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种田文 > 商王宠妻 > 五十三:最后一棵稻草

商王宠妻 五十三:最后一棵稻草


    “王爷,玥贵妃派人送了两个典仪女来,说是帮小主子学礼仪规矩,熟悉及笄礼的流程。”管家站在门外,轻声道。

    凤墨予缓缓睁开眸,转头,习惯地将睡得神人不知的乔子暖拥在怀里,喉结微动,“让她们去偏厅候着罢。”

    窗外,此时天还未亮。凤墨予用手抚着她的青丝,贪念女孩躺在自己怀里,眷恋乔子暖无比依赖和信任他的那份温暖。

    乔子暖的睡姿一向惊为天人。莲藕似的一条白腿大喇喇地缠在商王的身上,身子却蜷缩在他怀里,鼻子轻轻蠕动,发出似小动物一般的轻微鼾声。

    凤墨予宠溺地凝着她,若是可以选,凤墨予真想直接跳过那什老子的及笄,直接将婚事给办了。

    这天天同塌而眠,他还时不时被这坏丫头各种吃豆腐,撩拨得他都快要忍吐血了。

    偏生怀中的女孩还只是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让他如何下得去那个口?

    心疼她,便只得委屈自己日日与凉水为伴。

    凤墨予又不愿意乔子暖受了委屈,女子若为及笄就嫁人,只怕此生都会被授人以柄。

    凤墨予等了这么多年,才选定了怀里的人儿。

    疼她,宠她,他向来不会吝啬,不屑遮掩。但这并不是说明他可以什么都任由着自己的心意来。

    在云南国,身为女子,尤其是即将会嫁进皇族的女子,名声,财富,身家还有智慧,缺一样,都会造成这个女人后半生的不幸和磨难。

    一生何其漫长。他要的,是乔子暖平安且有尊严地陪在他身旁。

    礼制,对于权利在手的他来说不足为惧;但对于乔子暖来说,却可以是旁人利用来伤害她甚至从他身边夺走她的利器。

    凤墨予轻轻吻上她的发鬓,手臂环住乔子暖的细腰,那温柔的模样,哪里是平日那个在商场上杀伐决断,在朝堂上说一不二的财神爷?

    乔子暖闻着离自己极近的留兰香,迷迷糊糊地抬眸看了一眼正深凝着自己的商王大人,“大叔……”

    声音甜糯地令某人心悸。

    凤墨予刚要说什么,身子猛地一僵。低头,看到这丫头的两只手已经掀开他的亵衣伸了进去,在他的身上胡乱地着。

    商王大人瞬间倒吸一口气,声音有着极不明显的隐忍,“暖儿。”

    听在某个色女的耳中,却成为压死巨人的最后一棵稻草。

    乔子暖瞬间清醒,龇牙,一下子朝着凤墨予扑了过去,仿佛饿狼扑食,恨不得将风华绝代的商王大人一口吞下去。

    半晌,只见她心满意足地从床榻上爬起身,餍足地狠狠伸了个懒腰,“又是美好的一日呢……”

    身后,商王大人虽然亵衣的衣襟大开,从脖子到下腹处皆是被啃咬的青红相接的牙齿印,脸上表情却显得极为愉悦,潋滟的眸轻眯,望着乔子暖,“过来。”

    乔子暖笑得似成功偷腥的猫,慵懒地踱到他面前,刚要说什么,却被凤墨予倏地堵住了红唇,夺去了呼吸。

    大手,霸道地揽住乔子暖的腰,让她更深地贴近自己。

    乔子暖眨着难掩兴奋的猫眸,望着凤墨予虽然很近但依旧俊美得天怒人怨的脸,感觉到充满男人气息的舌搅动着自己的唇齿。

    良久,直到乔子暖的唇齿间明显地沾上了自己的气味,商王大人才满意地放过了她。

    乔子暖意犹未尽地瞪大眸,有些不敢相信地瞪着春风满面的商王大人。

    就这样?完了?不继续了?这……这这这……这也太坑爹了吧?!

    乔子暖挫败地想要挠墙。

    凤墨予更衣洗漱,从净房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乔子暖一脸沮丧地坐在床榻边,嘟嘴低头瞪着自己前,一味叹息的模样。

    唇边,不由自主地溢出一丝好笑。一不小心竟看上了一个小色女,他这是幸还是不幸呢?

    一炷香之后,商王早朝去。乔子暖因为身心受挫,正打算重新睡个回笼觉好好安慰下自己,就听到外头传来一阵敲门声。

    乔子暖皱眉,“谁?”府里的人都知道她贪睡,这个时辰,本不会来吵她。

    门被推开,走进来两个身穿女服,体态优雅,面容姣好的妙龄少女,“乔姑娘万福,奴婢是奉了皇后和玥贵妃的命来教导姑娘礼仪的。”

    乔子暖微微眯眸,缓缓重复她们的话,“玥贵妃派你们来的。”

    皇后因为太子失势,最近早已经收敛了,连以往安在商王府的那些医女们也借口收了回去,就是怕哪一天商王恼起来,凤莱宇连条命都保不住。又怎么还会在这样敏感的时候还来管她的礼仪?

    此事,自然是那简玥的主意。

    乔子暖见这两个女身材姣好,面容妩媚,心中已然猜出了那简玥的那点心思。

    主意都打到她头上来了?这那简玥日子会不会过得有些太逍遥了呢?

    乔子暖整个人好整以暇地坐在床榻边,笑盈盈,“两位姐姐既然来了,可不能浪费。我白日还要往国子监上学,也不急着学规矩,倒是管家伯伯一直说,王府里的伙夫婆子老是没规矩,正想找两个人好好教导他们,两位姐姐不如先去伙房给他们上上课好了。”

    她说着,也不理会两个女脸上的错愕,唤来眉清,“找个空院子,让两位姐姐住下,记得,要离伙房近一些的。”

    “这……”其中一个个子稍矮的女未掩住心中的不满,“乔姑娘,我们可是里的人,向来都是教公主妃嫔礼仪的,这婆子伙夫自有嬷嬷们来……”

    眉清服侍着乔子暖重新睡下,转头,目光如利剑,看得那两个女心里不自觉地发毛。

    眉清一边打发她们出寝室,一边冷冷道,“里的人怎么了?我家主子可贵着呢,学问由濮阳太傅亲自教导,琴棋书画礼乐舞蹈都是王爷请了京中最好的师傅来教导。至于礼仪规矩,也自然得是最好的人来。就你们这样的,也就有资格教导教导我们伙房里的婆子。”

    两个女被眉清一顿编排,说得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眉清将她们领到伙房旁的一间院子,简单交代了几句就离开了。

    两个人在中怎么说也是有品级的女,何时受过这样的怠慢。

    个子矮的那个一脸怨气,“就知道不该信了玥贵妃的话。还说什么进了商王府,便有机会从此不必做奴隶了呢。”

    个高的那个鄙视地扫她一眼,轻哼,“别雀,也就你天真吧,商王是什么人物,就你这样,还敢肖想?”

    “不为商王,你难道还真是来教导那丫头礼仪的?”别雀没好气地看她一眼,仿佛在看一个傻子。

    白珠不语,想起乔子暖甜美表面下的腹黑。

    云贵人说得话一点没有错,这乔子暖年纪虽小,却是个难缠的,她必须尽快取得她的信任才行。

五十三:最后一棵稻草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