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种田文 > 锦绣嫡妻 > 第二十九章 怎么带路的!

锦绣嫡妻 第二十九章 怎么带路的!


    初一起床之后,正准备同拂柳一起去用早膳的时候,两三个丫鬟便站在了初一的面前。

    “昨日姐姐可真要好好谢谢你了,要不是你这小丫头,我怎能被九皇子看上?”其中一个叫浮叶的丫鬟笑得一脸得意。

    初一看着浮叶的脸,这才想起来,这人不是昨日在自己之后帮着九皇子揉肩得丫鬟?真亏她帮忙,不然她就该头疼如何离开九皇子身边了。

    “姐姐相貌俊俏,被九皇子看上也是应得了。昨晚妹妹实在是冒犯了,想想自己一副这样的模样,还敢去勾引九皇子……”初一一副可怜的模样说道。今日浮叶到自己面前如此猖狂,看起来一定是得了什么好处,也想教训教训自己昨晚对她的挑衅。

    若是自己一开始就道歉,按着浮叶的子,肯定只会再多加得意几句,便会离开。

    “知道就好。姐姐之前还真当你不知道,昨日想着你是不是喝了酒,然后就开始肆意了,今日看起来是清醒了不少,若是今日不清醒,姐姐刚刚还想着让你清醒一番。”浮叶看着初一主动求饶,心里也是一阵得意。

    想昨天浮叶扶着九皇子上了马车,那九皇子一路上就对她动手动脚的,十分喜欢她,想着若是趁着这次机会去了九皇子的王府,至少也能做个妾,也有人来伺候着,比在陆府常年伺候着主子还要时不时受罚好得多。

    浮叶直接献吻,然后也不拒绝九皇子的动手动脚,在九皇子的耳边说,让他明日来府上接自己,自己去了王府里面,便能一直陪着九皇子。

    九皇子调笑着抬起了浮叶的下巴,“等明日,小美人,我定来找你。”

    得到了九皇子如此承诺的浮叶,昨晚彻夜难眠,早早地就想着进入王府的生活了。

    “妹妹知错了,昨日是妹妹痴心妄想了,姐姐待进入王府之后,妹妹祝姐姐日后飞黄腾达。”初一见浮叶此时心情正好,便又恭维道。

    浮叶听到这里,也是得意地摆摆手,让初一她们离开。

    拂柳担心地看着初一,说道:“发生什么事情了?”说实话,刚刚初一变成那副胆小模样,拂柳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眼前的三个女子都是三等丫鬟里的老人了,也颇有些势力,竟然拦住了她们,又这样放她们离开。

    初一笑道:“也无大事,就是大家都想攀着九皇子,最后有一人赢了。”

    拂柳没有再问,胜者是谁,一眼便能目睹出来了。

    初一早上去了米庄,却不见三夫人在,鸳鸯也不在,这才想起来今日是那萧可人敬茶的日子。

    这时候陆府里的主子们肯定都在主厅里,初一也无事做,便慢悠悠地走到了北院。走到了熟悉的屋子面前,推门之后,床铺已经收拾好了,初一走了进去,还是自己走之前的模样。一切如常。

    初一接着又来到了洗衣浣,问了其中一个丫鬟哑娘在哪里。那丫鬟看着初一一身桃红色的衣裳,有些微微奇怪,就朝着一处指着。

    “娘。”初一喊道。

    哑娘立马抬头,便看见了初一,朝着她跑去,两人走到一处隐蔽的地方,哑娘仔细地打量着初一,“没在那里吃苦吧?”

    初一摇摇头,“我在那里很好,娘就不用担心我了。这是我给娘买得礼物,今日是娘的生辰……”关于初一知道哑娘的生辰,是因为初一无意间看到了哑娘身上香囊上缝了五月十八的字样。

    哑娘听到这里,接过簪子,眼里一片模糊,“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别总把钱花在娘的身上……”

    “嗯,但是,今日娘不准哭。生辰是高兴的日子。这簪子,我给娘带上。”初一笑着说道。

    银簪在哑娘的发间很适合,只是叙旧时间为过多久,便有人叫哑娘回去干活,匆匆告别之后,初一离开了北院,不知凤仙如今过得好不好。

    而就在初一回身的那一刻,哑娘的泪终于流出来了,但她却是笑着的。她不知该如何说,今日不是她的生辰,而是她爹的。初一早就已经不是初一了,她早就发觉了。

    以往的五月十八,初一总会和哑娘一起上香,这次,大概只会是她一人了。

    初一笑着朝着米庄走去,却看到了一个男子正可疑地在东阁里走着。身上穿得也不是小厮该穿得服装,府里应该是没有这个主子的,再加上身上背着一个包裹,四处张望,到底是谁?

    周围有丫鬟也在那里看着那男子,只见他长相颇为俊朗,眼底的不耐却显出了一副桀骜不驯的模样。

    有丫鬟接着便上去搭话,初一见此,也作什么也没看见,就朝着前走。那男子也发现了初一,上前便拉住了初一的手臂,初一奇怪地看着男子问道:“公子在做什么?”靠近之后,男子一身草药的清香味便扑面而来。

    “我在找陆府二少爷的住处。”男子有些不耐地说道。

    初一心下更是奇怪,要找陆之衍,为了何事?“随我来吧。”眼前的男子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坏人,既然要去见陆之衍,又满身药香,估计是要给陆之衍看病去的。

    那男子点点头,路行至一半,初一见身后没了脚步声,便回头去看,身后早就已经没了身影。

    几个丫鬟朝着初一这边走了过来,“那公子可真是俊朗,紫霞,你这小脸都红了一边了。”

    “就是情差了点,那一脸凶相的。我都不敢接近,话说你们谁认识他吗?”

    几个丫鬟眼对眼,都摇了摇头。

    初一从她们嘴里说出来的,就知道是谁了。居然跟着她走,还在半路走丢了。初一只好回身又去找那男子,那男子看到初一之后,一脸愤怒,“怎么带路的?”

    “是我不好,你好好跟我走着,不要再走丢了。”

    男子微愣,接而也不再责怪初一了。

    男子随着初一来到竹院,初一先去敲门,“二少爷,有人要见你。”

    陆之衍听是初一的声音,便打开了门,见除了初一之外,还有个陌生的男子,“这是——”

    初一看着身后的男子,看这陆之衍的反应,也是不认识他的。

    “在下是公孙锦,你就是陆家的二少了。”公孙锦盯着陆之衍的面色看,陆之衍的面色有些不正常的泛白,看样子是病了有些日子了。

    陆之衍立马让开身子,“原来是天下名医公孙公子,如此年轻。”

    初一看着公孙锦的背影,想起来公孙锦的威名,似乎从小就听见了,怎么这个男子一副二十多岁的面相?但又想起来,公孙锦的面相一直为少年,被称之为不老不死之身,如同仙人,难道真的如此?

    “公孙锦这只不过是个代号罢了,这个名头流传于世百年了,我只不过是传承了这个名头,舍弃了自己的真名罢了。算了,我们先看病吧,姑娘,你在门口守着,别让人来打扰我的就诊。”说罢,公孙锦便关上了房门,独留初一一人在门外。

    而在房内的公孙锦,先是将自己的包裹放了下来,接着让陆之衍褪去了上衣,公孙锦入了五六针针到陆之衍的脉上,针出来的时候却都是泛黑。

    公孙锦面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毒素居然遍布全身,怪不得都说陆之衍只能活到二十一岁,意思大概就是等毒素漫布全身便能归西。

    “何时身体不好的?”公孙锦问道。

    “我十一岁的时候。”

    公孙锦心下便想到了一种毒药,十一岁,距今有十年左右了,但病发的时候并不是那时才开始的,应该提前一年。就是陆之衍十岁的那年,潜伏期也就是十一年。

    “身体出血之后,会流血不止,或者是创伤要大半年好,疤痕也会随之消去?”

    陆之衍点头。

    中毒之后,身体不会立即有反应,之后过了一年,毒素在身体中开始活动,随着时间的变化,身体愈发不好,出血之后,血流不止,所以陆之衍才会显现出脸色苍白的贫血模样。

    此毒称之为蛇甘毒,毒药配方取幼蛇的血还有胆汁,配合着几种难以寻找的滋补的草药熬制而成,至今这种毒药方已经失传了,因为其中的配方难以寻找,解药的配方更是难找。

    “我先用银针止住你的毒素,虽然疗效也不大好,毕竟已经是晚期了,但能拖一阵子也好。”公孙锦说罢,就开始点燃烛光,将银针放在上面烧热。

    就在此时,一个男子也朝着竹院来了,他的身后还跟着陆佑年、大夫人、三夫人。

    “公孙公子,这就是小儿的住处。”那被陆佑年称之为公孙公子的男人长着两撇小胡子,头戴一顶布帽,身穿已经褪了色泛黄的外衣。倒真是有种在外漂泊的医者形象。

    初一守在门口,见到那群人前来,急忙敲门,“少爷,公孙公子,老爷他们来了。”

    “先挡着,现在不宜见人。”公孙锦在房内说道。

    看着离这里越来越近的一行人,初一先是行礼,“二少爷现在不宜见老爷。”

    陆佑年眉头一皱,“怎么不宜?老夫都将公孙公子请来瞧病,把门打开。”

    初一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公孙公子?不会就是眼前的这个穿着泛黄外套的男子?那这若是公孙锦的话,屋里的那个又是谁?

    “爹,我正在换衣,不宜见人,稍等片刻,可好?”陆之衍在房内说道。

    陆佑年见此也不好再说什么,便将目光放在了初一的面前,这个丫鬟……他可是记得他的这个二儿子是没有丫鬟的。

    大夫人和三夫人都将目光放到了初一的身上,她们也是有些吃惊,对于初一认识陆之衍,还站在门外帮着他守门。

    初一通过余光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眼前这个穿着泛黄外套的男子,相比较屋内的那个自称是公孙锦的人,眼前的这个男子看起来也有了年纪,那男子见眼前的小丫鬟长得倒是漂亮,那小眼睛就不停地色色地打量着初一。

第二十九章 怎么带路的!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