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家香火 第22页


    “幸亏当时去找玄明大师合了八字,否则今日要如何逢凶化吉……”金夫人有感而发。

    金老夫人听到这句话,想到昨日的争执,并未说话,只是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金老爷点头附和,本来的担忧也少了一点,毕竟有个会化险为夷的信念在,让他们也多了点信心。

    不久,黎彦儒一脸疲惫地走出来,他的身上有着一滩一滩的黑血,是在帮金额饭放血排毒时沾染上的。

    “老夫人,伯父、伯母。”他简单地作了个揖。

    “免礼了,现在尔凡怎么样了?”金夫人急急追问。

    黎彦儒抹了抹脸,一脸的颓丧,“这毒不好解,比上次他腿上中的那支箭上的毒更麻烦,而且解毒的许多要次啊得进去要,我现在也只能让他就先这样昏迷着,暂时压住毒不蔓延开来。”

    金夫人一个踉跄,满脸苍白,“怎么会……”

    金老爷咬了咬牙,沉声道:“药材只有里有?那我去求皇上赐药!”

    黎彦儒摇了摇头,“伯父,里的要还是其次,重点是要解这毒害需要两味药引,意识无水,另一个则是纯之女的血引,这无水还好找,但纯之女的血引却难寻啊!”

    金老夫人见几个小辈全部都束手无策,忍不住提醒他们,“实在不行的话,我们距上玄明大师那里吧,他不会见死不救的。”

    而且,她也要向玄明大师问清楚,娶了八字不对的人,该用什么方法来弥补。

    黎彦儒见最难寻的药引有了寻找方法,也就起身准备告辞,“那我就先入求药,到时再过来看那些药引寻得怎么样了。”

    “嗯,那就万事拜托了。”金老爷诚心地说道。

    黎彦儒一脸愧煞的表情,“伯父,千万别这么说,中毒的又不是别人,而是我兄弟,做这些是我应该的。”

    不再浪费时间,黎彦儒匆忙上马离开,只是看着眼前巍峨的皇,他却有种像是要卖身的错觉。

    兄弟啊,这回我为了你好得去求那位公主帮我弄到大内秘药,你醒了可要好好地感激我啊!

    要金总管去找寻无水后,金老夫人和金老爷夫妇便搭着轿往一座远离尘嚣的古刹而去,向来紧闭的山门此刻大开,金老夫人顿时喜出望外,心想,玄明大师这个世外高人莫非早就算到他们的到来?当下催促抬轿的下人加快脚步。

    来到玄明大师闭关的石洞前金老夫人直接说出来意。

    “要纯之女的下落?”玄明大师干哑的声音呢缓缓传出。

    “是的,还请大师指点。”

    “比起纯之女,金家的诅咒可解了吗?”

    金老夫人以前就曾问过金家的诅咒是否有解,但得到的都是让人失望的答案,却不知道今天为什么玄明大慧寺会主动提起这事。

    “自然还没。”金老夫人只能疑惑地回着,“大师,你送来的信明明就说了……”

    玄明大师叹了口气,打算她的话,笑道:“恨本由爱生,怨也该由情解,这代的金家人出了个多情生似无情的人,这金家诅咒早该解了。”

    金老夫人和金老爷夫妇面面向觎,最后还是金老爷开口问道:“大师此话不知何解?”

    “问问后头那个小姑娘吧!她家主子的八字为何她应该很清楚,你们听了就会明白我现在所说的话了。”

    金老夫人和金老爷夫妇回头一看,站立后头的,正是受命于主子跟着来打探纯之女下落的小桃,她脸色突然一白,跪到地上。

    金夫人严肃的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主子的八字不是卯时一刻吗?”

    金老夫人早已知道孙媳妇的八字不对,也就没有亲自追问,而是叹了口气,由着媳妇处理。

    金夫人的严厉小桃是见识过的,更何况她本来就心虚,现在一被追问,马上眼眶盈泪,“不是我们家老爷夫人和小姐要欺骗人的,我们小姐也是前阵子才知道这事的。”

    “到底是什么事还不赶快说!”金老爷也板起脸问。

    小桃损失老老实实地把当初两个女婴如何抱错,最后姚叔姚妈两人暗自瞒下这事一一说清道明白。

    金老爷夫妇听完气得差点晕厥,但是转念一想似乎有不太对。

    “大师……但是金家诅咒里说娶到错误之人,活不过三十,也不会留下子嗣,但是今天早上,尔凡的妻子已经生下孩子,还是个男婴……”

    “所以这代表着金家诅咒已经破解了。”玄明大师娓娓道来,“其实当日金总管带八字来合时,守在门外的小沙弥笔误,本该是卯时正,他却多写了一刻,若不是后来怕我责骂主动坦承,我也不知道有如此误会,只是那时候你们已经办完喜事,我算过新娘竟正式那个有缘人,也就不再多嘴,知道武定侯后来明知娶了八字不对之人,却故作不知,依旧与妻恩爱如昔,才以多情破了无情之咒。”

    这番话点破金尔凡早就知道娶错人的事,也说明了这桩亲事是有心撞上无心,让他们娶对人。

    金老爷夫妇和金老夫人同时一愣,脸上却显得有些忐忑。

    “这是说……虽然娶错人,但是家里的那个媳妇才是真正八字正确的命定之人?”

    金老夫人沉吟了下,说了自己的推断。

    “没错。”

    就是错的,尔凡那孩子也打算认了,这事也不过是让我们心里好过一点而已,金老夫人在心中暗忖着。

    毕竟那日孙子对她磕的那三个响头,还有那句“心甘情愿”,她可还是记忆犹新。

    只能说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吧,连番错着,竟让两人结了连理,又破了诅咒!

    第10章(2)

    金老夫人想通之后,忽然记起今天来访的目的,连忙开口,“不过大师,老身今天来主要是要求纯之女的……”

    “武定侯府的有缘人就是纯之女,你们为何不往家里求,却来问我呢?”玄明大师淡淡道。

    金老夫人和金老爷夫妇再次怔然,随旋才后知后觉地想到。

    难道……

    “我那孙媳妇就是纯之女?”金老夫人不可置信的问道,然后一脸狂喜。

    没想到娶错的人,不但是良缘,竟然还是他命中的贵人!

    金夫人更是顾不得礼数,连忙差人准备回去,跟来的下人又是一阵人仰马翻。

    金老夫人感激地行了个大礼,“感谢玄明大师的指点。”

    玄明大师淡定地回着,“不必多礼,佛度有缘人。”

    若是无缘,即使命中该有也终虚无。

    若是有缘,即使相隔千里也来相会。

    他不过就是推了一把,让那对注定来破咒的有缘人少了许多的波折而已。

    黎彦儒才从中奔回武定候府,就马上接到消息说是找到两味药引,他又惊又喜。

    找到无水他不意外,但这玄明大师也太神通广大了吧?还不到一天的工夫,就帮金家找到了人?

    提着一堆药材往里奔,看着本该躺在房里坐月子的王幼昕却一脸苍白地坐在外间,他不禁呆愣了下。

    “嫂子,你不是应该在坐月子吗?怎么会……”

    “你不是要我的血做药引吗?我在房里如何取血给你?”她浅浅地笑了笑。

    “好了,既然药引药材都到了,那就准备解毒吧!”看黎彦儒还在发愣,金老爷连忙催促着。

    尔凡躺在床上一天,他们就一天不能安心。

    “没错,那我们现在开始煎药,等等要喂他时再放入药引。”黎彦儒一脸自信地说着,“大家不必太担心,这幅药虽然不是神丹,但对这种毒却是再有效不过,只要一贴下去就能清醒。”

    金老爷喃喃地说着,“希望如此……”

    王幼昕点了点头,然后看向相公躺着的房间,心中也默默祈祷。

    愿天上神佛能保佑他清醒过来,这乃信女唯一的愿望,她愿折十年寿换他多活十年。

    没多久,黎彦儒便出来唤他们进去,说是金尔凡已经清醒,金老夫人先是拦下儿子和媳妇,迳自带着王幼昕进入房里。

    金尔凡一脸虚弱地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看到祖母牵着妻子走了进来,严重闪过一抹的紧张和不安。

第22页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