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种田文 > 商王宠妻 > 五十七:谁算计了谁

商王宠妻 五十七:谁算计了谁


    “放他娘的屁!劳资有毛理由要去杀凤墨予那个浑身铜臭味的奸商!”

    岳王府中,凤锦予气得吹胡子瞪眼。西若悦则静坐一旁沉默不语。

    城中如今疯传岳王因忌惮商王势力而暗中派人刺杀凤墨予。

    虽然只是空来风,捕风捉影,但商王称伤未来早朝已经数日。

    云南帝和朝中大臣表面上虽然什么都未说,心中只怕已经将岳王府与商王府遭刺客的事情对号入座了。

    凤子觞转头看了西若悦一眼,狐疑道,“娘,你是不是暗中做了些什么?”

    西若悦不露声色地眉头一拧,“我一个深宅妇人,能做什么?莫非还真派人去杀商王不成?你倒去了商王府那么多次,你哪次杀成了?”

    凤子觞被她几句话一噎,憋屈地别过头。他真怀疑他是西若悦夫妇茅厕旁捡来的。这要是亲生的,西若悦能这样整日里埋汰他么?!

    但这凤墨予也确实是黑得彻底。以往他潜入商王府这么多次,凤墨予都不露声色,佯装不知。

    如今突然一个屎盆子将他们岳王府臭得都快憋死了,凤墨予却很笃定他们什么都不会说,亦不会做。

    特么的!凤子觞气恼地抓头。心中越想越觉得这事不对。

    这凤墨予向来不做白费功夫的事,他这样大费周章地黑岳王府,还假装受伤,到底是什么目的?

    正想着,突然间管家从外头匆匆进来,“王爷,喜路公公来了。”

    “请。”

    “王爷万福,王妃万福,世子万福。”

    西若悦笑着道,“喜路公公贵人光临,可是皇上又有什么差事要咱们岳王府办?”

    说话间,已经命管家斟茶看座。

    喜路笑盈盈,躬身,“不敢瞒王爷王妃,只因最近南方水患,地方百姓民怨极深,所以奴才特意奉了皇上的旨意,请世子带人往南方赈灾。”

    “岂有此理?!”凤锦予拍案而起,“水患乃民生问题,与岳王府有何关系?!”

    喜路吓了一跳,忙从座位上起身,不着痕迹地离凤锦予远一些。

    西若悦一笑,“公公莫怪,我家王爷就是这爆脾气,但他的话亦有理不是?赈灾光有人马哪里够,那得有银子,您看这差事恐怕有更合适的人选吧,比如商王。”

    喜路笑着福身,“王妃说的皇上都考虑过。但您也知道,商王大人如今负伤在伤。至于这银子,王妃不必担心,商王早已经命人准备妥当。

    皇上还特意命吏部侍郎那简涟生陪世子一同前往,若遇到有官员贪污受贿,当场办了就是。

    皇上说了,世子不必有心里包袱,只管放手去赈灾。回来,在朝中正正经经谋个正式官职,也好消了岳王府如今的某些传言。”

    西若悦暗自咬牙,原来如此。她原本施计想要破坏乔子暖的及笄礼,却没想到被商王倒过头来算计了自己一把。

    凤子觞更是气得面露菜色。他为了能与凤墨予抗衡,隐忍了这么久不去见乔子暖,就是想培养实力,有朝一日能与商王一较高低。

    却没想到自己宏愿未达成,反被商王设计,跑去治水!擦擦的!他一个旱鸭子,治个屁水啊!

    凤墨予分明就是想让他远离小暖儿的视线!

    *

    商王府中

    乔子暖狗腿地趴在床边上,眼巴巴地望着轻靠着床沿,优雅地看书的商王大人。

    “王爷大叔,伦家已经好几日未去国子监了,濮阳老儿会罚俺的。”

    商王轻轻翻了一页书,不予理睬。

    乔子暖嘟嘴,忍住要抓狂的冲动,“大叔,你好好歇着。”

    不管了,她都好几日没去步燕坊了,这前头的功夫岂不是都要白费了?大叔真是天生爱生气。哼哼。

    一想,乔子暖快速站起来,转身就要往外跑。

    “去哪儿?”

    额……乔子暖暗暗吐了吐舌头,心不甘情不愿地转头,无辜地望着商王大人,“上学啊……”

    凤墨予看了一眼她身上的浅紫玉蚕丝罗裙,一条丝带由后腰处盘旋直至她的脖颈处,将乔子暖亭亭玉立的身材衬得越发地凹凸有致。

    他的小少女,似乎真的长大了……

    凤墨予轻轻放下手中的书,“本王受伤了。”

    乔子暖一头黑线,心中忍不住默默吐槽。要不要这样?!要不要这样?!

    她每次想要出门,都是被他这句话堵了回来!

    乔子暖望天,假装仔细地回想,“可是,大叔,伦家明明记得伤得是那些刺客啊。”

    “内伤,你看不出。”

    乔子暖嘴重重地抽了抽,脱口而出,“有多内?”说完,瞬间后悔。

    凤墨予勾唇,眼眸深邃,凝着她,“想知道?”

    乔子暖心中警觉,摇头,“不想。”

    谁知话音刚落,就见凤墨予长臂一伸,整个人被他压在了身下。

    留兰香味隐隐地刺激着乔子暖的感官,她有些呆呆地望着凤墨予近在咫尺那要命的俊脸。

    不带这样使美人计的啊……乔子暖咬唇,瞪着凤墨予,脸上泛起一丝红晕,“大叔,乃这样,伦家会把持不住哦。”

    凤墨予漂亮的眉轻挑,修长的手指不停地动着,唇贴得她很近,近得只要乔子暖伸出舌头就可以触碰到。

    乔子暖迷乱了,想也不想,伸出俏舌,极快地舔了下凤墨予的唇。

    商王大人满意地一笑,另外一只手轻轻抚上她的唇,温柔地婆娑着,“想知道本王有多内伤?”

    乔子暖一个激灵。心里想得是不想,可是嘴不由心,“想……”

    “你。”

    噗。乔子暖望着他不知何时襟大开的健壮膛,只觉得脑门噌地一热,一股暖流顺着鼻孔缓缓流下。

    伸手一,乔子暖大囧。居然流鼻血了……她这是得多憋啊……

    乔子暖窘得闭上眼,恨不得商王大人没瞧见自己没出息的模样。

    耳边却传来一阵蛊惑人的低笑声。倏尔,自己的手被他的大手握住,缓缓流走于他的身体之上。

    乔子暖闭着眼睛,触觉越发敏感。

    被握着的手仿佛着了火,耳边听到男人强壮的心跳声不断地传来。

    脑子仿佛被炸开,已经无法思考。

    一股热潮不断从小腹处传来,乔子暖觉得自己再忍就真要内伤了,噌地坐起身,扑倒身旁笑得极妖孽的男人,“大叔……”

五十七:谁算计了谁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