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家香火 第14页


    “腌制品?”黎彦儒想起上次去金家吃午膳时吃到的小菜,“嫂子,就是那些腌姜片?还有豆腐之类的东西吗?”

    一想起来,口水就忍不住流了下来。他怎么也想不通,不过即使加点调料腌制过,那些平常尝起来普通的东西怎么就变美味了?

    就说那姜片吧,在平常菜色里,姜丝吃起来不是没什么味道就是一个呛味,但是上次出、了她特制的腌姜片,他才知道原来那东西吃起来还别有风味。

    酸酸甜甜的,配上新鲜鱼脍,吃起来味道就是特别不同。

    一想到这,他连忙砖头向金尔凡说:“这个主意可行。”

    金尔凡想了想,谨慎地提出问题,“那些调料的成本呢?假使太高,作坊户不会亏损而无法长久经营下去?”

    王幼昕想了想才回答,“其实除非是真的很特殊的香料,否则许多佐味的香料是可以被相互取代的,也只有舌头特别刁的人才尝的出其中的不同,所以我们可以进一些平价的材料,秘方保密,让他们可以安心做事,不必怕有其他作坊来争利,若是有人想到其他地方做这种小生意也是可以。”

    金尔凡和黎彦儒互看一眼,都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王幼昕听见自己似乎帮上了忙,也嘴角含笑。

    黎彦儒忍不住感叹着,“唉,看来玄明大师帮人算姻缘还挺准的,我看我也请大师帮我算算吧!娶妻如此,你真是不知走了什么好运啊。”

    解决了一个大麻烦,金尔凡脸上表情柔和许多,也有了和他开玩笑的心情,“先解决了里的那位再说吧,否则她或许会追到玄明大师那里,硬跟你的八字成双。”

    “……你别净往我的痛脚踩!”黎彦儒咬牙切齿地说。

    全京城do知道六公主誓要他当她的驸马,两人天天你追我跑已不是新闻了,但是天知道他到底是哪点让那位公主给看上。

    不管好友气到跳脚的表情,金尔凡走到妻子身边,牵起她的手,温柔地笑了笑。

    的确,娶妻如此,夫复何求呢?

    第6章(2)

    王家村离武定侯府不算近,要先走一天半的陆路,再乘船大约半个月,当初就是考虑到这样来回太过浪费时间,所以早在提亲时说好,等金尔凡有空时再正式带王幼昕回门。

    王幼昕回门的这一天,王家虽然不像大婚那天的大肆铺张,但也是从里到外整理得焕然一新,就连几个待客的丫鬟们也都做了一套新衣在当天穿。

    王夫人虽然对这个女儿不是很疼爱,但却是极重面子的人,加上王员外很看重身为武定侯的金尔凡,所以早早就吩咐下去,这回门一定要办得热闹又喜气。

    知道从小看到大的王幼昕要回门了,姚妈心里也忍不住高兴,几天前就开始盘算要做些什么菜色给她吃,顺便让她带回去。

    一个容貌艳丽,穿着一身大红衣裳,头上了支银簪的女子一脸不甘地坐在姚妈对面,抱怨着,“真是气死人了。”

    姚妈皱了皱眉,带着关心问:“怎么了?怎么气成这样?”

    姚璇欢嘟着嘴,不满地道:“这次大小姐回门,那些负责招待外厅的丫头都做了一套新衣,我早就跟爹提过,把我也安排进那些负责端茶倒水的丫头里,谁知爹最后还是让我去后面收着茶炉!”

    “去外面端茶倒水的有什么好,除了那套新衣外,这样跑来跑去可不是轻松活,你爹也是心疼你,才把守茶炉这样的好差事……”

    “我呸!那是什么好差事?”姚璇欢怒极地摔着茶杯,“要真想安排好差事给我,就该让我去外厅给人端茶倒水,我长得又不比大小姐差,说不定姑爷见了我,还会想把我讨过去当小妾。”

    姚妈一脸的惊愕,“你说什么?你想去外厅就是因为想攀上姑爷?”

    “哼!我本来没那个想法,只是想着来的人能够坐在厅里的,总该都是些有钱人,如果能够被其中一人看中娶回去当小妾,也比在这王家做名丫鬟要强,是后来看到像大小姐这种长相不如我,在家里也不是挺受宠的人都能被姑爷迎娶过门做正妻,那我又有什么不可以的?”

    “你……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我们家里是少了你吃了还是少了你穿了吗?”姚妈气得手频频颤抖,眼中有着失望。

    “是没少我吃少我穿,但是你们能让我像大小姐出嫁时一样,风风光光地让八人大轿抬走吗?能让我每天穿着绫罗绸缎吗?能让我每天高兴要吃什么就吃什么吗?”姚璇欢越说越大声,还厌恶地看了看自己身上得布衣裳。

    “你……”姚妈气得说不出话来。

    姚璇欢转过头,看见父亲一脸霾地站在眼前,她楞了下,但还是挂着张狂的表情,无所谓地笑了笑,“总之,我话就说到这里,那天我决不会守着茶炉的,就算不能到外厅端茶送水,我也会想法子让姑爷看见我,把我讨了去的。”

    姚管事对于她的发言不置一词,只是沉地看着她从面前走开。

    良久,姚妈忍不住哭了起来,“老头子,你说我们这是不是自作孽呀!当年那么纯真的孩子怎么会变成这样?”

    门外暮色渐沉,将姚管事的样子拉得老长,他低低地叹息了声,“唉,由着她去吧……”

    王幼昕决定回娘家后,东西都准备好大半,才发现自己有了身孕,让金家人全都高兴得喜上眉梢,金老夫人笑得合不拢嘴,金老爷和金夫人也是每天笑呵呵地等着孙儿出生,就是金尔凡也在一开始的不可置信后马上换了一脸的喜气。

    只不过刚有了身孕,现下还适合会娘家吗?王幼昕看着房里已经打包好的东西,不禁有些苦恼。

    此时小桃喜滋滋地从门外进来,帮她起身穿衣,然后搀着她往花厅走去,说是老夫人他们有事要找。

    刚来到花厅,金老夫人马上迭生吩咐着,“怎么只有一个人搀扶着少夫人?春分春晓还不赶紧也去帮忙?”

    王幼昕受宠若惊,几时从昨天知道她有身孕之后,府里上下就活脱脱把她当神明似的供着,如今再见到金老夫人如临大敌的谨慎模样,她还是有些不习惯。

    “,不用的,我也不过就是有身孕而已……”

    金老夫人一脸嗔怪地看着她,“你这孩子说什么傻话呢!难道不知道我们金家这些年来子嗣不丰,你怀孕了可说是府内头等大事,要我说再怎么慎重都不为过。”

    金老爷夫妇连连点头附和,王幼昕也只好让自己像个幼儿一样,一人一首搀着,一个在后头看着,几乎重重保卫地走过短短几步路,然后坐在早已铺好垫子的椅子上。

    金老夫人见她坐好了,才开口说出他们刚刚商量好的事。“本来过几天就要让你回门的,但是你才刚有身孕,实在不适合这样舟车劳顿,但是现在不回门,等到孩子生下来,又起码有一两年走不开,所以我们刚刚找彦儒问过了,先让你把胎给养好,等过了比较不稳定的三个月后,再让尔凡陪你回门,你看这样可好?”

    这法子是他们斟酌了半天才想好的,唤她过来是想确定她的意思。

    虽然依他们的想法是最好不要回门了,但是这样对亲家那边也说不过去。

    王幼昕一听,欣喜地站了起来,“谢谢、娘……”

    她话还没说完,金老夫人和金夫人脸上都露出惊恐的神色。

    “哎哟,我的小祖宗慢慢来,小心身子。”金老夫人只差没站起来亲自把她按着坐好。

    金夫人也惊恐地拍了拍口,“不用谢、不用谢,好好的把身体养好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感谢和孝心了。”

    王幼昕尴尬地笑了笑,慢慢地坐回去,让其他人终于松了口气。

    金尔凡从刚刚就一直保持沉默,这时候才开口说了第一句话,“好了,好、、娘,我先带她回房休息了。”

    “嗯嗯,赶紧回房休息去,好好地养身子。”

第14页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