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家香火 第15页


    小两口在长辈们的催促下走出花厅,路上,王幼昕想到刚刚站起来时和婆婆那担忧又紧张的神色,忍不住低低笑着,轻扯着他的衣袖问:“夫君,我这样算是母凭子贵吗?”

    金尔凡捏了捏她的脸,脸上带着宠溺和一点好笑,“是啊,母凭子贵了,连我在心中的位置都要往后退了。”

    王幼昕笑了笑,突然害羞地垂下头,低声道:“夫君在我心底永远在最前面的位置。”

    金尔凡一愣,半晌后抬腿往前继续走去,像是没有半分的响应,只有他嘴角的笑容显示了他的好心情。

    王幼昕回门当天,姚管事站在大门口亲自迎客,王员外则在大厅里有些坐立难安地等着女婿前来拜见。

    王幼昕一回到家门,看见的就是热热闹闹等着迎接他们的大阵仗。

    “姚叔!”王幼昕刚下马车就看见姚管事等在门口,亲热地喊着。

    过往在家里就数姚叔和姚妈对她最好,她也对他们最为亲近。

    姚管事看着王幼昕气色红润,双颊也丰腴了点,满意地笑着点点头,“大小姐,快点进门吧,今天你姚妈特地做了许多你爱吃的菜,就等着你回来了。”

    “真的,那我等一下一定要好好地品尝。”王幼昕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脸上露出怀念的样子。

    金尔凡忍不住淡笑地看着她一幅小馋猫的模样,“好了,局势再想尝,也得走慢一点,现在你的身子可不比从前。”

    一旁的小桃也是一脸紧张地附和,“就是,小姐,你现在可不能有半点差池啊!”

    姚管事看着两人紧张兮兮地讲王幼昕给围在中间,然后看着她笑得羞涩的模样,脸上也跟着露出欣喜的表情,“哎呀!莫非是……这真是大喜事啊!得赶快让人进去通报老爷夫人这个好消息才是。”他说着马上唤来一个丫鬟,要她把这个好消息给传了进去。

    王幼昕害羞地笑了笑,也没说什么,就在其他人的护卫下慢慢往里走去。

    一进到大厅,王员外马上站了起来,“一路可还顺利?”

    金尔凡作了个揖,恭敬地回答,“是的,一路上都很顺利。”

    “那就好,等一下先让人领你们去休息一下,然后晚上开家宴。”

    王员外坐了下来,和妻子一起受了他们的拜礼,然后让人领着他们离开,到替他们准备的厢房去。

    一路上,金尔凡刚硬的外表肃然吓跑不少丫鬟,却也吸引了不少丫鬟芳心暗许。

    而躲在一边的回廊中,姚璇欢更是星峰地揪紧手中的帕子,远远地看着那道挺拔的身影,脸上露出兴奋的红晕。

    “真是天助我也,大小姐有了身孕,两人自然要分房睡,到时候……”就是她的机会了!

    平常人妻子有了身孕,身为丈夫的大都会睡到其他房间去,一来怕伤着孩子,二来是怀孕的妻子也无法服侍丈夫了,自然得替丈夫安排其他的去处。

    虽然姑爷看起来是个正人君子,但是男人嘛,哪个不贪恋美色,况且妻子都不能服侍他了,哪有不偷吃的道理。

    直到金尔凡和王幼昕的身影消失在花园里,姚璇欢才从回廊里走出。

    现在时间还早,她要回去好好打扮打扮,到时候那个男人必定会成为她的囊中之物!

    她姚璇欢的好日子就要来了!

    第7章(1)

    晚上的家宴颇为热闹,但是王幼昕刚怀了身孕,容易疲倦,所以早早便退席打算先回房休息。

    金尔凡本来也要跟着离开,但因为妻子劝他留下,他才耐着子又多坐了一会。

    王幼昕带着小桃慢慢地走回房间,途中经过花园时,迎面吹来的凉风拂去一个晚上下来累积的烦躁和疲惫。

    她坐到池塘边的石头上,挥了挥手,要小桃也一起坐下来,“刚刚在里头又闷又热,刚好这里又凉爽又安静,我们歇歇。”

    小桃刚刚一直站着服侍,比起气闷,脚早就酸了,也没多推辞,找了块干净的石头便坐下来。

    石头旁是一大片假山造景,远看似山,近看如岩,王幼昕两人挑的位置算隐密,只要不出声,就不会有人注意到他们。

    主仆俩才刚坐下,就听到有两道脚步声靠近,他们本来以为不过是路过的下人,也就没有出声,打算等他们离开后再说。

    但是那两道脚步声却没有离开,反而走到她们坐的另一边,其中一个女人哭泣着低喊,“你说说我们当初怎么会想到那样的主意……弄得现在亲生的女儿不能相认,不是自己的孩子养了十多年却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男人低声哄着,语气也有一些无奈,“好饿啦,别说了,今天是大小姐回门的日子呢……”

    “那不是大小姐,是我的女儿,是我的亲生女儿!”女人突然激动地大喊。

    “好好好,别喊了,你怕别人没听见啊!”

    一男一女停止了对话,接着男人又安慰了女人几句,他们才离开花园,留下王幼昕和小桃一脸震惊地望着彼此。

    “小姐……刚刚那两人好像……”小桃突然结巴起来。

    “不是好像,就是姚叔和姚妈。”跟他们感情那么好,她一开始就听出来了。

    “小姐,”小桃怯怯地抬头望她,“我们是不是听到什么乐不得的秘密了?”

    王幼昕现在心中也是乱成一片,但是她拚命逃自己冷静下来。

    毕竟他们不过是听到几句话,还需要好好查证才知道事实到底是不是他们所以为的那样子。

    她一脸严肃地看着贴身丫鬟,慎重地交代着,“小桃,答应我,今天这件事你先别声张,然后找个机会帮我好好打听一下,好吗?”

    小桃也知道事关重大,认真地回答,“知道了,小姐。”

    “我们走吧……天凉了……”王幼昕站起身,脸一半藏在影中,恰恰掩去她复杂难辨的神情。

    活了近二十年,忽然听到原来父不是父、母不是母,她的心情岂是一个乱字了得?

    她仰头看着还差几日就满月的月亮,被不知何时飘过来的乌云遮住大半,心中不由得沉甸甸的。

    即使她嘴上说要查证之后再说,但心中已信上七八分了吧……

    金尔凡向来就不是喜欢应酬的人,即使坐在旁边的是自己的丈人也一样,所以在妻子离席后没多久,他也找了个理由离开,依照印象在王家的花园里穿梭着。

    在绕过回廊时,他突然停下脚步,盯着前方冷声道:“谁在那里鬼鬼祟祟的,出来!”

    躲在回廊后的姚璇欢本来是打算等他经过面前时来个无预期的相撞,没想到他人都还没靠近,就已经察觉到她的存在。

    “还不出来?要我自己过去抓人吗?”他声音更沉。

    姚璇欢一听连忙走了出来,一脸的惊惶失措,垂着头柔声说:“姑爷……是奴婢在这里等着姑爷……”

    “嗯。”金尔凡看只是个普通下人,点了点头就要绕过她往前走。

    姚璇欢方才故意把话说一半,就是想让他开口问她,谁知他连看都不看她就打算离开。

    “姑爷。”她想也不想地唤住他。

    她距不信了,还真的让她遇见一个柳下惠不成?

    “做什么?”金尔凡停下脚步,却连回头都懒。

    习武之人本来眼力就较常人好,加上王家今天晚上几乎几个重要通道都点上灯笼,那女子的矫揉做作他是看得一清二楚,若不是还想听她到底要说什么,他甚至连脚步都不会停下。

    “姑爷可是走错了方向?”姚璇欢抬起头,试图让他注意到自己特意描绘过的妆容,“老爷帮姑爷准备的房间在另……”

    谁知她话还没说完,他就已经不耐烦地打断她。“我和你们小姐住同一间房。”

    这些不管她错愕后的连连呼喊,金尔凡没再停下脚步,让姚璇欢一脸错愕,随之而来的是满心的气恼和怨妒不平。

    “王幼昕!你到底哪里好?凭什么可以独占这样的男人……”她咬牙切齿地看着他的背影,恨恨地说。“除了你王家大小姐的身份外,我没一点输你……哼!”

第15页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