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种田文 > 锦绣嫡妻 > 第二十八章 续弦成婚

锦绣嫡妻 第二十八章 续弦成婚


    良辰吉日即到,陆府当晚张灯结彩,初一作为三等丫鬟,便可去前厅服侍宾客。

    萧可人一身红装,喜帕恰好其分地遮住了她的容貌,陆之远拿着绣球,萧可人同陆之远一人抓着一角,向前走去。

    初一双手握拳,一年前,她也是这么进入陆府的。一年前,她本以为是幸福生活的开始。现在,气氛像是回到了当初一般,陆之远的笑意,大夫人同陆佑年的笑意,宾客们的笑意。只是,站在陆之远身旁的人,却已经是了另一个人了。

    萧可人走动时,喜帕摇晃着,不经意露出了她噙着笑意的红唇,烈焰如火,如此讽刺。

    陆之远,这就是你要的结局吗?你是否如常所愿了,正如你那日的不屑一般……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三拜之后,便代表着,这日,终有人代替了冬初雪,享用着一切她昔日的拥有。

    初一抑制不住,有泪水从眼角滑落。原来,之前所做好的心理准备,到了现在,一切都是分崩离析的墙瓦,碎得彻底。

    但是若是就在这里哭了的话,大夫人若是瞧见了,定不会饶过自己。这么个喜庆的日子……

    想到这里,初一急忙又用袖子去擦。却是怎么也擦不干净,悲伤入境,却是怎样都抑制不了。

    萧可人被送进了洞房之内,陆之远留了下来陪着宾客喝酒。陆之衍今日却没有出现,而陆之允今日却有些出奇的安分,陪在陆之远的身边敬酒。

    初一抬头定定地看着陆之远,他的样子一遍遍入心,却引来一遍遍的刺痛。他当初与自己成婚的时候,到底怀了怎样的心情?是不是,与现在同萧可人成婚的时候,怀着相反的心情?

    初一不禁觉得自己有些可怜了。明明都记清了他的一切,眉眼之间的笑意,却终究抵不过,他现在露出的笑容。

    泪水终于停止了,心也逐渐麻痹了。现在的她,就算流尽了泪水,那又能怎样?初一低下身子为着宾客倒酒,那宾客却满脸醉意地拉住了初一的手,初一转头去看,原来是那九皇子,之前在陆之悦的生辰宴上也见过。

    当朝九皇子,是由先皇李峰的萧淑妃所出,前不久才被封为镇南王爷,生来喜欢美女,京城最火的花楼,他十日中的六日便是呆在那里,王府里有妾十位,至今还未有正室。

    “来,给本王捏捏肩,这双小手长得可真是漂亮,还有这身上的香味……”九皇子说着还往初一身上靠,九皇子长得虽一副读书人的样子,但是只要是有人知道他的所作所为,便知他便是真正的纨绔子弟。

    相比较陆之允整日呆在花楼之中,花楼的几个姑娘只是喂酒给他,陆之允恶作剧一般地对着姑娘们动手动脚,之后一同喝了酒,一杯下去,便全部睡着了的事迹,九皇子比较善于前戏的调情,以及后戏的床戏。

    初一只好放下酒壶,伸手揉捏着九皇子的肩膀。有几个丫鬟看到了初一正在为九皇子揉肩,一个个怒目而视,恨不得帮着九皇子揉肩的是自己。

    在陆府的丫鬟都知道,要想获得更好的,一是慢慢成长为一等丫鬟,一个就是攀上主子,不论是陆府的,还是外面的。

    初一之前有帮着陆之远揉肩得经历,所以现在九皇子觉得很是舒服,就在初一想着该怎么离开这里的时候,她转头就看见了几个丫鬟愤怒地看着她,便心下想出了一计。

    “王爷,我来倒酒。”初一的手离开九皇子的肩膀,要帮着九皇子倒酒,九皇子不拒绝,手不禁上了初一的侧脸。

    初一立马露出了娇羞模样,“王爷,酒没了,我去帮你再拿一壶。”声音不大不小。

    不等九皇子回应,初一便起身,像是挑衅地模样看了一眼那边嫉妒地看着她的丫鬟们。

    初一取酒回来的时候,已经有人代替了她的位置,帮着九皇子揉肩,九皇子本来就已经喝醉了,本就没有发现人已经变了。

    初一看到这里,便瞪了一眼那丫鬟,然后装出一副不甘心的模样代替她的位置。

    那丫鬟一边帮着九皇子揉着肩,整个人就差贴在九皇子的身上了,九皇子丝毫不拒绝这一点,对于他来说,女子热情也是一种好事。

    陆之远的脸喝得也有些通红,相比较之下,陆之允倒是没什么反应,几杯酒下去之后,脸色还很正常,他也发现了初一朝着他看的目光,便朝着初一露出了笑容。

    初一见此,朝着陆之远点了点头。

    宴席之后,陆之远有些站不稳,初一上前下意识地就扶住了他,陆佑年见时候也不早了,便说道:“你们两个,快把少爷扶着回屋。”

    话是对着初一同另一个丫鬟说得。两人领命,一人扶住一边,朝着新房走去。

    初一闻着陆之远身上的酒味,不禁皱眉,她想起来,陆之远这样喝醉,同她在一起的时候,可是从来都没有过的。

    初一是有些后悔之前扶住陆之远的,不然的话,便不用看到眼前的这一切了。

    眼前的新房大门上贴上了大大的喜字,屋内红烛火苗微动,陆之远停在了屋前,摆手让初一她们离开。

    初一并没有就此离开,她不知道自己的脚为何停住了,不想动。初一偷偷地来到了窗边,主卧里有后窗,她对这间屋子再熟悉不过了。

    之前偷看到萧可人同陆之远在屋子里的情意绵绵,还有那些情意绵绵都是在这里。

    就在这时,一个人抓住了她的手,并且捂住了她的嘴,“不要叫。”是陆之衍。

    上次在这里偷看之后,也是遇见了他。

    “回去陪我练琴,如何?”陆之衍笑着说道。

    初一缓缓地点了点头,谁知道她刚刚到底要做什么?要不是陆之衍突然拦住了她……

    陆之衍抓着初一的手来到了竹院,这一路上,初一没有说一句话。心底却还是多了很多疑问,譬如,陆之衍为何在那里?

    就在进入竹院的那一刻,心便出乎意料地变得很是平静。

    “上次六妹调皮了,试了你的琴技,她一概如此,只是常常露出一副乖巧的模样罢了。”陆之衍开口说道。

    初一强笑着摇头,“大概六小姐要失望了,我弹了那首失败的曲子。”

    陆之衍将屋子的一个箱子打开,取出了一把古琴,上面居然刻着凤凰。

    “试试这个吧。”陆之衍也不对初一刚刚说出的那番话有评判,只是将那把古琴放在了初一的面前。

    初一看到那古琴的一瞬间,微微一愣,接而语气里有种说不出的兴奋,“这是——凰琴?”

    凰琴,传说中用了生长百年的古木制成,制成者是一位制琴半生的老人,琴制成之后便引起了天下轰动,随后这琴被一位名叫凤仙的女子所有,那女子先是用着这琴战胜了所有前来挑战琴艺的人,之后便带着这琴不见了踪影,至此之后,便再也未有人见过这把琴。

    “试试吧。”陆之衍看到初一的满脸惊喜,笑着说道。

    初一点头,先是试音,之后便随意弹了一首曲子,果然是凰琴,如此音色,当真有能勾起人内心的所有喜怒哀乐的本事。

    当初一放下琴的时候,这才发现陆之衍正一脸笑意地盯着自己看,初一有些慌乱了,她本是对着所有人都说自己只会一首去子的。

    “果然比较适合你,这把‘凰琴’送给你了。”

    初一知道这把琴的价值,她虽然很喜欢这把琴,但是若是送的话,她又该如何才能受得起?“二少爷,这太贵重了。”

    “送琴的话,只会送给配得上琴的主人,刚刚你那一曲,已经确定了一件事,这把琴的主人非你莫属了。”就在刚才,陆之衍也有一瞬间的震撼,还是第一次这么靠近初一,看到她弹琴的模样,想当初,那个女子,又何尝不是如此?

    “若是真的非我莫属,我也配不上它。凰琴后世已被定为传说中的绝世好琴,放我这里,也太不保险了。”初一笑着说道。

    陆之衍有些无奈,见初一如此拒绝,“这把琴是我的生母留下来的,本是日后要交给我的妻子保存的琴,只是,如你所见,我的生命已所剩不多,相比较在这时间娶妻,还不如将琴交给你。”

    陆之衍如此说,倒像是遗言一般,初一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心里不禁有些难过,从陆之衍的手里接过凰琴。

    “初一,夜色不早,我送你回去吧。”

    夜色不早,是啊,该回去了。初一抱着装着凰琴的木盒看着今夜的满月,心里却没有之前的那些悲哀了。

    身边还站着陆之衍,他一直将自己送到了北院住处,这才离开。初一早知道陆之衍会送得这么远,却没有拒绝,她已经大概知道陆之衍的意思了。

    大概是担心自己,怕自己再跑到那新房里,但是,她早在进入竹院的那一刻,就已经下定决心,不会回去了。

    而就在此时,萧可人躺在陆之远的怀里,屋子里弥漫着情欲过后的味道。

    终于,她正式踏入陆府了,不再是以前的那个萧小姐,而是陆府的大少,成为她最爱的陆之远的正室。

    这里也是当初那个冬初雪与自己丈夫的住处,不知道此时在地下的冬初雪有想到过有这一天吗?临死还不知的蠢女人。

    如今的她已经代替了那个女人所有的一切,还拥有了陆之远真正的爱意,若是早些告诉冬初雪也就好了,让她走得也嫉妒便好了。

    想到这里,萧可人又往陆之远的怀里躺了躺。这是她期待多年的怀抱……

    躺在床上的初一,她本以为今夜是她的不眠之夜,会在那里不停地猜测新房里所发生的一切,但是出奇的是,她很容易地就入了眠。

    凰琴已经被初一好好地收了起来,这东西放在丫鬟房里确实太过危险,若是被人瞧见了,被偷了,就不好跟陆之衍交代了。

第二十八章 续弦成婚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