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种田文 > 锦绣嫡妻 > 第十一章 较量

锦绣嫡妻 第十一章 较量


    而最后,秋菊也被陆府赶了出去。谁也没有提起兰心死得时候桌上用血写下的‘冤’字。风波也就这么慢慢地平息了下去。

    虽然周围还是有不少人对着初一指指点点,但初一也不在意,库管嬷嬷也分派了任务给她,当她仔细地准备用木盒将首饰装起来的时候,忽然,她的心一阵抽搐。

    这个紫云凤钗也是当初陆之云送给她的,当时她刚刚诞下小公子不久,之远说是要给自己一个惊喜……

    “动作还不快点?这是萧小姐的钗子,好好地收起来。”库管嬷嬷看着初一看着钗子在发呆,有些不生好气地说道。

    “好,嬷嬷,这钗子奴婢看着大少也戴过一个与它及其相似的,很是漂亮,就多瞧了几眼。”初一急忙盖上木盒掩饰住自己内心的波动,又是萧可人——

    之前收拾自己下葬的东西的时候,确实发现少了不少,却又不敢唐突地说出来,以免遭到旁人的怀疑,便也什么也没有开口询问。之前萧可人偷偷拿走自己生前的衣服,已经够让自己怀疑了,是不是那些少的东西已经大多经过了她的手。

    库管嬷嬷抬眼瞪了初一一眼,“大少已经离开有段日子了,萧小姐入门的日子还有一个月,至此之后,陆府只会有一个大少。萧小姐即将就要嫁入陆家了,这些东西就先交给我们保存,等萧小姐一入陆家,这些个东西就要送过去。”

    “是。”还有一个月……陆之远对她生前的那些假意,她明明都已经完全知晓了。可是为什么,心里还是有些难过。但也倒是感谢陆之远,为了她所铺设出来的那些为了讨好她的戏剧,无意间让她渐渐地沦陷下去,接着又回身在她重生之后,用着别人的眼睛看清了一切。

    而在东阁的一间厢房之中,萧可人拿着一杯茶水,慢慢地饮着,玲珑跪在地上。

    “玲珑,本小姐这些年也是对你不错,你事情一向做得很好,这次——”

    玲珑急忙求饶,之前她进入三夫人的房中,献给了她一个计策,本以为就此就可以解决掉小姐的眼中钉,可是过了两天,初一不但活蹦乱跳地从萧可人的面前走过,兰心死掉的罪名也给别人顶替了。

    “我这次也就饶过你,关于初一的那个贱人,只要她一日还留在陆府之中,本小姐就不会这么容易放过她。”萧可人漫不经心地说着话,眼神里闪过一丝毒辣。

    初一简单将物品收拾过后,三夫人就让鸳鸯叫她过去。

    三夫人木桌前,见初一来了,只是抬头看了她一眼,就扔出了一本账本。

    “这是上上个月的账本,好好看看。识字的吧?”

    “嗯。”初一点头,接过账本,简单地瞧了一眼。上面记录的都是各个住处消耗的粮食状况,以及为此的开销。初一对着账单不免有些生涩,她生前的时候,本就没有接触过这些管账,当着她的大少,物品分配的时候,都已经是底下分配好了的直接送上来。

    三夫人早已对初一感到十分好奇,明明只是一个丫鬟而已,还是在陆府长大的,本就没有机会识字的,她却在之前在冬初雪的葬礼上,只用五千两银子将事情打理得仅仅有条。关于各个需要支出的账单,她之前也看过了,虽然字迹有点不太好看,上不了什么台面,但是做得很好。

    “陆府也算是个大户人家,上上下下也有不少人,米庄就管着食材的账单。主子的食物是单独准备的,所以对食材的要求也算是高。上等丫鬟的食物一般都是自个去厨房领取的,靠着主子比较近,主子剩下来的吃食就能分到一份。下等丫鬟的食物是最下乘的,等着上等丫鬟挑选完了,才能吃到东西。”鸳鸯领着初一走到隔壁的房间,开口说道,“夫人说了,这些账单你就在这里看。”

    初一应声,鸳鸯所说的等级她早就已经见识过了,之前醒过来之后,身体本来也就没有多好,吃到的东西也都是些馒头,白饭之类的,这就是最下等丫鬟的膳食了。

    初一刚静下心准备细细翻看账本,就听到一阵骚乱,随后就听到了三夫人的声音,鸳鸯推开门让初一过去。

    “哎呦,今个是吹得什么风,把姐姐给吹过来了?”三夫人将账单收好,站起了身说道,“初一,还不快快给大夫人倒茶!”

    初一急忙上前,提着白瓷小壶倒入碧绿色的茶水,一阵茶香满溢在室内之中。

    大夫人稍稍抬眼看了一眼初一,复尔垂下了眼眸,笑着说道:“妹妹虽说是米商之女,对打理这种活儿也算是通,这陆府上上下下的秩序也有着妹妹的本事在这支撑着,姐姐也是心系妹妹劳苦,老爷这回从中得了不少赏礼,我看了有件赏礼倒是挺适合妹妹的,这才亲自送来了一件玛瑙簪子。”

    这话从大夫人的口中虽然说出来倒像是一番事实一般,但听在三夫人的耳中却不是那么一回事了。先是说三夫人出生于平常的商家,地位并不高,再说她管理的都是些活。老爷领导赏礼之后,全部事宜就全部交给大夫人了。

    三夫人的脸一瞬间就变冷了,“妹妹在此谢谢姐姐了,妹妹可不像姐姐那样有着好福气,整日在陆府中打理着简单事宜,就能让老爷夸赞了。”

    大夫人看着三夫人变冷的脸,再听她的话,忍不住用袖子捂住嘴,笑着说道:“姐姐就把这话当成是妹妹的小怨气了。今日姐姐来你这儿,还有其他事情,”大夫人唤过秋桐拿出了一套布料,“前些日子,初一丫头帮着之远把初雪的丧事办得不错,又在之后救了之远,之远又是个善良的孩子,这就要我将这布料送过来。”

    初一一愣,鸳鸯在她身后推了一把,初一跪下,“初一谢谢夫人少爷赏赐。”没想到陆之远居然会送东西给自己,不,这也不像是陆之远会送过来的东西……

    大夫人自那天将初一升到五等丫鬟之后,就没有太多接触了,如今突然来到了这里,倒像是故意拿着自己同三夫人较量一般。

    “初一,你以后可要好好地帮着妹妹做事,妹妹也是个懂事的人,不做错事情绝对不会惩罚你。你要是想在这里浑水鱼,日后妹妹要是罚你,你就要自己担待着点了。”大夫人缓缓地说道,复又瞧了一眼三夫人,满脸噙着笑容。

    三夫人倒像是一副有气撒不出的样子,目光狠狠地盯着初一。

    “是,初一定会勤勉地在三夫人这里学习。”

    听到这里,大夫人也站起了身,“好了,妹妹看起来也是有些忙碌,姐姐就先离开了。之远一月之后的婚礼事宜还需要我去弄,当日的膳食账单姐姐弄好之后,就要妹妹帮忙了。”

    三夫人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泛了出来,“妹妹一定会帮姐姐的忙,毕竟之远也是不幸,初雪进门这才没过多久就遇上了事,豆蔻年华就失去了命,跟着小公子一起离开了……”

    大夫人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这段日子她已经不准他人提起‘冬初雪’这三个字了。三夫人如此一说,还扯上了陆之远,倒是有意说是陆之远‘不幸’,失去了第一个儿子,又失去了第一个女人。

    “之远也是大福之人,何来不幸?冬初雪这事也是她自己所作的孽,连儿子都保不住。之远这次迎娶少傅的女儿,必定以后对之远的仕途有着好处……”大夫人缓缓地说道,“倒是妹妹,之允今年已经行过成年礼了,老爷时常对我抱怨,说是之允整日流连于青楼之中。如此下去,倒真是败坏了陆府的名声。”

    大夫人话说完之后,便转身离开了。初一的面色一瞬间就变得难看了起来,大夫人居然说‘孩子保不住,是自己做的孽’……当初孩子离去的时候,她真的也有随着孩子一起离开的心了,但是想着还有陆之远,或许他会比自己更难过,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她咬着牙挺过了好几日……

    三夫人拿着茶杯便朝着地面狠狠砸去,还没有走远的大夫人听到了这声声响,嘴角闪过一抹笑容,“秋桐,回去查查这个月鸳鸯到库房里领了几次茶具。”

    鸳鸯看着三夫人的脸色并不好,便急忙扶着她坐下,“夫人先消消气,大夫人这么嚣张也不是一天的事情了。”

    “之允呢?给我把他叫回来!”

    说到陆之允,三夫人木氏一共为陆家家主陆佑年诞下了两个孩子,三少爷陆之允和五小姐陆之瑶。陆之允是最令陆佑年头疼的一个孩子,十七岁那年就随着一些官宦家的孩子踏入了青楼,如今更是青楼的常客,不论陆佑年怎样对他禁足,只要禁足时间一过,一切就会回到往常,陆之允依旧是青楼的常客。也就因为这个原因,再加上大夫人在陆佑年吹着枕边风,陆佑年也有点生分了三夫人。但陆府的三夫人这个地位是改变不了的,三夫人的能力也是不可小觑。

    “三少爷昨个晚上就没有回来……鸳鸯马上就让小五把他带回来。”鸳鸯有些迟疑地说道。

第十一章 较量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