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种田文 > 锦绣嫡妻 > 第二十章 陆之衍的指导

锦绣嫡妻 第二十章 陆之衍的指导


    陆之悦表现出一副贤淑的样子,朝着各位来宾答谢。哪有前几日花园内表面微笑,话里却藏剑锋的样子?

    待礼收的也差不多的时候,陆佑年便吩咐了一个丫鬟到后厅。

    “今日小女生辰,各位来此也是给陆某面子,陆某特意请来了春绛班前来助兴。”

    接着,前厅里便走进了一群人来,手上都是各有乐器,最前者是个女子,身穿白色的纱裙,画着淡妆,眼眉有神。

    临江仙上前朝着陆佑年抱拳,“今日陆府小姐生辰,我等皆来此为之助兴。为小姐献上《高山流水》。”

    说着,临江仙放下手中的琴,席地而坐,他身后的那群人也纷纷如此,而在最前面的白衣女子却还是站着。

    临江仙开始拨弄起琴弦来,白衣女子先是甩袖,接着微微一跳,长袖如同波浪般翻腾着。

    高山流水本是单人独曲,但却在临江仙带领之下,形成了一种声势浩大的气势。多人共奏,却显得不杂乱,这也说明了春绛班的技艺。

    春绛班一直是京城的头牌,不少达官贵人家若是有了什么大喜事,便会抛下千万两银子前来相邀。

    白衣女子依旧在跳跃着,脚步随着音调一步一步移动着。

    一曲完毕,宾客纷纷鼓掌,这时厅里又走上来几个女子,一身绛红色的衣装,临江仙再次拨动琴弦,这时曲调已经变了,绛红色女子伴着白衣女子开始舞动……

    初一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表演,无论是奏乐,还是舞蹈,都能搭配如此。要是两者分开,虽都不会是上乘,但若是结合,怕是天下能有几人做到如此?想到这里,初一将目光落在了还在弹琴的临江仙的身上。

    临江仙一身黑色的着装,满脸闲适的模样。不止是初一一人看着临江仙,还有其他几个站在主子身后的丫鬟,看着临江仙,一个个都是满脸兴奋地样子。

    临江仙本是有副不差的面相,虽因为自己琴艺还有地位有时候会显得很是孤傲,但总体来说,人倒是很不错。

    初一收回目光,无意间却看见了陆之悦并没有看着大厅最瞩目的舞蹈,而是有意无意地将目光落在陆之衍的身上,眼神有些闪烁,像是想要说些什么,却不好开口的样子。陆之衍也不理会她。

    临江仙连着奏了四曲,曲子完毕的时候,陆之瑶突然站起了身来。

    “今日三姐生辰,小妹我也准备了一个大礼送给三姐。紫鸢——”陆之瑶从侍女那里接过一个锦盒,“小时的时候,三姐总是拿着一个镯子当宝贝似的,后来不知怎么再也没见三姐戴过,才知镯子碎了。我这次专门找人打造了这镯子,送给三姐。”

    说着,陆之瑶还把镯子取了出来,走到陆之悦的面前,亲自帮她带上。

    陆之悦的表情却在看到那镯子的一瞬间闪过一丝不自然,还有一丝愤恨,但在众人的面前时,她还是握住了陆之悦的手,“那姐姐就谢谢妹妹了。”

    陆之瑶满脸微笑,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面。

    宾客间就有夸陆之悦同陆之瑶姐妹感情深厚之类的,陆之悦却将手上的镯子不动声色地下了下来,装入锦盒之中。

    陆之衍看着这一切,没了表情。那个镯子……

    陆佑年在位置上心里也是极其满意的,这些年来这两姐妹之前总是水火不容,争端总是出现,能出现这样的画面也让他的心松了不少。而大夫人面上虽也笑着,但她也看到了自己女儿收到镯子的时候,脸上的那一丝的愤恨。

    九皇子也注意到了陆之瑶,同样也是个大美人,但他本就不能动,陆家这两姐妹都是皇上的女人。

    午宴维持了三四个时辰,午宴完后,有人便告辞了,有人留了下来。陆佑年之前在宴会上还说,晚宴的时候陆之悦会亲自表演,以表各位前来的答谢。

    留下来的人,有的是为了观仰陆之悦晚上表演的容姿,有的是为了借机看陆佑年的其他女儿公子,因为午宴的时候,陆佑年的女儿出了陆之悦,陆之瑶之外,其他的都没有出席,前两个女儿如此端庄,也就说明,剩下的也不会太差,无论容貌,还是品德。而儿子,就来了陆之远,陆之衍,陆之允还有个年幼的陆之夜。说不定,晚宴的时候都会露个面,趁着这次机会,若是有合适的,打听好了,也可方便日后前来提亲。

    陆之衍告退之后,初一刚想也随着走,陆之允又在同时站起身来告退。

    陆佑年本想拉着陆之衍说些话,但又有宾客陪着,只好放他先离开。这些年来,他也很少见陆之衍了,要不是陆之衍今日出现了,他都不知,陆之衍如今已经这么高了。

    踏出门后,陆之允将目光放在初一的身上,问道:“二哥,她是你的侍女?”就不先说他未见陆之衍也有五六年,他这个二哥身边没有侍女也是全府都知的,初一也是一个下等丫鬟,怎么会走在陆之衍的身后?他心里是有些不舒服的,从看到初一站在陆之衍身后的那一刻。

    “不是,我找她有些事情帮忙。”陆之衍笑道。看这陆之允的样子似乎也是认识初一的,似乎对初一站在他身后很是在意的样子……

    “正好,我也找这丫头有些事情。”陆之允说着便想要去拉初一。

    “四弟,你有事情同初一姑娘说的话,不如晚些再说。初一,我们先去练琴吧。”陆之衍看着陆之允拉住初一的手,语气不变地说道。

    初一见此,朝着陆之允微微一笑,“四少爷,若是有事的话,我们晚些再说。我已经答应二少爷帮忙了。”

    陆之允见初一都这么说了,也不好再拦,松开了初一的手。初一同着陆之衍离开,陆之允看着他们的身影,突然心生了一种从前从未有过的希望。

    而就在一处墙边,目睹这一切的凤仙,心中却心生了一丝嫉妒。她本是想去大夫人那里拿换洗的衣服,出了北院,就想出去偷看,没想到还没看到什么达官贵人,就看见了初一。

    她虽没有听见初一同陆之衍还有陆之允说了什么话,但是看着陆之允拉过初一的动作,又想起之前自己同初一遇险的时候,初一同着陆之允似乎有交集的样子,她之前按捺住心中的好奇,一句没有向初一提起过。现在看着,初一已经不是同陆之允有交集那么简单了。到底为什么……为什么初一会如此幸运?

    要是自己也像初一那样,是不是——陆之允也会像看初一一般看自己?

    陆之衍一边走着,一边不经意地问道:“初一姑娘……看起来很惹人喜欢啊。”

    初一失笑,若只是陆之允今天的这一出,哪里有看出她惹人喜欢?“二少爷也是这么觉得吗?”初一不自觉地说出口,待反应过来都有些迟了。

    “算是吧。”若不是,他又岂会处处帮她?

    初一听到这里,心里不自觉地泛出一阵欣喜。说不出来,这阵感觉为何会出现,难道就是因为陆之衍的回话?

    来到竹院,陆之衍坐到琴边,开始奏乐,初一静静地站在旁边看着。

    琴声先是婉转缠绵,接着便变得悲伤同婉转缠绵结合,中间不知为何有些不连贯,接着是痴缠,最终欢愉。

    “这首曲子曲名是《离续》,说的是一对恋人的爱情故事。”陆之衍轻轻地说道。

    初一弹了那么多年的琴,《离续》这首歌名她却本就从未听过。这首曲调的开头倒是很像一首曲子,名字大概是叫《浣女》。

    《浣女》这首歌起源是一个洗衣浣的女子送着自己喜欢的男子上战场,男子是府里的大少爷,大少爷承诺功成名就之后便会回来迎娶她。那女子也是有才之人,在漫长的等待之中作出了这一曲子,最后,女子迎来的却是冰冷的棺木。

    “少爷,这首曲子我似曾听过的样子,却发现有所不同……”

    “你听过的应该是曲子的前两段,后面的是改编过了的。你要弹的也是前两段。后两段改编之后,因为感情幅度稍稍大了些,单人弹得话,也只有技艺高超的人才能自然地连接前两段和后两段,我的技艺还是有些不够,所以需要有人帮忙,完成中间过渡部分。”陆之衍笑着说道。

    初一点头,若是今晚上弹的话,应该是要送给陆之悦吧。常年不露面的陆之衍出现在陆之悦的生辰宴会上面已经是奇迹了,他却还要在这次生辰宴会上为陆之悦献曲……

    整整一下午,初一都在竹园院度过。初一本是会弹这首曲子的,但是她却不能在陆之衍面前露出马脚,就故意弹错,陆之衍纠正她,她又装出一副不懂的样子,陆之衍见状心底虽知道她可能是装的,但也摆出了一副细心指导的模样——

    抓住初一的手弹到对的地方,而陆之衍的身子却是贴住初一的背部的,他的呼吸正好落在了初一的耳边,有种痒痒的感觉,初一一下子就脸红了,陆之衍这才发现动作有些暧昧了,轻咳一声,拉开同初一的距离,接着教导。

    初一的心跳有些快了,怕又遭遇之前的尴尬,就不敢装出什么都不懂的样子,在陆之衍矫正的第一遍的时候,就对位置。陆之衍见此,嘴角不经意间也露出了微笑。

    终于在陆之衍的指导之下,初一‘磕磕绊绊’地弹完了《离续》前半部分。

    这一首曲子,竟教了三个时辰,太阳已经落山了,只剩天边,红色的朝霞……

    “初一,你还有其他的衣裳吗?”陆之衍突然想到什么似的问道。

    初一摇头,她当然明白陆之衍的意思,为陆之悦弹琴,堂堂一个陆家小姐,让一个穿着丫鬟衣服的人去弹奏,有损颜面。况且和陆之衍在一起弹琴,陆之衍也是陆家的二少爷,就算他愿意跟自己一起弹琴,怕是在别人眼里也是一场笑话。

第二十章 陆之衍的指导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