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种田文 > 锦绣嫡妻 > 第三十五章 苦肉计

锦绣嫡妻 第三十五章 苦肉计


    要是他拦着何大夫,自己还怎么继续装?“远儿,娘现在这样,也只有相信何大夫了。你就不要再拦着了……”

    陆之远闯进了房中,握住了大夫人的手,大夫人使了一个眼色给他,陆之远微微一愣,接而站起了身,朝着那何大夫说道:“刚刚我有些失礼了,何大夫,拜托你了,一定要把我娘医治好啊。”说罢,便拉走了还想同大夫人说话的陆之悦,陆之悦满脸泪花,有些不解地看着陆之远。

    “哥,你放开!”陆之悦说着还挣脱着。

    房门再一次被关了起来,何大夫帮着大夫人扎了几针,然后收回银针,“无事了,再喝几副我配的药房。”

    大夫人虚弱一笑,“这药,何大夫自己帮我熬制,可好?”若是这药随便就在陆府熬制成了,给其他人抓住了小辫子,这可就功亏一篑了!

    何大夫点点头。

    而这时在门外的三夫人还在等着,她瞧见那陆之远同陆之悦的样子,就已经知道那贱人肯定无事了。

    装了这一出,倒是唤回了陆佑年对她的关系,这戏的赢家,看来还是那贱人!而那何大夫,倒也是大夫人那边的人,若是之前在前厅那何大夫先不知晓那是大夫人的药房,怕是肯定会说这药是补药。

    何大夫出房门的时候,已经是亥时了。他先是了一头冷汗之后,缓缓说道:“恭喜老爷,夫人无事了。只是现在身子正虚,只需要好好休养便可醒来。”

    陆佑年听到这里,也是松了一口气,幸好无事。便急忙进屋去看大夫人,大夫人这时眼睛是闭着的,呼吸平稳。

    陆佑年抓住大夫人的手,两只手包裹着,“静儿,你无事便好,以后不能做这种傻事了……”

    第二日清晨,一个身穿水蓝色纱衣的女子走进了陆府的监牢之中,皇商不作为朝廷的朝臣,也没有专门能受理犯人罪责的地方,而陆府的监牢的建立,只是为了责罚府上不受管理的丫鬟小厮,而王二却被关在了那里。

    “大少。”监管着监牢的小厮们纷纷朝着萧可人行礼。

    萧可人点点头,“我来此,只是想见见假神医。”

    萧可人很快就被带到了那王二被监管的地方,此时的王二已经无比凄惨了,全身的衣服破破烂烂,头发也散乱了开来,王二见有人来,便抬头看,却见得是萧可人,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开口求饶,前几日……萧可人可是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巴掌。

    萧可人遣退跟上来的看管小厮们。

    “大少,您瞧,这不就是如奴婢所说的那假神医吗?”玲珑得意地说道。

    萧可人想起那日这王二的手占了自己的便宜,顿时就觉得无比厌恶,这又被玲珑无比得意的样子说了出来,回身就给了玲珑一巴掌,玲珑捂着侧脸一时没有再说出话来,立马跪下身来,“大少饶命。”

    王二见萧可人如此厉害,顿时心里有些害怕,这萧可人作为陆府的大少怎会来监牢特地看自己?

    “既然你这么早就认定他是假神医了,我的侍女如此聪明,那接下来的事情,你若是能帮我做成,若想让我饶过你,就很简单了,我要他的右手。”萧可人笑着说道,那笑容,却一瞬间在玲珑的眼里显得十分渗人。

    王二听到此话,早已吓得求饶,还要挣扎着跪下来,只是王二现在的两只手都被铁链牢牢地束缚住了,动弹不得。那日,王二就是用了他的右手细细地抚了萧可人的手臂肌肤。

    “怎么,你不愿意?”萧可人扶起玲珑,笑着问道。

    玲珑颤颤巍巍地叫道:“大少……”她活到现在,还真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现在让她去砍一个人的手臂,她怎能下得了手?

    “对了,我还有个选择给你——”萧可人漫不经心地说道。

    玲珑呆呆地看着萧可人,只要不让她去砍手臂,什么都可以商量。

    “脱吧,我看着你也是下不了手的样子,假神医虽然如此,但配上你还是绰绰有余。你说,是吧。”萧可人说着,还去询问王二的意见。

    王二听着说不要砍手臂了,只要收下萧可人身边的那美貌的侍女便好,立马点头,谢谢萧可人。

    这时玲珑已经慌乱无比了,她缓缓地站起身来,拿起桌子上的那斧头,走向了王二。

    玲珑闭上了眼睛,一瞬间,伴随着血流的喷涌,还有王二的惨叫交织着。血流喷涌在了玲珑的脸上,使得她的脸显得更加苍白,血腥味充斥在了鼻尖,深红色的布料同血色交融着。

    萧可人脸上露出笑容,“走吧,玲珑。”玲珑用袖子擦了一下脸,露出僵硬的微笑,跟了上去。

    那在门口的监管小厮之前也听到了王二的惨叫声,但没有主子的命令,是不准私自前去的。萧可人走过那些小厮们的身边,“我今日可没有来过,知道吗?”

    那小厮愣了一下,待看到玲珑满脸血迹未擦干净的时候,全都应声了。

    此时的大夫人正躺在床上,秋桐拿了汤药便端了过来,这时,门却直接被推开了。

    “姐姐可睡得真熟,现在都日照当头了。”三夫人笑着说道。

    大夫人睁开眼睛,“看来还是妹妹这里好入睡啊。”昨晚上因为大夫人那及时的‘晕倒’,就直接在三夫人的主卧室住下了,三夫人昨晚上睡得也是客房。

    “能听到姐姐这么说,看来姐姐的病已经好了大半了,昨日可真是委屈了姐姐了,跪了那么长时间,姐姐一向金枝玉叶的……”三夫人笑意连连的说道,眼里却是冷的。

    大夫人听此冷笑道:“这一切都要拜于妹妹演得这场戏了。妹妹,我们来日方长……”

    三夫人也不再理会大夫人,来日方长,如此说,也是,关于柳雅纤的事情。柳雅纤,也就是陆府六夫人,柳氏。

    陆佑年早早地回到了陆府,先去看了大夫人,听着何大夫说大夫人现在状况挺好,大夫人满面笑容地看着陆佑年,顺便像是示威一般地看着三夫人,陆之悦站在大夫人的身边,自从今日一早的时候,陆之悦便守在了大夫人的身边。

    “静儿,悦儿和瑶儿过两日就要入了,你却受了这罪,悦儿定是要怪罪我这个爹爹了。”陆佑年心疼地看着陆之悦。

    陆之悦摇摇头,“我怎会怪罪爹爹,爹爹同娘亲都是我生我养我的人,爹爹,以后悦儿不在府上了,爹爹可要对娘亲好些。”

    大夫人见此直接将陆之悦搂在了怀里,“傻孩子。要在里好好的,过两日我肯定也会去送你。”

    “娘,二哥的身体如何了?”陆之悦突然问道。

    大夫人一时噤了声,“这个……悦儿,你放心就是,衍儿的病,老爷一定会想办法的。”

    陆之悦其实一直都在担心着,自己这时才进是否晚了些,但这也是本朝皇帝第二次公开选秀,距离上次皇帝继任选秀也不过才过了两年。皇后的位置,还未有人担任。

    陆之悦又意识地来到了竹院,门未开,陆之悦想要上前去敲门,手伸了出来,却又立刻停止了,初一也向着竹院走了过来,看到了这一幕,没有再向前,回身躲在了墙边。

    初一不知自己为何要躲,还记得上次陆之悦和陆之衍在屏风之外的那场对话,陆之悦,大概从一开始就对着陆之衍情深种了。

    陆之悦走得那日,陆之衍并没有走出竹院一步,陆之悦失望地看着陆府的人群涌动之中,却没有看见自己想要看到的人,陆之瑶见此,只是拉住了她的手,在她的耳边轻轻地说道:“二哥……是不会来了。”

    陆之悦愣了一下,盯着陆之瑶,她想起了之前她生辰宴上陆之瑶送来的镯子,十年前的那陆之衍送来的一模一样的镯子,却在分离不见的那天,被她失手摔得粉碎。

    “还记得,那日的镯子啊,本以为这能让你在生日宴上丢脸,谁知姐姐的心如此冰冷。二哥同你的事情我都有看到,但我想着二哥一直与世无争,生命也未有多长时间,便也没下手……看来,我还是心软了。”陆之瑶自叹说道。

    其实,陆之瑶也一直未曾看清过陆之衍,她所说的那些话,虽然是个理由,但她曾在陆之悦的生辰宴之后,被一冰冷的刀器顶在了脖子上,只被告诫着,‘老实点’。心不知为何在那时候感受到了落入深渊的恐惧。

    陆之悦不可置信地看着陆之瑶,原来这一切她都是知道的?但是如今知道又如何了,在已经通上皇的金碧辉煌的道路,之前的留情她倒是不信,陆之瑶会像现在这样一般假装坦诚。

    “妹妹……二哥的事情,我同二哥从小玩在一起,你莫不是嫉妒我同二哥之间的兄妹之情?想想四弟,整日不学无术,想想妹妹有了这样的一个哥哥,还真是可怜。”陆之悦笑道。

    陆之瑶听此脸色也有些难看了,但有想到这女人,向来就是如此,她还想着要借此机会同她交好,然后让她的警惕放低,缓缓地拿着刀刃带着在陆府里的那些怨恨一起进入她的身体。既然如此,话早已讲开了,那也没有必要为对方留下一点后路了。

    “姐姐,来日方长,我的哥哥如今不是已经接手到大哥的一部分业务了?今个听姐姐如此说,我还想着,姐姐果然不喜欢自家的东西,偏要找个其他东西来假装套上一个‘兄妹之情’。”陆之瑶笑道。

    来日方长,那金碧辉煌的皇里,到底有多长?

    一骑红尘去,来年才方知新叶绿。

    陆之悦没有再开口同着陆之瑶争辩什么,她虽知权力也难,但心里若是有了人,那权力或许就没那么难了。

第三十五章 苦肉计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