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闲说 第2页


    “怎么?”谨禄靠在铺着柔软白狐毛的贵妃椅上晃。

    “你倒是轻闲。”简靖吁口气,“我家都要开锅了。”

    “那就下几个饺子。”不为所动的谨禄眼皮也不撩,“趁热吃。”

    “烫掉舌头敢吃嘛。”简靖左右瞅瞅,“赫舍里没捎信儿来吗?”

    “没。”谨禄把玩着拇指上的玉扳指,“看样子又被盯梢,估计她和玉磐谁都出不了。”

    简靖的神色有几分落寞。

    谨禄瞥他一眼,冷冷道:“你早点成亲吧。”念女人就念,干吗挂在脸上?这小子的命不要嫌太长。

    “啊,你跟我姐在这方面倒很像。”简靖在对比之后找到挡箭牌,“可两位都没有成亲,年龄较小的我怎能专美在前?”

    “元婴格格不是已定亲了?”当然年龄也不小,心里随之补充一句,谨禄勾起漂亮的薄唇,“至于我嘛……”

    “算了,当我没说。”简靖反手推出一臂。

    谨禄挑挑眉。

    “再拖下去又生变数,太皇太后下旨在上元节前务必修好乾清,我暗地里查过,他们已趁机动作,皇上暂移武英殿,侍卫太监女换来换去都是少保党的人,想安亲信难上加难。”简靖无奈不已。

    “摄政王多尔衮死后牵连一族,其麾下正白旗归了先帝,索尼病逝,苏克萨哈死,镶黄旗方面是个怕事儿的遏必隆,上三旗有谁可跟少保党抗衡?”谨禄不愠不急犹如局外人,“鳌拜要求互换圈地不过是个引子,借此除掉其他顾命大臣是最终目的,想保势啊,忍,里的人事变动我到时会想办法,倒是火要加紧进行。”

    “其实已准备得差不多了。”简靖道出唯一的难题,“就是找不到试时机。”

    制不像别的公干可以暗渡陈仓,每一轰出去都是惊天动地,若要不被人察觉异样简直是比登天还难。

    谨禄陷入沉思。

    须臾,简靖想起元婴提及的事,“哦,汤玛法和南怀仁的那个案子,是否会有其他转机?真杀了他们几个会是大清的损失。”杨光先那老头实在可恶,自己算得不准又一味排斥西洋历,甚至煽动少保党的人联名上折子,弄得皇上不得不办,那群老头在监狱里呆了那么久,不死也去半条命。

    “不好说。”谨禄睁开眼,随手抓把瓜子,边嗑边盯着雅间上方的雕花,“要看洋人是不是抗得住,熬过去,等皇上办了少保党,一切好说,熬不过去,甭管是东方的菩萨还是西方的主都救不了他们。”

    总之还是忍。

    “怎么坏事都积到一起来……”他揉揉太阳。

    谨禄报以同情地瞅向简靖,“对了,你家老爷子上早朝时又睡着了。”

    闻言,简靖汗颜地捂住脸,“我知道……”

    “所以?”

    “正月的俸禄又没了。”简靖无力地耷肩,“年前家里的日子最拮据。”有没有他阿玛这样的官啊?晚上不早点睡,研究丹道到三更半夜,大早上起不来,就算到了朝堂上也是昏昏欲睡。

    “是吗?”谨禄露出一抹怪异的笑。

    “你在笑什么?”简靖很想告诉他——难怪有人很讨厌他。

    “听说不久前你姐姐跟户部尚书的儿子苏纳定亲?”谨禄坐起来,又为自个儿斟上满茶,慢条斯理啜几口。

    “没错。”简靖的头隐隐作痛,“你不会想安慰我说苏家会送聘礼,我家开销完全不必担心吧。”

    谨禄不置可否地扬扬眉。

    “你一定要这么现实吗?”简靖睇给他一个不赞同的眼神,“我姐对苏纳家的公子是有情的。”

    “私情?”

    简靖险些被口水呛到,一本正经地警告他:“你注意措辞。”

    “元婴格格是正一品内阁大学士的长女——你桑简靖的胞姐。”谨禄十指交握,调整了个舒服的坐姿,“虽是格格圈里出名的人,就是没几个见过她的,恪守三从四德的女子在两家定亲前,如何与尚书公子有了‘情’?”

    简靖眯起眼,“你想说什么?”

    “哈。”谨禄适时地鸣金收兵,“没想说什么,不过是好奇。”

    “收起你的好奇心。”简靖一指他的眉心,“她没什么特别,顶多是跟我生一个模样,是个女孩罢了。”

    “所以才有趣。”谨禄撑起身,吐掉瓜子皮,抄起折扇拨开他的指尖,“简靖,趁着上元节把元婴格格带出来吧。”

    “为什么?”他有些怔忡。

    “热闹一下啊。”

    “……”

    上元节处处灯花焰火,这家伙,该不会是想让他那么做吧?

    简靖的头越来越疼。

    一品学士府。

    竹里馆。

    见主子还在睡回笼觉,蹑手蹑脚的朱砂悄然后退。

    当她一脚门里一脚门外时,榻上的元婴有了细微动静,“朱砂?”

    点上红蜡,朱砂拿起披风裹在她单薄的肩头,“格格不用起来,是尚书府下人送来苏纳公子的画。”

    “拿给我看。”揉了揉困顿的水眸,元婴打起神,小心翼翼展开图卷。

    借助朱砂端来的蜡灯,照亮画上的泼墨山水,元婴葱玉般的手指索着画面,仿佛随着宣纸上墨迹的浓淡,身临其境。

    “唉。”

    朱砂察觉到异样,忙不迭问:“格格,这画怎么了?”

    “画没有问题,就是……”元婴百思不得其解,“一个人的画风怎么可能变这么多?完全判若两人。”

    “格格,你到底在说什么呀?”朱砂听得迷迷糊糊。

    “还记得这卷画吗?”元婴从榻内侧的竖长暗格里取出一个卷轴。

    朱砂小心翼翼打开一看,记忆顿时回溯,“哦,记得,半年前我陪格格到宣武门外琉璃厂的书画阁,这张图被压在很多画之间,格格看了很喜欢才会重金买下,后来店主告诉咱们是户部尚书之子苏纳的墨宝。”

    名家的墨宝时常为人所求,偶尔会辗转流落到民间,这就是京城书画大市的魅力。

    “后来我让阿玛跟户部尚书约谈婚事,期间与苏纳公子见了几次。”元婴单手支着小巧的下颌,“他书房的画,虽是对不少人物着了墨,但都和先前咱们在画市见到的那卷画有所出入,我很好奇到底那是在怎样的情况下画出来的?”

    “格格为何不直接问苏纳公子本人?”朱砂认为没有必要这么伤脑筋。

    “怎么问呀?”元婴摇摇头,有几分不自然地低下眉眼,“难不成对他说——我想知道你为何偷偷画我,而又如此传神,深深吸引了我,让我对画者也产生倾慕,才会千方百计让阿玛促成婚事?”

    “这……”对一个云英未嫁的格格而言确实不好启齿。

    “书画向来随心写意,刻意问来由也不大好。”元婴秀气地打了个呵欠,“算啦,来日方长,这事儿回头我再想办法弄清,现在先睡。”

    “那格格先休息吧。”朱砂收拾好画,就想吹灭灯离开主子的闺房。

    “哦,朱砂。”陡然记起一件事的元婴抓住她的袖子,“最近给我盯紧点二贝勒,免得他又跟谨禄贝勒厮混。”别以为她不清楚最近朝中的吃紧情况,有人见到谨禄有出入少保党一派的府邸,那么简靖与他接触和与虎谋皮差不多,不管以后是东风压倒西风,还是西风压倒东风,他们桑家都不能被牵扯进去。

    “这、这太难了,格格。”朱砂恨不得哭给她看,“贝勒爷是主子,丫头怎么敢阻止爷要见的人。”

    “我没让你阻止他啊,是让你盯着。”她摇摇头,“有事告诉我就成。”

    “哦。”朱砂乖巧地颔首,“那奴婢去熬药。”

    “去吧。”

    竹里馆恢复宁静,只有窗外竹叶的沙沙声作响。

    冷不丁,一股冷意袭上心头,即将入梦的元婴被诡异的微动吵醒,然而,在她准备睁眼的刹那,一股淡淡的迷香袅袅飘入,悄然弥散在每个角落。酸软无力的元婴只能一动不动躺在那里,意识也一点点模糊。隐约觉得床榻近前多出两个神秘人物,由于眼皮酸沉,无法看清,对方的交谈也因迷香而成为耳中的嗡嗡声,难以辨别。

第2页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