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家香火 第9页


    她一脸哀怨地看着挽起袖子在厨房里忙得不亦乐乎的主子。

    小姐啊!刚刚才叮咛你大户人家的规矩多,你却用完早膳就马上跑到厨房这种地方来。

    不过她也知道,小姐不但打定主意,便是十匹马都拉不动。

    “小姐,有没有要帮忙的?”小桃在旁边哀怨了半天之后,终于认命地卷起袖子准备帮忙。

    王幻昕挥了挥手,小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一脸专注,“不用,你帮我把房里那个檀木箱里的调料给拿来,我等一下要用。”

    那个檀木箱里装的是她之前在家时自己调配的一些佐料,在外面可是买不到的。

    “檀木箱吗?”小桃想了想就知道是哪个箱子。她之前塞在最下面那个嘛!也只有小姐会不爱金银珠宝,却把那些调料当宝,特别吩咐她要带过来武定候府。

    “嗯。”王幼昕点了点头,然后看向自己手中的食材。

    有羊,可以做羊汤,还有百合球,可以炒盘素妙百合三鲜,最后再切一盘白玉笋和白切拼盘,搭上她特调的酱料就成了。

    想好要做什么之后,她就拿起亮晃晃的菜刀,刀起刀落,工整又细的萝卜丝就出现在砧板上,让厨房里的其他人都看傻了眼。

    王幼昕是一专注在一件事上便会忘了其他子,尤其是在她最喜欢的做菜这件事上,所以她不管周围人的眼光,开心地又煮又炒。

    很快地她菜色都弄得差不多了,小桃也早已拿着那个檀木盒进来厨房,并且准备好几个盘子等着替她盛菜。

    虽然她进来不过一天,不过已经打听好这一府里的一些情形。

    老夫人用餐的时间较早,而公公还有她夫君因为常有事要忙会吃得较晚,所以通常都是各吃各的。

    她烧的这几道菜也不全是做给夫君一人吃的,她分成几等份,打算等一下让人送到几个长辈的屋子去。

    想把她当作空气?金尔凡,我要你从现在开始,一天一点地认识我、熟悉我。

    我相信不用多久,我会证明自己不是一个八字好的女人,还是个会让你满意的妻子。

    坐在书房里,金尔凡头疼地看着桌上的文书,然后看着对面的好兄弟,苦恼地问:“真的快没有其他办法可以解决了吗?”

    黎彦儒一改平日的嘻皮笑脸,脸上也是带着无奈,“你都没办法了,我哪有什么办法?我家的药堂和你们金家名下虽然有些镖局驿站和酒楼,但这些地方能够安排的入手实在有限,只限安一些生活过的比较困苦的人进去,其他的……目前只能给些银子让她们过活,再看怎么过活了。”

    金尔凡看着文书上一堆名字,心跳忍不住郁闷不己。

    这些都是跟他一起上过战场的士兵,只是有些伤了手脚没办法再上战场,却又找不到活干,有些则是丢了命,留下家中老少需要人接济。

    朝廷自然有发给一些抚恤金,但是一场场战争下来,死伤的兵员那么多,僧多粥少,一开始他也给予银两上的帮助,最后才发现这本是治标不治本,那些银两是可以让他们过上几个月,但却不是长久之计。

    那些都是在战场上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弟兄,如果可以,他希望他们能够过上正常的生活,而不是缺衣少食,全家人三餐无以为继。

    然而现实是即使他有心为他们安排出路,但那些身上残缺的弟兄可以做的工作大为有限,至那些老弱妇孺该怎么安排,更是他和彦儒最为头疼的问题了。

    “这几天再想想办法吧,之前给的银子应该还能撑上一些时间……”金尔凡刚硬的脸上带着几许无奈。

    当两人愁容相对时,守在书房外的阿行却通报着,“少爷,夫人来了。”

    正苦恼的金尔凡眉头一皱,口气有些不好地问:“她来做什么?”

    阿行也听得出主子不悦,连忙回答,“少夫人提了食篮过来,说是要送午膳给少爷用。”

    “家里没下人了?让她提食篮过来?”

    黎彦儒听到这不解风情的话忍不住数落他,“新婚第二天,嫂子拿点吃的过来看你还不好啊!你以为人家跟你一样,没心没肺的。”

    金尔凡没说什么,只是抿紧唇,不打算理会。即使他对她稍有改观,但那还不足以让他改变想法。

    黎彦儒才懒得理他的别扭情绪,反正肚子也饿了,干脆代表主人发话,“阿行,请少夫人进来。”

    没过多久,王幼昕就提着食篮进来了,小桃手上的檀木盒则让阿行跟着捧了进来。

    书房重地,让她进来已是破例,小桃一个小丫头也只能在外面候着。

    “夫君,黎公子。”王幼昕带着浅笑,不管金尔凡的臭脸就先打了招呼。

    黎彦儒看着坐在书桌后面无表情的好友,即使很想调侃他,还是忍了下来,转向王幼昕。

    他抽抽鼻子,一脸惊喜地说:“嗯……这味道真香啊!今天厨房做了什么好吃的?”

    阿行一边接过王幼昕手中的食篮

    一边笑着回答,“黎少爷,今天这几样菜可都是我们少夫人‘亲自’下厨做的,您今天算是有口福了。”他特别强调了那两个字,希望让少爷注意到少夫人的用心。

    “喔?真的?”黎彦儒意外极了。

    金尔凡也有点诧异,因为印象中那些厨具都挺重的,她这样一个小不点能够甩得动锅,握得紧菜刀?

    王幼昕抿嘴笑了笑,脸上带着红晕,有些不好意思地开了口,“不知道你们的口味,我就先按照自己的口味去做,吃不惯的话,我下次再改。”

    说着,她递了双筷子给金尔凡,然后开始逐样介绍着桌上的菜色,“这是百合炒三鲜,这个是白玉笋和白切,最后是羊汤。”介绍完,突然想到调料还没拿出来,连忙转身向阿行伸手。“那个箱子给我吧,里头有我准备的调料。”

    黎彦儒平日喜欢吃喝玩乐,对于吃也甚是讲究,看到她还特地用个箱子装调料,就直接从阿行手中接过,准备打开,“让我瞧瞧是什么调料宝贝得要用箱子装着。”

    金尔凡就坐在一边,也忍不住好奇地探头去看,箱子一打开,本以为会看见瓶瓶罐罐的调料,结果却只有两本看起来老旧的书册。

    “书?”黎彦儒一脸的错愕,看向王幼昕,却发现她也是一脸的怔愕。

    怎么会是书呢?

    金尔凡趁两人发愣时,从箱子拿了本书出来,才翻开两页,一张俊颜立刻浮现尴尬神色,看着王幼昕的目光也有些怪异。

    黎彦儒注意到了,便抓了另一本打算翻来看,却被金尔凡快手抢了过去,他不由得大声嚷着,“干什么呀,里头到底是写了什么?你怎么这样神秘兮兮的?”

    书册……檀木箱……王幼昕想了半天,脑中突然闪过出嫁那天姚妈说得话。

    天啊,是压箱底,也就是俗称的……春图?

    瞬间,她俏脸上布满红晕,赶忙伸出手,要去抢他手上的那两本书,声音小得宛如蚊蚋,“快还给我,是小桃拿错箱子了……”

    看着她后知后觉的羞涩,金尔凡终于忍不住地笑了开来,一扫刚刚的担忧,眼角含笑地看着她,“不用了,这个"调料"我就收着了,果真是有滋有味!”

    如果不是她的演技太好,就是她真的是那种单纯到让人觉得傻气的女人。

    金尔凡向来对自己看人的眼光很有自信,所以觉得会直接叫住他,说出想要做一对普通夫妻的王幼昕,只有可能是后者。

    自从长辈们打定主意要替他娶一房媳妇,他虽然觉得要谁都无所谓,却从没想过会娶到一个这么宝的女人。

    把春图当成调料递来让人配饭,也幸好是他先看了,否则她岂不是要羞得去撞墙?

    一天之内,她就让他觉得有趣和可爱,他甚至开始觉得,或许有这样一个妻子,似乎也不错……

    他有些哑的嗓音说起这种调笑的话来,令王幼昕忍不住垂下头去,心跳得飞快。

第9页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