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闲说 第5页


    “那我弟弟岂不是很危险?”她当即变了脸,“你骑马快,还不去通知他?”

    “简靖护送玉磐格格回去,顺道入面圣。”

    “这么晚面圣?”她敏锐地察觉到异样,“发生了什么事?”

    谨禄默默无语。

    “你快说。”她越发的不安,“到底怎么了?”

    “户部尚书府被抄家。”他转过身缓缓道,“不过,苏纳除外。”

    “什么?难、难道在戏楼那会儿……”她看到的就是苏纳在逃?

    “其他的事让桑学士和简靖处理。”谨禄一点学士府的方向,“我现在送你走,在他们回来之前你哪里也不准去。”

    不准?

    她扬起素雅的容颜,“你凭什么以这种口吻跟我说话?”

    谨禄不紧不慢地加上一句:“你希望今晚更热闹吗?”

    不得不承认他言之有理——她若有个好歹,阿玛和弟弟会捉襟见肘,元婴只好选择息事宁人,冷冷道:“那就有劳。”

    “好说。”

    谨禄招手让轿夫起轿,自己则是重新回坐骑上。

    元婴的心七上八下,等到了学士府邸,朱砂前去敲门半晌,不见有人开门,她狐疑地亲自到门前扣环,仍是无人回应。

    “格格,太奇怪了,往常福伯不会擅离职守的。”

    元婴回头对不远处的男人道:“破门而入吧。”

    谨禄挑眉道:“想不到你这么厉害。”

    “弄坏了你再修好它就是。”

    “格格,不如去后门吧。”朱砂想到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正门坏了,老爷会生气。”

    “也好。”

    诸人绕至学士府后门,谨禄让跟来的随从上前,几刀下去砍掉环锁。

    推门而入,朱砂先发现昏倒在角落里的婢女,着急地喊道:“藤花,你醒醒啊。”

    元婴皱起眉,“那是二娘的婢女。”

    “去你二娘的住处!”谨禄道。

    形势不利之下也顾不得那么多礼数问题,一行人穿廊过院来到别居,推门而入,正有一名妇人被五花大绑,口中还塞了块布。

    “二娘!”元婴拿掉布条,忙不迭为她松绑,纤纤十指在绑绳之间绕来绕去,可越是着急越是适得其反,斑斑印记浮在指尖。

    谨禄摇摇头,拉开她,袖底倒出一把锋利无比的匕首,上前一划,绑绳全部松开。

    “元婴……”二夫人握住她的双臂,“是我对不住你们。”

    “二娘,发生什么事了?”元婴搀扶她坐在榻边。

    “我本是打算应约到总督夫人宅邸看戏,没出门就被人偷袭,他……他们问我到底把东西放在哪里,交给谁,我……我本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啊。”二夫人说着眼泪就要掉下,“他们威胁我,如果再不吐露就杀了我,我说我真的不知道,他们又问老爷还有你与简靖去了哪里,什么时候回来,我,我害怕就……”

    “你就一五一十都告诉他们啦?”元婴气得脸色惨白,“你、你……”

    “元婴,我、我不是故意的……”二夫人吓得又缩成一团。

    “你吓到她了。”谨禄索挑明,“现在怪谁都无济于事。”

    元婴心口有些堵闷,揪了前襟,无力反驳他半个字。

    “二夫人,在下是豫郡王府三贝勒谨禄。”他露出迷人的微笑,“你不要害怕,我们都在这里,没有人可以伤害你,现在好好回想一下,刚才来了几个人,有没有口音,他们除了追问你之外还有做其他的事没有?”

    他的嗓音低沉浑厚,很能安慰人心,二夫人定了定神,泪眼汪汪地说:“是,是的,贝勒爷,那群人……一共三个,有一个女子,但全都蒙面,我看不到模样,他们有说去老爷的书斋找东西。”

    谨禄的眸光回到元婴身上,“去你阿玛的书斋。”

    元婴有气无力地带路前往书斋,途中谨禄盯着她迟缓的步子,若有所思。

    跨过台阶时,元婴双腿一软,朱砂手疾眼快扶她一把,才不至于让她跌坐,元婴接过朱砂手里沉甸甸的蜡台,照亮整个书斋。

    平日被她安置得井井有条的书斋早已乱得一片狼藉,甚至找不到落脚地。

    元婴小心地迈过地上的书本,到书橱跟前,拉开半掩的小橱门,毫不意外看到一排排东倒西歪的典籍。

    “还好大考的试题都收起来了。”朱砂蹲在地上一边整理东西一边小声嘀咕。

    听得一清二楚的谨禄弯下腰捡起其中一本书,翻了翻,“原来会试卷宗的习题,桑学士都在府里完成。”

    按大清惯例,会试题目是不能带出公门的,元婴咳了咳,“快点收拾。”

    朱砂吐吐舌头。

    “有少什么东西吗?”转了一圈,谨禄问。

    元婴大致清点一遍,“没有。”

    “这就怪了,三番四次对你府上的人威胁利诱,却又没拿走东西……”谨禄又把玩起玉扳指,“分明别有所图。”

    “你怀疑学士府私藏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元婴不悦地沉下脸,“谨禄贝勒,你不是衙门的人,最好不要妄自猜度。”

    “我是就事论事在分析。”谨禄摊手,“格格对我的敌意深蒂固啊。”

    “没有。”元婴别过脸,轻轻道,“我记得今日是你救了我。”

    要说这冷美人是好恶分明还是矛盾呢,谨禄好笑地望着她,“救命之恩,元婴格格打算如何报答?”

    元婴一板一眼道:“本格格家中遭难,无心说笑,谨禄贝勒不嫌弃就喝杯茶再走。”

    哦,人家送客了——

    谨禄勾勾唇,没再说什么,元婴对朱砂交待几句,径自出了书斋。

    “你家格格最近又遇到特别的事?”谨禄突然问。

    还在擦抹砚台的朱砂一愣,“没、没什么怪事,格格除了去逛书画阁,就是呆在家中。”

    “琉璃厂的那家么?”他随口问。

    “是呀,贝勒爷也常去么?”朱砂好奇地问。

    京城里的人都说豫郡王府的三贝勒谨禄吃喝玩乐游手好闲,想不到也会去附庸风雅的场所?还是说,有人为了面子,不懂装懂?

    “去过几次。”谨禄随口道。

    “不过……”朱砂撑着下巴想了想,“格格近来时常做梦呢……晚上歇不好,身子越来越不如前。”

    “你家格格不是向来身体就不好吗?”

    元婴格格是八旗有名的药罐格格,常年药不离身,据说十三岁之后的几年甚至病得下不了地,简靖没少四处打听全国各地的名医,故此他印象很深,也就这两年稍有好转,然后没多久传出消息,桑家要与苏府联姻。

    不过苏府这一获罪嘛……

    “最近真的严重了。”朱砂一径在想心事,浑然未觉漏洞百出。

    元婴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听到两人的对话,冷眼瞅向谨禄,“你有什么直接问我,何必旁敲侧击?”

    “哦,这是格格请我的茶了?”一笔带过敏感的话题,他也不客气,端过元婴端来的茶抿了一口。

    元婴淡淡道:“是西湖龙井。”

    “我知道。”谨禄又啜了一口。

    “哦,你对茶也有研究?”她对一个纨绔子的欣赏水准不抱太大希望。

    “龙井素有‘色绿、香郁、味醇、形美’四绝。”他盖好茶盖,徐徐道,“天风吹醉客,乘兴过山家,云泛龙沙水,春分石上花。茶新香更细,鼎小煮尤佳,若不烹松火,疑餐一片霞——前人说煎茶虽微清小雅,然须其人与茶品相得,你以上好龙井招待,我嘛……”

    想不到他对茶道如此熟稔,元婴问:“你如何?”

    “我只好让府中人送来一罐上好的碧螺春。”谨禄一声朗笑,“哈。”碧螺春,那是茶叶中被喻为香“煞”人的一种……

    暗喻她的凌厉吗,啧。

    元婴一甩袖子,“时辰不早,贝勒爷请回。”

    他倒也从善如流,笑了笑,“好,那不打扰了。”

    谨禄带上贴身侍从,回转位于城南的豫郡王府。他没走多久,元婴刚要回屋,外面的下人喊:“老爷回来了。”

    是阿玛?元婴赶忙到门口迎接父亲。

    满身官服的桑学士去掉双眼顶子花翎,不断搓着冻红的手,“冷死了,进去再说啦。”

第5页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