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家香火 第16页


    直到金尔凡的身影消失在拐弯处,她才不甘地转身回了自己的屋里。

    没关系,来日方长。金尔凡,我打定主意跟你耗上了!你躲得了我一次,日后还能次次都对我视若无睹吗?

    自那天之后,王幼昕便让小桃偷偷地去找当年她出生那天的几个相关人士,并嘱咐她要小心地打探消息,别让人察觉不对而起了疑心。

    小桃问了稳婆为两个孩子接生时的情况以及各自的情况以及各自的特征等等,越问越是心惊。

    当年王家住的还不是如今这栋大宅,主子还有奴仆住的地方其实也就是前后的差别而已,那一天王夫人和姚妈一前一后开始阵痛,王员外不再,家里一群女人除了两三个做活的婆子外都是些年轻丫鬟,所以简直是乱成一团。

    后来稳婆来了,帮着两边接生,姚妈先生,后来那女娃被稳婆抱着到王夫人那准备用热水洗过,刚好王夫人也生了,两个女娃放在一起,稳婆大概也是搞错了,将两个女娃清洗干净后各自抱给她们的母亲。

    “我问那个稳婆两个孩子身上有什么特征,她是说那天情况混乱,她也没有特别注意,假如姚妈说的是真的,那就是她知道自己的号子身上有什么特征,后来稳婆抱了孩子过去,她发现抱错,但却隐瞒下来,将错就错地让自己的孩子成为王家大小姐……也就是小姐你……”小桃低声把打听拉的消息加上自己的猜测说出,然后有些不安地看着一脸沉静的主子,“小姐,这么多年过去,有些事稳婆自己也记不清了,所以到底有几分真是还很难说……”

    “小桃,”王幼昕叹了口气,脸上带着失落的神色,“我很想相信这不是真的,但是……唉……”

    过去这十多年,姚妈对她宛如亲女般的照顾,还有娘和她一直都不是很亲,这让她一开始就对这件事信了几分。

    加上就连当年接生的稳婆都不见得清楚得事,他们却能说得那般肯定,这又说明了什么?

    她也很想自欺欺人不去接受这个事实,但是想到娘对她始终冷淡疏离,责备多于关爱,又想到姚妈这几年来不但教她厨艺,还时时真心地对她嘘寒问暖,真是她记得小时候曾童言童语地说“希望姚妈是她真正的娘亲”,却惹来姚妈不断落泪,需索事其实也没有那么难以接受。

    只是比起明白自己有可能不是王家的大小姐的事,有另一件事更让她担心。

    那局势金家的诅咒。

    两人的婚姻是因玄明大师合的八字,假如她不是正牌的王家大小姐,那是不是代表姚妈的女儿,也就是整整的王家大小姐才是和他八字相合之人?

    嫁进武定侯府已经有些日子,对那个诅咒为金家带来的影响她也了解得清清楚楚,包括玄明大师所合的八字对尔凡来说有多么的重要。

    她还记得,若是娶错人,就会在而立之年钱暴毙而亡。

    忽然,她全身打了个冷颤。

    假如真的如此,那会不会就是她害了他?

    第7章(2)

    山中一座寨子里,一群作恶多端的山贼全部横躺在外头的广场上,有的重伤,有的已经一命呜呼,一群穿着墨衣的男人站在广场中央,冷冷地看守着四方。

    寨里的大堂中,作者三四个同样穿着墨衣的男人,只是身份明线高于外面的守卫。

    “抢下这座山寨倒是不费什么工夫,只是我们这次来应该不是为了做这种事吧?”一个脸上带着悍色却不甚明的男人疑惑地说着。

    “能够要到我们要的人自然是最好,但是别忘了我们还有另外一个任务,一举杀了金尔凡那小子!”

    其他几人听完还是不明白他的意思,齐齐地看向刚刚说话的男子。

    塞勒,也是这群人里的统领和军师,淡淡地开了口,“我的想法是这样的,金尔凡虽然现在已经卸下兵权,但是身边还是有十来个身手不错的护卫,那些都是他从战场上带下来的心腹,我们这回人也带得不多,想要一举将他拿下,必定要有人去引开他的那些护卫才行,外面的那些山贼虽然不济,但是当靶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其他几人听了他详细的说明,当下明吧他的计划,纷纷笑了出声。

    只是随着大笑声,他们所有人的眼中却没有任何的笑意,有的只有凛然的杀意。

    金尔凡,你破我们的大军,掳走我们的世子,此仇不报,我们所有人就是死了都不瞑目!

    还没等她想清楚有关于这个问题的结论时,金尔凡就收到密报,有一帮逆贼伙同山贼在邻县为恶,于是连忙抽调一些当地的兵力和自家的护卫就离开王家,到邻县剿匪。

    王幼昕因此也就暂时在王家住下来,每天她都不停地祈祷,希望他能够早日平安归来。

    七日后,金尔凡顺利地完成剿匪回到王家,带着一身的尘土,若不是那凛然的气质还有脸孔骗不了人,差点就让门房以为是哪里来的江洋大盗准备打劫呢!

    七天没有见到妻子,金尔凡心中带着焦急,哟中想要赶快看见她的冲动。

    他的迫切心急似乎清晰可见,因为一些将领都忍不住取笑他被自己的妻子给套牢了,才几日没见就犯了相思病。

    相思?在他甚至还不懂社么胶座相思时,才赫然发现原来心中早已牵挂着一个小女人,还有他们的孩子。

    一身风尘仆仆地走进她房间,他让惊醒过来的小桃去帮自己弄点热水来,然后一脸温柔地坐到床边,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她甜美可爱的睡颜。

    灯火辉映下,她的脸半埋在枕里,黑发常常地披散在枕上,红唇微噘,眉头有些皱起,似乎在担心写什么而睡不安稳。

    突然间,她像是感觉到什么,缓慢地睁开眼,当看到坐在床边的身影时,原本迷蒙的眼睛条地发亮,她坐起身,一脸欢喜地望着他。“你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

    王幼昕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他,一脸担心地问:“还好吧?有没有……啊……你受伤了?怎么了?严不严重?”

    “无妨,不是什么打伤。”看了看手表上还渗着血迹的布条,他不以为意地回答。

    穿着中衣的她连忙想下床检查,“哪里不严重,都包成这样了!”

    他担心地用手环着她,嘴上忍不住低斥,“怎么这样慌慌张张的?不知道自己的身子现在是什么状况吗?”

    “我是紧张你……”她还想辩解,却让金尔凡沉下来的目光给逼得咽回去。

    “我说了,不是什么大伤。”他放开她扶着她重新坐好。

    见他这么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她不禁有些气恼地瞪着他,“都渗出血了,说什么没事,还是让我帮你重新上药包扎吧?对了,有看过大夫吗?要不要我现在差人去请大夫来……”说着,她又想起身下床。

    金尔凡可不打算让她这样上上下下折腾个不停,干脆按着她的肩不让她起身,脸上带着无奈的退让。

    “别,不用折腾了。”他拿她没辙地摇头,“刚刚进门时,我已让小桃去帮我弄些热水来,等等我稍微泡过身再重新上药就好。”

    “嗯。”王幼昕听到他自有主张,也就不再坚持。

    “好了,你继续睡吧!”

    “不,我要等你。”

    他不赞同地皱起眉,眼中还有一丝厉色。如果是以前,她或许还会因为这样而瑟瑟发抖,但是当她知道无论他会伤害谁,就是不会伤害她时,这样的衍生对她来说本一点恫吓作用都没有了。

    两人固执地相望,最后他明白自己无法说服她,只能叹气着退让。

    他发觉自从两人真正做了夫妻后,许多事似乎都变成是他退让比较多。

    幸好小桃很快地就领了人将热水给送进来,往浴桶中倒好热水之后,她便非常识相地退出房间。

    他裙下沾满风尘的外袍,扯下绑在手臂上的布条,然后迅速地洗净自己,裸着上身,打算自己重新包扎上药时,手臂却让她的小手给拽住。

第16页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