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种田文 > 商王宠妻 > 四十四: 临盆

商王宠妻 四十四: 临盆


    第二日,乔子暖照常往国子监上学。

    午时乔子暖被濮阳长卿叫着抄写文书,回课室路上,就看到一身青色长衫的司徒明和妹妹司徒芊芊迎面走来。

    司徒明只平静地瞥了乔子暖一眼,就在司徒芊芊的搀扶下往学堂走了进去。

    “二哥……”司徒芊芊隐忍地咬着牙,不满司徒明异常的平静。

    司徒明沉默无言,他背后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家里的气氛僵持到了极点。

    皇上迟迟不发落司徒府,却又停了父亲司徒凌在朝中的一切职务。连带着往常与太子有关的一切都被重新翻出来反复审查。

    司徒府如今已是人心惶惶,草木皆兵。

    司徒明原本想挑起那简兮月和乔子暖的矛盾,想着如此一来,商王就可能会将视线从他们司徒府转移至那简家。

    可他怎么算,也算不到那简夕月并未为难乔子暖,却反而刮了凤子觞一巴掌。

    同时也将他计划好的一切都一巴掌打乱了。

    司徒明眼中划过一丝鸷。

    “二爷,府里来传,说大少要临盆了,请二爷和三赶紧回府。”

    司徒芊芊皱了皱眉,“没瞧见我们正要去上课吗?”

    她好不容易从压抑的司徒府出来,哪里肯这么快就回去。

    司徒明沉吟片刻,“回府。”

    “二哥……”司徒芊芊不满地跺脚,“要回你回,我不要这么早回去。不就是大嫂临盆么?哪个女人还不会生孩子?”

    没有过往对于司徒芊芊的迁就和纵容,司徒明甚至连多一句安慰的话都不再对司徒芊芊说,转身带着下人就往外头走。

    司徒芊芊不敢置信地望着司徒明冷漠转身的背影。

    二哥怎么也像府里其他人那样!为什么大家都变了,为什么所有的人都开始对她无视!

    司徒明在经过乔子暖身边时,脚步微有踟蹰,但很快又错过她继续往前快步而走。

    倏尔停住,转身,又退回来。

    乔子暖见他去而又复返,莹亮的星眸不解地望着司徒明。

    司徒明的心莫名狂跳。仿佛那双眸有种奇妙的魔力,可以轻而易举地控制他的心跳和情绪。

    “你要不要与我们一同去看看?”司徒明听起来平静的声音中有一丝不易被察觉的紧张。

    仿佛某种情绪被他刻意地压抑着。

    乔子暖:“看什么?”

    司徒明:“大嫂临盆了,或许见到你,她会高兴些。”

    乔子暖微微眯起眸,刚想说她又不是大夫,去了又能起什么作用?

    那边司徒芊芊已经走过来,一脸鄙视道,“她去了能做什么?还能替大嫂生孩子不成?”

    乔子暖挑眉,冲着司徒明灿烂一笑,“姑姑临盆,我岂有不去的道理,带路吧。”

    司徒明沉默转身,走在最前头。

    心,却迟迟未曾从乔子暖方才那甜美的笑容中回过神来。

    他亦不会想到,乔子暖绚烂的一抹笑,在日后会成为他黑暗人生之中的唯一期盼。

    三个人才刚踏进院子,就听到里头传来乔俏一阵阵的叫疼声。

    司徒清神情紧张地立在门外,丫鬟婆子们忙碌地进了出,出了又进。

    半个时辰,一个时辰,两个时辰……

    终于,浑身沾了血迹的婆子兴冲冲地跑出来,“恭喜大少爷,是个千金。”

    司徒凌原本欣喜的脸瞬间拉了下来,连屋子都不愿意进,直接转身离开了院子。

    司徒明见状,忙跟着追了上去。

    司徒芊芊哼哼一声,“这乔家的女人,可真是不争气,花了那么些银子,吃了那么多大补之物,竟生了个丫头。”

    乔子暖懒得跟她多费口舌,对着那婆子道,“不如带我去看看姑姑吧。”

    婆子带着她走进屋子。

    一片血腥之气弥漫其中,乔俏筋疲力尽地躺在,听到脚步声,转身却看到的是乔子暖。

    失望瞬间爬满了她的眼眸。

    “姑姑。”乔子暖走到床爆望着她惨白又失望的脸色,想安慰她几句,却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于是,转头,对着婆子道,“怎么连衣裳都不替她换身干净的?”

    婆子冷冷答,“刚生完孩子,急什么。”

    乔俏眸色又是一暗。府中下人的态度已然说明了一切。

    她有些悲伤地望着身旁刚刚沉睡过去的女娃。

    乔子暖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倏地转身离开屋子,走到外头,对着眉清道,“去,让铺子里送几套女子干净的,几套女娃娃的襁褓,再送些女子月子中的物什来。”

    她说着,想了想,又道,“再请流銮姐姐请两个有经验的婆子来。”

    眉清忙去办。

    不出一个时辰,流銮就带着两个婆子和一些用度物品走进了司徒府。

    司徒夫人知晓后,气得拍案而起,兴冲冲地带着家奴们来到乔俏的卧房,“你们也太不将我司徒府放在眼里了。我司徒家的儿媳,何时轮到外人来打理?”

    乔子暖却连头都懒得回,只闲闲地望着婆子们打理着乔俏和娃娃的一切。

    流銮和眉清则只是眼观鼻,臂口,一切只听乔子暖的吩咐,哪里理那司徒夫人说什么。

    “你们……”司徒夫人何曾受过这般的怠慢,气得七窍生烟,“你们若再不停手,休要怪我不客气。”

    乔俏有些为难地望向乔子暖,“子暖,……”

    乔子暖懒洋洋地转眸,看了一眼气急败坏的司徒夫人,“哟,原来是司徒夫人来了。真不好意思,方才我还以为是哪家的**在呱噪呢。”

    流銮和眉清皆憋了笑。这么损的话,也就乔子暖说得出。

    “你……!”司徒夫人气得半死,扬手就要扇上乔子暖的脸,却被流銮以食指轻轻弹中她的手腕,痛得司徒夫人连连呼痛。

    流銮冷冷地望着她,“这可是未来的商王妃,你是有几个胆子,竟敢冲撞了她。”

    “反了!反了!”司徒夫人气呼呼,“我在自己的家中,管理自己的媳妇,出了什么错了,要你们来指手画脚?!还敢对本夫人动手?!”

    乔子暖被她尖锐的声音吵得有些蛋疼,眉头轻皱,顺手拿起手边的一颗橘子塞进司徒夫人嘴里,“说这么多,您肯定渴了。”

    偏偏这一幕被赶来的司徒凌和身后的三兄妹看到,他犀利的眸落在乔子暖身上,“你们在做什么?!”

    司徒芊芊忙上前拿开母亲口中的橘子,瞪着乔子暖,“乔子暖,你别欺人太甚。”

    乔子暖笑语嫣嫣,望着她,好奇道,“什么是欺人太甚?乔家的新媳妇刚生完孩子,却连套干净的衣物都无人给换。这算不算欺人太甚?”

    “那是她自己肚子不争气,怪谁!”司徒芊芊一脸理所当然。

    床榻上的乔俏身子一颤,目光直直地凝着站在司徒凌身后沉默不语的司徒清。

    身为孩子的父亲,他连一句安慰的话都不曾对她说过,连孩子的一眼都未看过。

    如今,还任由着他人随意地对她欺辱。这难道就是她当初一心想要嫁的良人么?

    一行清泪无声滑过脸颊,乔俏沉默偏头,缓缓闭上了眸。

    乔子暖翩然转身,娇小的人儿在严肃的司徒凌面前却丝毫不见怯色。

    她直截了当,“我要带姑姑和她的孩子回商王府。”

    司徒凌沉着脸,“这不可能。”就算是再不待见乔俏和她新生的闺女,司徒凌也绝不肯任由旁人随意带走她们。

    乔子暖心中冷含脸上却依旧甜笑,“若我一定坚持呢?”

    司徒凌凌眸冷冽,凝着她,“那就谁都别想离开。”

    乔子暖闻言,无所谓地耸耸肩,“这感情好,俺正好饿了,让你家厨子好酒好菜地伺候着,让咱们体验下司徒府的伙食水平嘛。”

    “你……”司徒一家没想到这女娃儿竟会这般地厚颜。

    流銮和眉清见乔子暖仿佛打定主意要跟他们耗上的节奏,心中顿时划过一阵极为不好的预感。

    若是王爷回府,知道她们瞒着他陪乔子暖来了司徒府,她们会很惨吧……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加 收藏   看完了发表些 评论

四十四: 临盆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