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种田文 > 商王宠妻 > 第一章:乔家孤女

商王宠妻 第一章:乔家孤女


    黄昏。

    夕阳迷人的光线将大地万物照得朦胧而蘼芜。

    这是云南国一场奢华而盛大的婚礼。

    丞相府的大公子娶妻,贵客满门,就连平日一向不与臣子过密来往的商王,竟也出乎所有人意外地出现在了丞相府。

    他坐在上首处,望着长长的红毯那头,身披大红喜袍的新妇,在众人簇拥下,由一个同样穿着红色衣裙的小小少女牵着,一步步地走向丞相府。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随着一对新人被送进洞房,小小少女却被人群不断地往外推。到最后,她已经彻底被隔绝在了热闹的边沿。

    所有的人都将她遗忘了。

    一屋子的热闹和繁华,都仿佛与她没有任何的关系。

    奇怪地是,少女却丝毫没有不安和惶恐的样子。

    她端着堆的满满的一盘食物和一杯水,出了前厅,在花园里找了个僻静的角落,也不理会自己身上新裁的衣裙,就这样席地而坐,自顾自地大快朵颐起来。

    好吃呀好吃,这丞相府的东西果然比姑姑做的饭菜好吃多了。

    乔子暖一边埋头苦吃,一边在心里默默赞叹。

    “你就是大嫂带来的拖油瓶?”一个极为年轻的男子声音在陡然在乔子暖的耳边响起。

    她闻言,微微蹙了蹙眉,然后缓缓抬起了头。

    年轻男子在看清她的容貌时,有一刹那的怔仲。

    这真是一个粉雕玉琢的水灵丫头。

    白皙的脸颊在烛火下泛着通透而晶莹的光泽,一双清澈的大眼无辜地眨巴着,漾着盈盈水花。

    嘴里满满的食物因为来不及吞咽而被她堆积在口中,将她的腮帮塞得鼓鼓的。

    看起来要多无辜有多无辜,要多楚楚可怜就有多楚楚可怜。

    年轻男子有些尴尬地错开凝在她脸上的目光,将少女面前的一个水杯递过去,语气不善道,“你是饿死鬼投胎吗?”

    乔子暖倒也不与他计较,接过水杯喝了一口,一边慢慢咽下口中的食物,一边老实不客气地打量着眼前这个无礼的少年。

    据她所知,当今丞相司徒凌一共有两子一女。大儿子就是她姑姑的新相公司徒清,那眼前这个身穿青花瓷图案锦缎衣袍,羽冠而立在她面前,态度傲慢的少年,想必就是丞相府的二公子司徒明了。

    看起来,也没有比她现在这个身子的本尊大多少的样子。

    乔子暖稍稍眯起水眸,倏尔冲着司徒明甜甜一笑,“谢谢。”

    少女脸上的明亮笑意,犹如一树白梨翩然绽放,惊艳了她面前的少年。

    不远处的长廊之中,一身玄紫色华丽锦袍的男子,也缓缓停下了步子,将一双锐利的俊眸彻底落在了少女的脸上。

    “你……”司徒明只觉得自己的心突然间跳得失了常,这丫头是傻子吗?他方才对她这般不客气,她居然跟他说谢谢?!

    乔子暖望着他渐渐涨红的脸,俏脸上写满了无辜,朝着司徒明又走近了几步,声音清脆如铃,“你很热吗?你的脸好红哦……还是你也要喝水?”

    她说着,还很好心地将自己手中的茶杯递到司徒明的面前,“给。”

    随着她的靠近,司徒明清晰地闻到她身上的清浅少女香,续得越发地没了规律,连忙往后退,“不用!”

    可是转念一想,不过是一个小丫头片子,他堂堂丞相府的二公子,凭什么要怕她!

    司徒明顿时停住脚,就在他还来不及反应的一瞬间,乔子暖突然脚下一滑,整个人连带着手中的那杯水就这样扑向了他。

    “你……唔……”!

    悲催的司徒明还来不及说什么,就已经十分狼狈地被乔子暖压在了地上。

    额……这十分狼狈是有多狼狈呢?

    首先,乔子暖在摔倒的那一刻,手中的茶杯顺势而落,十分“凑巧”地,刚好地砸在了司徒明的脑袋上,司徒明的脑门上瞬间就起了个大包;

    其次,乔子暖被绊住的右脚非常“机缘巧合”地踢在了司徒明的脚踝处,痛得他几乎想要立时三刻破口骂娘。

    司徒明的两个随侍丫鬟连忙上前将乔子暖从司徒明的身上拉开,一边扶起司徒明一边急急问道,“二少爷,您没事吧?”

    其中一个丫鬟说着,转头恶狠狠地瞪着乔子暖,“哪里来的野丫头!竟然胆敢伤害我家少爷?!”

    乔子暖一脸的无助,头压地极低,声音极为,“我……我不是有心的……”她只是故意的而已!

    说着,她一双水汪汪的眼眸忽然转向司徒明,“二公子,您没事吧?”

    “……”司徒明极力地隐忍着自己私密处的一阵阵隐隐传来帝痛感,一双眼睛死死地瞪着乔子暖,咬牙切齿地一字一顿地道,“好得很!”

    他敢拿自己的命打赌,这死丫头方才那一摔,绝对是故、意、的!

    这一幕,恰好被出来寻商王的司徒凌和司徒夫人看在眼中。

    司徒凌见自家儿子狼狈的模样,望向乔子暖的目光不禁淬了一丝薄冰。

    他如今已经搭进去了一个儿子,他决不允许连他的小儿子也被乔家的女人迷得失了心智!

    司徒夫人悄悄吩咐身边的丫鬟,“将这丫头带到内室去,命人小心看着,别让她出来丢人现眼。”

    她说完,转头便看到商王站在长廊尽头,深邃如海的目光正落在那乔子暖的身上。

    司徒夫人忙迎上前,赔笑道,“这是臣妇新进门媳妇的侄女,她年纪小不懂规矩,扰了王爷的雅兴吧?”

    商王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转头冷冷望向司徒凌,“这丫头也是乔家的女眷?”

    司徒凌瞬间收敛眼中的冷意,转身望向缓步走近的商王,答道,“回王爷,此女乃是乔志渊唯一嫡亲的女儿,自从乔家出事之后,整个乔家就只剩下老臣那新媳妇和这丫头。”

    *

    丞相夫人口中的所谓内室,其实是一间简陋又潮湿的下人房。

    带乔子暖来的丫鬟连看都不愿多看她一眼,只冷冷地交待了一句“乖乖在这待着”,就转身离开了。

    乔子暖撇了撇嘴,连鞋子都懒得脱就爬上了墙脚的土炕。

    窗外灯火通明,繁花似锦。远处的喜房中透出红火而喜庆的火光。

    这丞相府怎么看都不像会是她以后可以安身立命的好去处。

    她那位姑姑此刻一定因为找到了下半世的倚靠而喜悦,已经完全将她抛在脑后了吧?

    于是,她乔子暖成了众人眼中麻烦而累赘的“拖油瓶”,连那个毛还未完全长齐的二货少爷也敢来随意嘲弄欺负她。

    想她乔子暖,在穿越到这十二岁小少女身体之前,在现代,过得是何等风光而体面的日子。

    那一日,为了替她庆祝生日,某财团的少东特意买了一艘游艇,带着她一同出海玩。

    却好死不死地遇上了9号台风,整艘游艇完全被卷翻,二十五岁的她就这样丧生于海中。

    再次睁开眼的那一刻,她已经变成了现在这个仅仅十二岁的小少女乔子暖。

    这乔家,原本是云南国富甲一方的大商贾,云南国重商重利,乔子暖的父亲乔志渊在最春风得意的时候,因为深得云南帝的重视,曾经是各方官员争相巴结和笼络的对象。

    丞相家的大公子与她姑姑的亲事,也是在那个时候被订下的。

    然,世事无常。

    乔志渊和夫人在一次下江南与盐帮生意的时候,不幸遇上水贼,不仅抢了他的货,还夺走了他们夫妻二人的命。

    乔家从此之后,渐渐败落了下来。

    “咕嘟……”

    乔子暖瞬间从回忆中回神,她嘟起小嘴,轻抚着自己瘪瘪的肚子,“这副正在发育的身体就是饿得快呀……”

    正想着,门外突然传来一种下人的跪拜请安声,“参……参见商王。”

    商王?乔子暖正纳闷,就看到一个玄紫色高大身影优雅地踱步走了进来。

    那是一个乔子暖绞尽了脑汁都想不出确的形容词来形容的一位极品美人儿……

    五官俊美地不似真人,让人舍不得将眼睛从他脸上移开一丝半点;

    可偏偏这男人浑身上下所散发出来的慑人气场又有一种令人不敢轻易窥探的冷漠。

    紫色这样挑人的颜色,被他穿在身上,却将他天生的贵胄之气衬得越发的出众。

    一双微微有些上扬的细长凤眸清淡地犹如远山迷烟,令人完全窥探不到一丝一毫他此刻的心中所想。

    乔子暖怔怔地盯着他完美的脸庞,情不自禁地默默吞咽着口水。

    “咕嘟……”煞风景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靠!乔子暖在心中默默吐槽,这坑爹的肚子,就非要在她垂涎美人的时候闹脾气么?!

    一丝清浅的笑意从商王的眼眸中一划而过。他微微低下头,望着个子的只到自己口的乔子暖,“饿了?”

    啧啧啧,一个冷漠彻骨的绝世美男,对着你温柔细语的时候,那是什么感觉?

    呀……让她觉得尼玛更饿了呀……

    乔子暖下意识地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双唇,乖巧地点了点头,“嗯。”

    商王望着她清澈的水眸和脸上无辜如小白兔的纯美表情,眼光深邃,“你父亲曾是本王的朋友。”

    商王的话音刚落,他背后爹身侍卫颇为惊讶地抬头极快地望了自己主子一眼。

    他这是耳背了啊耳背了吧?

    他家这高贵冷艳的主子居然说他还有朋友?!

    额……

    乔子暖俏脸稍稍抽了抽,擦!为毛他这话一出,顿时让她有一种的错觉呢?!

    “你愿不愿意跟本王回商王府?”

    咦啊?……

    乔子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这是要转运的节奏吗?

    眼前这个美男这是要带着她往养成文的节奏走么?

    这……

    乔子暖羞涩地捂住小脸,透过指缝望着眼前的商王,“跟你走,有吃么?”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加 收藏   看完了发表些 评论

第一章:乔家孤女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