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种田文 > 锦绣嫡妻 > 第二十一章 竹林见

锦绣嫡妻 第二十一章 竹林见


    她心里早就对这点藏有芥蒂了,但看着陆之衍很是坚决的样子,她还是没有提出来。“我在府里只是区区一个丫鬟,只有两身衣服,都是丫鬟该穿的衣服,少爷,我还是觉得我去弹琴有损你的颜面……”

    “若是我觉得你有损我的颜面,就不会教你弹琴这么长时间了。我是怕你弹得太好,我三妹不高兴,说不定以后会挑你的刺,况且你若是在台上这么出彩,以后也不好在陆府好好呆着了。”陆之衍叹了一口气说道。

    初一听到陆之衍的夸赞后,面色又变得稍红。

    “不如穿我的衣裳,打扮成一个公子,如何?”陆之衍接着说道。

    初一见此只好点头。

    因为陆之衍比初一高了一个头,骨架还是比初一大了点,陆之衍只好将自己小时候的衣服交给初一穿。

    初一将青丝全部散落下来,再用一个发冠绾住,就这样从屏风之后走了出来。

    陆之衍看到初一这副扮相的第一眼的时候,先是有些惊艳,本以为男装穿在她身上兴许还有些不合适的,但是这样看来,初一就算这样从陆府走出去,也会是一个翩翩俊公子。

    初一还是第一次穿男装,看陆之衍对自己穿着这身衣服有些沉默,还以为自己穿得很是别扭。“少爷,如何?”

    陆之衍点头,“这样就好,再等会我们去吧。”

    夜色很快就降临了,将整个陆府笼罩在内。丫鬟小厮便开始上灯。

    夜宴也开始了,宾客就席坐下,陆之悦换了一身绿色盈袖的衣裳,眉间多了一朵桃花印,抱着古筝走了出来。

    奏乐奏得是《桃源》,很是祥和的乐曲。陆之悦很是专心地弹出这首曲子,听者沉浸在这首乐曲之中,仿若进入桃花林那片仙境之中。

    一曲完毕,一抹遗憾之情却从心头冒了出来,毕竟那样的仙境,到底也是古人所编撰出来的梦境。

    陆之瑶有些不甘地看着陆之悦,她的琴技,这些年来一直都未超越陆之悦,也就是因为如此,所以陆之悦在自己的面前出尽了风头,自己却什么也不能做。

    若是出去也弹上一曲,肯定会被人拿去对比,到时又助长了陆之悦的气焰。

    这时,陆之衍站了出来,说要为陆之悦献上一曲。

    陆之悦的脸上一瞬间便充满了笑意,而陆佑年对此倒是显得有些不敢相信,陆之衍会弹琴,他本就不知道。

    陆之衍席地而坐之后,一个少年也上前坐在了陆之衍的身边,手上同样拿着古筝。

    前曲就按着之前所说的那样,是初一和陆之衍一起弹,情意绵绵的开头,到了第二段结尾的时候,初一接着弹奏到尾调断调,陆之衍弹奏第三段开头,两个人搭配得很是默契。

    陆之允看着那少年认真弹奏的模样,看得有些发痴。她是初一,在少年出现的那一刻他便认出来了。就算她带上面具他也能认出来。

    初一同陆之衍慢慢地将这首曲子慢慢演奏了出来,在场的人不知不觉都开始猜想这曲子的故事。

    陆之悦听完之后,显露出满足的笑意。这样已经够了,虽然她还是有些不甘心。

    这首《离续》的后篇是她加的,当她得知这首曲子的来源之后,执意便想改编,却发现自己能力还是不够,有了初稿之后,便交给了陆之衍,最后都是由陆之衍改编完成。

    当陆之悦得知这首曲子更适合合奏的时候,想要陆之衍同自己合奏,陆之衍却总是不答应。

    曲终,陆佑年首先鼓起了掌,这些年来,他不知冷落这个儿子已经多久了。那个他最爱的女人,也在记忆里有些模糊了。

    晚宴结束之后,众宾客也是尽兴而归了,夫人们也纷纷告退,陆之悦离开的时候,偷偷地将一张纸交给了陆之衍。

    陆之衍打开之后,只有三个字,‘竹林见’。

    就在宾客走得差不多的时候,陆之衍起身要离开,陆佑年叫住了他,让他等一会。这一等便等到了宾客全部走光了,陆佑年来到了陆之衍的面前,大夫人也没有离开,来到了陆佑年的身边。

    “爹,大娘,有什么事吗?”陆之衍笑着问道,他的身后还跟着初一,但是这时候的初一的打扮,怕是大夫人也认不出来了,但大夫人却是对眼前的戴面具的少年感到十分好奇,目光一直放在初一的身上。

    陆佑年想同陆之衍说些家里话,见有一个带着面具的少年站在陆之衍的身后,一时也不好开口,便问道:“衍儿,这位是——”

    “这位是我的一个好友,娘亲未走得时候,我同他关系很好,这两天,他突然又来找我——”陆之衍面色不该地编着谎话。

    陆佑年听此点头,他还好奇着陆之衍身体病弱,常年不出陆府,怎么会认识府外之人,“原来如此,小兄弟,贵姓?”

    初一知道自己不能开口,突然想起哑娘每日对自己做得那些手势,既然不能说话,那就装成哑巴好了。想到这里,初一用手比划着。

    “我……这位朋友不能言语,我同他交流的时候都是用得纸笔,他的姓氏是江。”陆之衍对着陆佑年解释道。

    陆佑年立马朝着初一露出满脸的歉色,初一摆手表示无事,接着又朝着门外指了指,表示要出去。

    “江兄,在门外等我一阵子,我便出来。”

    初一点点头,总算是摆脱掉大夫人的目光了。

    此时呆在门内的陆佑年拍了拍陆之允的肩膀,说着大堆歉意的话,老泪纵横。大夫人却是心底有些不耐,但在陆佑年的面前,她也不好把这种感情全部表现出来,而是显出了一脸的慈祥,抱住了陆之衍。

    “老爷,这些年来,我也有错,身为陆家的正室,却没有好好地关照衍儿。”大夫人的泪水也挤了出来。

    陆之衍安慰着陆佑年同大夫人,这时若是有人推门去看,还以为看见了一家三口未见多年,幸福得抱头痛哭的场面。

    陆之衍这些年也没怎么见陆佑年,对他这个爹爹唯一留下的记忆,也就是小时娘亲同爹爹还有自己去泛湖的模样。

    陆佑年想起了这些年来陆之衍的身体状况不好,便又说道:“衍儿,明日我去请神医公孙锦给你看看。”陆佑年的话音刚落,大夫人的面色就变得难看了起来。

    “可是——老爷,传说神医公孙锦不是万两银子都请不回来的吗?”大夫人显露出一脸担忧地说道。

    神医公孙锦,上至白发的老人,下至垂髫孩童,都知道的一个名字。但真正见过他的人,却没有几个。公孙锦素来喜欢看山水,四处游玩,他来到一个城镇之后,再次走过这里的时间,也有两年。每当他来的时候,都无人知晓,只有他治疗完病患,离开之后,所有人这才知道,这里的风水,已经被神医领略过了。

    而陆佑年知晓公孙锦在京城,还是从别人那里买到的消息。就是因为公孙锦来去无踪,所以全国生了一群人,专门跟踪着公孙锦,出卖他踪迹的消息给各位达官贵人,以获取利润。

    “传说中神医他只救病入膏肓的人,还有就是喜欢研究奇怪的病症,衍儿怕是这两者都满足了……”陆佑年缓缓地说道。他当初请了皇的御医前来为陆之衍看病,那御医却断定陆之衍活不过二十一岁,他又不信,带了京城名医前来,又是同样的结论。

    大夫人听到这里,脸色更是冷漠,“但是——老爷,公孙锦一此出诊怕是就要花万把银子,现在陆府喜事花销也挺大,这样下去,陆府可是会亏空的。”大夫人叹息道。

    陆佑年沉凝,确实这也是个问题,先是陆之悦的生辰,接着又是陆之远的婚礼,陆府的花销自然大了,若是从前,万把银子倒也不算多,但这正是用钱的时候,这万把银子就补容易能够支出来了。但陆之衍的事情——

    “爹,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怕是就算是把神医请过来了,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查出来的病症。”陆之衍说道这里,眼里划过一丝悲哀。

    陆佑年拍了拍陆之衍的肩膀,笑道:“不论怎样,这些年爹爹都会对你作出补偿。时候不晚了,你先回去。”

    陆佑年这番话意思也表达得也算是明白了,他会去请公孙锦为陆之衍看病。大夫人知晓陆佑年已经如此决断,这时自己要是再开口阻拦,定会让陆佑年不喜。

    既然名医已经确定会进陆府了,她何必不借此机会告诉天下,陆之衍确实已经无药可救了。

    陆之衍出门随着初一回到了竹院,吩咐初一换好衣服回去北院,自己又拿出了那张纸条出来。

    陆之悦的邀请,他到底还是选择了前去。就在陆之衍刚要出门的时候,陆之悦站在了门外。

    “我在竹林里等了你许久,你却不来,我以为——你不来了。”陆之悦依旧穿着晚宴时地衣装,本就没有回去自己的屋子。她在竹林整整等了一个时辰。

    初一此时还在屏风后面,听到陆之悦的声音之后,停止了换衣,迟疑着用不用出来,留着空间让陆之衍同陆之悦独处。

    “爹有话同我说,留得有些迟了。三妹,你有何事?”

    陆之悦从陆之衍的侧边进门,坐在凳子上,开口道:“我要入了,还有一个月,你就不能有一丝不舍吗?”

    陆之悦此话一出,躲在屏风后的初一整个人一愣,陆之悦话的意思到底是什么?想想今日陆之悦看陆之衍的样子,若不是知晓他们之间是兄妹,她一定会觉得陆之悦痴情于陆之衍。

    陆之衍将门关上,笑着说道:“当然会有,三妹你这次入,怕是回来的机会也只有一两次……”

    陆之悦听陆之衍如此说,脸色有些不好,见屏风边的柜子上的古筝,走上前在一琴弦抚着。初一在屏风之后屏气,一动也不敢动,要是陆之悦看见屏风后的自己,那要如何说明白?

第二十一章 竹林见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