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种田文 > 商王宠妻 > 六十章:疼也值,烫也甜

商王宠妻 六十章:疼也值,烫也甜


    离开皇,凤墨予并不急着带乔子暖回王府。

    出了皇城,乔子暖才发现街上出奇地热闹,张灯结彩,各个商铺前挂得红灯笼将夜光照得通透发亮。

    凤墨予命靳泠带着下人们先回府,自己则与乔子暖下了马车,两个人徒步走在热闹而繁华的街上。

    夏风吹在脸上,凉凉的。乔子暖舒服地微眯起了眼,将方才中的不愉快都抛掷了脑后。

    “今儿是什么日子,怎么这么热闹?”

    凤墨予浅笑,“七月初七。”

    原来是七夕节。乔子暖难掩欣喜,她还是头一次亲眼见识古时的鹊桥会。

    街边海棠怒放,挂在枝叶上的大小灯笼将那些怀春的少男少女们的脸照得朦胧而恍惚。

    不远处的戏台上,有人正唱着牛郎织女相遇相知的深情戏码,引得众人争相围观。

    戏台的对面,是一座石拱桥。桥上的石墩上挂满了喜鹊形状的纸灯笼,将地下的护城河照得缤纷而斑斓,桥上的石板路上,则铺满了荆棘和烛火。

    乔子暖觉得新奇,“为什么要在桥上铺那些东西?这样人们如何过桥呢?”

    一旁,一个紫衣少女热心答道,“姑娘有所不知,这座桥是那些待嫁的女子用来考验自己心上人的。

    如果男子真的爱这个女子,就得赤足走过那些荆棘和烛火,然后点亮写了女子名字的孔明灯,昭告天下。”

    四周的少女望着凤墨予气宇轩昂又俊美地似画里的人物,目光都带着一丝憧憬,若是有这样的男子为她点燃一盏孔明灯,就算只活到今日,也值了。

    乔子暖却想得是另外一件事。

    这种日子,那帮造孔明灯的人该多赚钱呀。啧啧,暴利丫暴利。

    凤墨予看了一眼身旁的乔子暖,“想过去看看?”

    乔子暖点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会疼。”为了看个孔明灯伤了自己,那可是蚀本买卖,多不划算。

    凤墨予宠溺一笑,看得四周的怀春少女眼睛都直了,他的一双眸却只是凝着乔子暖,“有本王在。”凤墨予说话,向来声音不大,但绝对不会有人怀疑他的话的真实。

    乔子暖说心中不惊讶,那是假的。她完全没想到云南国的堂堂商王,居然只因为她说想要看一眼那些孔明灯,竟愿意玩这种会受伤又无聊的游戏。

    乔子暖忽然上前牵住商王大人的手,甜甜一笑,“大叔,我要陪你一起走。”

    若有凤墨予相陪,陷阱又如何?荆棘又算什么。

    凤墨予望着乔子暖坚定的眼神,唇边的笑容越发妖娆,“好。”

    两人走至桥边,脱下鞋靴和袜子,凤墨予突然伸手将乔子暖横腰抱起,身子挺拔地犹如神祗。

    他又怎么会舍得让他的少女受一丝损伤,哪怕是她心甘情愿。

    其实凤墨予心中也很想知道,自己愿意为了怀里的小女人做到什么地步。

    当血之躯触碰上触角横生的荆棘和灼人的火焰,凤墨予却面不改色,神色如常,仿佛他走得本不是荆棘之路,只是一条普通的康庄大道。

    疼吗?凤墨予没有什么感觉,从小生在帝皇之家,没有一位像皇后那样懂得为他筹谋又位高权重的母亲,他的生母不过是一个偶尔被云南帝宠幸的舞姬,生下他不久,就成了后权位争斗下的牺牲品。

    想要在权利斗争下保全自己,凤墨予除了成为云南帝变相的侩子手,别为他法。

    因为云南帝的默许,凤墨予才有可能凭着一己之力创立如今几乎无人企及的商业帝国。

    也因为云南帝的猜忌,这十几年来所受过的疼痛和挫折多到他早已经麻木。

    但没有任何一个时候,如此刻这般,疼也觉得值,烫也觉得甜。

    “大叔,要是实在疼,你就偷懒吧。”怀里,乔子暖俏皮地冲着他眨眨眼。

    甜美的俏脸如此鲜活而生动。凤墨予倏尔低下头,吻上她轻轻蠕动的唇,“如此便不疼了。”

    如今凤莱宇渐渐失势,商王府和岳王府之间少了一个牵制他们的力量;再加上凤子觞被他设计往南方赈灾,云南帝又开始感到了危机。

    他绝对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儿子的声势渐渐超过自己。

    云南帝出手,不过是早晚的事情。借刀杀人,是他一贯的风格。

    但,危机重重,荆棘密布又算什么?这原本就是他的生活。

    凤墨予拥着乔子暖的手不着痕迹地紧了紧,吻亦以一种仿佛害怕失去的方式霸道地索取着怀里少女唇舌之间的甜美。

    暖儿,如今除了你,本王已经再没有任何其他的人和物害怕失去了……

    四周的围观和喝彩的人群越聚越多,就连那些原本看戏的人也纷纷给桥上风姿一流的男人以喝彩。

    女人们恨不得自己能变成凤墨予怀里的人儿,受尽这神一般男人的疼爱。

    那一晚,云南国的天空上,孔明灯洋洋洒洒飘满了整个夜空,将云南国的天与地早得犹如白昼。

    而那些孔明灯上,不约而同,都写着同一个少女的名字……

    回到商王府的时候,乔子暖已经累及躺在凤墨予的怀里睡熟了过去。

    凤墨予前脚刚踏进府门,就看到管家神色慌张,匆匆走来,“王爷……”

    凤墨予以眼神制止他,只轻吐了两个字,“书房。”然后就抱着乔子暖往寝室走去。

    安顿好乔子暖之后,凤墨予洗漱换了素袍,才优雅地走进书房。

    管家忙迎上来,“王爷,出事了。咱们这次的货船因为南方水患进了水,货物都遭了秧。”

    “什么货品损失最严重?”

    “粮油与兵器。”

    “若再运一次,需要多久?”

    管家:“依目前的形势来看,至少需要三个月,但皇上之前答应给南方拨粮三万担,如此一来,城中的粮食最多只能撑一个月。”

    凤墨予沉默良久,“替本王备马。”

    “王爷,这个时辰?”管家意外。

    凤墨予点头,“本王要往慈城几日。”

六十章:疼也值,烫也甜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