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种田文 > 妖闲说 > 第22页

妖闲说 第22页


    “会。”

    “会?”她差点呛到,“那你还要这么做?”

    “所以还要委屈几个人。”

    “你……是什么意思?”她往后挪了挪。

    “别管是什么意思,我还是那句话——”他以额头贴着她的,“你信不信我?”

    “信。”身心都给他了,还有什么不信?

    “那么你很快就会知道。”

    事情来得太突然。

    当元婴听到消息时,腿一软,若不是有朱砂在旁她一定会摔得鼻青脸肿!前往学士府探望父亲的她,刚到门口就见大门被神机营的人里三层外三层包围,情形如同上元节当晚的户部尚书府被抄!

    “为什么……”朱砂也吓得脸色惨白,“老爷犯了什么事,怎么会被羁押?”

    元婴想要上前打听却被不知何时冒出的宝珠福晋抓住,“我如果是你,绝对不会贸然过去蹚浑水。”

    什么蹚浑水?朱砂比主子还提前发难,“这是我家格格的娘家!”

    “我知道。”宝珠翻了个白眼,“我又不是不认字,‘一品学士府’嘛,不过姐姐你现在不再是原来的那个元婴格格,而是豫郡王府的三福晋,在罪名清楚以前,最好是彼此划清关系,万一连累了夫家,你有想过后果么?”

    元婴心乱如麻,张了张唇没吐出声。

    “走吧,你还愣在这里做什么?”宝珠“啧啧”摇头,“与其站着发愣,还不如快点回府等相公回来,问问他的意思——”

    “谨禄……”是啊,她必须要跟谨禄问个清楚。

    元婴打定主意转身往郡王府跑去。

    “格格,格格你等我啊……”朱砂追上去。

    宝珠望着越跑越远的那对主仆,露出得意的笑容。

    “快了……”

    很快,义父就能铲除异己,权倾天下!而她,也能剔除眼中钉中刺,完全得到谨禄贝勒!

    当宝珠回到豫郡王府的玉帛苑时,老远就听到惊天动地的争执,摔东西的吵闹,总而言之一个人骂对方“言而无信”、“辜负信任”,一个人就回敬对方“胆大妄为”、“私撰试题”云云……

    趴在外面的大福晋与二福晋一愣一愣,从没见过有人敢给谨禄大发雷霆。

    “里面在大战么?”她幸灾乐祸地说。

    “宝珠,你怎么还站在这里,进去劝劝啊!”大福晋担心不已。

    “我为什么要进去?”她才不会多管闲事。

    “你是和元婴格格平起平坐的平妻。”二福晋一叉腰,“难不成让我们这些外人跑去给他们小两口唱黑白脸?”

    “元婴姐姐这么厉害,我不敢得罪她。”宝珠狡猾地丢出一个理由。

    “这倒是……”

    元婴进府前后的大胆所为让二福晋心有戚戚焉——她不但要被迫听大福晋的,还要管住自家男人,不让二贝勒跑去骚扰三贝勒,日子过得容易嘛?

    “现在不是你们达成共识的时候……”

    大福晋的话音未落,谨禄一脚踹开门,面色铁青地拎着张纸走出屋。

    “爱新觉罗?谨禄,你最好救出我阿玛,不然咱们没完!”泪流满面的元婴甩着丝帕指点头也不回的男人,娇声呵斥。

    “相公……”宝珠迎上。

    “咱们走!”谨禄拉住宝珠就往外走,“不可理喻的女人!”

    这、这到底是怎么了?

    大福晋、二福晋你看我我看你都傻眼。

    没有人留意到元婴默默揉着因大吼大叫而撕裂般生痛的嗓子松了口气。

    藏在角落的朱砂吐吐舌头。

    第十九章至死方休

    一切进展顺利。

    那年五月,皇帝加封瓜尔佳?鳌拜为一等公,宣鳌拜觐见。

    那天,谨禄携带圣旨前往神机营接管大任,之前的统领被鳌拜差派至怀柔剿灭反清复明的洪门据点,京城内外轻松落入谨禄等人的掌握。

    元婴坐在府中的荷花池边喂鱼,总是心神不宁,生怕出现意外。

    直到二贝勒风风火火从外面跑回来,对家里老小宣布:鳌拜被皇上的一群布库所擒,罗列出三十多条罪状,念其资深年久,屡立战功,且无篡弑之迹,遂对他宽大处理免于一死,终身禁锢,其余党羽部分被轰在怀柔,部分革职。

    “格格……格格……”朱砂开心不已道,“老爷有救啦,那位被羁押多时的户部尚书也能重见天日啦!”

    “是啊。”元婴抚着口,“真不敢置信……”

    困扰皇帝那么久的大权臣伏法,皇威浩荡震天下,那么,简靖也可以光明正大回来,阿玛也可以被平反,谨禄立下大功,那么皇上一定会对豫郡王府论功行赏,他也可以一偿夙愿弥补早前欠王府的人情。

    以后,不会再有那么多无奈了吧。

    把一切都想象得很美好的元婴在谨禄回来后,却一连受到诸多打击。首先一个就是简靖拒绝回京,他让谨禄带回一封信,可信上只说答应为皇上做到的事一定会做到,如今赶往南方迎回被流放的汤若望、南怀仁等西洋人;另一件事则为桑树槐夫妻尚在收监未能释放;最后一事则是谨禄带回昏迷不醒的宝珠福晋。

    当晚,坐在满桌子饭菜前,元婴一点胃口也没。

    “你不会怪我带回宝珠吧?”谨禄为她加菜,“若是当场休她,宝珠籍归父家就要一辈子随她义父被拘禁,我回来会安排她回东北老家去。”

    “怎么会怪你。”她虚弱地笑得,“我知道你是好人。”男人之间斗来斗去,女人都是无辜的,他们俩也联手蒙骗宝珠好多次,为这个小女孩的未来着想,谨禄的安排很妥当。

    “被你夸奖为好人,心情真是复杂啊。”他语意不明地饮下一杯酒。

    “谨禄,你不是说事一了,我阿玛就会被皇上放出大牢?”她眨巴眨巴眼,可怜兮兮地瞅着他,“我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他和二娘。”

    “大牢不是家里的柴房,说出就出,说进就进。”谨禄淡淡道,“总要按照规矩进行事宜。”

    “哦……”她又忍不住追问,“那不会很久吧。”

    “不会。”他答得很快,心不在焉。

    皇上已擢升豫郡王府为豫通亲王府,大贝勒世袭王位,府中贝勒、格格皆自提一等,元婴没有看到谨禄有半点笑意。

    一定有什么事悬着……

    “张嘴。”她把撕开的灌汤包放到他唇边。

    谨禄张开嘴咬住包子的同时故意含住她玉葱般的指尖。

    “啊,有吃你还咬我?”她嗔道。

    “谁让汤包没有你秀色可餐?”他在她面颊边又亲了一口。

    “你嘴巴上有油,弄花我的水粉啦……”

    “这么爱美么?”他以拇指触碰手下的软嫩肌肤,“本来就很美了,天然去雕饰不是更好?”

    “你……你是说不扑粉吗?”她好笑地发问。

    “是啊,清水出芙蓉。”

    “不成,那样不庄重。”

    “谁说女人一定要浓妆艳抹才庄重。”他不苟同地哼。

    “谨禄,我有一件事想跟你说……”犹豫好久,元婴终于鼓足勇气要道出关于他在书画阁所画的美人图对她而言意味什么。

    “嗯?”

    刚要说的话,还来不及离唇,外面的朱砂就敲开了门。

    “格格,姑爷,不好了,宝珠福晋上吊了……”

    什么?

    谨禄和元婴不约而同站起,两人一同奔向宝珠所在的那间屋子,当他们俩赶到时,大福晋已在那儿安慰哭泣不止的宝珠。

    “你们来了就好,幸亏我到这里看看她,不然可怎么办啊?”

    “大嫂,这里交给我们。”谨禄送她回出门。

    元婴抚着宝珠的肩柔声道:“别哭,别哭,你以后的日子还长啊……”

    “我什么都没有了!”宝珠抓着她的手腕摇晃,“相公本不喜欢我,你们都是利用我,我死了干净!”

    “死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啊。”她于心不忍道,“宝珠,你是你,不是任何人的累赘,蝼蚁尚且偷生,为什么要做傻事?你、你留下来住,跟我们在一起生活,咱们以后就是一家人,好不好?”

    “元婴——”谨禄低声唤她。

    元婴没有回头,她明白,若答应留下宝珠,以后就是三个人的世界。

    同样身为女人,所爱的亲人、男人都离自己而去的话,确实没有什么念生的动力,若还有谨禄让她可盼,也许日子会好多许多。

第22页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