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种田文 > 锦绣嫡妻 > 第七章 暗涛汹涌

锦绣嫡妻 第七章 暗涛汹涌


    萧氏被陆之远的决绝吓到了,她从未想过向来沉稳寡言的陆之远冷厉起来会是这种模样,他的眼神决绝毅然,仿佛即使眼前天崩地裂也无法改变他的决定。

    眼看着那尖锐的匕首就要刺穿陆之远的心脏,萧氏头一次失声尖叫了起来,完全丧失了平素的端庄和冷静:陆之远不仅是陆府长子,也是陆府的嫡子,更是陆府未来的当家人,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拦住他!”

    “娘,来不及了……”陆之远的声音里透出一种解脱后的轻松,他的唇微微弯起,似乎要笑出来似得,一声非常轻微的响声涌进萧氏的耳朵里,那是利刃刺入血的闷响。

    “大少爷,快住手!”

    就在陆之远的匕首划破他的皮的时候,忽然从混乱的人群中传出一声清脆又急切的女子声音,她喊着,“大少爷,我这里有一封大少留给你的亲笔信!”

    听到“大少”四个字,几乎在场所有的人都迟疑了一下,初一就趁着这刹那间的停滞,手中捏着一封书信拨开人群挤到了陆之远的面前。

    陆之远的视线停留在初一手中的书信上,他疑惑地看了初一一眼,初一急忙走到他跟前,气喘吁吁地将手中的书信扬了起来,上面的字迹清晰可见:吾夫之远亲启。

    劈手将初一手中的书信夺了过去,陆之远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打开,随着视线的移动,他忽然猛地一抬头,看着初一呵斥道:“你这信是哪里来的?是不是你伪造的?初雪她不可能和我说这样的话,不可能!”

    “大少爷,你和大少相处日子比初一久,这上面的字迹是不是大少亲笔所写,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初一看着陆之远痛苦狰狞的模样,心里犹如被一把钝刀来回撕扯着,她疼地在流血,但是表面上依旧一派冷静,“至于这信是哪里来的……前几日我受命于大少爷办大少***丧事,曾经去大少住的屋子里挑选了几样大少平日里喜爱的东西准备随她一同下葬,这书信就是当时发现的。我原本是想在丧事结束后交给大少爷的,没有想到……”

    “够了!够了!”陆之远身形晃了一晃,步履已经不稳,初一下意识地就朝他伸出了手想要扶他一把,结果被他甩开了,他双目赤红地看着初一,嘴唇翕动吐出了两个字,“骗子!”

    初一咬了咬嘴唇,沉默着没有说话。陆之远说得没错,她是个骗子,但是她现在除了欺骗陆之远,没有其他的办法。

    萧氏见陆之远乱了心神,急忙朝着身后的家丁使了个眼色,那家丁会意,悄悄地绕到了陆之远的身后,一记手刀将陆之远敲晕了过去。

    那封书信从陆之远手中飘落了出来,飘飘荡荡地落在了萧氏的脚边。

    “你,将信拿过来。”萧氏看了初一一眼,对她发号施令。初一顺从地将书信捡起来递给了萧氏。

    萧氏接过,展开一瞧。

    夫之远敬启:

    初雪自嫁入陆府以来,承蒙公婆姑舅照拂,又得上天垂怜有幸诞下一子,生活和乐顺遂。然此番爹爹病故,天阳落水,初雪此生至亲至爱之人尽皆而亡。而这般种种,皆因初雪未尽到为人女为人母的责任。

    初雪苦思数日,深觉唯有一死才能化解心中愧疚,摆脱独活于世之苦。

    但夫君不必为初雪难过,初雪嫁入陆府本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实则待夫如待兄长,毫无男女之情,如今不过是缘分断矣。

    还望夫君与公婆姑舅切莫伤心,而今往后一切顺遂平安,吉祥和乐。

    初雪叩上。

    “这么说冬初雪早就存了求死的心,祠堂失火的意外倒也是遂了她的愿。”萧氏将书信看完,随手一折就送到了灵位跟前的蜡烛上头,火苗一蹭到白纸,立即就席卷了过去,顷刻间白纸便只留下一地灰烬,“你这丫头办事能力不错,人也很机灵,这次少爷没事算是你的功劳,我看让你做一名小小的采办丫鬟太委屈你了。不如你就升为五等库管丫鬟,顺便再让三夫人教教你管理米庄的事情吧,以后有机会就让你接手一部分米庄的事务。”

    三夫人木氏是米商之女,嫁给陆佑年之后一直替陆佑年打理着陆府的米粮买卖,萧氏如今这么下令,初一感到一阵不安。

    “这……”

    搀扶着萧氏的秋桐扫了一眼初一,冷冷地道:“这什么这,大夫人有意让你掌管米庄是看重你,还推辞什么!”

    虽然觉得不安,但是事已至此,初一知道如果她继续推托,那么就要忤逆这位陆府的大夫人了,所以她只好咬牙答应了下来:“奴婢多谢大夫人赏识,定当好好服侍大夫人来回报大夫人的知遇之恩。”

    大夫人见初一应承了下来,这才终于满意地点头,吩咐秋桐搀扶着她回到了东阁。凤仙见大夫人走了,这才跑到初一跟前,扶着初一站起来,笑嘻嘻地对她说:“初一恭喜恭喜,你这么快就又升了一等,还有机会接触到米庄的事务,看来大夫人很看重你啊。”

    不是,完全不是。

    初一心里明白地很,萧氏命她向三夫人木氏请教打理米庄的事务,并非是看重她。恰恰相反,大夫人萧氏是在利用她,假借提拔她的名义敲山震虎,警告三夫人木氏不要恃宠而骄,同时也刁难她,让她不要以为救了大少爷一命就从此可以飞黄腾达。

    “凤仙,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大夫人和三夫人一向不和,府里的下人们都知道,她这次命我向三夫人学习打理米庄,分明就是要从三夫人手中夺下打理米庄粮商的权力。我一介小小丫鬟,在大夫人和三夫人之间,无论得罪了谁,都落不到一丝好处。”初一给凤仙解释,心中的忧愁又增添了几分。

    凤仙一听,脸色也跟着变了,她焦急地晃着初一的手臂,道:“哎呀初一,你既然知道这事情不讨好,干嘛刚刚不拒绝大夫人呢?”

    初一无奈地摇了摇头:“我不能拒绝,因为这是大夫人赐给我的恩宠,我如果拒绝了,就是当众让大夫人下不来台。如果那样的话,大夫人更加不会放过我了。”

    凤仙的脸蛋顿时垮了下来:“那……那可怎么办呀?你不能拒绝,可是答应了又会得罪三夫人。唉,我现在总算是发现了,还是我这小小的末等丫鬟好,谁也不算计我,也不会利用我去算计谁,嘻嘻。”

    “你呀。”初一伸手戳了戳凤仙的脸颊,“哼,我要寻个机会让大夫人把你派到我那儿去,看你还敢不敢得意。”

    眼下祭奠已过,余下的事情便是送冬初雪出城进坟,冬初雪的丧事总算是办得差不多了,初一也没有什么可以手的地方了,于是和凤仙一同走开了,没有留意到灵堂内另外两个人的存在。

    “小姐,你瞧,就是她,几次三番和你作对。”玲珑搀扶着萧可人站在一旁,主仆二人的脸色都十分难看,尤其是萧可人。

    今日是冬初雪的发丧日,原本姑妈承诺过她,不会大肆办冬初雪的丧事,更不会让陆之远出席,结果一切都被刚刚那个小丫鬟给毁了,她不单用区区五千两将冬初雪的丧事办得体体面面,甚至还请来了京城里有名的戏班子春绛班搭台。

    “玲珑,给我盯紧她,如果她稍有差池,就回禀姑妈。”萧可人目光沉地看着初一,宛如一条吐着鲜红蛇信的毒蛇。

    玲珑忙不迭地点着头,她的心里比萧可人更恨初一。这个小丫鬟曾经在浣衣房里公然忤逆她,被她责罚,差点儿死掉。谁知道她现在大难不死,反而得到了大夫人的赏识,万一她将来有一天爬的更高,想起自己曾经苛待她,岂不是要报复她!

    这样想着,玲珑的眼珠转了转,附到萧可人耳边:“小姐,我看这个小丫鬟挺明的,等着她犯错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不如我们去拜访一下三夫人,挑拨她为难她,看她还怎么在陆府待下去!”

    萧可人惊喜地对着玲珑露出赏识的神情,点了点她的鼻尖:“鬼丫头,就你的主意最多。”

    一刻也等不及,萧可人带着玲珑就往三夫人住的西厢里去。两人一迈进西厢的院子,就听到三夫人房里传来玉器破碎的声音。

    “简直是欺人太甚,居然派一个五等库管丫鬟到我这里来耀武扬威。哼,我就知道她觊觎我手中的这一点权力,恨不得把陆府里上上下下的好处都占尽了。她以为她是谁啊!”

    三夫人木氏咒骂的声音传来,萧可人和玲珑脚下一顿,停在了门口。萧可人掂量了一下,悄声对玲珑说:“玲珑,我看三夫人在气头上,我毕竟是姑妈的侄女,进去不方便,所以待会儿你进去,就说是初一和你有私仇,三夫人现在视初一为眼中钉中刺,一定会帮你的。”

    玲珑机灵地点头答应,萧可人便先退了出去。玲珑整理了一下形容,轻轻咳了一声,提醒屋内的人,然后这才笑着叩响了三夫人的房门。

    果然,屋子里顿时安静了下来,等到房门打开的时候,玲珑扫了一眼屋子里面,一派干净整洁,地面上连一块渣滓都看不到。

    “玲珑给三夫人问好。”

    三夫人木氏瞥了一眼玲珑,靠在软榻上慢悠悠地问:“你来这里干什么?”

    “三夫人,玲珑来是想求三夫人一件事。”玲珑脸上堆着笑,乖巧地走到三夫人的跟前,“这件事情对三夫人你也有莫大的好处,所以玲珑斗胆请三夫人帮帮我。”

    三夫人木氏一听,眼神亮了起来:“哦?”

第七章 暗涛汹涌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