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家香火 第19页


    “说?谁让你进来的?”

    “我……少爷。…放开我吧……”到了这种时候,姚璇欢还是不放弃想要勾引他的念头。

    只可惜她打的如意算盘又再一次破局。

    他寒着脸,加重手中的力道,一字一句地逼问:“说?难道没人告诉你,擅闯我的书房以谋逆奸细论罪吗?”

    “我……”被勒住颈项,她开始呼吸困难,脸色发红地喊着,“以前少夫人不也进来了……咳……”

    “你敢跟她比?她是什么身份?你有事什么身份?”

    他眼中毫不掩饰的不屑激怒了姚璇欢,她拚命挣扎着,一边尖叫着大吼。“她是什么身份?她不过是我们家下人的女儿!我才是王家真正的千金小姐……都是那对卑鄙的夫妻,偷偷把王幼昕那个贱人跟我调换了,要不然我才是武定侯府的少夫人……”

    金尔凡对她爆出的这消息没有半分的惊愕表情,只是冷冷地看着她,像在看一个将死之人。

    他唇角微勾,字字清晰地说着,“我不在乎娶的是谁家的女儿,她是王幼昕也好,不是王幼昕也罢,她叫什么名字我都不在乎,我在乎的只是她这个人,至于你,我已经忍受你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够久了,现在……你给我滚!”

    姚璇欢一脸惊恐地看着他第一次对她露出的微笑表情,却发现自己害怕得全身发抖。

    跌坐在地上,手碰着满地的碎瓷,血染满手,她却不敢呼痛。

    “来人,请夫人过来,看看这个擅闯我书房的下人该怎么处理。”

    刚刚到后头去巡视的阿喘着气跑过来,看着地上神色狼狈的女人,压下心中的鄙夷,鲁地将她拉起来往外走。

    姚璇欢不知道接下来等着自己的会是什么,不停地回头看着金尔凡,哭着大喊,“我不去、我不去……我才应该是武定侯府的少夫人……我才是……我才是正怕的王家大小姐,我才是……”

    “阿行,堵住她的嘴,顺便多加她一条造谣生事的罪名。”

    金尔凡冷冷的声音从书房中传来,随后砰地一声,书房门再度关上,也关住姚璇欢能够看见他的最后机会。

    见她死命赖在地上不肯走,阿行索拖着她往前,嘴里还不屑地嘟囔着。“就这种疯婆子的模样也想当我们武定侯府的少夫人?也不撒泡尿照照。”

    一边跟着的小厮也忍不住嘴道:“就是,还说自己是王家的大小姐,少夫人可是都回过门了,是不是自己女儿人家王夫人还会不知道?看来这女的真的疯了,难怪少爷要人堵住她的嘴呢!”

    当阿行将人拖到金夫人平常理事的花厅前时,姚璇欢身上得衣服已经破破烂烂了,头发也凌乱不堪,发上的金簪也东倒西歪的,整个人看起来狼狈不已。

    金夫人眼中好无温度地看着她,“擅闯少爷的书房照理该用谋逆罪来处置的,就算不送官府也得要杖毙才行,不过看在你是少夫人从娘家带来的人,也不是很懂府里的规矩,就杖责三十,逐出府去就好。来人,用刑。”

    说完就转回花厅继续理事,不管外头的棍大灾体上的声音一下下的传来。

    终于姚璇欢嘴里的脏布没有人想到姚拿走,因为阿行刚刚来时就说了,这女人满嘴胡话,怕她乱吵扰了夫人的情静,所以自动的被所有人忽视了。

    姚璇欢被按在长板凳上,棍一下下地打在她的臀上,她痛得想哀号却又发不出声,只能不断地流泪,手指几乎划破掌心。

    等到行刑完毕,她被丢出武定侯府的后门,在晕倒之前,她恨恨地看着那扇大门,在心中将那些人以最恶毒的话诅咒一遍。

    王幼昕,金尔凡,还有武定侯府的所有人,包括王家的那对贱人,我金坛有如此下场全拜你们所赐!

    你们给我等着,我若是不整死你们,我就是死也不瞑目!

    正当姚璇欢被打得奄奄一息扔出武定侯府时,几个穿着墨衣并带着刀的男人正躲在暗处探头探脑,看到被丢在路边的姚璇欢本来想直接忽略,其中一个男人却沉吟了下。

    “这个女人穿着不错,说不定是武定侯府的哪个姨太太伙食得宠的丫头犯了错被赶出来,若我们救了她,再从她口中打听侯府里的消息,不是更省事?”

    “这倒是个不错的法子,就是救这个女人麻烦了些。”

    “有什么关系,等到她没了用处,再看是要卖了还是干脆带回去当你的第七个小妾。”

    “啧!就这个样子的女人还是卖了吧!”

    提议的男人见其他人都没异议,便吩咐另一个人把姚璇欢给扛起带走,几人悄悄消失在大街上。

    第9章(1)

    当王幼昕知道姚璇欢被打了三十大板赶出府去时已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小桃一脸高兴地说着听来的消息,“听说昨儿个她是被阿行给拖到夫人面前,那时候她衣裳都乱了,头发也乱七八糟的,还有啊……”最讨厌的人走了,她眉飞色舞说着。

    王幼昕愣愣地看着远方,心乱如麻。

    他把璇欢赶出去了?这怎么可以?

    她费尽心思忍着把丈夫拱手让人的痛,就是为了让他免于英年早逝的危机,接过现在却……

    王幼昕想了想,决定还是坦白这件事,让丈夫明白姚璇欢对他的重要,然后赶紧把人给找回来。

    她一个弱女子,又被打成重伤,就算身上有点银两也应该跑不远,凭着武定侯府的势力应该很快就能找到她。

    一想到这,她也坐不住了,“小桃,快点,我们去找相公。”

    小桃才刚讲到兴头上,突然看他一脸着急地站了起来,不解地问:“小姐,怎么了?怎么这么急着要找姑爷?有事的话叫人去跟姑爷说就好啦!”

    “不行,一定要我亲自去说才行,这件事很重要。”她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她怕现在跟小桃说,她是要劝相公把璇欢给找回来,小桃肯定不答应。

    小桃见问不出来,也就不再坚持,连忙帮她打理起来,然后拿了件披风跟在她的身后就准备出门,几个守在门外的丫鬟看到少夫人要出去,也连忙跟了出来。

    要知道少夫人现在可是武定侯府最最宝贝的人了,就是掉了一头发,她们也是担待不起的。

    因为是临时决定出门,所以等她们走到后门时,马车还没套好,他们只好站在后门边等车夫驾着马车过来。

    “小姐,风大,要不先把披风给穿上吧……”

    小桃话才刚说完,突然冒出的两个大男人便一纵一跃地将王幼昕给掳走,他们跳上一边的围墙,眨眼间,人影就消失无踪。

    小桃先是一脸茫然的反应不过来,接着慢慢露出惊恐的神色,后面一排的丫鬟也都顿时失了声音,脸上没了血色。

    天啊!少夫人竟然就在她们眼前被人给掳走了!

    顾不得手上的披风,小桃散步并作两步地往府内跑去,一边哭着大喊,“快!快去找少爷!少夫人被人给绑走了!”

    王幼昕从昏迷中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破庙里,外面有几个男人大声谈话,口音听起来就不像京城人氏。

    目光往旁一扫,她惊讶地微瞠明眸,“是你?”

    趴在一边的姚璇欢一脸冷笑地望着她,“怎么?看到我很惊讶?是不是好奇我怎么还没死?”

    王幼昕摇了摇头,“不是得。真是好奇你怎么也会在这里。”

    记得在后门被掳走时,没过多久她就被他们用沾了迷香的布巾迷昏,当时并没有看见她。

    “我怎么会在这里?”姚璇欢忍不住哈哈大笑,抹着胭脂的唇红得可怕,“这还不是要拜你所赐!而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也是拜我所赐!”

    王幼昕不是蠢蛋,一听她这话就猜出大概,不禁瞪大了眼,“你……是你指使那些人……”

    “哼!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指使他们去掳你来。”她冷哼了声,旋即一脸邪恶地笑着,“不过我告诉他们,金尔凡最宝贝你这个妻子,只要把你掳过来,一定可以引得他出面,到时候他们要怎么对付他就不干我的事了。只不过没想到我们的运气还挺好的,昨天他们才救了我,今天带他们去认路时就碰上你要出门,你说,这是不是天意啊?”

第19页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