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种田文 > 锦绣嫡妻 > 第九章 杀鸡儆猴

锦绣嫡妻 第九章 杀鸡儆猴


    走回北院的路上,初一的脑子里混沌一片,她原本以为哑娘和初一不过是寻常的陆府丫鬟罢了,没想到竟然与十数年前的二夫人发狂自尽有关。

    “我娘视你娘为亲生姊妹,所以我也视你为妹妹。”初一还记得临走的时候,陆之衍对自己说的话,“你美丽慧黠,能力出众,而且又是哑娘的女儿,与当年娘亲的事情有千丝万缕的关联,必定不能在府中安生度日的。因而,务必万事小心。”

    这是提醒?

    难道说陆之衍知道些什么?

    更让初一在意的是,十数年前二夫人风凌氏的死以及哑娘的结局让她感到十分熟悉,就好像……就好像是不久之前冬初雪的意外死亡和沉香的结局似得。这只是一次巧合,或者说两者之间存在着什么联系?

    而且哑娘为何会忽然失声,真的只是因为目睹了风凌氏触白璧而亡,大受刺激?又或者是她看到了什么,知道了什么,不得不以装聋作哑来自保?

    初一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她发现自己从来都不了解这座大宅,就像她从来都不曾了解过陆之远一样。要想在这座大宅里活下去,甚至于活得彩,她恐怕要付出更多的代价。不过,她还怕什么呢?自嘲地笑了笑,她已经真正的一无所有,输到了尽头,就只剩下赢了,而且她只能赢!

    回到北院,哑娘果然在门口焦急地等着她,看到她回来二话不说就拽着她往屋里走,凤娘和凤仙已经回去了,哑娘将她一把摁在椅子上,将她划伤的手掌摊开,那里早已止血凝固,哑娘还是不放心地给她擦拭干净,敷上了药。

    “娘,我今天见到二少爷了,他的腿受伤了就会血流不止。”初一边说着边观察着哑娘的表情。

    哑娘的手顿了一下,然后头垂地更低,这种掩饰躲避的神态让初一心中的疑惑更深了。但是,哑娘很明显什么都不想说,初一抿了抿唇没有继续追问。

    第二天天一亮,三夫人的贴身丫鬟鸳鸯就过来请初一到西厢去见三夫人了。初一跟在鸳鸯后面,一路上鸳鸯领着她却一句话都没有,让初一预感到跟随三夫人学习打理米庄的事情恐怕不会那么顺利。

    果然,初一刚一进到屋子里,就听到三夫人木氏一声斥骂。

    一只雕细刻的镂金白玉净水花瓶照着初一的面门就飞了过来,初一急忙往一旁闪避,不料却被身旁的鸳鸯嫌弃地推搡了一把,她的双腿踉跄,没有站稳,便一下子扑在了碎裂的净水花瓶的渣滓上。

    鲜血淋漓,初一没有喊痛,咬着牙站了起来。

    “哎呀,是初一吗?”三夫人木氏衣着华贵致,脸上带着歉意的笑容走了过来,“真是不好意思,我方才教训这个不懂事的奴才,失手将这个镂金白玉净水瓶给砸了,没有伤到你吧?”

    虚伪的笑意,初一心中明镜似得,但是对方是三夫人,她便只是摇摇头:“奴婢没事,有劳夫人关心。”

    一旁的鸳鸯此时忽然开口:“夫人不必对一个五等丫鬟道歉,何况是她自己不小心。”

    三夫人木氏笑着责怪了鸳鸯一句:“你这家伙怎么说话,我平时教导你要与人为善,你都忘记了?”

    鸳鸯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木氏看了她一眼,然后亲自领着初一进到里面。初一恭谨地跟着木氏,在里面的地上看到跪着一名瑟瑟发抖的小丫鬟。

    木氏看出了初一的疑惑,对她解释道:“这贱婢是被你顶替掉位置的原库管丫鬟兰心,大夫人提携你也是因为她监守自盗被发现了,库管丫鬟有了一名空缺,恰好让你补上。”

    兰心可怜兮兮地跪在地上,对着木氏便是一阵求饶:“三夫人明鉴,奴婢一直跟着三夫人恪守本分,即便是被大夫人提拔做了库管丫鬟也不敢忘记三夫人对奴婢的恩情,奴婢真的没有偷窃大夫人的金簪,请三夫人为奴婢做主啊。”

    三夫人嫌恶地瞥了兰心一眼,伸出脚来将她一把踢开,然后厉声斥道:“不要脸的东西,别以为口口声声说你忠心于我我就会可怜你,这大宅里谁不知道你到底是谁的狗?想利用你曾经跟过我的事情来刁难我,我倒是要看看最后谁吃这个哑巴亏。”

    兰心痛哭流涕,冲着木氏一直磕头认错,初一能看到她的额头红肿不堪,不过木氏显然是不为所动,甚至于脸上渐渐流露出不耐的神情,最后终于忍无可忍,对着兰心道:“你不用求我了,身为库管丫鬟监守自盗,而且赃物被鸳鸯当众搜出来,可谓是人赃并获,大夫人要用家法处置你,我救不了你,更不会救你。滚吧,别污了我这西域进贡的毯子。”

    “还赖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滚!”鸳鸯沉不住气,对着兰心又是一声呵斥。

    兰心颤巍巍地抬起头来看着木氏,颤声说道:“三夫人这是执意要逼死兰心吗?”说着,声音里的哭腔更明显了。

    木氏冷笑了一声,没有理会她,鸳鸯三步两步走了过去,一把拽住兰心的手臂,便连推带搡地将她撵了出去。

    初一一直沉默地看着,木氏的每一句话都是话中有话,不单是在责骂兰心,也是在警告她!

    “哎呦看我这记,光顾着教训那个贱婢,倒是把你给忘记了。”木氏方才还沉着的脸色,忽然就变了笑颜,拉着初一坐了下来,“对了,你是到这里来做什么的?”

    初一低头恭顺地回答:“回三夫人的话,奴婢是来向三夫人学习打理米庄事务的。”

    “哦,对对对,我老了,变得迟钝了,难怪大夫人不放心把打理米庄的事情交给我。”三夫人说着伸手端起面前的茶盅饮了一口,“不过呢,我虽然年纪大了些,到底还是有些经验,你年纪轻轻的,恐怕难以支撑起米庄的事情。”

    倚老卖老,嘴里说着谦虚的话,但实则是在敲打初一,告诫她不要妄想从她手中夺取打理米庄的大权。初一心知肚明,三夫人今天一早叫她过来就是要杀**儆猴,用兰心来警告她:不要以为是大夫人派来的,就可以在她面前耀武扬威。

    “是,奴婢见识浅薄,一切都要靠三夫人指点。”初一低着头说,“如果奴婢有什么考虑不周到的地方,但凭三夫人训导,奴婢绝不敢有半句怨言。”

    三夫人将嘴边的茶盅搁下,笑着拍了拍初一的手臂,点着头道:“好,是个知情知趣的丫头,深得我心。好了,时候不早了,我该到佛堂里诵经了,就不留你了,你也是时候到库管嬷嬷到报道了。”

    初一点点头,从椅子上站起退出了屋子。往外走得时候,她下意识地朝陆之衍的屋子望了一眼:不知道他的伤势如何了?不能轻易受伤,否则就会流血不止,这是什么样的怪病,她怎么从未听说过……

    而且,初一忽然意识到,陆之衍与其他的少爷小姐不同,他的身边没有贴身丫鬟与小厮伺候。

    这也太奇怪了。

    一边想着,初一一边往北院库管嬷嬷落梅的住处走,路上她看到不少的丫鬟和小厮对她指指点点,甚至于她还能听到他们的议论声。

    “没错就是她,昨夜有人看到她和二少爷抱在一起,可亲昵了。”

    “对对对,我亲眼看到的,千真万确。啧,难怪不到半个月的工夫就从末等丫鬟升到了五等库管丫鬟,原来是背靠大树好乘凉啊。”

    “嘘,小声点。人家现在不单单是大夫人亲自提拔的红人,还是二少爷的心头,我们可是得罪不起的。”

    “哎,你们说怎么这么凑巧,偏偏这个时候原先的库管丫鬟兰心被人发现监守自盗?该不会是挡了某些人高升的道儿吧?”

    丫鬟与小厮们议论着走远了,初一回头看了他们一眼,长长地吸了一口气:看来她不单单是被夫人们拿来当做争权夺利的棋子,就连普通的丫鬟和小厮也对她议论纷纷了。以后在陆府的日子,她得更加小心谨慎才是。

    踏进北院,初一正要往库房那边走,就听到院中传来撕心裂肺的一声高喊:“来人呐,兰心自缢了!快来人啊!”

    初一来不及细想,转头就往声音的来源处跑,兰心的屋子就在北院门口的不远处,初一片刻之间便匆匆赶到,屋门大开着,初一目瞪口呆地看着里面的情景。

    兰心穿戴一新低头挂在房梁上,嘴巴大张着,颜色怪异的舌头吐了出来,双目圆睁,看起来十分吓人。

    捏紧了拳,初一想起兰心在西厢对三夫人木氏说过的话:三夫人是要执意逼死兰心吗?

    没有想到不过半个时辰不到的工夫,方才还鲜活的一条命就这样逝去了,初一觉得浑身发冷,眼睁睁地看着北院里大胆的小厮合力将吊死的兰心放了下来。

    “还挡在这里干什么,你这个杀人凶手!”不知是谁看到了杵在门口的初一,一把推开了她。

    初一没有提防,被人推撞进了屋子里面,她急忙伸手拉住面前的桌案稳住了身子,然后不经意间她看到了桌上兰心用血写的一个“冤”字。

    触目惊心,让初一不寒而栗。

第九章 杀鸡儆猴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