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种田文 > 商王宠妻 > 二十三:谁才是腹黑帝

商王宠妻 二十三:谁才是腹黑帝


    司徒芊芊不过是个羸弱少女,如何受得住凤莱宇那样毫不留情的一脚,当下便痛得唇色苍白,脸色发青,整个人倒在司徒明的怀里,摇摇欲坠。

    凤莱宇那一脚踢完,其实心里就已经后悔了。

    然,他堂堂太子,又当着凤墨予的面,怎么会主动给臣子道歉。他只是对着司徒明兄妹清清淡淡道,“罢了,起来吧。”

    这样就想完了?乔子暖微微眯眼,这怎么行。

    她倏尔起身,走到司徒芊芊身旁落了座,从衣袖之中掏出丝帕,貌似友善地替她轻轻擦去脸上和衣服上的污渍,“你还好吧?”

    司徒芊芊本不领她的情,抬眸,忌恨地看了乔子暖一眼,在她最看不起的乔子暖的面前,她却被太子如此对待。

    她恨不得一刀戳瞎乔子暖那双莹亮无双的眸眼。

    她不着痕迹地用手肘重重地推了乔子暖一下,“天气热,乔姑娘还是坐远一些罢。”

    乔子暖倒也不介意她对自己的各种膈应,站起身,走到太子跟前,施施然行了礼,“太子恕罪,方才都是子暖不懂事,扰了太子的雅兴。还望太子见谅。”

    凤莱宇有些意外地望着眼前的绝美少女。不似司徒芊芊那样的盛装打扮,乔子暖素衣素裙,一张还略带稚嫩的俏脸脂粉未施。

    就算知道她身后代表的是商王,是他最忌惮的死对头,但面对着美好如清泉一般的乔子暖,凤莱宇很难真正厌恶。

    “无妨,你也是无心之过。”

    司徒芊芊一听,气得几乎要喷血。太子本就是偏心。

    她不过是误打了太子一下,就遭到太子如此严厉的斥责和痛打;而乔子暖分明是今日这场闹剧的罪魁祸首,却竟然能得到众人如轻易的宽容。

    这不公平!她才应该是那个被众人捧在手心的人!

    司徒芊芊隐忍着心中澎湃的愤懑和不平,伸手拿起桌上的酒杯,起身朝着凤莱宇和凤墨予优雅行礼,“今日扰了太子和商王的雅兴,实乃臣女过失,臣女自罚一杯,以表歉意。”

    凤莱宇望着她分明气恼却刻意隐忍的脸庞,眼眸之中终于划过一丝赞赏。

    如此看着,倒有几分世子妃的风范了,他的儿子,可不需要一个徒有其表的女人。

    他轻轻拿起酒杯,很给面子地一饮而尽。

    司徒芊芊冲着他浅浅一笑,转头又看向凤墨予。

    凤墨予看她一眼,“本王不会喝酒。”

    司徒芊芊有些不敢置信地望着他,“……”她刚才被太子打的是,不是耳朵吧?莫非耳鸣了?在云南国还有不会喝酒的男人么?而且还是神一般的商王大人?

    凤莱宇不屑地看他一眼,凤墨予,你还敢再不要脸一些么?连女娃儿都骗?!

    乔子暖则是眼带惊喜地望着自家王爷大叔,啧啧,好男人,好男人呀这是……

    凤子殇亦觉得很鄙视地扫了商王大人一眼,一把年纪还这般无耻,商王大人,你的节呢?节呢?

    倏尔,太子脸色猛地发青,整个人控制不住地疯狂起来,他望着自己眼前的空酒杯,突然抬眸,鸷地望向司徒芊芊,“你……居然给本下毒?!”

    司徒芊芊吓了一跳,忙不迭地摆手,“不……不是,不是我……我没有。”

    这时,乔子暖轻飘飘地吐出一句,“方才,我看到是司徒姑娘亲自给太子倒得酒。”

    雅间里再次陷入了一片慌乱。司徒明吓得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是一味地安慰妹妹,安慰自己。

    凤墨予望着身旁乔子暖脸上难掩的兴奋表情,心中,却莫名的为乔子暖感到雄。

    因为他很清楚这丫头的子,平日虽然会闯闯小祸,但若不是被惹得急了,她是不会做出这样极端的事儿的。

    想到乔子暖可能在国子监受的委屈,凤墨予望着瑟瑟发抖的司徒兄妹,倏尔开口,“你们慌什么?还是在兴奋太子已经病入膏肓了?”

    司徒兄妹倏地瞪大眼,“罪臣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啊……”

    这时,凤子殇又进来凑热闹,“太子中毒可是大事儿,是不是你们下的毒,都得彻查。三皇叔,不如将司徒兄妹关入大牢,听候处置。”

    乔子暖有些狐疑地望着凤子殇莫名兴奋的神情。

    这太子怎么就突然中了毒了?她才不会相信真是司徒芊芊下的。

    莫不是又是凤子殇这孙子干的?!难不成是他想嫁祸给王爷大叔?再挑拨一下太子和司徒府的关系?!

    她抬眸紧紧地盯着凤子殇,试图想要从他脸上看出些端倪。

    却恰好对上凤墨予投来的目光,乔子暖一愣,随即又没心没肺地笑开。

    不管怎么样,她不能让凤子殇这孙子再泼王爷大叔脏水,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她突然小声嘀咕道,“咦,我方才又好像看到岳王世子换了桌上的酒壶呢。”

    凤墨予听了她的话,清润的眼眸中划过一丝幽光。

    凤子殇则是不敢置信地抬头瞪住乔子暖,死丫头,你居然过河拆桥?!

    司徒兄妹此刻却像是见到了曙光,连忙上前跪求太子,“臣下兄妹是冤枉的,请太子明察。”

    太子此刻肚中犹如千帆过尽,翻闹不已,痛得他几乎想要骂娘,“将岳王世子和司徒兄妹都给本拿下,严查!”

    他说完,狠狠地瞪了一眼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凤墨予,他娘的,还不给老子找大夫,这是想活活疼死老子么?!

    凤墨予颇为淡然地挑了挑眉角,见太子痛得差不多要昏迷之际,才终于松口,“太子中毒,去请刘御医。”

    一旁的侍卫沉默一会儿,为难道,“回商王,刘御医好似陪刘贵妃去避暑别苑了。”

    “这样啊,”凤墨予沉吟一会儿,“可是太子一向只认刘御医,那就等刘御医回京吧。”

    侍卫囧,“王爷,刘御医最快回京也要一天一夜。”太子这会儿痛成这样,只怕等不了吧。

    “无妨,”凤墨予内心极为欢乐地望着此刻痛得捶顿足但子,“太子福泽深厚,必能平安无虞地等到刘御医回。”

    劳资中毒痛得半死的时候还要忙着应酬你,这会儿怎么样也得让你好好享受享受这销魂的滋味。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加 收藏   看完了发表些 评论

二十三:谁才是腹黑帝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