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家香火 第10页


    他的态度似乎比早上……好了那么一点?

    这是不是代表,其实她已经更靠近了他些,要让他接受她,并不是那么遥不可及的事?

    第5章(1)

    有了一个好的开始,对王幼昕来说就是一个莫大的鼓励。

    虽然金尔凡平常还是对她冷冷淡淡的,虽然她在武定侯府的地位依然没有什么提高,虽然府里有关“少不得欢心”的谣言已有压不住的态势……

    王幼昕低头在房里想着今日的菜谱,小桃则是在她耳边说着她这几天在府里听到的消息,然后气急败坏地说着,“小姐,你要赶紧想些办法啊!”

    “什么办法?”王幼昕语气带着无奈。

    她的办法也就是用水磨的工夫,看能不能让夫君慢慢地接受她而已,要她想其他的办法,她担心会弄巧成拙。

    “小姐,你再补想想办法,以后再这府里我们的日子就难过了,毕竟没有少爷的支持,其他的那些下人都会认为我们是好欺负的。”

    她当婢女多年,自然明白这些下人的心理,大家都是见风使陀的,哪个主人脾气好又受宠,就会赶着去巴结讨好,哪个主子不受宠在府里说话没份量,就算脾气再好,大家也是连看都不看,甚至没良心一点的踩到主子头上也是有的。

    “小桃,你是不是听到什么,还是有人让你受委屈了?”王幼昕担心地问着。

    从小因为她不特别受爹娘喜爱,连带伺候她的小桃有时候在外面替她跑腿也会受委屈,只是没想到现在她都已出嫁了,还是让小桃遇到这种事。

    她放下手中的食谱,眼底有着愧疚,“小桃,真是对不起,我这个主子太没用了,让你走到哪都受到欺负……”

    她可以不怪娘亲对她冷淡,可以体谅丈夫对她疏离,但是连累到一直维护她的小桃,她就无法不心生愧疚。

    小桃一见到主子低落的神色,连忙慌张地说着,“小姐,我没事啦,我小桃是什么人,怎么可能受委屈?就是看不惯那些墙头草在背后说小姐的坏话。”

    若是背地里说说也就算了,可现在她走出去,几乎人人都用那种轻蔑的眼神看她,还指指点点的,让她忍不住替小姐抱屈。

    最令人不齿的是,因为上头有老夫人压着,他们表面上看起来好像都很守规矩,但是事实上她要拿个什么东西都要七催八赶的,也会受到嘲笑,说是主子天天当厨娘讨好少爷,怎么婢女却连宵夜都不会煮这样的话。

    当初可是金家自己上门说媒,有不是她们攀求富贵巴上来的,结果把她家小姐当摆设晾着也就算了,现在就连下人间的谣言都传成这样,怎么不让人生气?

    “别生气了,那些下人要说什么就由他们说吧。”起码现在她还有撑腰,他们也不敢做出什么太过分的事来。

    “小姐!”小桃有点不赞同地望着她。

    “好了,就这样吧。”她也知道小桃是想帮她出气,但是说得人这么多,而且本来就有几分事实在,光凭她们两人怎么可能堵得住悠悠之口?

    小桃气恼地看着主子确实不打算计较得神情,最后还是乖乖地站在一边帮她磨墨让她写菜谱,然后像是忽然又想起什么,有些迟疑地开口,“小姐,老爷又让人送信过来了……”

    王幼昕一听马上就叹了口气,“把信收起来吧,爹想要仗着夫君的权势去拓展生意这件事,不说我现在做不到,就是能,我也不会提的。”

    “小姐,这不是你提不提的问题,老爷当初什么都没讲距跟姑爷说这事,知情的就罢了,不知情的还以为老爷就是要让姑爷帮忙才嫁了女儿过来……”她想想就冤枉,老爷自己确定亲事后就想靠女儿的关系请姑爷关照生意,却没想到小姐的处境,她这么做只会让府里的流言越传约难听。

    主仆间的对话就在王幼昕的制止下告一段落,房里又恢复了寂静,只是她们都没有注意到,门外站了个穿着玄衣的男人,将两人的对话听了个一字不漏,他咋原地沉吟了下,最后才静悄悄地离开。

    回到书房,金尔凡坐在椅子上沉思着,眉头轻蹙。

    这些日子以来,他知道她很卖力地讨好他,他则因为觉得她还挺有趣的,也就由着她忙得不亦乐乎,原以为她的讨好亦有几分是想借此要他帮她父亲,却不料是他错怪了她。

    真是或许自己真的太疏忽她,所以不知道因为他的态度,竟让她在背地里受了委屈。

    他刚刚还特地到厨房看了看,才发现身为武定侯夫人,金家的少夫人用的饭菜却只比下人好上那么一点。

    没有大鱼大不提,几样菜甚至看得出来不是用什么新鲜食材做的。

    若不是她子温婉,怎能忍受三餐吃那样的饭菜而没有怨言?怕是早招商他爹娘或告状了。

    而她也真是的,不仅没有半分的怒气,还这样一声不吭地忍下来。

    若是近日按他没有路经她房间听到她们主仆的对话,那她打算忍到什么时候才说?还是本不打算跟他说了?

    他、一想到这,许多她被欺负又不敢说得画面就不由得浮现脑海中,那竟让他感到很不舒服。

    “阿行,进来。”

    比起不常在府里的他,他相信阿行更清楚这府里上上下下发生了什么事。

    突然被叫进书房,阿行有些忐忑,一进去就连忙低下头,静待主子的问话。

    “最近府里有什么事吗?”

    “没有,没什么大事。”阿行斟酌了下后谨慎地回答。

    “没什么大事?”金尔凡眼神锐利地望着他,一字一句地问着,“没什么大事,那就是代表有小事你没说了?”

    阿行听得出主子话里的怒气,忍不住将头垂得更低,却是不敢再接半句话。

    “难道听不懂我的话吗?”

    阿行苦着脸,反覆在脑子里想了又想,还是不明白主子的意思,直到突然想到一件事,冷汗就流了下来,“呃……小的是有些关于少夫人的小事没禀告……”

    “我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大事小事可以让你随便处理了。”金尔凡冷声说着。

    阿行打了个冷颤,心底叫苦不迭,因为他也是以为少夫人不受少爷的重视,所以没把那事放在心上,回报事情时自然就没有特别提起。“少爷息怒……是小的疏忽了。”

    见他主动认错,金尔凡也不是严苛的人,眼神稍微回温了点,表情又恢复原先的平淡,“说吧,把有关少夫人的事说一遍,另外这个月的月例银子就当做惩罚扣了。”

    “是,少爷。”能够从向来惩罚人不手软的少爷手中的刀罚月例银这样轻微的惩罚,阿行已经觉得万幸了。

    据传闻,在军中谁要违逆了少爷下达的军令,不管出身如何,军棍军鞭都是毫不手软地打了再说。

    擦了擦冷汗,阿行开始说起自己所知道的情形。

    “一开始也就是几个伺候的下人说少夫人……不得少爷的喜爱……”他看主子没什么表情,也就大着胆子说下去,“后来因为少爷和少夫人分房睡,没过几天,这个谣言就全府上下都知道了,虽然老夫人对少夫人还不错,管事们也不敢真的让少夫人短少了什么,只不过会故意迟些时候才送去,有时东西了也搀了些劣等货,过阵子少夫人亲自下厨的风声也传开了,听说几次小桃去厨房里拿饭时,还会被厨房的人取笑说怎么不让少夫人自己过去煮……”

    当时他听到这些话也忍不住皱了眉,但既然没打算告诉少爷,他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金尔凡越听脸约黑,脸上流露出些许怒气,“岂有此理,现在这府里的下人也分不清谁是主子了吗?不管我对少夫人如何,她总是我明媒正娶的夫人,怎么可以让那些下人这样瞧不起?还有呢?那些人还做了说了哪些事?”

    如果听到这里还不知道少爷是打算替少夫人出气的话,就枉费他阿行待在这府里这么多年了。

第10页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