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种田文 > 锦绣嫡妻 > 第十章 陷害

锦绣嫡妻 第十章 陷害


    初一紧紧地按住桌案,拼命稳住自己的心神,不让恐惧占满自己的心头。

    这时,库管嬷嬷路过这屋子前,看着不少围观的丫鬟小厮,语气不善地说道:“这大白天的,一个个不做事,在里要吃闲饭?”

    丫鬟小厮纷纷都低下了头,其中一个丫鬟说道:“嬷嬷,兰心死了。”

    库管嬷嬷一脸吃惊,“刚刚还好好的,怎会死了?”

    初一此时也低着头,不知为何,她总感觉有种不祥的预感。

    “嬷嬷,奴婢刚刚全部瞧见了……”

    初一立马抬头看那发音的女子,那声音,不就是之前高喊兰心自缢的声音吗?

    库管嬷嬷瞧了一眼屋内的情况,就立马转过身,满脸的厌恶,“说,看见什么了?”

    “奴婢看见——”那女子说这话的时候,还回头看了一眼初一,“之前有个女子从这屋子里面出来,神色慌张的,奴婢还感觉有点奇怪,就过来瞧了,没想到就看了兰心……”说完之后,女子还挤出了几滴泪水。

    库管嬷嬷不耐烦地开了口,“那女子是谁?”

    “奴婢不敢确定……奴婢瞧着像是初一……”

    初一身子一滞,她早就应该发现有不对劲的地方了,原来那些都是为了把自己推上罪魁祸首所做的铺垫。

    不论是三夫人,鸳鸯,还是眼前的库管嬷嬷,这些丫鬟小厮,毋庸置疑的是,他们都在合伙演着一场戏。目的是除掉自己。

    话音刚落,周围一阵阵骚乱。

    “没想到真是她做的!兰心都要走了,她代替兰心的位置,还要这样把人置于死地。”

    “我之前还偷听到她和兰心对话,兰心约好地方跟她见面,我还想着是兰心不甘心自己的位置被代替,便找她闹事,没想到,竟然就这样白白丢掉了命!”

    库管嬷嬷慢悠悠地说道,“你们所说可是事实?若是事实,我定会告诉三夫人,为兰心平息怨气,”之后又以满脸嘲讽的表情看着初一,“我听人说,你这丫头挺机灵的,大夫人的丧事也办得不错,大夫人看重你的能力,便推荐你来米庄,倒没想到知人知面不知心,这才初来,便捅出了这大篓子出来。”

    初一紧紧地咬住了嘴唇,“你们到底是从哪里听来的?我同兰心素不相识,怎会平白无故害她?况且我来这里,本就是大夫人推荐我来的,又不是我主动抢夺她的位置。况且还有兰心找我闹事一说,子虚乌有!”

    她应该早就知道,这大夫人和三夫人来者不善,但没想到这才初来,自己还没有做好万全的防备,便这样被人陷害了!

    库管嬷嬷她也本是不熟的,生来的时候,碰面的机会都没有几次。

    初一的话一出,周围一下子就噤了声,库管嬷嬷也不多与初一争辩,“啪“地一声巴掌就甩在了初一的脸上。“不过是区区一个四等丫鬟而已,你有没有做这等事情,等老身将三夫人请过来了,再做定夺!你们几个看着这丫头,还有几个作证先留下,剩下的都给我散了,去做事吧。”说完之后,库管嬷嬷便离开了。

    而初一被押着跪在地上,有走过身边的丫鬟都是捂着嘴巴一边笑着,一边朝着揶揄着说着些什么。

    此时还呆在佛堂的三夫人打坐了一会之后,已经到隔壁屋子让鸳鸯沏了一壶茶来。

    鸳鸯看着三夫人一脸笑意,便问道:“夫人这是遇到什么好事了?”

    三夫人瞥了鸳鸯一眼,点点头,“待会好戏就要开幕了能解决到心头上上的一新刺,心头当然舒服。”

    鸳鸯听到这里,也不多说,静静地站在三夫人的身边。

    库管嬷嬷经过通报之后,跪在了三夫人的面前,“夫人不好了,初一那贱婢害死了兰心。”

    “哦?”三夫人不为所动,轻阖茶盖,饮了一口茶,“鸳鸯,这是大夫人之前送来的碧螺春吧。”

    鸳鸯点头,“是的,大夫人说是今年刚来的新茶,一定要先让夫人尝尝。”

    三夫人嘴角掠过一丝笑容,但是那笑容里面,意味不明。

    “走吧,嬷嬷,你要说得事情我已经知道大半了。该是要收拾的时候了,毕竟是大夫人的人,不做出点事情来,还真不像她的人了,兰心也是大夫人派过来的,这回还演上‘狗咬狗’这场戏了。”三夫人的脸上闪过一丝狠毒,很快跟上了库管嬷嬷,来到是事发地点。

    初一被强行按着跪在地上,三夫人刚要踏进屋子里面,就被鸳鸯给拦住了,“夫人,还是我去吧。此等污垢之事,还是不要脏了夫人的眼。”

    三夫人点点头,走到了初一的面前,抬起了初一的下巴,“好一个狠毒丫头,刚刚升了四等丫鬟,这位置升得快,掉得也快。你是大夫人派过来的,我定会给她点面子……”

    “三夫人,请您一定要给兰心做主啊,要不是初一,兰心怎会死!”之前的那些留下来作证的丫鬟,一个个都装出泪眼模糊的样子,向着三夫人哭诉着。

    “三夫人,兰心还在桌子上面用血写了‘冤’字,肯定是想让三夫人为她平白冤屈。”鸳鸯从门内走了出来,脸色有些发白地说道。

    初一冷静地看着这一切,她不能慌,一慌的话,就会被这些说不明的流言蜚语给纠缠住,只是之前库管嬷嬷给她的那一巴掌,脸上还有些许火辣辣的疼痛。

    “事实已经放在了眼前,不如你也自缢吧,我留你全尸。”三夫人拨弄着颈边垂下的发梢不在意地说道。在她的眼里,除去一个丫鬟就像是拔出一杂草一般容易。

    “夫人,在奴婢死之前,奴婢可否跟你单独说话?”初一抬头看着三夫人说道。

    三夫人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她还不信,有人在死亡之前可以装作这么淡然的样子,本来想回绝的话,却不知为何答应下了。

    “夫人,她……”

    三夫人让丫鬟小厮先退下,“她双手都被束缚着,没大碍。”

    待到众人都退下了,三夫人这才慢悠悠地说道:“我知道你是个聪明伶俐的丫头,还是那个贱人派过来的,我定是不能让你活着,但是我倒是没想到,这场戏的主导还是那贱人的侄女为了了结你准备的。”

    初一一瞬间就明白了这时怎么回事,这一切都是萧可人主导的!先是三夫人逼死兰心,然后制造点风声,从丫鬟充满嫉妒的口中嫁祸初一,最后名正言顺地让她自缢。从上到下,只是陆府少了一个丫鬟而已。

    初一有点不明白萧可人为什么要这么做,突然又想起来之前葬礼的事情,冬初雪的葬礼阻碍了萧可人的计划,而这场葬礼的后果,就直接迁怒到自己身上来了。

    但是——三夫人为什么会对自己说这些?

    “奴婢愿意作为三夫人的心腹留在陆府。”初一诚恳地说道。她现在,除了这一条逃命的方法,似乎已经没有了后路。她已经死过一次了,这一次,不管是用什么办法,她都要活下来,为自己复仇!

    三夫人的手抬起初一的下巴,逼迫着初一与自己对视。三夫人本来以为会在初一的眼里看到些破绽,但初一在整个过程中都没有一丝慌乱,她从来不是大夫人的人,所以她本就不需要心虚。

    “我听说,你的娘亲貌似是个六等丫鬟,已经在陆府做了不少年头……”

    毫无疑问,三夫人说出这些话来,只是在初一这里起个警示作用。她是大夫人推荐进来的,就算她如何地投诚,取信于他人,心中还是会有些芥蒂。

    记得初一生前的时候,作为大少,跟着三夫人也是有些接触的,但是在外人的面前,这个传说中的三夫人,是个刁蛮任,喜欢与各个夫人争风吃醋的女人,但是今日一见,却不像表面的那样。

    难道三夫人在外人的那一套都是装出来的?利用她表面的那些刁蛮任作为一个表面铠甲,在背后默默地算计着。

    以至于到最后,别人本无法透这个三夫人。

    之前据三夫人推测出来的,这是萧可人主导的,那么就是说,这个计策就是萧可人献给三夫人的,而三夫人用了她的计策,结局却并没有按着萧可人的目的而来。

    “奴婢定不会负三夫人的期望——”初一说道,接着三夫人便帮着初一解开了绳子。

    接而,也不知道三夫人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竟然将兰心这件事情不了了之了。之后,初一便听到有传言说——

    一个丫鬟作证说当初第一个发现兰心尸首的叫秋菊的丫鬟害死了兰心,主要原因是兰心在米庄做事的时候手脚很不老实,偷了夫人的簪子,那东西正好被秋菊看到了,便威胁兰心要求拿到簪子,兰心不肯,正巧告密夫人是兰心偷得东西,秋菊便在兰心走得那天多加嘲讽,以至于兰心自缢。

第十章 陷害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