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种田文 > 锦绣嫡妻 > 第十二章 佯装

锦绣嫡妻 第十二章 佯装


    “无论怎样,先给我把他带回来!”三夫人语气急切地说道。

    鸳鸯急忙离开,剩下只有初一一人。

    三夫人看着初一,还有她手中之前大夫人送过来的布料,眼睛轻眯,“事到如今,你若是这样完好无损地走出这里,不论是你,还是我,都会遭到那贱人怀疑……”

    初一闭着眼睛吸了一口气,放下了手中的布料,跪在地上,用手开始捡起了地上的陶瓷茶杯的碎片。

    三夫人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这样做的话,才是最上乘的处理方法,而三夫人说得话,也是这么暗示自己的。

    尖利的陶瓷碎片戳破了初一的手指,一阵疼痛触动着自己的神经,自己原先的这副身体原来就是陆府的最下等的丫鬟,这些年来,一直做着陆府的活,手上也生了不少老茧,提醒着自己再也不会是之前的自己,再也不会拥有之前的身份了。

    “初一,你确实是一个聪明伶俐的丫头,但就是如此……”我却愈发担心,必要的时候,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初一佯装不解地抬头看着三夫人,“夫人,如此什么?”

    三夫人笑着摇头,“无事。”

    怎会无事,简单推测一下,初一也能猜出来三夫人到底想说什么了。陆家的女人,这些日子所看到的一切,到底还是摧毁了之前她作为冬初雪的时候,一切的认知。不论是大夫人,三夫人,或是底下的陆佑年的其他妾室,都有一些无法言说的事情。

    三夫人虽表面情不好,但内心谋划却远远不止她表面的那些,大夫人想借着自己的聪明来平衡三夫人在米庄的持有权,看着她同三夫人斗个你死我活,不论结果怎样,都达到了她的目的——借此机会告诉三夫人,她的势力会逐渐衰退。但同时,三夫人却想借着自己,给大夫人一个出其不意的打击,必要的时候,自己也会是牺牲品。

    等到初一将地上的陶瓷碎片全部拾好的时候,她的手上已经不止一处在流血了。

    “你先回去吧,”三夫人随手拿过一瓶药给了初一,“回去上点药,对了,地上的那毯子,你也顺便拿去洗好了。”

    初一将毯子折叠好之后,抱着布料离开了。

    没过多久,就有丫鬟听到了什么风声,说是初一惹三夫人生气,竟然让她用手拾掇地上瓷茶杯的碎片,两只手都出了血,还要帮着三夫人洗毯子。

    这话没过多久,也通过秋桐传到了大夫人的耳边,秋桐微微有些嘲讽似的说着这事。

    大夫人只是笑着拂过妆台前陆佑年送过来的饰品,“要是那个骚蹄子不这么做了,都不像是她了。要不是她爬上了老爷的床,老爷怎会娶那样德行的女人?”

    “夫人,三少爷似乎昨夜就没有回来,估计大夫人说起这事,三夫人早就已经气得跳脚了。”秋桐笑着说道。

    大夫人随手翻出柜中的一个瓶子,“给那初一送去。”

    秋桐接过瓶子,有些不解,“夫人这是要——”

    “人家给她一子,我给她一颗糖,如何?”

    秋桐笑着点头,“夫人想得甚是巧妙,秋桐这就送去。”

    初一回到北院之后,哑娘想要接过她手中的毯子和布料,初一微微避让,将毯子布料放在桌子上之后,便将手掌握了起来。

    这要是让哑娘看见的话,她肯定会心疼的。不知为何,初一的心头冒出了一种别样的情感。

    生前作为冬初雪的时候,她完全是由着冬止翰抚养长大,贤良淑德的品质也是爹爹专门找人调教自己,她本就没有见过自己的娘亲,爹爹也从来没有提过。

    哑娘进门就发现了初一同往常有些不同,又见她躲躲闪闪的目光,哑娘不自觉地看向了初一的手掌。

    “初一,你快把手伸出来给我瞧瞧。”

    初一摇头,“娘你无事要看我手做什么?”

    哑娘有些急了,“你肯定是碰上什么事了,是不是受伤了?快给我看看!”

    初一见逃不过了,只好伸出手,慢慢地展开手掌。初一的手上还有血水溢出,皮层之下也露出了一部分新。

    哑娘看着就要落泪的样子,急忙想要出门,“我去找大夫。手坏了的话,陆府是不会收留你了。”

    初一叹了一口气,也不拦住哑娘。

    秋桐推门走进了房里,瞧着初一,拿出了瓶子,“这是大夫人要我送过来的,好好用着。”

    “替奴婢谢谢大夫人的好意。”初一低着头说道。

    等到秋桐走了之后,初一又从怀里掏出了令一个瓶子,一个是三夫人给的,一个是大夫人给的,打开一个瓶子,鼻尖充斥着的是一阵芳香的味道。

    哑娘没过多久就回来了,手上拿了纱布,急忙为初一上药包扎。初一却没有拿出两位夫人给的药,药看起来倒是挺名贵的,要是拿出来的话,哑娘又会想多了吧。

    一开始的时候,哑娘似乎就很拒绝自己从七等丫鬟升到五等丫鬟,遇见自己的时候,都是用着很是担心的眼神。

    夜很快就降临了,初一晚上的时候吃了一个馒头当做晚饭。

    二更的时候,初一睁开了眼睛,听见旁边平稳的呼吸声,这才轻轻地从床上爬了起来。

    从枕头下面将毯子慢慢地抽了出来,然后轻轻地开了门,走向洗衣浣,三夫人的毯子一定是要自己洗的,但却不能让哑娘知道,不然她肯定会帮着自己洗,这要是被谁看到了,传到了三夫人的耳边,不仅是自己,连哑娘都脱不了干系。

    夜半月光,洋洋洒洒地打落在了初一的身上,初一拆掉了手上的纱布,开始打井水出来。

    今天正好是满月,光线正好,这个季节的井水倒是凉爽,但是这样的温度对于初一来说,像是无数刺通过伤口麻痹着自己的神经。

    伤口又开始溢出了鲜血,毯子还好是深红色的。

    就当初一提起洗好的毯子准备拧水的时候,一道人影蹿过,接过了初一手中的毯子。

    初一微微有些发愣地看去,是陆之衍。

    “二少爷……”初一随后看向陆之衍手中的毯子,陆之衍将毯子上的水拧去,交给了初一。

    “我听说你似乎手受伤了,怎么还在这里洗衣服?”陆之衍说着就抓过初一的手,借着月光瞧见了上面的伤口,上面还在流出血水。

    初一想要抽出手,却发现自己本就使不出力气,破掉的伤口,加上井水的浸泡,伤上加伤。初一的手指早已失去了知觉。

    “三夫人吩咐下来的任务,我马上包扎就好了。倒是二少爷,这都二更了,怎么会在洗衣浣闲逛,之前的伤口好了吗?”初一不在意地说道。

    “嗯……闲来无事罢了,不知为何就走到这里了。我的伤口已经愈合了,倒是你这里,又受了伤。”说着,陆之衍先将初一手上的衣服垂挂了起来,然后拉过初一,开始包扎。初一躲闪着陆之衍的目光,陆之衍的手心的温暖触过初一的手腕,略微有些痒。

    陆之衍随后又叹息了一声,轻轻地念道:“如此的话,你该是如何用那焦尾琴,引来百鸟朝凤了。”

    初一对陆之衍的行动倒是越发好奇了,按着陆之衍这么熟,一下子就找到了她解开纱布的地方,倒像是一开始的时候,就看着自己拿下来放在一处的样子。

    “二少爷在说些什么?”初一只听见了陆之衍的叹息,却到底没听清陆之衍到底说了些什么。

    “我想着,你这丫头白嫩的小手,伤成这样,不知能不能恢复成往常一般。”陆之衍忽而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一般,笑着说道,“对了,初一,我倒忘了一事,你明日的时候可否来我住处一趟?有东西给你。”

    初一缓缓地点了点头,有东西给她?

    “要是不急着回去,不如陪我在这里坐一会吧。”陆之衍抬头看着天上的圆月开口说道。

    “嗯。”只有两个人,如此安静的夜晚,初一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开口说什么话了。

    陆之衍瞧了一眼初一的侧脸,忽而自顾自地说道:“冬小姐初入陆家的时候,就已经是我的嫂嫂了,听人说她贤良淑德,相貌也是上等。陆家集会的时候,我倒是也见过一面,确实如传闻那样。”

    初一一愣,“是吗……如此这样,也落得香消玉殒了。”在那次集会之上,冬初雪也看到了陆之衍,陆之衍一脸病态的样,在她的印象中是格外深刻的。初一没有想到的是,陆之衍会突然跟她说这件事情。

    “我倒没觉得她就此香消玉殒了,冥冥之中不知为何会有这样的感觉。”陆之衍语气清淡地说道,像是叙述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一般。

    初一转头去看陆之衍,有一瞬间,她愈发看不懂陆之衍了,他所说的这些话,难道他发现自己跟冬初雪很像了?这怎么可能……若是处在冬初雪身边的人发现了,初一还会有所顾虑,但是要是眼前的这个陆之衍的话,她本就无所顾虑。

    陆之衍的话,他本就没有见过几面自己,也本不了解冬初雪。

第十二章 佯装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