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种田文 > 三生三世:只宠小小妖妃 > 023:莲池上的白衣女子

三生三世:只宠小小妖妃 023:莲池上的白衣女子


    翼旸还没闹够,被强行拖走很不乐意,抽抽搭搭地摇着妖王手臂,鼓囊着红唇问。

    “无殇,你是不是喜欢上混血兔了?”

    商公公带人将酒菜放在凉亭的石桌上,听到翼旸问的话,手不由抖了抖,斟的酒水溅在桌上一滴。妖王平时对细节极为挑剔,尤其往日滴酒不沾,只与翼旸能痛饮几杯。只见他眉心微一跳,就已吓得商公公带人匍匐于地,颤抖着身子不敢言语。

    “胡说。”妖王对商公公等人扬扬手。

    商公公擦了擦额上的汗,如同大赦般赶紧退出凉亭,临走时还不忘在亭内又添了两颗夜明珠,将墨黑的莲池照得亮如白昼。

    “我就说嘛,我的无殇俊美如仙,身边美人环肥燕瘦各个出挑,怎么会喜欢一只其貌不扬的兔子。”翼旸化悲为喜,端起酒盏与妖王碰杯,俩人一饮而尽。

    妖王轻轻“嗯”了一声,今日的酒格外清冽。

    翼旸一手撑头,捏了个决,酒杯已自行斟满,“那小妖好像有点来头,连我都不能一眼看破她的真身。”

    “她那双眼睛很亮。”妖王又饮了一杯酒。他那被霾填满沉甸甸的心,那双明亮的眸子就如一抹亮色,虽不能为他漫漫孤寂岁月里增色多少,却足够一朵保命。

    “传说美丽明亮的眼睛下藏着一颗玲珑心,看她那呆头呆脑的样子,倒像长了一颗猪心,白白浪费了一双好眸子。”翼旸啧啧摇头,为妖王斟满酒又自倒一杯。

    妖王如墨色般幽黑的眸子闪过淡淡的蓝光,目光飘远,竟是看向落花的方向……他再不言语,只是独自饮酒。

    翼旸见他沉默,而眼中纠结的复杂情绪又一时分辨不出,似忧伤,似愤怒,似怨恨,似沉痛……翼旸知道他又想起了伤心事。仅仅只是伤心事而已,若问他是什么事,他早已不记得了。

    妖王许久不语,翼旸百无聊赖,轻轻吹着酒盏内映着的半轮明月。酒盏内的明月散开又聚拢,散开又聚拢……

    一朵愈发觉得玄水明不安全了。可眼下如何逃得掉?蹲在距离莲池凉亭自认为很安全的草丛里,商公公带人经过,对趴在草里的一朵一阵骂骂咧咧。

    “小鳖犊子,老身这条命早晚搭在你身上!”

    “我又怎么了?”一朵很无辜地翻了翻眼皮,她的确不知道自己又做错了什么。

    “前几日给女下毒,别以为尊上不晓得,只是没罚你罢了!保不准尊上都给你攒着呢。”商公公颤着声音咬牙。他有点妒忌这只兔子了!平日里谨言慎行小心翼翼还数次险些掉脑袋,而这无法无天不知天高地厚的兔子,却一再被妖王纵容。

    一朵撇撇嘴,眼泪在眼圈打转。更加笃定,这玄水明确实是呆不下去了。

    可是……要如何逃呢?里戒备森严,她一只法术平平的小妖,如何逃得掉呢?就在她苦想良策之时,远处莲池上传来隐隐的歌声。

    “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蒲苇纫如丝,磐石无转移……”歌声凄婉哀怨婉转动听,透着款款相思盼与君长相厮守的脉脉深情。

    一朵在草丛里探出头来向莲池上张望,只见在夜明珠照耀下通明的莲池上,一叶扁舟一女子一袭白裙,手捧红色莲花灯,划着浆将莲灯一一放在碧绿的莲叶上。

    夜风席过,满池星光点点,碧波潋滟,女子一袭白裙翩翩飞扬,宛若仙女下凡。被女们采摘莲花变得景色残败的莲池,在莲灯,美人,歌声的映衬下,竟有了仙境之美的韵味。

    一朵明白了,这又是哪位妃嫔为博宠而来?

023:莲池上的白衣女子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