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种田文 > 锦绣嫡妻 > 第四章 升级为六等丫鬟

锦绣嫡妻 第四章 升级为六等丫鬟


    不过虽然作为冬初雪,她对陆之远已经无话可说无情可续。但是,作为初一,她还有一件事需要陆之远的帮忙。

    “是。”

    书墨见初一答应了,立马乐开了花,带着初一一路往东阁里去。再度走进东阁,不再是以大少***身份,而是以一个末等丫鬟的身份,初一恪守本分一路上都十分温顺恭敬。

    “大少爷,大少***衣裳我都给你找回来了,你快看看。”站在屋子的门口,书墨扬声对里面的人道。

    屋门“吱呀”一声打开,披散着长发的陆之远就出现在了初一的面前。

    这是初一从未见过的陆之远,长发枯杂披散在身后,清俊英朗的脸庞憔悴苍白,陆之远穿着素白的衣裳站在门口,视线却直直地锁定了初一手中拖着的红木托盘上的衣裳。

    伸手接过那些叠放整齐的衣裳,陆之远正要转身回房,忽然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大少爷,奴婢想替大少办一场体面的丧事。”

    初一“扑通”一声朝陆之远跪下,声音却毫不畏缩,她仰头注视着身形顿住的陆之远,然后在他的注视下又一字一顿地道:“大少爷,奴婢想替大少办一场体面的丧事。”

    一旁的书墨一直朝着初一挤眉弄眼,但是初一却全当做看不到。她从书墨刚刚的话里听出来了,给冬初雪办丧事是个烫手山芋,陆府里圆滑世故的人都不愿意沾上这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然而冬初雪的丧事不能这么一天天拖下去,棺木已经在默园里停了好些天,如果还没有站出来主持丧事,那么大夫人一定会以天气为借口将冬初雪草草发丧,然后将萧可人风风光光地娶进门来。

    这种事情,她决不允许发生。

    “你,一个末等的浣衣丫鬟?要替初雪办一场体面的丧事?”陆之远觉得可笑,但是他的唇角抬了抬又沉重地垮了下去,“初雪是陆府大少,是我陆之远的妻子,让你一个七等丫鬟办理丧事,传出去岂不是叫人耻笑?”

    似乎是早已料到陆之远会这么说,初一不卑不亢地答道:“奴婢也知道自己身份卑微,本不配给大少办丧事,但是如今大少爷和大夫人僵持不下,如果继续这么对峙下去,一来大少泉下难安,二来夏日炎炎实在不宜继续耽搁,三来奴婢斗胆觉得大少爷也想早日让大少入土为安吧?而且奴婢也有万全的考虑,丧事就以大少爷的名义办,奴婢可以协助大少爷。不然的话,如今整个陆府,本没有人愿意得罪大夫人,所以奴婢才斗胆提出这个请求。”

    冷哼了一声,陆之远问:“为什么整个陆府都不敢,只有你敢冒着得罪我娘的风险来做这件事?”

    不知是不是自己太了解陆之远,初一只觉得他的一切反应都在她的预料之中:“大少爷恐怕不知道,大少当年刚嫁进陆府的时候常到南北两院里看望我们这些做奴婢的,当时奴婢恰好重病在床,正是大少给奴婢请了京城里有名的大夫看诊,还给了奴婢一些银两,奴婢这才侥幸活了下来。我娘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所以奴婢愿意得罪大夫人去为大少办一场体面的丧事。”

    陆之远听初一解释完,半晌没有说话,最后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对初一道:“你起来吧,随我进来。”

    书墨目瞪口呆地看着初一跟着陆之远进了屋子,想着这丫鬟大约是大少出事之后唯一一个敢在大少爷面前不断地戳少爷心尖子的人了。

    跟着陆之远进了屋子,初一的心又震动了一下。

    往常雅致温馨的屋子此刻只能用冷肃萧索来形容,明明摆设没有改变,只是少了一个人而已,但是初一却感觉到了这里面的冰冷。药香充斥着初一的鼻子,她一偏头看到身旁的桌上摆着一碗已经渐渐变凉的汤药。

    “大少爷,你的药……”她提醒陆之远。

    陆之远回头扫了一眼那药碗,然后越过初一笔直地走向床榻边的大箱子,将手里的衣裳整整齐齐地摆放了进去,口中轻轻念着:“这些都是初雪十分喜欢的衣裳,如果不放好,她必定要恼我的。”

    初一听着眼睛发酸,陆之远的声音很轻很轻,几乎是在自言自语,但是她还是听到了。刹那间,初一有种冲动,她想冲过来抱住陆之远,就像她以前经常做的那样,将脸颊贴着他挺直的脊背,然后告诉他她还活着。

    “大少爷,你叫我进来是……”在心里叮嘱自己别胡思乱想,初一急忙转移了话题。

    陆之远将衣裳放好,走到了初一面前坐下,严肃地对她说:“你要替初雪办丧事也可以,不过府里不会拿太多的钱出来的。”

    “没关系,只要有一万两,我保证办一场体体面面的丧事。”初一自信地道,她是陆府的大少,以前没有少持这些场面上的事情,对各项花费十分熟悉,一万两虽然稍微少了些,但是她只要规划得当也是没有问题的。

    陆之远摇了摇头:“娘不会给这么多钱的,最多只有五千两。”这也是他和大夫人僵持的原因,大夫人以重新修缮祠堂花费巨大为由,拒绝再支出更多的银子来办冬初雪的丧事,而且大夫人还说如果冬初雪的丧事花费较大,后面迎娶萧可人只能以更大的排场才能不辱没了尚书的掌上明珠,陆府正是用钱的时候,不能在这些事情上面铺张浪费。

    看来是大夫人故意为难,初一咬了咬牙道:“没关系,只有五千两也可以,我不会让大少爷失望的。”

    陆之远听到初一的保证定定地看着她,隔了很久他才说:“好,从今日起我擢升你为六等采买丫鬟,这段时间什么都不用做,可以随意出入东西两院,协助我办好初雪的丧事。”

    初一被擢升为六等采买丫鬟,还被特许任意出入东西两院,必要的时候随意调动合府上下的丫鬟仆役。虽然这是大少爷的命令,大家表面上都不敢说什么,但背地里早已是流言蜚语一片,初一被闲言碎语描述成城府极深的女子,为了能够攀附上大少爷,不惜得罪大夫人。

    “大夫人早就发过话了,大少爷新婚在即不能办丧事,而且最近银两紧张只拨给了她五千两。”

    “也就是说大少爷被大夫人绊住不能出面,还没有足够的银子用?”

    “对啊对啊,谁让她要强出头呢!”

    “就是。就算她确实是有三分姿色,可惜出身卑微,拿什么和表小姐争?恐怕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三五成群的丫鬟当着初一的面走过,她们口中议论的显然就是她,不过在她面前毫不避讳。初一叹了口气,她是六等丫鬟,本来也就是地位卑微,想要使唤比她等级高的丫鬟仆役本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初一,她们瞧不起你。”这几日跟着初一辛苦的凤仙悄悄对她说,凤仙是凤姨的女儿,原来与初一一般是末等的浣衣丫鬟,现在初一被陆之远擢升为六等丫鬟之后,便比凤仙高出了一级。

    初一无奈地点点头,对风险说:“是啊,不过也难怪,她们本就是比我等级高,自然不服我的使唤了。多亏了有你和其他以前的姊妹们,不然我这次就惨了。”

    凤仙没好气地斜了初一一眼:“谁让你跑去向大少爷提什么请求,说是要替大少办丧事。要我说啊识时务为俊杰,现在谁不知道大少一死,往日的情分也就淡了,以后陆府的大少是表小姐。”

    萧可人?

    初一心里冷哼一声,萧可人最好与天阳还有祠堂起火的事情没有关系,不然她是不会让萧可人轻易就坐上大少***位子的,就算她勉强坐了上去,她也会让她坐不安稳。

    “喂,初一,你刚刚在想什么,表情好严肃。”凤仙晃了一下初一的手臂。

    初一急忙抽回思绪,对凤仙笑了笑:“没什么,我只是在想怎么用最少的银两采买到最多的东西,五千两太少了,每一钱银子我都得打细算。”

    凤仙仔仔细细地端详了一会儿初一,然后不解地说:“初一,你和以前不一样了啊。”

    初一心里咯噔了一声,打着哈哈辩解说:“哪有,我哪里不一样了。”

    “我也说不上来,但就是给人感觉不一样了,变得更美貌动人了呢。”凤仙哈哈地笑着,两人打打闹闹地出了陆府,在京城的南北大街上逛了起来。

    办丧事有一项十分大的开支就是纸扎花草和点心面贡,还有就是置办酒水和膳食,初一和凤仙两人在汇集四方货物的南北大街上询问了一上去,最后疲力尽地靠在街角的墙上一步也挪不动了。

    “唉,这事情怎么这么难办!”凤仙嘟囔,“连着转了好几间铺子,明明差不多的东西,价格竟然完全不一样。看来昨天那几个人也不是说假话,采买确实是件费心力的事情。”

    初一赞同地点点头,她自打应承下来这件差事就派了几名丫鬟和仆役道府外来采买些零散的东西,结果东西没有买下多少,却已经花费出去一千两。初一责问他们银子都花到了什么地方,他们竟然还觉着自己费心办事却被训斥,十分委屈。

    “不过我也没有说错他们,刚刚我们一路走来就知道南北大街入口处的几间商铺的东西是最贵的,而且老板还不允许还价。昨天那几个丫鬟仆役买回去的东西,价格刚好和那几间商铺的价格吻合,我猜他们本就是应付差事,没有考虑到银子的问题。这么下去,纸扎花草和点心面贡还没有买,银子就花完了。”初一摇了摇头,她现在手里只有五千两,必须计算着花销。

    “那怎么办啊,总不能买任何一样东西都得我们亲自跑遍南北大街吧?”凤仙看了一眼望不到头的南北大街,深感绝望。

第四章 升级为六等丫鬟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