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种田文 > 商王宠妻 > 四十八:屠府

商王宠妻 四十八:屠府


    暗处,司徒凌悄悄示意管家。管家会意,转身,以为神鬼不知地往司徒府侧旁的小门走了出去。

    一直站在乔子暖身旁沉默不语,却犹如神祗的护着她的凤墨予,微微眯眸,扫过能家离开的方向,很快又挪开,望向地上吓得已经昏厥过去好几次的司徒芊芊。

    乔子暖望着司徒芊芊头发凌乱,浑身是血的狼狈模样,啧啧出声,“这么美的姑娘,临死了弄得这副田地,多不好。眉清,给她好好梳个发髻去。”

    眉清即刻会意。说得好听是梳发,其实就是自家主子看司徒芊芊那头柔亮的长发不顺眼,叫她毁了嘛。

    这么欢乐的差事,眉清很爽快地应了。

    他们司徒家如此算计乔子暖,这会子拔点司徒芊芊的头发,权当是收利息了。

    “娘,救我……啊!”凄厉的叫声瞬间响破苍穹。

    司徒明脸上毫无表情,忍得几乎将手指都抠出血来。

    眉清下手狠而准,几乎将司徒芊芊的整块头发都要扒下来,血淋淋的头皮已经明显地露在空气中,鲜血顺着她白皙的脸颊汩汩地往下流,那模样简直惨不忍睹,与鬼无异……

    司徒夫人见女儿被如此折磨,心疼地再也忍不住,噗通一声跪倒在她面前,“敲娘,您手下留情,饶了芊芊吧……”

    一旁的乔俏更是吓得脸色青白相交,连连呕吐。

    乔子暖却面不改色,望着以往那个骄傲跋扈的司徒夫人此刻匍匐在自己脚下求饶的模样,轻轻吐出令司徒母女彻底绝望的两个字:“晚了。”

    说完,乔子暖转头,笑语嫣嫣,望着乔俏,“姑姑,你可以动手了。”

    “我……”乔俏想要开口说不,却看到自己的女儿被乔子暖轻轻抬脯沉睡的小脸在夜色之中。

    话被生生地吞落肚中,手紧紧地拽着一把长剑,不停地着,缓缓走向司徒芊芊,“芊芊,不要怪我,我也是被逼的……”

    这一刻,只要她刚出生的女儿可以无恙,乔俏已经再不顾了其他。

    闭上眼,双手扬起手中的箭,逆风,用力地劈下……

    “不!芊芊!”

    伴随着简刺入血的声音,还有许多充满悲怆的惊叫声伴随着凄厉的哭声。

    “不!娘……!”

    乔俏蓦地睁开眼,就看到司徒夫人趴在司徒芊芊的身上,剑不偏不倚地刺中了她的心脏。

    乔俏顿时手忙脚乱,眼中不满不信和惊恐,“婆婆……!你怎么会……”

    转头,只见司徒清凄惶悲怆的脸上写满了绝望,半爬半挪地来到司徒夫人的尸首前,一把将乔俏推倒在地。

    乔俏绝望地看着丈夫眦目欲裂的样子!这是怎么样的一场虐缘!

    她竟然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婆婆!杀死了她丈夫的母亲!杀死了她女儿的祖母!

    “呵……呵呵……呵呵呵……”乔俏跌跌撞撞地从地上爬起来,目光紧紧凝着作壁上观着这一切的乔子暖,“这下,你该解气了吧?”

    她绝望地脸上竟然缓缓绽开一抹笑,眼神游离,似在回忆着什么,“这都是报应吧……当初,我就是这样,利用你威胁大哥与大嫂的。”

    “他们为了保住你的命,什么都答应,要钱就给钱,要他们的命,连眉头都不眨一下。我还觉得他们怎么这么傻……”

    乔俏说着,猛地冲到乔子暖面前,沾了鲜血的脸上表情恐怖而森,“可是今日!我什么都还清了,什么都还给你了!乔子暖!你满意了吧!”

    靳泠用手中的银挡住乔俏想要继续靠近乔子暖的身体。

    乔子暖温柔地安抚着怀里睡得香甜的女婴,“银子呢?”

    司徒凌顿时身子一震。

    乔俏亦是一僵,目光微有闪烁,“没了。”

    凤墨予眯眸,“以当初乔家的财力和身家,足够买下整个东街。”乔俏以为一个轻飘飘地一句没了,就能替他人掩盖事实?

    乔子暖轻汉“那我吃亏一些,就用你们司徒家的宅子和银子来抵债吧。”

    司徒凌气得脸黑了又黑。这商王也未免太欺人太甚。

    杀了他的夫人,毁了他的女儿,害了他的儿子,还想得寸进尺地要夺他司徒家的老宅?!

    转眸,管家已经回来,朝着他暗暗点头。

    司徒凌顿时挺起了膛,走上前,“王爷,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您虽为亲王,却肆意残害朝廷命官的家小。此事,老夫定要请皇上亲自定夺。”

    凤墨予淡淡地看他一眼,“你确定,你今晚还能走出这里?”

    司徒凌和司徒明目光不约而同地一滞,望着凤墨予,不知道他这话究竟是何意。

    突然,一个妖娆而慵懒的男子声音缓缓从远处传来,“哟,不来还不知道,司徒府竟这般热闹。”

    司徒凌意外地望着陡然出现的凤子觞,“世子,你……”

    他转头疑问地望着管家,来的不该是太子秘密培养的死士吗?怎么会是凤子觞?

    管家神色慌张,他……他也不知道啊,他明明是去了太子府啊,怎么……怎么会……

    却不知,凤墨予早料到司徒凌会向凤莱宇求救,一早就神鬼不知地换了太子府里的人,且顺便让人通知凤子觞乔子暖出了事。

    他还真是来得快。商王大人眼中划过一丝不悦。

    凤子觞瞪直了眼,望着乔子暖抱着个女婴,浑身鲜血,心疼地半死,顿时大怒,“小暖儿!特么谁干的?!”

    乔子暖指了指司徒凌父子,“他们。子觞哥哥,我差点就再见不到你了。”

    靳泠面无表情,心中却暗暗翻了个白眼:装,接着装。

    凤墨予火上浇油,“司徒是杀死暖儿父母的幕后凶手。”

    凤子觞疑问地望向乔子暖,“果有此事?”

    乔子暖点点头。

    凤子觞瞬间咬牙。原来是司徒家这帮孙子害死了小暖儿的父母,才让凤墨予这王八蛋占了拐走小暖儿的先机。

    特么的!老子就将这笔账连带着小暖儿的血海深仇一道报了!抬手,示意身后的士兵。

    不同于乔子暖胡乱迷惘的杀人手法,凤子觞手下的侍卫个个受过心训练。

    下手,狠,且准。直指司徒府众人的死。

    片刻间,司徒府已然变成了一座空宅。

    凤墨予早在凤子觞动手的时候,已经将乔子暖拥进怀里,手遮住了她的双眼,不让她看到凤子觞屠了整个司徒府的场面。

    良久之后,凤子觞优雅转身,迎风负手而立,声音如地狱罗刹,“司徒府满门遭贼洗劫,全家无一人生还。乔子暖救人未果,光荣负伤,岳王世子带兵营救,却为时已晚。”

    凤墨予鄙视地扫他一眼,浪得虚名。

    凤子觞直接对凤墨予视而不见。这厮分明是担心自己在乔子暖心中的形象受损,所以故意让他来做这个恶人。

    含为了小暖儿,这口气老子忍了。

    他上前,轻柔地讨好着乔子暖,“小暖儿,我今日这事,干得漂亮不?”

    乔子暖怀里的女婴这时突然哭了起来。

    随后……“噗……”

    流銮适时地从乔子暖怀中接过女婴,小娃儿拉便便了,得赶紧让婆子换干净的去。

    乔子暖忙用两只手捂住鼻子,嫌弃地看了一眼凤子觞,“子觞哥哥,你放屁了吗?”

    凤子觞倏地瞪大眼,手指着自己的鼻子,“老子没有!”

    “那你就是口臭臭……”

    凤子觞瞬间内伤。

    凤墨予迎风而站,望着乔子暖重新又恢复以往的活泼和腹黑,眼中慢慢泛起柔意。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加 收藏   看完了发表些 评论

四十八:屠府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