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种田文 > 妖闲说 > 第24页

妖闲说 第24页


    偏僻的郊野炊烟袅袅。

    年逾花甲的老叟一边嗑一边吃女儿喂给他的药,眼前早已失了神采的女子虽是农妇打扮,依旧掩不住那份美丽,可惜,没有灵气。

    “女儿……”

    “阿玛,吃完饭要走一走,不能整天坐在床上看书。”

    “女儿。”

    “等二娘回来,让她陪你在附近溜达溜达。”

    “女儿……”

    “我去准备晚饭。”

    夕阳西下,金灿灿的余晖,映照在她白皙的面颊上,带来一丝浅浅嫣然的晕色,这样的天总会让人联想到很久很久以前的某天,在那艘船舫的甲板上,曾有人与自己并肩而坐,谈笑晏晏。

    “老爷……”

    去外面集市换米的女人紧紧张张回到家里,两手空空。

    “米呢?”

    “别提米了,老爷,外面大乱了。”

    “什么大乱?”

    “三藩造反,听说长江以南都给人家占去了!”

    “啊……”老叟差点掉到榻下去,“怎么会这样?简靖还在南方啊,京城呢?皇上他们在干什么——”

    “我出去了。”闻言,少妇绕过二娘就想走。

    “元婴,你、你最好听我说完。”

    “我不想听,关于京城的事,跟咱们再也没有关系!”死里逃生一次,什么反清复明,什么爱恨痴嗔,都跟他们一家子没有关系。

    “不是的,三藩叛乱,皇上本来要借调关外察哈尔的兵力南下,谁知察哈尔叛变,现已向北京攻去。”

    “那皇上不是被两面夹击?”老叟惊呼。

    “不会,谨禄贝勒带兵去阻击察哈尔的人马。”

    够了,够了,那个人是生是死都不关她的事!

    元婴头也不回地跑出去!

    “老爷,你看元婴她……”

    “哎……”老叟长叹一口气,“真是冤孽,老天爷就在折磨我这对儿女,让我老了也不见他们快乐一天。”

    “老爷你别这么说。”

    “我,哎,我答应过谨禄不能对元婴提到当初那件事的始末,眼下这个节骨眼,万一有个好歹,元婴,我可怜的女儿不是要后悔一辈子……”

    啪——

    只是闪到门边没有走远的元婴推门进屋,“阿玛,你隐瞒了什么事?”

    “元婴,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阿玛你说啊,当初答应谨禄什么?”

    “没、没什么。”老叟闪烁其辞不敢正视女儿。

    “二娘?”元婴的眼神转到二夫人身上。

    二夫人结结巴巴地往老叟后面躲。

    “你们都不说,那我亲自回北京等他班师回朝!”

    “不要,元婴!”

    “咱们好不容易摆脱京城的牢笼,你不能回去。”

    “那阿玛你就告诉我。”

    “这……哎……当年我和你二娘还在天牢,谨禄贝勒突然探监,悄悄告诉我们皇上从宝珠福晋处得知学士府跟水绘园的人有所牵扯,要让咱们交出四十张隐匿洪门据点的图,否则以忤逆论罪,谨禄别无他法只有买通狱卒让别的犯人假意冲突……造成囚犯误杀我和你二娘的假象,另一方面他深知宝珠福晋虚与委蛇,留在豫郡王府必有目的……趁着她谋害你的名义,掉包那碗粥里所放的药,对外宣称你被宝珠所害的丧讯……”

    “一切……都是他安排的……”

    为了救他们一家人?让全天下的人都以为他们一家死于非命?如此躲过皇上的追究,平西王府的挟持,以及水绘园的盯梢……

    而她,而她都做了点什么?说了点什么?

    死……我也不会原谅你……

    这是她昏迷前最后说给他听的话。

    浑身发冷,眼前闪过那封醒来就揣在怀里的休书,元婴痛苦地抱头,“你、你们却告诉我,是简靖的主意,是他把咱们一家子救出京城的……全都是谎话!”

    她是个自以为是的笨蛋,竟然就这么,恨了那个对自己情深义重的男人三年!

    三年来……

    她甚至对天盟誓,此恨至死方休!

    情何以堪。

    历经战乱跌宕,三藩平定,四海始复升平。

    康熙皇帝论功行赏,其中北路而在阻击察哈尔叛乱时牺牲的八旗子弟,皆以恩赐告慰家属,荣耀门楣。

    不幸阵亡的谨禄贝勒追封和硕贝勒,领太子太傅衔。

    尾声

    传说,仙女吞朱果而生爱新觉罗氏的先人。

    长白山白茫茫难分苍穹与大地,云遮雾绕的天池似瑰丽的宝玉嵌在群峰叠嶂里,一条瀑布飞流直下,因山大坡陡,水势湍急,瀑布口的巨石将瀑布分为两股,水柱扑向突起的石滩,冲向深谷,溅起几丈高的飞浪,落下的水珠可比天女散花,蒸腾弥漫,几十里外都能听到它的奔腾声。

    一名俏丽女子站在瀑布下驻足仰望,失神地喃喃:“还说自个儿的马上英姿好,有什么用?”顿了顿,“也许找到雪貂,带他到你墓地相陪,才不会寂寞吧。”

    她留意到雪地里有一串小小的爪印,很像来此前跟人打听的雪貂,她小心翼翼一路尾随,期间摔倒多次,又爬起来继续前行,总算在全身滚成雪团前发现踪迹,不远处的矮丛旁有只毛茸茸的雪貂,正睁着黑漆漆圆溜溜的眼珠瞅着她。

    “小雪貂,乖,到我这里来……”

    女子蹲下来招手,并且掏出准备好的干粮,打算引诱它。

    “雪貂不是京城的哈巴狗,让你骗走的话,我不是白养了?”熟到让人落泪的戏谑嗓音在身后响起。

    女子一呆,陡然回头,跌坐在地。

    眼前站着的男子一身猎户装扮,身背雕翎,手持弯弓,绒帽下的俊美脸庞似笑非笑。

    “你……你……”

    “我把身上这件雪貂髦送你,就不要再打眼前这只的主意啰。”

    “你这个骗子!”

    全天下最会骗人的大骗子!又摆了众人一道,不知是哭还是笑,坐在地上的女子抄起雪球往对面丢。

    “啊,你吓走了我的猎物!”

    女子哪里肯轻易饶他,在他向她走来时,不断地丢出雪球。

    男子一把将她扛起,勾起嘴角大笑。

    “没办法,那就只好让你做我今儿的猎物!”

    最美的猎物。

    —全书完—

第24页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