过度明亮的双眼顿住,有种大事不妙的感觉。

    果然!

    王幼昕粲笑地站了起来,抓着她的手摇晃,“小桃,你真是我的智多星,我终于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

    小桃被晃得莫名其妙,心中的不安也更盛,“小姐,你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王幼昕笑眯了眼,伸出食指在她眼前挥了挥,“呵呵,本小姐要用我最得意的工夫让金尔凡知道,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小桃愣愣地看着一脸神采飞扬的主子。

    小姐还是没告诉她,她到底要做什么啊!

    第4章(2)

    小桃很快就知道了自家小姐的打算了,但是那结果却让她不由得哀叹自己的多嘴。

第8页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