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种田文 > 商王宠妻 > 十九章:敢恶心她?!

商王宠妻 十九章:敢恶心她?!


    三伏奠气,练场上却热闹非常。

    乔子暖虽然换了骑马装,却并不愿意在这大热天跑到大太阳下去晒人干。

    好在练场旁有一个小小凉亭,眉清一早就占了先机,乔子暖便坐在树荫底下,望着场上那些人拼了命地将那颗马球抢来抢去。

    天气热,四周的知了叫得越来越热闹。

    这时,一个紫衣婢女走进凉亭,手中端着一壶冰葡萄汁,“乔姑娘,这是我家主子请您喝的。”

    如今人人都知道乔子暖深得商王宠爱,所以平日里总有些官职不高的宦官子女想要借着乔子暖与商王府攀上关系。

    毕竟,那些丞相相国府上的千金都太高傲,比不得乔子暖,在他们眼中,也不过是个走了狗屎运的商贾之女,身份还不如他们呢。

    乔子暖只抬了抬眸,“放着罢。”

    待那婢女走后,眉清才端起那壶葡萄汁,“主子,听说这东西可不是寻常可得的,得从吐蕃买来呢。”

    乔子暖知她是馋这葡萄汁叼爽,便道,“既然给了咱们,你还客气什么?想喝便喝就是了。”

    眉清脸上一喜,“那奴婢就不客气了。”话音刚落,一杯葡萄汁已经落了肚,“真甜啊,主子,你要不要也来一杯?”

    她一边说着,还一边意犹未尽地舔了舔自己的双唇,感受着葡萄汁在唇齿之间的留香。

    “啪!”眉清用力拍死了一只正欲叮咬自己唇角的蚊子。

    乔子暖有些好笑地看她一眼,“哟,眉大爷果然是女中豪杰,拍个蚊子都拍得这般霸气。”

    “那是……”眉清早就习惯了乔子暖的不正经,正想要回她几句,却发现四周的蚊虫一时间竟聚集多了起来,似疾风,往自己这里急速而来。

    “主……主子……”眉清被着蜂拥而来的蚊虫吓得脸色发青,眼睛瞪得极大,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乔子暖也吃了一惊,看到那群密密麻麻的蚊虫不停地涌上眉清的脸还有桌上的那壶葡萄汁。

    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乔子暖连忙拉着眉清急速地往不远处的湖边跑去,然后毫不犹豫地将眉清的脸埋进了湖中。

    “天哪!你们看!乔子暖在干什么?!”原本正玩着马球的人都纷纷将目光转向这里。

    “我是眼花了吗?她竟然将自己的婢女推进了湖里?!”

    脸上的葡萄汁被渐渐洗净,那些虫子吸不到甜美的汁水,终于散开。

    可眉清的脸还是不可避免地红肿一片。乔子暖也被众人明着暗着鄙夷着。

    “如此苛待他人,实在令人不齿。”

    “她们不知从何处惹了这样的脏东西。”

    “就是,这样的人,竟然还让她继续留在国子监么?”

    “那样,岂不是累及了整个国子监的人?!咱们的名声都该被她败坏了。”

    司徒芊芊在人愤怒的人群之中,望着湖边的乔子暖,唇角勾起一丝讥讽,转眸,又望向不远处沉默而立的那简兮月。

    看着吧,这次她定会将小事化大,让她乔子暖再也无法待在国子监!

    凤子觞原本想上前替乔子暖解围,脚步刚迈开,却看到她站在众人的目光之中,却神色自若,完全没有半丝的惊慌和无措。

    她只是用自己的绢帕沾了水,小心地敷在身边丫头的脸上。

    湖光粼粼,少女俏丽的脸在耀眼的日光下似灼人眼球的风景,凤子觞甚至能够看到她脸上一层薄薄的,似渡了金光的边。

    心中似被一双手,轻轻拨动了某弦,缓缓漾开一种奇妙地滋味。

    脚下,却似生了,竟完全迈不开半步。

    抬起手,抚着自己依旧隐隐作疼的口,她是他凤子觞十六年的人生之中,头一个让他疼痛之后却又不忍心回报她半丝伤痛的女子。

    可是……为什么要是她?!

    为什么要是乔子暖!

    这丫头本就是披着小绵羊外衣的母大虫!

    凤子觞郁闷地有些咬牙,哼哼,你不是说凤墨予那老头天下无敌吗?!

    那就等这他来替你解围吧!

    如此一想,凤子觞彻底转身,离开了现场。

    望着他离开的身影,那简兮月轻轻松了口气。

    她就知道,凤子觞又怎么会看中那样的一个女子。

    听着四周越来越大的对乔子暖抵伐声,司徒芊芊脸上的得意之色越来越重。

    她定要将那低贱之人从此赶出她的视线!

    却没看到乔子暖手中的丝帕被捏得越来越紧,越来越鼓,望向她司徒芊芊的目光也越来越深邃。

    敢将主意打到她身上,哼哼,最近她正闲日子过得无聊。

    司徒芊芊既然自动送上门,她也乐得奉陪。

    *

    傍晚,回到商王府,乔子暖就直奔凤墨予的书房而去。

    “美人大叔……”她自动自发地爬上了凤墨予的腿上,在他怀里乱动乱动,叽叽喳喳地说着这一日在国子监的各种八卦。

    凤墨予也由着她,索连公务也不理了,任由这丫头在自己怀里,近距离地折磨着自己的耳膜。

    “她们不愧都是皇贵胄的千金,身上的衣服真漂亮,尤其是司徒芊芊,那图案都是如今最时新的呢。”

    凤墨予瞥了她身上白梨乱针绣的衣裙,即刻就发现了不对,“你今日落过水了?”

    “眉清被虫咬了,”乔子暖小媳妇似地仰着脸,两只小手拽着凤墨予的衣襟,“我给她擦脸来着。”

    凤墨予一下子心就软得要化了,心中越发担心他疼在心上的小人儿在国子监受了委屈,“眉清怎么会被咬?”

    乔子暖嘟着嘴,摇摇头,“不知道,我只知道午后也不知道是谁送了我一壶葡萄汁,眉清嘴馋,喝了一杯,就引来了好多虫子咬得她满脸都是包。”

    她说着,又伸出两只手臂,将衣袖抬高,“你看,你看!我也被咬了两口呢。”

    乔子暖说着,又将头埋进凤墨予的怀里,小声嘀咕道,“听说青蛙吃蚊虫,若是能在国子监多养些青蛙驱虫,这样我们就会少一些被蚊虫咬了呢。”

    凤墨予清润的眼中泛过一丝云,竟已经有人将手伸到乔子暖身上了?!

    乔子暖却在心中暗暗盘算,司徒芊芊,你懂得用蚊虫害我,姑就懂得用蟾蜍恶心你。让你从此见到青蛙蟾蜍就噩梦不断!

    敢玩的想毁她样貌?!姑先毁了你的脸再说!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加 收藏   看完了发表些 评论

十九章:敢恶心她?!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