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种田文 > 锦绣嫡妻 > 第五章 斗艺

锦绣嫡妻 第五章 斗艺


    忽然,初一好像想到了什么,侧头对着凤仙莞尔一笑。凤仙往后缩了缩脖子道:“你别这样笑啊,你这样一笑,我就觉得有人要倒霉。”

    初一凑过去,对她道:“凤仙,我想到个好主意,又能省钱又能避免他们偷懒。”

    凤仙的眼睛眨了眨,好奇地看着初一,初一得意地一笑,对她说:“我们将府里能够跑腿的丫鬟和仆役分成几个组,每个组负责采买不同的物品。然后呢,他们到南北大街来询问价格,谁能向老板要到最低的价格我们就让谁来买,等她将东西带回府里让我们过目之后,我们可以抽取一份银两作为奖励。相反,如果谁浑水鱼偷奸耍滑,同组的其他人也可以告诉我们,这个人也可以从我们这里拿到一份银子的奖励。凤仙,你说好不好?”

    凤仙欣喜地点点头,然后指着初一道:“这一招妙,他们肯定为了得到奖励争得不可开交,到时候我们就可以渔翁得利了。”

    果然一切如初一所料,她将采买的新规定宣布之后,丫鬟仆役中怨声载道,不过碍于她的身后有大少爷陆之远撑腰也没有人敢说什么。

    但是好在初一也不想尽失人心,到底还为奔波劳碌的丫鬟仆役们准备了银两的奖励,两天下来他们的抱怨声小了不少,而初一的账本上也省下了不少的银子。

    将办丧事的所有所需的东西和安排一条条明确地列在一张宣纸上,初一举着这名目看了下来,纸扎花草和点心面贡都准备妥当,丧事当日延请宾客的吃食原料也购置齐全,她边看边对凤仙说:“东西差不多都齐了,还差给宾客们回礼的礼品和当日的戏班子了。”

    凤仙附和着点点头,冲初一竖起了大拇指:“初一你真有本事,大夫人就给了你五千两的银子,你还能将丧事办得井井有条有模有样的。我猜啊你这次丧事办完,大少爷没准儿还要将你连升三级,到时候你就能从北院搬出去,和那些平时耀武扬威的大丫鬟们住在南苑了。”

    初一笑着摇了摇头,她可从未想过要因此而在陆府平步青云,再说了北院虽然破旧寒酸了一些,但是有哑娘凤姨和凤仙,她还能快乐一些。如果真像凤仙说得那样搬到南苑去,还不知道要和陌生的大丫鬟们闹出什么嫌隙是非来。

    “回礼我已经列好了一张清单请人去办了,就剩下戏班子的事情有点棘手。”初一支着下巴苦思道,“我们的银子用的差不多了,没有多少余钱拿来请那些大戏班子。可是,大少***丧事已经十分节俭,再在这排场场面上节省,也太不让人入眼了。”

    凤仙赞同地应和道:“没错,这戏班子的人当天不仅要在府里搭台,送丧的时候也要跟着一同上路的。如果请的戏班子寒酸了,到时候走在路上难免被人指指点点。大少已经够可怜的了,连这么点死后的尊严面子也不能保全。”

    说着说着,凤仙忽然猛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拽着初一就往外走,初一被她吓了一跳,急忙拖住她问:“怎么了?这么急冲冲的要做什么去?”

    “我忽然想起来了,前几天我出府去了一趟,看到春绛班在梨园阁斗艺!春绛班的班主临江仙说了,无论是谁在唱戏或奏乐任何一项上赢得了春绛班的人,那么他做东免费为赢家搭台唱戏整整一天一夜!”凤仙激动地和初一说着,这实在是天赐良机,如果真的能够赢下这场斗艺,那么大少***戏班子就有望了。

    春绛班是京城有名的戏班子,班主临江仙更是红遍天下的名角儿。虽然很少有人见过临江仙卸了戏妆的模样,但他只要穿上戏服画上了戏妆,那就是颠倒众生的绝色佳人。如果真的能请来春绛班自然是好,只不过——

    “可是听说临江仙唱作俱佳,通各种乐器,我们去斗艺连五分的把握都没有。”初一斟酌道。

    凤仙一听撇撇嘴,她只顾着想赢了之后的好处,却没有料到想赢临江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长叹了一口气:“如果大少在就好了,大少***琴艺可是号称京城一绝。”

    初一听凤仙这么说,眼神闪烁了一下。

    临江仙一直是传闻中的角色,长久以来都给人深不可测的感觉,不过她确实如凤仙所言通琴艺,以她的琴艺或许能险胜临江仙一分。但是,她现在是一介小小的丫鬟,会识文断字已经是不易,再通琴艺,恐怕会遭人怀疑。

    “唉,也许真的是大少命不好吧,我们也只能认了。”凤仙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什么好法子来,只好叹口气放弃了。

    初一咬了咬牙,凤仙可以放弃,但是她不能放弃,她可以死而复生,为什么要认命?她就偏偏不认命!

    “凤仙你先帮着我清点一下丧事当天的东西,我出去一会儿就回来了。”嘱咐完凤仙,初一也不等她反对就急着跑出了陆府,她就是要和这无常的命运赌一赌,她能现在活着说明她的命应该还不至于太坏!

    梨园阁在京城最繁华的中心,四周毗邻着京城最大的茶楼和酒庄酒楼,这儿整日里车马不息,初一跑过来的时候恰好看到有恃才自傲的文士书生上台挑战。

    梨园阁里一进楼便是一处空旷无比的大戏台,南边便是供人赏戏的位子,东西两侧是留给戏子与乐师行走的地方。初一走到位子上坐下来,看到戏台上摆着两张琴,琴后各坐着一个男子。文士书生早已摆好了架势,一副要让对方心服口服的样子。然而他的对面却瞧不见人的模样,只能看到一帘打起的珠帘挡着,半截手臂露了出来。

    “先生先请。”珠帘后的临江仙道。

    文士书生的眼珠转了转,对临江仙说:“临江仙莫非是想让我先弹,你好清我的底细后发制人?这么做恐怕不大公平吧。”

    临江仙倏尔笑了一声,伸手在自己的琴弦上拨拉了一下,说:“既然如此,那么我就斗胆先开始了。”

    这下那文士书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不吭声,显然是想让临江仙先弹奏。

    初一看着那文士书生装模作样的架势心中十分不屑:口口声声说着追求公道,结果还是想让临江仙先弹,自己好清了对方的底细,以便于后发制人。

    潺潺流水,曲艺高卓。

    临江仙的手指在琴弦上流畅地划过,随即从他的指尖流泻出一串清音雅乐,在场的人似乎都被他的琴音攥住了心智,痴痴地侧耳听着他的琴声,连大气都不敢喘。

    隔了好半晌,临江仙的双手轻轻地在琴弦上一按,琴声戛然而止,他似乎微微侧过了脸对目瞪口呆的文士书生道:“先生怎么还不开始?”

    斗艺斗艺,如今却变成了临江仙一人的独奏。

    “我……我忽然腹痛难忍,想,想上一趟茅厕!”奇怪的是临江仙的口气十分文雅有礼,那文士书生还是被问得面红耳赤,磕磕绊绊地辩解了一句就推开面前的琴一下子站了起来,急冲冲地溜下了台。

    初一看着那文士书生跑下了戏台,然后低着头一步也不停歇地冲出了梨园阁。收回视线,初一转头看向戏台子上仅仅露出了半截手臂的男子,她能感觉地出来方才临江仙只不过是稍稍露了一手,他真正的琴艺远不止于此。

    “既然那位先生已经落荒而逃,那今日的斗艺便到此为止吧。”临江仙说着也要推开琴站起身来。

    初一见他要走,急忙从位子上站起,高喊一声:“慢着!”择日不如撞日,既然她今天来了,就不能空手而归,初一这么想着,就快步往戏台上走去,站在方才那文士书生所使用的琴旁,对着临江仙行了一礼,道:“小女子斗胆向班主讨教琴艺。”

    临江仙似乎对于初一的出现很惊讶,他轻轻地“哦”了一声,扬手请初一坐下,然后又问:“那请问是姑娘先来,还是我先开始呢?”

    初一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冲着那珠帘后朦胧的人影道:“班主承让了,小女子既然已经斗胆请教,也不妨再大胆一次。”说完,就纤纤素手轻巧地在琴上一弹一拨,顿时两道琴音宛如月下灵花中魂般从琴弦上窜了出来。

    台下的人齐齐抽了一口凉气,似乎是被这美妙的琴音所折服了。

    初一不敢怠慢,素手轻扬,勾抹斜挑,优雅灵活地在琴弦上舞动着。她知道临江仙的琴艺与她旗鼓相当,更加不敢分心,只管低着头沉浸在她自己的琴声中。

    爹爹曾经教过她,琴音乃是心音也,琴艺的最高境界不是折服他人,而是征服自己。让琴音诉说自己无法说出口的话,让琴弦代替自己的脉搏和心跳,不是用手也不是用眼更不是用耳朵去弹去看去听,而是用心。

    如丝如诉,如怨如慕,余音袅袅,三日不绝。

    初一闭着双眸,她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记得,她只知道她有许多说不出口的话,她有许多繁杂难言的心事,她将这一切统统交付给了手中的琴,她心中的千回百转俱化作了琴音的余音绕梁。

    一曲奏罢,初一心中竟然也轻松了不少。

    “好!”忽然对面传来叫好声,初一猛地一转头,惊讶地发现临江仙的双手并没有接触过面前的琴,而且他一手掀开了面前的珠帘,朝着初一走了过来,“姑娘好琴艺,我甘拜下风,这场斗艺姑娘赢了,我愿意率整个春绛班为姑娘唱满整整一天一夜。”

    初一有些意外地盯着临江仙,细眉芙蓉面,比女子还娇媚三分,难怪京城里传言就连醉花红的头牌都对着临江仙自叹弗如。不过,初一还是从临江仙神采熠熠的长眸里看出了属于男子的锐利和英气,她朝临江仙一点头,道:“那就劳烦班主到陆府里来替我们大少***丧事搭台吧。”

第五章 斗艺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