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种田文 > 锦绣嫡妻 > 第十三章 疑惑

锦绣嫡妻 第十三章 疑惑


    第二日,初一见过三夫人之后,便一直在隔壁的房间看账本。恍惚一会儿,一上午就这么过去了,可账本连一半都没有看到。

    上面记录的诸多事宜,多少有些杂乱了,看起来也混乱。

    午时过后,三夫人说是要去念经便离去了,只留初一一人在一间房中。

    忽而门被推开,一个男人闯了进来。初一抬头看去,面相很是熟悉,却一时想不起来是谁了。

    “给本少爷倒杯茶去。”

    一听这语气,初一的脑海里一下子就浮现出了一个人影,陆之允。当初无意间偶遇陆之允的时候,他便是这样了。他长得倒不是很像他的前两个兄弟,说起来,倒是长了一双丹凤眼,遗传来自三夫人,笑得时候,还会轻眯着眼睛,甚是妖娆。

    “见过三少爷。”初一微微俯身请安之后,便去给陆之允奉茶。

    陆之允并不好奇眼前的丫鬟能一下道出自己的身份,陆家若是又丫鬟不识得自己的身份,那便出奇了。

    “三夫人去哪里了?”陆之允霸占了初一的位置,随意地翻着桌上的账本,漫不经心地问道。

    “三夫人去佛堂诵经了。”

    陆之允将账本翻到一页处,“这个帐貌似算错了,你看看。”

    初一点头,接过账本,细细算了一下,“确实,若是一两银子购入 两旦大米,维持陆府两日的供应,这次支出了一百两银子,却只维持了区区三个月……但——奴婢没有想到,三少爷竟然会如此通计量。”

    陆之允悠闲地端着茶杯,目光扫过认真盯着账本的初一,忽而笑了,“当然,要不本少爷怎会有办法出去喝花酒。”

    初一顿时对着陆之允有点无奈,按着陆之允这话来说,他岂不是经常钻着账本上的漏洞,然后瞒着三夫人取点小钱,出去花天酒地?早听闻三夫人死死地掌控着三少爷的月俸,大夫人还拿着这事当着宴会的时候说了,但这并没有阻止陆之衍想要花天酒地的心。

    “少爷以后还是少出去喝点花酒来得好,夫人今日还念叨起少爷。”初一关心地说道。

    谁知陆之允直接斜搭着脑袋,盯着初一说有些无辜地说道:“本少爷金柜的钥匙给娘带走了。”

    初一一听这话,“扑哧”忍不住地笑出了声来,这三少爷也真是可爱,倒像是一个孩童一般的心思。

    陆之允见初一笑成这副模样,脸不禁红了半边,初一察觉到陆之允的不好意思,便立马恢复了常态,在陆府里常常被恶评的三少爷,原来倒不像所说的那样让人厌恶。

    “本少爷有些无聊,你会奏点小曲吗?”陆之允不知为何突然对着眼前的女子心生了不少好感,大概是初一笑得时候,那无意间流露出的自然,或是她并不像陆府里的其他丫鬟一般,对他献媚或是胆怯。也不似青楼的那些女子一般,妖娆热情,却只是瞄准他身上的利益罢了。

    初一有些抱歉地伸出两只手,眼前的陆之允搬出了少爷架子,“少爷,奴婢不怎么会弹琴,怕是伤了少爷的耳朵。如今手受伤了,怕是更弹不起来了。”

    陆之允瞧着初一的手,上面裹着薄薄地一层纱布,以便于不影响做事。他之前,都没有在意到这一点。“若是手伤,便养着,但若是你说你不怎么会弹琴——我可之前有听闻你的琴声,实为不错。”陆之允有些调侃地看着初一,像是在暗示着什么。

    初一忽而想起,自己若是用着现在的这身子弹琴的话,恐怕只有一次了,就是上次与临江仙对决的时候,在那里弹了一次,自此之后,就再也没有拨动过琴弦。毕竟,在陆府做一个丫鬟,哪能用着古琴那种值钱的东西。难道——这被陆之允看见了?

    “少爷说得是奴婢从大少那里学来的曲子吧,既然如此,那等奴婢的手好了些,必定会为少爷献上一曲。”初一笑着说道,陆之允抬头看着初一,却没有从她的脸上看出任何多余的感情出来。

    之后,陆之允便离开了,这陆府中的二少爷和三少爷,初一却是看不懂了。

    初一突然想起昨夜陆之衍让自己今天去找他,初一将账本收好之后,便朝着东阁一间比较隐蔽的屋子走去了。

    一曲悠扬的曲调缓缓地从指下泻出,轻盈舒缓,伴着阵阵竹香袭上了初一的心头。调子忽而急,忽而缓,更像是丛林中的小溪一般,水流触碰在石头上所奏出的曲调。

    初一静静地听着,疑惑着会是谁弹奏的。陆家在自己未嫁入之前,以琴艺出名的是陆之悦同陆之瑶,这对姐妹虽然不是同一个夫人所出,但琴艺却是不分高下,样貌更是冠名天下,一时间,不少想来同这两姐妹定下婚约的官宦之家,差点踏破了陆家的门槛,但这都被陆佑年回绝了。

    显然,这琴艺较之之前她听过陆之悦同陆之瑶所弹奏的,并不是一个水平。这样的琴艺若是让旁人听到,或许陆之瑶和陆之悦便无旁席可居了。

    曲调很快就入了尾,初一上前叩门。这是陆之衍的住处,还会有谁在呢?

    陆之衍开了门,见是初一,立马让开了身子,让她进门。简单的装饰,光线透过窗户折进来,整个房间里面都充斥着一种令人安心的气味。

    房间里面只有陆之衍一人,并无旁人,刚刚那曲子,也就是眼前这个男子所弹奏出来的了。

    “手如何了?”陆之衍抓过初一的手问道。

    “好了些。”

    陆之衍有些无奈地看着初一,这哪会是好了些的样子,昨夜井水浸泡,今日还要做事,陆之衍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拉着初一坐下,开始拆初一手上的纱布,这纱布,比之昨日他为她包扎上的,已经薄了很多。

    “纱布已经和连在一起了,可能会有些疼。”陆之衍有些心疼地说道。

    初一点点头,昨日洗毯子的时候,她就已经做好了受痛的准备。

    陆之衍先是将初一手上的纱布除去,接而拿出了一个药瓶,伸手从中取出了淡黄色的药膏,轻轻地在初一手上抹着,说来奇怪,这药用在伤口之处之后,一种凉凉的感觉刺激着神经,倒是没有那么痛了。那药味,也很好闻。

    初一突然想起来自己小的时候,不小心将手肘蹭破了皮,爹爹就是拿着这药为自己上的,药的价值也是不言而喻的,爹爹说了,上了这药之后,就不会留疤了。

    那时候记忆倒是深刻,因为有个少年将跌倒的自己拉了起来,抹掉了自己脸上的泪水。但她,却从未问起过少年是何人。自此之后,再也就没有见过了。

    “我一直很好奇,二少爷……”为何对我如此好……但是这话并为问出来,陆之衍抬起了头,两人双目对视之间,初一顿时感觉脸有些泛红,不知怎地就无法再开口询问了。

    “好奇什么?”陆之衍笑着问道。要说是好奇的话,大概他对于眼前的这个女子是更好奇了。

    初一的身子往后倾了倾,不与陆之衍靠得太近。此时门外又传来敲门声,伴随着的还有一个女声。

    “二哥,我来了。”

    陆之衍起身去开门,初一呼出了一口气,之前与陆之衍靠得太近,不知不觉之间,倒是害羞了。陆之衍长得跟陆之远是很像,但是仔细看得话,不论是气质,还是相貌,都有所不同,最主要的是,陆之衍的额上有一颗痣。

    陆之雅进入房间之后,才发现还有旁人在。看着初一一身着着侍女的服装,陆之雅奇怪地问道:“二哥,你终于身边跟个丫鬟了。”

    初一一见陆之雅就立马行李道:“见过六小姐。”

    陆之雅初一算是熟识的,她是陆府的四夫人水氏所出,四夫人只为陆佑年诞下了一女,姿色虽然绝伦,但在陆府说不上有势力,但幸得陆佑年宠幸,生活倒是无忧了。平日里也居于东阁最西边的屋子里,不与陆府的其他几位夫人争斗。

    每次陆府宴会之时,四夫人在位置上的选择也都比较低调。也幸于这样,倒是少了不少麻烦。而陆之雅,大概是承蒙于自己娘亲脾,情也如此,不与人争抢,与人相处的时候也很温顺。

    “不是,前几日帮着我晒书,这几日手受了伤,我为她上了点药。”

    “我来看看,这两日我跟着娘亲学了不少草药。”陆之雅听到这里便将注意力放在了初一的手上。

    陆之衍轻轻地敲了敲陆之雅的脑袋,“六妹,你若是只跟着四夫人学了草药,未学任何药理,如何看?”

    陆之雅脸一红,“我倒是忘了这事。若是有药方,我倒是能配得起来。”

    “谢六小姐好意,”初一笑着说道,“见二少爷和六小姐有事,那奴婢就先行退下了。”

    “那好,这药你就带去吧。”陆之衍说着就把药递给了初一。

    初一接下,“这药我虽不太懂,但知道很是珍贵,少爷你这样送给一个丫鬟,倒是破费了。”说着,便又想放下。

    陆之衍叹了一口气,“能保得住你的手,怎么会破费?”

第十三章 疑惑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