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种田文 > 锦绣嫡妻 > 第二章 重生为婢

锦绣嫡妻 第二章 重生为婢


    多亏了陆府里年长好心的金大夫,哑娘求他给初一看诊, 他二话不说就给初一诊治并开了几付药方。哑娘几天几夜不合 眼的照料之下,初一这才熬了过来。

    忽然换了一具身体,换了一个身份,冬初雪有一些不适应,但是她不得不告诫自己,为了查出谋害天阳和她的真凶,她 必须咬牙扮演好哑娘的女儿初一。更何况,哑娘待她不错,自 从年幼的时候娘亲病故,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这么温暖的亲情了,哪怕是她那个天下闻名的爹爹,也难免会因为忙着大事而 疏忽了她。

    “娘,祠堂里的大火……”冬初雪别扭地喊了哑娘一声娘,然后想问问她府里的一些情况,但是话说出口了,才想起来哑娘是个哑巴,什么也说不出来。

    不过哑娘看出了冬初雪的意思,她拉过冬初雪的手,让她 看着她的唇,然后咿咿呀呀说了起来。冬初雪惊讶地发现她竟 然可以读得懂哑娘的唇语,哑娘说的每一个字她都“听”得懂 。

    哑娘说:祠堂里的大火早就熄灭了,只不过祠堂那里鲜少 有人去,所以发现的晚了。等火扑灭的时候,祠堂里的祖宗牌 位也烧了一半了,而且仆从们还发现祠堂的地上有一具烧焦的尸体,京城府尹派了仵作来验过了是大少冬初雪。

    哑娘说完神情有点落寞,似乎是觉得这个大少很可怜 ,爹爹刚过世不到半年,唯一的儿子就落水死了,不出七日,她自己又被活活烧死在祠堂里。

    “那……大少爷和大少***贴身丫鬟沉香呢?”冬初雪不死心地继续追问。

    哑娘想了想,然后慢慢地说:大少出事的时候,大少爷在外面办事,一听说大少出事就扔下所有的事情连夜赶 了回来。只可惜,大少是被烧死的,夫人觉得太可怖了不 许大少爷看,大少爷和夫人争执的时候疲累过度又加之心情激动而晕了过去,现在正在东阁里静养,表小姐萧可人也在东阁里陪着他。至于大少***丫鬟沉香,她早在大少被烧死 的那夜就随大少去了。

    沉香!

    冬初雪猛地瞪大了眼睛,汹涌而来的泪水淹没了她的眼眶,她担心哑娘看出端倪来,急忙吸了一口气将泪水吞了回去。 平复了一下情绪,冬初雪问哑娘:“沉香姑娘为什么要自尽? ”

    冬初雪了解沉香,她不是一个感情用事不顾后果的人。沉香是冬止翰特意挑选出来陪伴冬初雪的,她比冬初雪还年长两 岁,素日沉稳,怎么会一句话不说就追随她呢?

    哑娘眨了眨眼睛,似乎是知道什么内情。冬初雪急忙盯着她的唇,就看到哑娘说:听凤娘说,是表小姐和夫人说的,说 是沉香姑娘看护大少有失,才致使大少在丧子之痛神 志不清的时候跑到了祠堂,以至于祠堂失火的时候被活活烧死。所以,夫人就连夜责罚沉香姑娘自缢追随大少。

    原来又是她!

    几次三番地听人在她面前提起萧可人的名字,天阳落水和 她有关,初一被罚差点儿高烧不醒与她有关,沉香被逼自尽和她有关。冬初雪有种强烈的预感,自己在祠堂被人从后面打晕继而被活活烧死,也和这位表小姐脱不了干系。

    说起这位表小姐萧可人来,可是大有来头。

    萧可人是陆氏夫人也就是皇商陆佑年的正妻萧氏的侄女, 更是户部尚书的掌上明珠。陆佑年能够在二十年间排挤掉京城各商家,一人独占皇商进贡的美差,有一半是仰赖萧可人的爹 爹萧尚书的提拔。所以,萧可人在陆氏虽然不是小姐,但是排场比嫡小姐陆之悦还要大,陆府人人都要让她三分。

    谁都知道萧可人与萧氏亲近,萧氏特意在陆府里给她安置 了居住的屋子。为了彰显萧可人的地位尊崇,她的屋子与大少 爷陆之远,嫡小姐陆之悦一道,安置在了只有嫡系子孙才可以 居住的东阁中。如果是平常,冬初雪和萧可人毗邻而居,两人 又年纪相仿,少不了会多多往来。但是,冬初雪那时正因为爹 爹去世心情不佳,又要照顾天阳分身乏术,所以就和萧可人没 有什么交情。

    想不到世家名门的大家闺秀,居然是这么刻薄恶毒的人。

    冬初雪暗暗决定,势必要好好观察这位表小姐,看看能不 能从她身上发掘出些有用的线索来。天阳和沉香都是她至亲至爱的人,她绝对不能让他们枉死!

    “哑娘!”

    就在冬初雪思索着萧可人的事情的时候,屋子外传来一声 不耐烦的高喊,冬初雪就跟着哑娘一起出了屋子。

    来人有几分眼熟,好像常常在东阁行走。冬初雪仔细想了想,发觉眼前这人应该就是表小姐萧可人的大丫鬟玲珑。玲珑 嫌恶地看了看寒酸的院子,然后横了冬初雪一眼道:“原本以为你就冻死了,没想到福大命大挺过来了。不过,既然你现在 没事了,那么我们小姐的几件衣裳你就赶紧给洗了吧。”

    哑娘担忧地看了一眼冬初雪,往前走了一步似乎想为她求 情:毕竟冬初雪刚刚才从鬼门关逃回来,万一哪里不仔细,可 是要出大事的。

    不过玲珑可不是善心人,她本不给哑娘求情的机会:“ 别想着给她求情,上次她把小姐最爱的那件紫玉流苏裙给洗坏了就遭了罚,如果这次还想偷懒,哼!”冷哼一声,玲珑斜了一眼冬初雪,不屑地道,“末等丫鬟就要记着自己的身份,还 以为自己是身娇贵的千金小姐不成。如果再推三阻四,担心 我扒了你的皮!”

    哑娘被恶狠狠的玲珑吓得一抖,大气也不敢出地恭送玲珑 离开了屋子。

    冬初雪安抚哑娘不要担心,她这次一定不会再出差错。随后,她就去了北院浣衣房,萧可人的几件衣裳早就送来了,一直搁在那儿等着她来洗。

    看来是上一次初一洗衣的时候不小心得罪了玲珑,她才故 意打着萧可人的旗号来整治初一。这狐假虎威的东西,以前在 东阁偶尔遇见冬初雪,总是三分恭敬七分谄媚,结果私下里居 然这么飞扬跋扈。

    丫鬟尚且如此,主子就更不必说了。

    不过,玲珑想要整治她,却也恰巧给了她去东阁试探萧可 人的机会。不然,以她现在的身份,恐怕是难以踏进东阁半步的。

    有了这一目的,冬初雪便认真仔细地干起活来,她要抓紧 时间将这些衣裳都洗完,好尽快会一会这位表小姐。就在冬初 雪将萧可人的衣裳洗干净晾起来的时候,她发现这些衣裳全部 都是她的旧衣。

    这一件鹅黄水绿袄裙,是冬初雪冬日里常穿的,陆之远很 喜欢,还曾为她画过一幅画像。画像里,冬初雪就穿着这一件 鹅黄水绿袄裙坐在白茫茫的雪中凉亭里,美得不食人间烟火, 仿佛雪中仙子。

    还有这一件素锦对襟鸳鸯裙,是冬初雪生辰的时候陆之远特意为她在天工羽衣坊定做的,这上面的鸳鸯戏水的图案还是 陆之远亲手画的图样。

    还有……

    冬初雪看着眼前这一件件装满了她和陆之远甜美回忆的衣裳,再一次想起了凤娘曾经说过的话:陆府未来的大少。

    萧可人现在穿了她的衣,不久的将来还要嫁给她的夫君!

    冬初雪的眼眸沉了下去:杀子夺夫,如果这一切都是萧可人背后使的招,纵然她现在不过是一名微不足道的末等丫 鬟,也要搅得她**犬不宁不得安生!

    永诀了冬初雪,从此便要以初一的身份好好地狠狠地活下 去!

    在浣衣房里辛勤劳作了半天之后,初一终于将堆积了几日的衣裳都清洗干净了。擦了擦额上沁出的汗,初一将前几日晾 好的衣裳叠好放在红木托盘里,恭恭敬敬地端着往西厢去。

    陆府是皇帝御赐皇商陆佑年和他的妻妾儿女居住的宅院, 整座陆府四四方方十分规整,由纵横两条石径分割成齐齐整整 的四处。最中央的天一居是陆佑年的起居卧处和书房,东侧则 是陆府大夫人萧氏和她的嫡子陆之远嫡女陆之悦的起卧居处, 后来萧氏的侄女萧可人到陆府做客,萧氏就命人将东阁里的一间屋子打扫干净,让萧可人也搬了进去。西侧便是陆佑年的妾室和她们的儿女居住的地方。陆府的南北分别是上等丫鬟和下 等丫鬟居住的场所,而浣衣丫鬟便是陆府的最末等丫鬟之一。

    端着红木托盘进到西厢里去,初一发觉整座西厢里安静地出奇。

    眼下正是午后,虽说头顶的太阳正是暖烘烘地催人入眠的 时候,但是初一熟知这西厢里的主子们,午后正是她们打打马吊或者吟诗作对绣花闲聊的好时机,本不应该这么安静才对。

    难道是府里出了什么大事,所以他们都出去了?

    初一低头看着手里的红木托盘,上面整齐地叠放着几件夫 人小姐穿得锦缎衣裳。各房都安安静静地没有人,初一也不敢 贸然将衣裳放进屋子里,只好再端着手里的衣裳退出西厢。

    “谁啊,鬼鬼祟祟的?”

    忽然一道女子的声音传来,初一抬眼一看,出声的女子是西厢管事嬷嬷晚鱼。东西两院各有一名管事嬷嬷,负责督导各 院里的丫鬟和仆人们。东阁的管事嬷嬷秋桐为人严肃,丫鬟和仆人们都害怕她。倒是西厢这位晚鱼嬷嬷平时都笑呵呵的,最是与人为善了。

    见是晚鱼,初一稍微安下心来,低着头恭恭敬敬地道:“ 晚鱼嬷嬷,奴婢是浣衣房过来送衣裳的,见夫人和小姐少爷们都不在,正要回去。”

    晚鱼慢悠悠地走到初一跟前,斜眼看了一眼她手里的那些 衣裳,然后凉飕飕地说道:“浣衣房里的末等丫鬟,也敢私自 跑到西厢里来现眼?怎么,难道是仗着自己有三分颜色,想要勾引咱们家的少爷不成?”

第二章 重生为婢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